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六十一章 风雨欲来

无真子 收藏 5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3583.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崇祯听完,大笑道:“李爱卿平身,众位爱卿若无异议,朕就即刻下令,派遣孙秦二部夹击南阳逆军!”

一众大臣见崇祯脸上风停雨住,云开日出,心下大感轻松,齐将双膝着地,频作小鸡啄米状,口中兀自像含了枣核似地大喊:“皇上圣明!皇上圣明!”

得知朝廷出兵,李明华心中反而舒坦了许多。就好似看别人打麻将时,明明可以和牌,他却偏偏东拉西扯,反应不过来,搞得自己心中堵着块东西不吐不快,之后见他终于回归正途,这才呼出一口气来。

其实解南阳之危对李明华来说不难,以河南目前之局面,只需对饥民振臂一呼,必定从者如云,集结个几十万人也并非难事。到时只需以主力攻坚、流民配合,夺下京城也不无可能。然夺京城易,安天下难!

张子雨初听朝廷发兵南阳,恰如久旱逢甘霖,暗喜终于能捞到一次大仗过瘾。可等平静下来时,又觉得十分惶恐。左路“白杆军”素以勇武著称,领军将领秦良玉更是巾帼不让须眉,乃有胆有识、文武兼备之百战名将,更有御下严峻,料敌如神之美名。右路“关宁铁骑”威名赫赫,集明庭精锐于一身,领军将领洪承寿素有能战之名,乃袁崇焕旧部,绝非泛泛之辈。

南阳为义军之根,而根去岂有枝繁叶茂之理?张子雨以劣势兵力被动应战,又有必守之地妨碍机动,倒有些像在作高考的命题作文,乃鸡蛋上跳舞。

义军若采取严防死守之策,则恐“关宁铁骑”据机动优势,集中兵力各个击破,到时南阳虽处处设防,却处处无防。若主动迎战关宁军,又恐洪承寿避实捣虚,利用骑兵优势、绕过己方主力直取南阳,再加秦良玉左右配合,则南阳危矣!

不过田忌赛马张子雨还是知道的,“白杆军”虽强,但人数毕竟有限,若集中南阳之精锐一举猛攻,相信即他便是个铁壳子,也得被撬出个洞来。到时“关宁铁骑”孤军作战,万一被困则左右无援,必不能持久。只是如何拖住关宁军乃此战关键,张子雨理好大体思路后,便召集方计曾、刘德虎等商议具体部署。

自青山口一战后,南阳军威名早已天下尽知。洪承寿领命攻打南阳,心中其实并不愿意,只是不敢抗命不从而已。他可不似普通百姓一般,只知南阳军以一万敌建努十万,大胜而归的结果,对其中过程早已研究的熟透。南阳军利在火器,且善于运动作战,而关宁军处于攻击一方,骑兵所具之机动优势正好是南阳军克星,唯秦良玉所部虽素有勇名,但实力太过薄弱,若一旦有失,则陷自己于进退两难之境地。是以洪承寿早早便着人传讯秦良玉:接近南阳后相互靠拢、遥相呼应。

秦良玉也知所部乃己方弱点所在,只是性格向来刚强,不愿自承苦处。得洪承寿传讯,恰合其意,当即便欣然应诺。虑及南阳军火器之威,又频频对士卒以大义教之,并晓以利害,以免士卒临阵慌乱。

可谓人怕出名猪怕壮,南阳军得以一战成名,但也暴露了自家虚实。张子雨召集部下相商,大家也基本赞成张子雨的初步构想,只方计曾略有疑问,说道:“关宁军乃明庭精锐,且因明军亦装备火器之故,其马匹比之清军更能适应爆炸之巨响。‘自卫队’虽经一定训练,然其在整体配合上毕竟不甚熟悉,若到时未能拖住敌军,以令关宁军出现于不当之处,甚至是和秦良玉所部交战之战场,则我军腹背受敌,势必难以招架。”

张子雨被这一提醒,倒给难住了,不过旋即便想到了应对之策,说道:“将火枪兵留作预备队便是。”

方计曾想了想反对道:“不妥,关宁铁骑有机动优势,若对火枪兵置之不理,径直攻击我交战部队,火枪兵必疲于应付,不能发挥其优势。”

张子雨无奈道:“若当真如此,大家便只好比拼耐力。咱们腹背受敌,火枪兵追着关宁军屁股打,他们也未必好受。”

大战在即,南阳主要将领虽紧张万分,但士卒百姓却浑若未觉。自李明华等进入南阳以来、每战必胜,更挟青山口大胜之威,百姓虽略微闻到些风声,但仍旧各行其事,全然未把前来的明军放在眼里,就连南阳城中的士绅富豪,也对南阳军满怀信心,竟毫无半分临战前的紧张。

盐商刘才厚便是最早得到讯息后报讯之人,此刻他正动用自己全部力量收集官军情报,丝毫不担心义军敌不过官兵。粮商冯枓才当初极力支持成立商会,此时却有些首鼠两端,担心起自家安危来,问道:“这来的可是关宁铁骑啊,我说咱南阳义军能顶得住么?”

