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4年级女生竟在学校宿舍被强奸!

拿破仑2号 收藏 0 7494
导读: ●女童小月(化名)双手紧紧抓住母亲和姐姐的胳膊,脚步匆忙地闪进记者的房间。随着“咔嗒”的关门声,她惊恐地抬起头,死盯着门闩看了三五秒钟,直到母亲伏在耳边说“门已经上锁了”,才肯坐在床沿,将身体埋在母亲怀里。   ●小月的头始终低垂到前胸,神情麻木,长久沉默,一个人蜷缩在自己孤独的世界里。每每提及那晚发生事情的任何细节,紧锁心扉的她都会拉住母亲说:“走,咱走!”   ●发生在榆林横山县韩岔中心小学的女童强奸案再次引起社会的关注。   女童校舍内遭强奸——   老师们称“那晚没听到任何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女童小月(化名)双手紧紧抓住母亲和姐姐的胳膊,脚步匆忙地闪进记者的房间。随着“咔嗒”的关门声,她惊恐地抬起头,死盯着门闩看了三五秒钟,直到母亲伏在耳边说“门已经上锁了”,才肯坐在床沿,将身体埋在母亲怀里。


●小月的头始终低垂到前胸,神情麻木,长久沉默,一个人蜷缩在自己孤独的世界里。每每提及那晚发生事情的任何细节,紧锁心扉的她都会拉住母亲说:“走,咱走!”


●发生在榆林横山县韩岔中心小学的女童强奸案再次引起社会的关注。


女童校舍内遭强奸——


老师们称“那晚没听到任何异常响动”


2009年5月22日,周五。下午1时半,榆林市横山县韩岔乡村民高石(化名)发现应该在1时左右按时回家的女儿小月依然不见踪影,便驾驶摩托车赶到五公里外的韩岔乡中心小学。校长张培宏在学校大门口迎上来说:“正要给你打电话,没想到你来了。”高石顿时感到脑子就有些蒙,心里慌乱起来。他小跑着冲进班主任张曦的办公室,只见女儿小月两眼无神地坐在椅子上看着脚尖。


听到父亲的声音,小月起身扑了上来,死死抱住父亲的腿号啕大哭。高石做梦也没有想到,十多个小时前,就在自己年仅11岁的女儿身上竟然发生了一场惨剧——


5月21日夜里11时到零时许,韩岔乡中心小学四年级女生26号宿舍里的十个女孩子都进入梦乡,突然宿舍门被一男子轻轻地推开。那位体格健硕的男子掏出手机,借着荧光将每个女孩的脸都扫视了一遍后,便坐在了门口那张与小月相邻的空床上。接着他用手死死卡住小月的脖子,低声吼道:你敢叫,就让你见不到你达(父亲)你妈!仍未入睡的小月的同学侯某起初以为是老师来查房,闻听此声也被吓傻似的一声也不敢吭,眼睁睁地看着那男子在夜色中将自己的同学小月强暴了。


事后,男子从容地拉开女生宿舍房门,悄然消失在夜色之中。


学校的老师们均称“那晚没听到任何异常响动”。


鲜血染红女童两条裤子——


女童获奖作文写的就是家里护院小狗


天亮后,小月像往常一样走出宿舍做早操。下身的鲜血再次流了下来,染红了她的裤子。班主任张曦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简单询问情况后感觉事情重大,给小月换上自己的裤子后,连忙带着她来到校长张培宏的办公室作汇报。张培宏立即向就近的韩岔派出所报案。


高石得知自己女儿遭受了性侵害,立即带女儿到横山县妇幼保健院治疗。这一天,由于血流不止,小月换了两次衣服。


经医生检查得知,小月下体严重裂伤。在横山和榆林市进行一段时间治疗后,原本性格开朗的小月照旧紧锁眉头,不再开口说一句话。心理医生分析,小月现在年龄还小,等将来长大了,心理创伤可能会更大。


小月是高石的第二个女儿,学习刻苦,成绩优秀,最差的成绩也是班级第二名。出事两天后,同学捎回两张奖状,一张是小月参加书法比赛的,另一张是作文竞赛中获得的。现在小月还记得自己的作文写的是家里乖巧的护院小狗。


