中国高科技之花再次凋零 ---外资和洋买办联手导演悲剧

世界王牌 收藏 0 45
导读:本文出自:新浪博客“南疆雨林” 芯片行业是中国高科技皇冠上的明珠,[中国芯]从2000年到今天近十年时间,激发着无数中国IC人的创业冲动,凝集着无数中国人对中国高科技实现自主可控的期盼。 芯片行业在很多人,包括大企业家、高级政府官员眼里,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外星]科技领域,只有洋人才懂、海龟略知的行业,动辄投资数亿、数十亿美元,动辄是全海龟、全博士精英场,十分神秘。 在这些神话的笼罩下,在南方,在广州,一支静俏俏的纯本土团队,三年时间磨一剑,用不到2000万人民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出自:新浪博客“南疆雨林”



芯片行业是中国高科技皇冠上的明珠,[中国芯]从2000年到今天近十年时间,激发着无数中国IC人的创业冲动,凝集着无数中国人对中国高科技实现自主可控的期盼。


芯片行业在很多人,包括大企业家、高级政府官员眼里,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外星]科技领域,只有洋人才懂、海龟略知的行业,动辄投资数亿、数十亿美元,动辄是全海龟、全博士精英场,十分神秘。


在这些神话的笼罩下,在南方,在广州,一支静俏俏的纯本土团队,三年时间磨一剑,用不到2000万人民币,依托中国顶尖的芯核技术,开发出一款性能介于S3C2410/S3C2440间的嵌入式系统通用SOC—GC3210系列芯片,芯核性能达ARM9水平,应用这款芯片的终端产品陆陆续续开始投入小批量产,该团队新一款DSP芯片也即将定型,一切都是曙光在前。


该创业团队还创造出中国利用外资的新模式,不是引进二手生产线,不是建立血汗工厂,而是真正利用外资,培养根植本土的高科技人才队伍,纯设计、纯品牌、无工厂化的企业模式--创业团队的持股公司,和外资HK P*NNACLE合资成立了[广州市鸿芯微电子有限公司]。


正当鸿芯公司业务蒸蒸日上,创业团队不断回购外资股份,其团队持股公司(含公司发起人)股份比例节节上升,即将于明年上破50%控股时,突然间风云突变!外方在洋买办的协助下,6个月内打出一套连环拳,抢夺公司控制权。


2008年底,P*NNACLE极为信任,赋予资金调度全权的、起[钦差大臣]角色的姚*(男),被创业团队发现挪用公司资金,P*NNACLE外资方起而不相信,继而发现姚*挪用资金数是中方揭发的N倍(姚*自签供状承认约合为1300万挪为私用),洋人大怒,在2009年1月把姚*踢出公司董事会,但很神奇地,事后P*NNACLE外方竟愿意放过姚*,只需要分期慢慢还款即可,实质上,姚*“过多”地借入外资起到了稀释中方创业团队股份的作用。


其时,P*NNACLE以关闭公司要挟中方,中方创业团队顾全大局,主动承担姚*还款的连带责任,使公司暂时渡过危机,公司法人代表由姚*变更为中方创业团队的企业发起人。但双方互信几乎无存,P*NNACLE外资方再次对中方创业团队公司提出“关联交易”质疑,中方创业团队为求公司续存,再次忍辱负重,同时也是因为对公司前景信心的增强,提前清退浮存资金(外资原还款期在2012年后),保留的账上资金还不足被挪用资金数。


最终,中、外两方股东达成保持业务现状一年的约定,今年4月20日签定董事会决议,允许一年内的关联交易(而外方自己控股的子公司却不受关联交易限制),决议还达成中方股份比例2009年超过40%,2010年超过50%。及后,外方股东的[太内监军]黄*敏(女)--表面上是公司微小股东、实为P*NNACLE员工--每周到鸿芯公司查账,后来还增加了一个香港买办梁*坚,百般挑剔、刁难。


2009年6月下旬,姚*开始拖欠还款,中方团队即报案寻求司法协助,此时平地起风雷,黄*敏于7月6日借鸿芯公司办理中方股份增加需办理工商变更的机会,盗走公司公章和执照。中方团队当日即报案,作废声明在7月9日南方日报(B02版)登出,同日在公安局备案的新公章启用,工商执照办理了遗失补办,黄所窃得的章证顿成废物。


也就是在7月9日,上午10时许,黄*敏带着一批洋人、洋买办趾高气扬地到达公司研发场地,中方团队即要求黄*敏作出对窃用公司章证期间行为负责的声明,黄*敏傲慢拒绝,中方团队报警,要求记录口供,黄*敏即时花容失色,洋老板及时出来救美,说“I hate chinese government.”,声称如要求中国警方到场他将离场,中国境内的涉嫌犯罪行为不由中国警方处理?真是起有此理!自己的政府自己骂,可出自洋人之口就别样味道了。中方团队坚持在中国司法框架内解决,洋老板和洋买办马上护着其得宠的、立了头功的“监军”黄*敏仓惶撤离。2分钟后警方到场,呼叫黄*敏回来落口供不回。


就在警方离开不到20分钟,洋买办、一个香港人梁*坚手持一份声称是董事会决议的纸状物前来“递送文件”,声色俱厉,但身后多出的肥大保镖却显示出他的心虚。


鸿芯公司的董事会议事规则是75%股份同意才能通过重大事项,而该份纸状物不知何时通过,也没有通知中方董事到会,上面没有中方创业团队的签名,只有P*NNACLE老板的签名、P*NNACLE两名员工的签名(即黄与梁)。其上声称全面改组公司管理层,滑稽地任命“卖灯泡的小贩”,即香港梁*坚,为鸿芯公司总经理,并声称作废4月20日全体中外董事签署的董事会决议!


