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六十章 夹击南阳

无真子 收藏 4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3581.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唐文亮赶到的时候,那蟊贼靠偷抢挣来的健全四肢、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皮了,问明情况之后,也不愿干政教员的活,良久才甩下一句话:“留个全尸,埋了,厚葬赵年丰英雄,把他娘给我找到。”

唐文亮本想将赵年丰的娘接到南阳,与自己父母一起生活。后来赵年丰的英雄事迹传到南阳,张子雨怕老人在唐家日久生出嫌隙,便将她接到自己住处,拜了干娘,赵年丰也成为了继狗儿之后的又一个英雄。

李明华和唐文亮分兵后便将部队摆在了京畿方向,利用明庭对京畿重地之重视,将其注意力牵制到自己一边,以令明庭不敢对唐文亮部轻举妄动。如若明庭断然攻击,那他势必要承担京畿重地受危的后果。

被李明华与唐文亮这一动一静的折腾,早有许多利益受损的铮臣仗义执言、不惧武力,接连上疏弹劾李明华。

崇祯的案前已堆满了弹劾折子,但弹劾归弹劾,在如何处置上,这些仗义执言的铮臣们除了要求严惩便还是严惩,具体如何处理却惜字如金。崇祯向来有迁怒于人的习惯,李明华拥兵自重不好收拾,但因张献忠复反而革职的熊文灿却正好抵罪。收降李明华他也有点份子,二罪并发,当然得从重严惩,弃市(在闹市处死,暴尸三日)便水到渠成了。

早朝上一众大臣也感到了危机。早年吴襄(三桂他爹)捉住率先起义的王二时,崇祯曾对王二言道:“听说人死了会再投胎,只是不知道你下辈子还造不造反?不过到那时朕都老了,早已在御花园含饴弄孙啦!”从当年的话中,可以看出崇祯的自信和对未来的乐观。但局面发展到今天,天下早已流贼四起,匪寇盛行,崇祯心中的罪魁当然是这些关键时刻惜字如金的大臣。

杨嗣昌这位深得崇祯信任,主张“攘外必先安内”,对起义农民力主用剿的兵部尚书,此刻也感觉到了崇祯的躁动,下朝后便颓然坐倒。尽管屁股下是用上等红木制成的硬椅,但他仍觉椅子太软,软得让人往下沉陷,软得让人坐在上面却好像飘在空中。今天的早朝崇祯愤怒的眼神带着希冀望了他很久很久,杨嗣昌心中有兵可调,但这话却万不能从自己口中说出,虽然他很想报答崇祯的知遇之恩,但出了差错还是别人承担责任才好!

新的一天从早朝开始,崇祯的耐心已熬到了极致,在听了一早的废话后再也无法忍耐,大声问道:“河南的乱局众亲有何良策?”这句半月来每日一问的话,连崇祯自己都觉得有些后继无力,说完便拿眼睛死死得盯住杨嗣昌,也不知是焦躁还是在掩饰什么。

杨嗣昌一看崇祯眼神中的焦躁不安便知道要坏事,急忙提声奏道:“皇上,家有家规、国有国法,南阳守备实为乱成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其所犯十罪,一、目无法纪;二、欺上瞒下;三、拥兵自重;四、私开矿脉;五、擅离职守;六、抗命不从;七、抗粮拒税;八、纵兵为祸;九、暗通匪寇;十、密谋造反。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然其拥兵自重,必不服我朝廷教化,是以需谋定而后动,切不可操之过急!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万不可动兵而无粮,徒令匪寇觉察而生防范。”

户部尚书蔡国用初听杨嗣昌历数李明华十大罪状,心中大呼痛快。倒不是李明华和他有仇,实在是这多日的煎熬,总算有人肯出头了!若非正当早朝,蔡国用真有和杨嗣昌称兄道弟的冲动,大有相识恨晚之情,哪知杨嗣昌话锋一转,扯到了粮草上。

这用心可就歹毒了,摆明是祸水东引嘛!蔡国用被杨嗣昌突如其来地拱到了风口浪尖,只得慢吞吞上前奏道:“此贼子虽劣迹斑斑,然其有功在先,未经刑部会审便贸然发兵讨伐,未免给天下人留下口舌。微臣认为当由刑部将其押解进京,三堂会审之后再论罪问斩。”

刑部员外郎黄润中常自诩清廉,与本部尚书素来不和,听说要由刑部押解反贼进京,立刻感到了危机。这可是要人命的差事,到时前去押解之人自然不是他尚书大人!

