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中华!!岂能如此受辱!!该是愤怒的时候了!!

1937818 收藏 5 412
导读:作为一个学生,我的周围有许多哈韩的人(姑且这么称呼),他们似乎这些事一无所知 先从旧账算起 1931年万宝山事件发生后,日本大造舆论,致电朝鲜各报诬称中国当局驱逐朝鲜侨民,在万宝山的侨农被中国农民屠杀等等,终于在朝鲜煽动起大规模排华事件。这一事件首先从仁川开始,迅速遍及朝鲜各地,给华侨的生命财产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危害。    7月3日,万宝山事件发生的第二天早晨,朝鲜仁川外里有数十名朝鲜人向华侨开办的商店、理发馆投掷石块。中国驻仁川华侨事务所蒋主任到当地日本警察署交涉,要求严加制止。事态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作为一个学生,我的周围有许多哈韩的人(姑且这么称呼),他们似乎这些事一无所知

先从旧账算起

1931年万宝山事件发生后,日本大造舆论,致电朝鲜各报诬称中国当局驱逐朝鲜侨民,在万宝山的侨农被中国农民屠杀等等,终于在朝鲜煽动起大规模排华事件。这一事件首先从仁川开始,迅速遍及朝鲜各地,给华侨的生命财产造成了极其严重的危害。





7月3日,万宝山事件发生的第二天早晨,朝鲜仁川外里有数十名朝鲜人向华侨开办的商店、理发馆投掷石块。中国驻仁川华侨事务所蒋主任到当地日本警察署交涉,要求严加制止。事态的发展却恰恰相反,“不意报纸仍出号外,激烈宣传,鲜人亦到处撒传单,开会聚众,至晚8时,鲜人聚集二三千人,遂大举暴动”。暴动的朝鲜人见华侨就打,除一条中国街外所有华侨商店、菜园等均被捣毁。







7月4日,排华暴行更加猖獗,当晚9时左右,“鲜人复于外里地方呜锣聚众,集成5000人左右大举暴动,手持木棒、铁棍、刀斧等到处搜索、击毁”。到7月5日为止,仁川一处华侨“被击毙者有三人,有数人性命不保,其伤不至死者二三十人”,财产损失则达日金9万多元。继仁川排华暴动之后,朝鲜各地出现了排华暴行。7月5日晚7时,平壤暴民“手持棍、棒、刀、斧、石块等凶器,并携带手电筒对于华侨家房,不问农工商贾,分队*流袭击,遇我华人,不论男女老幼,恃民殴打至死,毁掠财物,焚烧账据,且带有引火燃料,随处设法放火”。据7月9日统计,平壤华侨死109人,伤163人,下落不明者63人,损失财物达日金254.5万元。





平壤之外,在汉城、釜山、元山、新义州等地也出现类似殴打华侨、焚烧华侨商店的严重暴行。许多华侨走投无路,只好越境回国,到7月10日为止达4500人,至7月底回国华侨人数已超过“全鲜侨胞人数的三分之一”。回国华侨“皆头破血出,身无长物,狼狈之状,不堪言述”。




关于“万宝山事件”





万宝山位于长春西北约30公里的长春具三区境内。这里完全是中国政府所辖之地,既不是“满铁”附属地,也不属于1909年签订的不平等条约《中日图们江界约》所定的特区。1931年4月间,“长农稻田公司”经理郝永德,在万宝山地区租得肖雨春等生熟荒地400余垧,为期10年。呈具有案。“查租种稻田例须经过官府许可之程序”,但是郝永德不经县政府批准,就擅自将上述土地转租给被日本帝国主义剥夺了土地而流落到中国来的朝鲜农民李升熏、李造和等9人耕种,也以10年为期,此项契约也未交报长春县政府批准立案。到5月上旬,在长春居住的朝鲜农民40户计200余人移居该处,立即从事开垦。此处地势甚洼,朝鲜农民为了引伊通河水灌溉,便着手在中国农民的熟田里开设一条引水渠。





5月31日,长春具政府派县公安局长鲁绮率步骑兵200余名,到马家哨口制止朝鲜人挖沟修渠。就在这时,日本驻长领事田代派土屋波平、高桥和两名日警赶到万宝山,胁迫朝鲜人继续动工。6月1日朝鲜人仍未停工,挖沟人数最多时达170余名,态度也变得十分强硬,声称他们是“受日人命令来此种稻,至死不能停工出境”,6月30日,长春县二区三区受害农民500余人在万宝山召开“反对日警嗾使韩民筑堰后援大会”,决议联合各受害村庄,按户出工,进行填沟平坝。7月1日,在后援会的号召下,“民众三、四百人各持锹锄,填塞韩人所开之水道,长及二里有余,日警骤向民众开枪”。