小月原本在老家上学。高石感到女儿有出息,今年便把女儿转学到乡中心小学。“没想到在学期快要结束的前一个周,出了这样的大事情”。捧着女儿的奖状,看着女儿神志不清的痴呆模样,高石感到“娃的一辈子就这样给毁了”。


小月在学校宿舍受辱的消息在周围村庄像风一样地传播开来。为了让女儿不受干扰,恢复身体,高石不敢把小月带回老家,他们在县城租了间房子,夫妻两人强忍泪水哄孩子开心,希望小月忘记那不堪回首的一幕,走出阴影。


“学生宿舍三年没门闩”——


校长:“以为不会出什么事,也就没太在意”


韩岔乡中心小学位于韩岔镇边的山坡上,承担着周围十多个村子以及当地务工人员孩子的教学任务。由于比较偏僻,一到六年级都有学生需要住校。学生宿舍安置在一层窑洞内,和教室及教师宿舍同在一个大院,并与住校老师的家相邻。学校共有两大一小三个校门供师生进出。墙外是一条通向镇子和野外的大路。照顾住校学生起居的生活老师按规定到晚上11时左右还应检查学生的休息情况。这在大家看来学生宿舍应该是很有安全保障的。


孩子住在宿舍,晚上房门插上门闩,外人咋能进来?高石对此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当他到现场查看时,眼前的情景让他倒吸一口凉气。女儿所住的宿舍房门里竟然没有门闩,只有一条三环相扣的生锈铁链。高石气愤地告诉记者:“这样的设施足以说明,小月的宿舍长久以来夜不闭户,无法设防,竟然没有基本的安全保证。”


学校的教师告诉记者,学校的小门一直不上锁,强暴小月的歹徒应该很方便地经过这扇小门从校外进入学校内的。一位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学校的大门门锁在那晚也坏了”,大门压根就关不上,这给犯罪分子作案和逃跑提供了便利。


韩岔乡中心小学校长张培宏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小月所住的宿舍在事发前几天刚换了门框,还没来得及安装门锁,“原以为不会出什么事,也就没太在意”。


横山县教育局的一份调查材料显示,小月所住的宿舍自2008年秋开学以来一直就未安装门闩。该校教师坦言,学生宿舍门闩短缺尚不止小月宿舍一间。学校一位领导甚至回忆到,自己来学校三年了,印象中有的学生宿舍一直就没有门闩。晚上孩子们要用箱子把门顶住。这些情况校方都知道,但校领导对此一直未给予重视。记者询问得知,一把门闩在当地的价格只有4.5元。


农民家里养几只羊,主人也知道晚上揽到羊圈用锁子把门锁上,何况是女孩子的宿舍?小月父亲不解地重复着这样的问题:宿舍门闩遗失很久学校都没有及时修补,学校大门小门在夜里也开着,任何人都可以钻进去,晚上学校也没有值班人员,是因为穷,还是不重视?


教育主管协调签订“封口协议”——


领导不作批示 媒体不再关注余款一次性付清


“事发后学校对此很重视,立刻给所有宿舍都补齐了门闩”;截至6月24日,校方6次给小月送去了4.5万元的医疗费。


2009年7月2日,在韩岔乡党委成员、韩岔乡主管文教卫生的乡财政所所长高志学协调之下,韩岔乡中心小学和小月一家达成了经济补偿协议。学校赔偿小月住院费、陪护费、伙食补助费、营养补助费、差旅费、精神抚慰金、后续治疗费等共计人民币26.5万元。校方先支付16.5万元;余下10万元待事态彻底平息(指上级领导不作批示、新闻媒体不再关注此事、也不再追究有关责任人或该案三个月内公安机关破不了),由校方在10月4日一次性付给。协议同时还规定:小月全家保证三日内在纪检、监察部门、各新闻媒体上消除对校方的不良影响;协议生效后,若小月家未按约定履行义务,则校方有权追回各项费用,并由小月家支付校方5万元违约金。


横山县教育局张忠厚局长对记者说,这份协议是小月事件的几位责任领导和小月家私下协商的,几位当事领导希望给家属一些钱,让小月的父母不要再闹了,相当于“封口费”。也希望通过这种方法,使责任人不被处理或者从轻发落。所以当家属同意后,几位自感有麻烦的领导掏腰包凑钱兑现协议的积极性都很高,一次性地把钱付清了。


