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踏上征途 第九十三章 帽顶山寨

相对浴红衣 收藏 17 8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358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林易博率领部队足足走了四天才来到帽顶山脚下,这个时候总兵吕大升、钟宝山率兵六千清兵将帽顶山团团围住,王懿德亲自带领道台徐宗斡、胡应泰两人率领三千清军驻扎永春州随时增援。

此时已经十二月二十八了,围攻的清军们个个满口怨言,见又有一支部队前来这个鬼地方,不禁个个幸灾乐祸。但见这支部队一直静默无声,并且好似把刀剑只当作后备,个个都是挎着长枪,加上一身从头到脚的青绿色军装,看来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仙游团练了。

作为国家的正规经制绿营兵,这些个老爷兵还是自觉身份地位比地主老财自己训练的乡团高,但是现在看到这些家伙一股萧杀之气似乎在无形之中就蔓延在心头,本来嘻嘻哈哈的绿营兵不禁也严肃了起来。

林易博很满意这些兵油子的反应,先见过了暂时的直接顶头上司吕大升和钟宝山,然后便命令部队先扎起临时营寨,几十门大炮一字摆开,仙游军井然有序地忙碌起来。

有了海南那边的炼铁技术支持,仙游大营现在已经能练出合格的钢铁,由此也终于可以制造大炮了,不过由于技术的限制,能做到的最大口径大炮只是48磅的大炮,68磅的巨型炮还是无法自行制造。

现在仙游大营已经有各式火炮共四百多门,此次为了一举拿下帽顶山寨,林易博带出来一百多门火炮,连移动不便的32磅大炮也带了几门出来。

看着仙游军摆出这么大的阵势,海坛总兵钟宝山问道:“纳兰大人架势拉得如此巨大,未知多久可以打下林俊的这个号称不摧之寨的帽顶山寨?”

看看仙游大营的炮兵们已经摆开了所有的大炮,正在调试火炮,林易博微微笑:“只要大人让麾下兵勇帮我挡住下山的所有路口,半天之内,属下担保拿下帽顶山寨。”

钟宝山闻言脸上微微变色:“纳兰大人慎言,我军近万之众攻打半个多月都未能进半寸,难道你仙游兵勇真是天兵天将不成?”

林易博呵呵一笑:“总兵大人切莫说笑,咱们的兵勇都是两条腿一个头,又不是三头六臂,怎么会是天兵天将?”

钟宝山心中有点恼火,但是表面上仍然没有什么动静。

也许许多人认为钟宝山是个好几十岁的老头,毕竟能够官至武官正二品大员是许多人穷极一辈子也做不到的,有幸能爬到这个位置的至少也要很老了,可是这个钟宝山恰恰就是一个异数。

别的不说,现在站在林易博眼前的钟宝山肤色白皙,全然不像一个带兵打仗的武官,更像一个满腹经纶的秀才、举人。

现在的海坛总兵钟宝山,字泮宗,号鉴堂,清道光十四年(1834年)生于上杭在城里(今临城乡石砌村)的武将门第。祖父虎翀曾任玉泉营游击,父炳斋袭父职官至总兵。宝三幼年喜欢练武,12岁就读于旧县河西福仙庵私塾。他身材魁梧,膂力过人,人称“将门虎子”。

这个时候的钟宝山不过十九之龄,虚岁也不过二十岁,比林易博还小四岁,一起穿越过来的同学最小的有比林易博小五岁的,但也只比这位仁兄小一岁。小小年纪就做到如此高官,不但在清朝,在历朝历代也是非常稀少。要知道总兵折算成后世的军制,相当于少将军长了,谁在后世见过有十九岁的少将军长?