7月2日,矛盾冲突终于爆发。约在早晨7点30分左右,中国农民四五百人各执铁锹镐头向水沟方向前进。8时左右,日本警察向中国农民猛扑过来进行镇压,“是时有日人11名在壕里见民人即行开枪,民人见日人开枪射击,恐被其害,并开枪向空中还射,约有半时之久”。11时左右,驻长日领田代派日警30余人分乘两辆卡车增援万宝山,下午3时左右到达马家哨口。下午3时,田代又派守备队骑兵50名由长春赴万宝山。午后到傍晚这些日警奔入稻田区,“赴各村捕人,并搜缴华农自卫枪弹”井“将村民捕去十五六人严刑吊拷灌煤油及辣椒水”,中国农民受尽日本警察的残酷折磨。接着,日方加派大批警察携带枪炮至万宝山一带布防,遍布地雷,挖掘战壕,禁止中国人在5里之内通行。在日本警察的武力保护下,李升熏等人完成了引水工程,并于7月11日通水,由于伊通河中流垒坝截流,水涨时淹没2000余垧良田。










大坝放水以后,日警仍未放弃对中国农民的镇压。7月15日,日警传知附近民户“到马家哨口看演机关枪,演毕询问该民等‘前次平沟有无在内?’又问‘日人买菜汝等为何不卖?’‘你们知道吗?此为机关枪,一秒钟能射若干响,你们如不怕,再有格外举动,我们用此枪即将你们均行打死’”。当场还把一个空瓶抛入水中用机枪打得粉碎,然后又威胁中国农民:你们再敢填沟,就像酒瓶子一样打个粉身碎骨。





如果说这是鬼子的怂恿,那么看看这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一位台湾网友的帖子

人类文明走到今天除了有形的物质文明,譬如专利发明,也开端对无形的遗产注重起来。于是「人类传说及无形遗产著作」便被认为在人类历史上不但占有相当的价值,而且有保存的必要性。联合国文教组织在2001年开端,每两年开一次会,宣布一份「无形遗产名单」。今年联合国宣布的名单是第三批,一共四三项,其中包含韩国申请的「江陵端午祭」。


韩国这项申请争议已久,至少我在一年前就在网络上看到很多大陆网友对此的不满。现在这个争议已成定案, YST 先引用大陆两位学者的话做评语:


「中国民俗学会理事长」,刘魁立,说:「韩国申遗成功对我们的传统文化不会有什么冲击,无形文化遗产是共享的财富,我们的文化的传统被别国认同,我个人认为不是一件坏事。」他并且帮助,联合国组织对无形遗产申报的要求是每个国家每两年才能申报一项,中国急需保护的无形遗产很多,所以才导致此次韩国抢先申报。


「中国民俗协会秘书长」,高丙中,说:「江陵端午祭其实与我们的端午节不是一回事。韩国的端午祭实际上是由舞蹈、萨满祭祀、民间艺术展示等属性构成。这与中国人吃粽子、划龙舟、纪念屈原是两回事。唯一相同点是时间框架集,都是在中国的端午节期间举行。」高教授表示,韩国申遗成功实际上给我们带来很好的启示:他们把传统的文化和活动注入了现代的元素,成功地实现了现代转型,并得到国际认同,对于中国文化遗产的保护有借鉴意义。


我认为上面两位学者的评语非常中肯。虽然韩国有一点点占我们的便宜,我们是吃了点亏,但是并不大。我们尽了力,也从中吸取了教训。


我也非常同意「大地之声」的评语:韩国人民族性很强,可是强到不理性。所以本来是优点的民族性,就变成缺点了。


对中国人而言,从这次韩国的「申遗事件」得到最大的教训就是确实看到朝鲜人在文化上的侵略性,这种侵略性是韩国政府从事的众多策略之一。我们可以从韩国的电视影片工业上证实这个观点。


最近「韩流」泛滥。YST不是哈韩的人,但是并不排斥韩国电影。以前韩国有一部电视影集「蓝色生死恋」在台湾非常轰动,最近又有一部「大长今」在台湾和大陆造成轰动。这两部电视影集我都看了,也觉得不错,但是并没有好到令我极度赞赏的地步,甚至连回味或者看第二遍的兴趣都没有。基本上,这种电视剧不过就是一个俊男美女的曲折故事,几句山盟海誓的傻话、几个海边或山林的唯美镜头、几个编排的误解和巧合、几次缠绵悱恻又难舍难分的场面,如是而已。这种电视剧看过也就忘了,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分析的地方,也没有什么讨论的价值,因为故事缺乏哲学基础。