这份协议还被人从门缝塞进了教育局局长办公室。张忠厚局长认为协议没有加盖学校公章,算是以个人身份达成的,并不代表组织意见,而且赔偿金也由个人出资。“小月被强暴事件”如果败露,有关部门肯定要追究相关当事人的责任,在这种情况下,赔偿金应该不可能由个人掏腰包了,该由政府埋单吧。


小月叔父回忆道,韩岔乡中心小学校长张培宏曾说:我们也不是不承担责任,大不了我这校长不要当了,还能把我怎么样。横山县教育局局长张忠厚也好言相劝过:案子是公安局的事,看病没钱了,找小学去要,我的意思是最好别把事闹大,娃娃以后还要活人,名扬得太大对娃娃的名誉不好,你们试试用其他方式看能不能解决。


一把门闩绊倒数位“麻木领导”——


学校领导表示:“我都被撤职了,我不管。”


7月15日,记者在韩岔乡中心小学采访时看到,因放假空荡荡的校园内正在为新学期将要增加的住校生建厨房。校门口的宣传栏上有市县领导以前在学校检查的照片,其中就有主持双方签订协议的该乡主管教育的乡党委委员高志学讲话的场景。记者希望面见张培宏校长了解小月事件详情,只见其房门上挂着一把大锁。张培宏校长在电话里说,自己已经不是校长了,现在忙着学开车,随后便挂断了电话。学校几位领导面对记者询问也是连连摇头称啥都不知道,只说“我都被撤职了,我不管。”


横山县教育局局长张忠厚对记者说,韩岔乡中心小学出事后,相关当事人都及时得到了处理。并向记者出示了教育局的相关处理文件。


文件显示,小月的班主任张曦在日常检查时曾发现宿舍未安门闩,但一直没给校长和分管安全的政教主任及分管总务的工会主席和总务主任汇报,教育局给其行政记过处分;生活老师刘涛明知该宿舍没有安门锁,却未给有关领导汇报,属玩忽职守行为,得到行政记大过处分。韩岔乡中心小学校长张培宏、分管安全的政教主任武正飞、总务主任马增华三人都知道学校个别宿舍没有门闩,今年春季开学校舍维修时仍未安排安装,三人全部予以免职;马增华还被行政记大过处分。


在记者采访时,横山县纪委和监察局立刻将作出的相关处理决定下发到教育局:横山县教育局副局长王万德因分管安全工作,被行政警告处分。韩岔乡乡党委委员、分管全乡文教工作的乡财政所所长高志学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学区校长王怀琴领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通知书;韩岔乡教育工会主席白成虎被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校长张培宏,政教主任武正飞被严重警告。张忠厚局长告诉记者,自己和韩岔乡乡长和乡党委书记都被纪委督导诫勉谈话,只是没有出红头文件。“小月事件”就因为一把没有安上去的门闩,让十几位责任人悉数落马或被问责。韩岔乡中心小学管厨房的主任笑称,自己现在成了学校最大的官。


当地群众追问——


“若是他们的孩子,那些老师和领导会不会如此麻痹大意?”


“小月事件”在当地引起的巨大反响可见一斑。横山警方已就此成立专案组,由副局长挂帅,刑侦队长亲自出马。据记者了解,韩岔乡一位社会闲散人员已落入警方视野,韩岔乡中心小学的两位老师也在接受警方调查。警方已经对韩岔乡中心小学19位男老师分两次做了抽血和唾液化验。警方认为熟人作案可能性很大。


横山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石云飞表示,缺乏目击证据给破案带来了诸多困难;小月同宿舍的学生应该知道许多价值线索,但均不愿意说。目前警方正让学校给孩子们做工作。


当地群众纷纷议论:“若是他们的孩子也住在宿舍,那些老师和领导会不会如此麻痹大意?”韩岔乡派出所一位办案民警感慨道:要是学校当初稍稍用心,给宿舍门安上门闩,也不会让警方这样竭尽全力地去寻找破案线索。警方的说法校方并不认可,一位校领导称,罪犯成心要进宿舍,就是门上有门闩,难道就能万无一失?

2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