不过能够在小小年纪就做到总兵,自然要有祖荫和运气,咸丰元年(1851年),其父在镇南关(今友谊关)殉职的噩耗传来,年仅十七岁的钟宝山即赴军营袭职,任金门镇右营守备。在任期间,以清剿“海盗”有功,在去年升任海坛总兵。

按照历史,钟宝山镇压永春林俊农民起义军和兴泉乌白旗农民起义后,以功擢升厦门水师提督。尔后调任浙江宁波水师提督,平定倭乱,使海疆得以安宁。

小小年纪官至提督也是让人只有羡慕的份了,面对着这个年少气盛的海坛总兵,林易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打心里就有好感,可能是人都喜欢真正有本事的人吧。

钟宝山半个多月来攻打帽顶山寨,但是除了损伤上千士卒之外全无收获,本来就心急火燎,自己可是跟王懿德打包票可以在过年前打下帽顶山寨的。现在听这支刚从江苏战场归来的团练首脑说只要半天就可以打得下来,叫他如何会相信?

林易博看炮兵们已经校准好火炮,于是信心满满地说道:“总兵大人,我们仙游军一向不是吃干饭的,说到做到是我们的准则,半天就半天。一天十二个时辰,半天咱们就算三个时辰,三个时辰之内,我可以保证总兵大人可以站在林俊小弟弟的大寨清点战果。”

钟宝山一身盔甲,一米六多的身高在一米七八的林易博眼前显得矮小了些,但好在从小锻炼、习武,是以身板十分结实。听林易博这么讲,钟宝山正色道:“好,纳兰大人麾下兵勇想必骁勇异常,本官就在这里看你们是怎么用半天时间打下这座该死的山寨。”

林易博很干脆地回答道:“是!”

然后转身大声叫道:“仙游部队听令:五营负责保卫炮兵,四营全营准备,等待命令给我拿下那座木头做的山寨,警卫连为预备队。”

命令一下,数千人立刻行动起来,只有李铁塔带着十几个贴身警卫依然纹丝未动。钟宝山心里暗赞一句果真是精兵,想想自己手下的老爷兵,除了自己的数百亲兵勉强拿得上台面之外其他的根本就是狗屎。可是再精锐的兵都没有用,帽顶山地势险要,上山都是羊肠小道,加上林俊在这里经营数年,早已把这儿建设成一个极好的防守要地,且看看仙游军怎么啃下这根骨头。

只见林易博对着旁边一个看起来官职不小的说了一句话,接着就看到那个人示意几米外的旗手,旗手立刻打起旗语,奇怪的是这些旗语根本不像大清兵勇用的旗语,但看上去好像更加明了。

旗手刚打完旗语,不到半盏茶时间,就看到一百米外的一百多门大炮几乎在同一时间开炮轰击。

在山脚下就能轰击到山上的山寨?钟宝山满脸的不相信,帽顶山虽然海拔只有两百多米,但是十分陡峭,寻常上山都艰难,更别说攻打了。钟宝山不是没有想过用炮轰炸,但是炮口无法太过仰射,仰角太高根本无法固定,而如果把炮架到对面的山峰上距离太远又打不着,是以一直都没有办法将战争之神派上用场。

不过仙游军此次带来的是轻巧、灵活的榴弹炮,这种炮有点像后世的迫击炮,不但可以成近九十度开炮,更是移动作战的利器。不到两秒钟,就听到山顶传来一连串爆炸声,好像还能依稀听到哭喊声。

钟宝山脸上微微变色,这是什么炮?怎么如此厉害,心下已经隐隐约约感到纳兰易博没有吹牛。

仙游炮兵可不管山顶上发生了什么事,只顾着自己不断地重复既定的几个程序,完成上级安排的任务就可以了。一连三分钟,一百多门火炮一共往帽顶山寨发射一千多发炮弹,基本上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林俊义军死伤惨重,加上家属一共两万多人的帽顶山寨在三分钟内就死伤近半,不少人更是被吓呆了,茫然不知所措。整个帽顶主山寨一片狼藉,不用去看也知道彻底废了,赖以生存的粮食基本上也不用去指望了。