我们可以看出来韩国人从编剧到拍摄都非常用心,但是这些韩剧无论从剧本的深度、演员的表现、还是导演拍摄的技巧,都没有到达令人深思、击节赞赏的地步。韩剧比大陆拍摄的「雍正王朝」和「大宅门」差远了,时代背景和心理刻画都不在一个层次;韩剧比台湾拍摄的「人间4月天」也不如,「人间4月天」的意境、对白、演技(尤其是刘若英)比韩片高太多了;但是这些韩剧比那些粗俗的台语或国台语混杂的肥皂剧高明很多,这一点我们不得不承认。你想想,台湾那些一面赶写剧本、一面跟着拍摄的作品能有什么好东西?本身制作的态度就是粗制滥造。


韩国想通过这些连续剧,除了扒分以外,更要宣扬朝鲜民族家庭伦理、文化先进、和道德崇高的一面。剧本很多地方根本与事实不符,有不少的虚伪在其中,为自己狭窄的民族意识涂脂抹粉,但是这些我们都可以暂时放过。我们决不能放过的是:韩国政府政策性地推广韩片的出口,同时又政策性地抵制外国片的进口。这就不对了,这是我在本文提出来讨论的重点。


韩国在五年前推行一个重要的政策:鼓励文化出口。除了出口免税外,政府鼓励制作者用各种办法以比较低的价格将电视剧批量推销到海外市场,海外的收益由出资拍摄的电视台和海外市场的推销者46分成,极大地刺激韩片海外销售的积极性。韩国政府这一系行的政策(包含限制只有三个电视台)不但使得韩国的文化产业迅速发展起来,而且也迅速地推广到国外,形成了所谓的「韩流」。根据大陆导演龙小刚的叙述,韩剧最初推出时每集只卖几百美金,现在每集已经卖到几万美金,而且大量挤占了亚洲市场。大陆国产剧的海外市场当前已经被挤掉了80%,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事实。


前面说过,韩国人是非常排外的,在文化产品上也不例外。韩国政府除了鼓励韩片外销外,也用种种法令限制外国片进口。韩国的三大电视台有"华剧禁令",这是很多人不知道的事情。龙小刚说,韩剧在创作和制造上都并非电视剧艺术的高端作品 。因此,韩国在电视文化上采取了非常严厉的自我保护政策。KBS、MBS、SBS三大电视台坚决不播中国的电视剧,因为他们有过一次惨痛教训。2002年,[还珠格格]被SBS引进,在晚上一点播出,横扫三家电视台黄金时间的收视率。于是他们明白不能让另外一种风格样式的电视剧进来,因为观众都有追新的心理。


所以所谓的"韩流"并不是韩国人有什么真本事,而是韩国政府操纵市场的成果。韩国的文化浅薄,一个[还珠格格]就可以横扫他们电视剧的市场,还谈什么文化竞争?如果"韩流"真能经得住考验的话,如果韩国政府真像他们韩剧中表现的那么开放、先进、与世界接轨的话,为什么不开放韩国国内的电视影剧市场让大家公平竞争呢?



「江陵端午祭」和「世界杯」都是民族情绪的过分膨胀,一个是无形的,一个是暂时的,影响并不大,尤其是后者。但是我们必须从这些事情学到对朝鲜民族深深的警惕心。


我个人比较在乎的是「韩流」的泛滥,因为这属于文化和经济的侵略;我最在乎的是韩国人对「高句丽国」的歪曲解释,因为这是对中国领土的重大阴谋,而且它后面有大国支持。韩国人把「高句丽国」当成韩国和一百年前朝鲜国的前身,其最终目的是图谋我国东北的土地。如果我们现在不给这个贪婪和强悍的民族当头棒喝,任由高丽棒子胡闹下去,将来必定会形成重大事故。而且我有理由怀疑,韩国这个阴谋是在美国的怂恿与支持之下进行的,是美国从事支解中国长远计画的一部分。


任何支解国家领土的阴谋一旦和大国挂勾,就变得非常地严重。


「高句丽国」发源于中国的吉林,后来扩张到东北相当大的部分,进一步到达朝鲜半岛的北部和西部,并且最后迁都平壤。高句丽是中华民族的少数民族所创建的藩属国。高句丽国在中国强大时就称臣进贡,在中国衰弱和混乱时就不听话了,不但不甩中央政府,而且趁机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隋朝和唐朝的皇帝都把高句丽视为心腹大患。最后高句丽在公元668年被唐高宗的大将薛仁贵所灭。朝鲜半岛的北部,包含平壤,很长时间是属于中国的。


朝鲜建国时,高句丽人都逃到东北和渤海国去了,高句丽的国民主要是扶余人和貊貉人,后来融入汉族和满族。高句丽人留在朝鲜半岛的非常少,跟今天的朝鲜族并没有血缘关系。今天的朝鲜族是当年朝鲜半岛东南方的土着,称为「三韩族」(马韩、弁韩、和辰韩)。高句丽人对朝鲜族的影响主要是精神上而不是血缘上,就好像鲜卑人对汉族的影响只是精神而不是血缘,是一样的。