7月10日,他们持作废的公司章证申请得到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鸿芯公司账户传票。在公司芯片即将大卖,上下游客户华盖云集之时,这个动作使全公司一下子陷入绝境。此过程中,广州仓边路信德中心的*信律师事务所扮演了不光彩的帮凶角色,在明知的情况下,利用作废章证进行办事,亦有违律师道德操守。但是,受人钱财,为人消灾,也难苛求了。


中方管理层不承认[伪董事会会议]及其所谓[决议],并把危机通报全公司员工,所有上述事件的书面字据、材料均封存备查。


一个很有希望的中国高科技企业,一个即将爆发的本土创业团队标杆企业,却就此行将就木。中国顶级芯核技术产业化将遭遇重大挫节。


珠海炬力公司,也是一家高科技芯片企业,前些年同样发生过几个台湾小股东,在炬力发展到顶峰时,伙同外资大股东哄抢公司管理权,挤走炬力原班本土创业团队的案例。


有些人总说中国人素质低,搞不了高科技,只能靠引进。可是走进来的洋人、洋买办,却往往就是中国高科技企业的杀手!


洋人在中国喜欢的都是奴才,要么是干苦力的[人形机器],要么是听话、有点贪心的买办。国内投资人(团)又鲜有敢为人先的风险投资习惯,有独立见解、有专业技能的中国创业团队路在何方?


风起云涌:鸿芯微电子公司事件跟踪


鸿芯公司事件两日间又是风起云涌。7月13日下午,代表P*NNACLE香港人梁某等召集大股东说明会,其意是接管公司,会议刚开场,中方股东在警察的协助下带走了P*NNACLE的另一代表人、事件的导火索人物黄某,黄某始则否认[拿]过公章(这是导致公司不能运作的导火索事件),但在当事职员对质下,转用采用[缄默权]。


7月14日上午,代表P*NNACLE香港人梁某利用公司人事部经理导演了一个[上班]事件,然后带领员工去各部门控告公司不让员工上班。此事真是诡异得很:梁某声称自己现在是公司法人,但又出钱出车带员工去告公司,岂不是告自己?而且,由香港人带队闹“劳资纠纷”群体事件,真是让人意外,还投诉公司给的遣散费不够。其实,现在公司混乱,很多员工都希望迅速拿到遣散费后离开,不愿介入股东间的争斗,但封闭账户让员工拿不到遣散费的却是P*NNACLE股东,封账户、让员工拿不到遣散费的人反而带员工去要求遣散费,真够贼喊捉贼的。


不论这些洋奴、洋买办进行何种活动,他们是必然要失败的!理由有三:

1)中方股东的行为全部合情、合理、合法。而P*NNACLE股东的行为是背信弃义(推翻董事会决议、不承认双方签字的备忘录),已经输了一个理字;罔顾员工切身利益,拉着员工去大巡游,当人质、棋子用,输了一个情字;变更公司重要事项不召集董事会(只是P*NNACLE单方的会议只能是P*NNACLE的内部会议),单方面颁布决议,鼓动员工到中方股东的公司去“上班”,诸如此类,输了一个法字。


2)中方股东是企业的创办人和发动机,可以在任何合适的时候迅速恢复公司的运作,而那几个洋买办和洋奴只是跑脚的,除一张嘴败坏公司外,做不了任何对公司生存和发展有益的事情。即使现在他们象是装备精良(又是宝马,又是霸道),财大气粗,但终究无法持久。那个香港人梁某只是一个工艺品贸易中间商,虽很想转型高科技,但高科技企业靠的是智力,单靠财力去抢夺,并不是有效的。


3)中方股东是理想主义者,盈利只是诸多考虑因素之一。而P*NNACLE老板是一个纯粹的商人,只会考虑盈利或亏损,一旦发觉此事投入的精力和金钱并没有回报,则会马上停步,并没到对芯片事业矢志不渝的地步,他纵容买办、奴才去闹事的时间和耐性是有限,准备再多花进去的金钱其实也是有限的。


梁某和黄某虽然很想控制鸿芯公司,但只一接到洋老板的新指示,则消失得也会很快。


以前,日本打中国,除武力外,还靠中国的叛徒、汉奸、奸商等[软实力]。很遗憾地,鸿芯公司一个小战场上,同样演绎着相同的故事。个别鸿芯公司的工程师被姚*和P*NNACLE私下恩惠来收买[忠心],长期担当内应、线人角色。人事部经理杨*(女),更是在大股东说明会上充份表现了风中杨柳的性格。


还有一个丑陋的奸商,对鸿芯公司资金被挪用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也是洋人起意接管鸿芯公司的一个桩脚是谁?我们在后续事件曝光中予大家详细道来。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