义军首领林俊倒是走了狗屎运,刚才看到山脚下清兵调动集合,以为又一轮大进攻即将开始,是以立刻带上一千多精兵下山增援,没有想到躲过了一劫。心有余悸的林俊看看山上的山寨基本全毁了,心里一阵揪痛,自己的老母、老婆孩子都在山寨里啊,这下子全完了。

但林俊能够领得上万人帮他卖命,还是比较有理智的,悲痛了几分钟立刻冷静下来,知道现在不是哭天抢地的时候,回山上去是死路一条,只有往山下冲杀,结果了那些该死的、惊人的大炮之后才有获胜的希望。想到这里,林俊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痛愤地说:“咱们的家眷都在山上,现在生死未明,但是清兵还有更多的炮弹,所以我们这个时候不可以回山顶去,去救我们的家眷,我们必须这就冲下山去,毁掉他们的大炮,这样才能守住我们的山寨,才能坚持到胜利的那一天。”

跟随林俊身边的都是心腹,听得林俊说的有道理,怒吼几声,化悲痛为力量,纠集起两千余人,各个噙着眼泪,下山猛虎一般地向山下的清军冲杀过来。

当先的第一道防线是钟宝山带来的几百绿营兵,见着恶狼一样的义军,匆匆抵抗不到五分钟就全线溃退,第二道防线有一千多绿营兵,被上边溃逃下来的败兵一冲,也跟着涣散。

看到自己的部下如此窝囊,钟宝山脸上挂不住了,抽出长剑:“来人,后退者杀,立刻给我顶上。”

身边的几百亲兵都是心狠手辣之徒,平时打仗做得最多的是充当督战队,砍杀自己人的数量比敌人还多。听到钟宝山这么一招呼,立刻冲上去对着当先跑下来的败兵往死里砍,当场砍杀二十几人。

后边的兵勇见状,只好返身去顶住义军,死在敌人手下,总比死在自己手中的好。

钟宝山亲自指挥,建立起第三道防线,摆开阵势,等待正在厮杀的义军不要命的战法。

林俊瞪着一双血红的双眼,当先挥舞大刀接连砍死两个挡在前方的绿营兵,大喝一声,带领身后数十人径往中军杀来。

匆匆建立起来的第三道防线一下子也陷入了苦战,一些投机取巧的兵士开始躺地上装死,惹不起还躲不起吗?我躺,你还来找我麻烦啊。

钟宝山前往其他防守处调动前来增援的兵勇已经抵达,来不及休息,钟宝山立刻让他们顶上去,本来只有两千多人的绿营兵见又来了一千多援军,低迷的士气高了不少,个个返身奋勇向前,一些躺地上装死的也纷纷爬起来,两下合攻之下杀了义军一个措手不及。

林俊的两千精锐此时已经死伤近半,钟宝山的脸色好看了些,如果自己四千手下连对方两千都打不过的话那么就太丢脸了。可是好景不长,绿营兵虽然人数更多,可是大多顾着自己的小命,不肯出死力抵挡,林俊还是不断地前进,看看已经距离钟宝山所在的位置几百米了。身边的几个亲兵死命劝钟宝山暂时后退,钟宝山看看林易博,依然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后退的话肯定会被他和他的部队心里笑话,于是摆摆手,抽出长剑,大声说:“今日之战,谁敢言后退者定斩不饶,传我将令,全军一起向前,就在这里歼灭林贼。”说完利剑出鞘,大步向前,周围的亲兵见状忙纷纷打起精神跟上,刚刚走几步林易博却突然挡在钟宝山前面:

“大人不宜以身涉险,谅宵小反贼也没有这个资格让我大清堂堂的总兵大人亲自料理,只需下官处理即可。”

钟宝山正想看看林易博的牛皮是靠什么支撑起来的,于是点点头,朗声道:“好,就让纳兰的兵勇立此大功,吾等拭目以待。”

林易博微微笑:“还请大人命令手下兵勇先撤到我军后面。”

“你,这是什么话?”钟宝山身后一个参将带着气喝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