但是韩国人号称是高句丽人的后代,他们对内灌输这种观念,对外宣扬这段捏造的虚伪历史,其目的是等到南北朝鲜统一之后,他们就有"资格"向中国索还"故土",就是要求中国归还高句丽人当年盘据的东北土地。据说美国在这件事上向韩国提出了保证;也有说法这其实是美国主动对韩国提出的利诱策略,反正借花献佛,美国没有丝毫损失就可以给中国添乱,韩国有美国撑腰,耍无赖的胆子就壮了。美韩各取所需,因此一拍即合。前几年韩国人疯狂捏造高句丽的历史,网上的文章和讨论铺天盖地,所以我在那个时候对这一段历史做了一点功课。


去年1月4日联网有个韩国人叫chotaiwan来宣扬台独和韩国版的高句丽历史,被我很快打发走了。chotaiwan就是一个典型的韩国人,韩国GDP一提高就露出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开端无知和盲目的自大,跑来联网大放厥词。等我提出反驳的文章时,他完全不能应对,典型高丽棒子的无知和冲动。



韩国排华是很厉害的,韩国没有中国城,因为政府的压迫太厉害。这在全世界都是很少见的。你们知道吗?最恨韩国人的中国人,是中国的朝鲜族。这些朝鲜族和韩国人同文同种,但是他们跑去韩国打工却受尽韩国同胞的歧视和剥削,远不如在中国时中国人对他们的友善和宽容。


六0年代,韩国军队曾经参加越战,他们屠杀越南平民的凶狠是出名的。


对付韩国人只能强势,譬如韩国人的嚣张见到美国人就没有脾气了。美国不但国力强大,美国的海外驻军也一向胆大妄为,因为美国政府视地主国的法律为无物。仅在南韩,自1967到2000年,美军就犯下超过五万起民事和刑事罪案。在1991年到2000年这年间,美军年均犯案六百件,严重威胁南韩的社会安全。但是这么多的罪案,只有3.8%的美国犯罪士兵在韩国法庭受审,而且即使受审也顶多是轻判,因为南韩政府对美国软弱无能。我们随便举两个例子。


2002年,美军坦克压死了两名四岁、走路赴生日宴会的韩国女学生(Misun 与 Hyosun ),肇事的美军军曹Fernando Nino 与Mark Walker无罪开释。除此之外,新闻上报的还有1993年美军士兵性虐待致死韩国少女案。这件杀人案的起因是因为该少女(Yun Kum Yi )拒绝同美国士兵Ken Marcel 发生性行为。在殴打该少女至死后,Ken脱光她的衣服,将一把雨伞插入该少女肛门,再将可口可乐瓶子插入其阴道,然后在血淋淋的尸体上洒上洗衣服的肥皂粉,手段极其残忍。韩国人民发动示威,韩国政府出动军警镇压,然后也就没事了。今天韩国对美国还不是尊敬有加。朝鲜民族欺善怕恶的本性在这些事件上表现无遗。


了解了韩国的这些历史后,我们就知道,韩国人这次用「江陵端午祭」企图羞辱中国人,如果不是出于民族自卑感,就是出于狐假虎威(有老美撑腰发出的狂妄)。后者和台独人士的辱华是同样的心态。


对付番邦小人,我天朝大国必须恩威并济。所以中国不能老是慈眉善目,也要不时露露牙齿。要知道,有些民族可以德化,有些民族则只能威慑和只配挨打。中国除了致力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还必须培养像李广、薛仁贵彭德怀这样足智多谋又勇猛善战的大将军。中国固然要发展经济,同时也要天天磨刀(研发新武器),偶而展现一下拳脚功夫(进行军事演习),像美国一样,每隔年就取几个邪恶国家人民的首级试刀(中小规模的实战),这叫杀鸡儆猴。这样才能制服番邦的野心,威慑周边这些小国。越南、韩国、日本这些鬼头鬼脑的国家就会服服贴贴了。


还记得西汉大将陈汤在公元前36年远征西域,退出了汉朝和匈奴的百年战争吗? 陈汤的远征军消灭了对汉朝不恭、又杀了汉使的匈奴王国。陈汤割下匈奴王,郅支单于,的首级,快马呈献给汉元帝。随着郅支的首级,陈汤有一封流传千古、扬眉吐气的奏章,最后一句曰:「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壮哉斯言!这是我看过做为一个将军能够发出的、最豪气干云的话语。


是的,明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这就是中国未来要在世界强权中必须竖立的威信。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