情急之间黄润中也顾不得拂了崇祯逆鳞,急忙奏道:“皇上,河南连续几年大灾,本已苦不堪言,复受练饷(加征的税银)之困,百姓沦为流民者甚众。此后更有蝗灾肆虐,洪灾为祸,如今已赤地千里、草木无存。饥民无以为食,倒毙路旁者无以计数。那南阳守备纵兵劫掠虽其罪当诛,然其劫掠粮食后皆用于救济灾民,活人无数,其心实乃可嘉。望万岁能感念其前有青山口杀敌之功、后解民于倒悬,从轻发落。”

这话说到崇祯耳朵里,就好比闻到太监身上那股夹杂高级香料的骚味,咋一闻到只觉古朴端正,细细一品却令人作呕。

表明了自己立场 ,黄润中没了被派去送死的危险,又大义凛然想道:“南阳守备虽胆大妄为,但素有爱民如子之美名,眼下河南饥荒,民不聊生,他也完全是一番好意,只是用错了方法而已。似这等不计个人生死荣辱、一心为民之人,倒有三分与吾辈相似。此番仗义执言,方显我辈耿直也。”

刑部尚书自然不会放过这打压异己的大好机会,愤然呵责道:“一派胡言,难道他包藏祸心、拥兵自重、私通匪寇也是情有可原?你如此为他辩白,到底是何居心?”

黄润中被他一番抢白弄了个面红耳赤,辩道:“他南阳守备功过自有国法论断,我力呈河南灾情,却遭此无端指责,

何其无辜?河南百姓又何其无辜?”

崇祯正欲严惩这沽名钓誉之徒,却被他以大帽子压住,为免落下个专横霸道的恶名,倒不好再行深究。否则日后有人议及此事,倒成就了他为百姓仗义直言、不计生死的美誉。

李明华出动全力监视明军异动,等来的却是几个奉旨捉拿的官、差,这些人先是战战兢兢念完了圣旨,而后便是李将军长李将军短,语重心长,苦口婆心一番长篇大论,什么朝廷一直体恤将军难处,圣旨所言不过是做做样子,最后说得是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话,哭丧着脸向李明华痛陈自己也是情势所逼,迫于无奈。

李明华看着这些官差着实是“可怜得可爱”,懒得纠缠,叫他们回去据实禀报,只说自己抗命不从便是。

崇祯这日早朝闻听禀报,李明华竟敢抗命不从,怫然大怒,铁青着脸喝道:“通通都是废物,李逆拒不受命,朝廷还不是要出兵。哼!这等宵小之辈,我堂堂大明岂能容他猖狂!杨嗣昌,你速荐几人出军平叛逆贼!”

杨嗣昌听皇帝点到自己,双膝软得像没入锅的油条,跌将出来叩头道:“圣上英明啊!李明华违抗圣命,罪不容诛,臣等便是肝脑涂地粉身碎骨也要与他血战到底,誓死为皇上效忠。”说完擦了擦额上的汗水,从衣袖间撇了崇祯一眼。

崇祯盛怒之下,说这几句话杨嗣昌又岂能过关,只见崇祯脸上阴云密布,双眉间的肉被皱挤得好似鼻子长出了尾巴,眼珠上翻,直将两张上眼皮撑得像极了孕妇的肚子,滚圆而发亮。

一众大臣只听崇祯暴喝道:“废物!废物!你无人举荐,便亲自督军好了。你这就去和那李贼决一死战罢!”

大臣们见杨嗣昌吓得筛糠似地抖作一团,丝毫没有幸灾乐祸之感,只祈求列祖列宗保佑,别让皇帝点到自己才好。

这时,只听一人大声说道:“皇上,微臣以为李明华这逆贼早已是弄得我大明天怒人怨、人神共愤,杨大人赤胆忠心,急欲诛杀逆贼,这也是臣等之共同心愿。微臣之计,南阳是李贼逆军之根,朝廷可派辽东洪承寿与黔中秦良玉夹击南阳逆军,两路大军左右开进,必能将乱臣贼子一网打尽!”说话的却是礼部侍郎周庭儒。

崇祯怒气稍息,缓道:“杨爱卿,你有何建议?”

杨嗣昌听崇祯语气缓和不少,心下暗道侥幸,慢慢打直了瘫软的腰板,一副大义凌然,视死如归的神情道:“皇上圣明,周大人所言极是,辽东洪承寿部久与鞑虏作战,兵强马壮,士卒骁勇善战。而黔中秦良玉部久经沙场,战功赫赫。二者实乃我大明精锐之师!由此两路人马左右夹击南阳宵小,必能马到功成!”

礼部尚书姚明恭听终于有人肯提出具体建议,心中暗喜,只是这责任可由别人揽去,功劳却千万要分上一杯,急忙补充道:“李贼如今正在河北交境处,正适合‘关宁铁骑’作战,加上有‘白杆军’从旁相助,李贼此番必败无疑。”

杨嗣昌眼馋南阳火器,听礼部尚书这一说,倒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李明华身上,急忙说道:“南阳反贼利在火器,即便击溃李贼,其只需逃回南阳,仍旧可以重振旗鼓。洪承寿‘关宁铁骑’行动较快,而秦良玉距南阳较近,不若令二人合击南阳,南阳败则贼寇必衰,而我朝廷得南阳火器之利,必可一举荡平天下匪寇,如此才不致舍本逐末!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