地主刘家文虽然是义军来南阳后,损失最大之人,但对义军的种种作为也能够理解,尤其是此次在南阳以外大肆筹粮救济百姓,更让他心里平衡了许多,说道:“什么能顶住,关宁铁骑和建努打了这许多年,打赢了几仗?咱们的军队什么实力!收拾这些人还需要费力?”

其他几个富绅此刻已经上了贼船,当然喜欢听好的,纷纷附和道:“那是,只一万兵就打得建努丢盔弃甲,关宁军跑到咱家门口来、这不是找死么!”

冯枓才见大家说得自信满满,倒也放下心来,和大家一起吹嘘起南阳军强大来。

李明华得知朝廷竟不是针对自己发兵,短暂的错愕后便一面向河北高歌猛进,作出进袭京畿之态,一面令唐文亮自组新军筹粮。

唐文亮失去李明华掩护,只得抽调骨干,挑选五万流民青壮组建新军,并将新军一分为二,一部三万余人平时加紧练兵,担负监视敌军动向,护送粮草转运之责;一路则分散使用,负责组织贫民向地主、以及防守薄弱的小县城要粮。

杨文岳总督河北军务,对李明华这种毫无定式的作战颇为嫌恶。欲集中兵力攻其必救,又恐他乘隙进击京师,若摆开架势决战,野战上又疏无把握,着实是有点虎咬刺猬,无处下口的感觉。

但不管如何与贼寇周旋,向朝廷求援却是必需的。万一京师遇袭,自己也好少担些责任。

杨文岳的求援急报一到京师,便在朝堂上刮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崇祯颓然坐在龙椅上,耳朵像进了水似的什么也听不真切,脑袋飘飘忽忽,眼睛里的一切时而放大,时而缩小,时而色彩斑斓,时而黑白分明。

大臣们像清早浮在水面透气的白肚黑头大草鱼,你冒一个泡,我冒一个泡,将平日里威严肃穆的朝堂闹嚷成了一锅滚沸的开水,崇祯却正像锅里的一个鸡蛋,原本灵动活跃的思维渐渐被这滚水煮得凝固滞涩。

杨嗣昌大声嚷道:“皇上,李贼狼子野心,攻下河北后必会乘胜进犯京师,微臣之计,不如抽调京畿兵马,与李贼决一死战!”

这话好似一阵剧风骤雨吹枯拉朽呼啦啦刮倒一片,随之,光秃秃的土地受了这雷雨激发,又疯长出一片藤蔓交织的大树,迅速掩盖了飓风留下的痕迹。

户部尚书蔡国用听那姓杨的开口闭口就是出兵打仗,打仗不打紧,打仗要的钱粮问题就大了,如今这大问题还要落到自己头上,那怎么行!他立马跳出来义正言辞道:“皇上!万万不可啊皇上!逆贼攻打河北是虚,袭取京城乃实!抽调京营兵马便正中李贼调虎离山之奸计。”

杨嗣昌冷笑道:“以蔡大人之意,朝廷难道要弃河北于不顾,任由李贼在天子脚下胡作非为不成?”

刑部尚书甑淑深恐京城空虚,到时被李明华趁虚而入,自己身家性命断然不保,急忙出来驳道:“杨大人此言差矣,蔡大人所言不过是为皇城安危着想,当下咱们还是另想他法,从长计议,以解河北之危。”

其他大臣多是全家大小都在京城,皆望这皇城万无一失,纷纷附和蔡、甑二人,一时将杨嗣昌搞得孤立无援。

杨嗣昌底气不足,口中却兀自没好气地道:“那各位大人倒说说怎么个从长计议之法来,到底该派谁来解了这河北之危。”

这话一出口,仿佛往热锅里兜头泼下一盆冷水,什么热气也没了,一众大臣像服了哑药,齐刷刷向龙椅中的崇祯望去。

崇祯回过神来,像个馋急的恶鬼盯着一堆面表光鲜,内里却稀糊一片的剥皮糖心鸡蛋。

大臣皆被盯得发毛,忙作缩头乌龟状,双眼不断往脚下徘徊,以期能发现稍可容身之地缝。一个个的颈椎、好似压缩到了极点的弹簧,深怕稍一露头便会被崇祯眼里的怒火烧死。

崇祯见这些个大臣委实可憎,强压怒气,道:“周庭儒,拿话来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