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日大使称主张通过谈判解决钓鱼岛等问题

sunsky2020 收藏 0 180

2009年07月22日17:43 新华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7月22日,中国驻日本大使崔天凯做客新华网,就中日关系和周边外交等问题与广大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新华网张龙 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崔天凯

7月22日,中国驻日本大使崔天凯做客新华网,就中日关系和周边外交等问题与广大网友进行了在线交流。

[访谈要点]

1。崔天凯说,新华网是我上的最多的网之一,到网上来跟大家交流还是第一次,因为工作的需要,我上网看的最多还是时政和国际。

2。对中日两国关系发展前景是有信心的,两国的共同利益决定了合作、友好的相处会使两国受益,如果不停的争斗,两国利益都会受到损害。

3。日本经济界普遍认为,日本能不能更快的走出金融危机,很大程度上看中国经济发展的前景。

4。只有中日两国人民之间的信任、了解增加了,两个国家的关系才能牢固。

5。对于朝鲜问题,相信除了对话、谈判,没有更好的办法,这是唯一能够奏效的,从长远来说也是成本最低的。

6。我们主张通过谈判来解决东海、钓鱼岛的这些主权和领土问题。

7。日本各界对5·12汶川大地震表现出的非常大的关心、同情,这些事情还是挺感人的。

8。日本大选以后,中日关系基本面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因为中日两国必须发展长期健康稳定的关系。

9。作为外交官,在外是代表国家的,应该时刻记住,我背后就是我们的国家,背后有13亿人民。大使前面有四个字:特命全权,这不是说明我们有这么大的权利,而是说明我们有多么重的责任。

[访谈实录]

[主持人]各位网友,下午好。今年是新中国成立60周年,新中国外交也走过了60年不平凡的历程。新华网特别推出"建国60年之中国外交"系列访谈。今天是访谈的首场,新华网和外交部网站合作,邀请到中国驻日本大使崔天凯先生。崔大使,您好。

[主持人]中日关系是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两国之间交流密切,两国政府高度重视,两国民众也是普遍关注。周边形势以及同周边国家的关系对我国的发展至关重要,一直是中国外交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天,崔大使将就中日关系和周边外交等问题与广大网友进行在线交流。和我一起主持这次访谈的还有我的一位同事。

[崔天凯]主持人好,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非常高兴能够来参加这次交流活动,我在使馆工作的时候,新华网是我上的最多的网之一,但是到网上来跟大家交流还是第一次,非常感谢新华网给我了这次机会。我明天就要回到使馆去,我知道大都很关心中日关系和中国的周边外交,我希望通过今天的交流,把大家的看法和意见带回去,谢谢大家。


[主持人]大使经常上新华网,您关注哪些新闻和栏目?

[崔天凯]我因为工作的需要,看的最多还是时政和国际。

[主持人]新华网友对您也非常熟悉,也很关心您。崔大使07年开始作为大使常驻日本,知道您英语特别流利,日语怎么样?

[崔天凯]日语我确实从来没有学过,到了日本做过了一些努力,但是因为各种因素,时间不是很多,就学了一些打招呼、表示感谢等问候的日常客套话。日语虽然看上去和汉语很接近,但是语法习惯还是很不一样的,学好还是很不容易的。英语也可以用,特别是和日本官员,包括外务省官员以及很多专家学者,和日本企业家可以说英语,因为日本有很多跨国公司,他们还是能用英语交流的,这没有问题。

[主持人]大家都非常关心你的工作生活情况。有网友问,日本餐吃习惯了吗?

[崔天凯]我在外交部从事联合国事务多年,所以到世界各国开会,就要习惯世界各国的餐饮。我到日本工作,对日本餐早就习惯了,也比较喜欢。我觉得它比较清淡,有益于健康。日本是世界上最长寿的国家之一,恐怕和它的饮食还是有关系的。到日本也是作为我工作的一部分,我应该到日本很多地方多走一走,日本有47个都道府县,我现在已经去了23个,希望在我的任期内把47个都走到,充分了解今天的日本和日本人。很多地方去过很多次,包括领导人去访问,我陪同去,有的地方去了七八次。其实到每个地方也是匆匆忙忙,走马看花,即使走马看花,也比不看好。

[主持人]崔大使在联合国也工作过,您常驻日本之前是不是也去过日本?

[崔天凯]我去过很多次。

[主持人]做日本大使之前和之后感觉是不是不一样?

[崔天凯]有些感觉我到日本工作之前就有了,但是到了日本之后又进一步加深。比如日本环境保护做的很好,不管是城市还是乡村,到处维护得很干净,日本人也非常注意节约能源、节约资源,这个我早就知道。但是我到日本工作以后,特别是到日本各地区走访,亲眼看到他们在一些很小的细节上都很注意这些问题。比如说日本你走到哪里,很少看到黄土朝天,风一刮满天灰尘。它弄的都是干干净净,他要盖一个房子或者拆一个房子都要围起来,不会影响周围环境。另外,所有的饮食,再小的餐馆,卫生也到了一定的标准,大家完全可以放心。这些细节,我到日本以后慢慢接触多了,感受也就比较深了。有些方面由于以前没有在日本工作过,不一定有什么感受,但是去了日本以后,慢慢感觉到,比如对日本的文化、日本人的思维方式,还有一些日本企业的经营之道,还是给了我很大启发,特别是金融危机以后,我接触了很多日本的企业家,他们跟我谈他们对金融危机的看法和应对之道。这些不到日本工作一段时间就不一定有机会感受到。

[主持人]中日关系是中国最重要、最敏感、最困难的外交关系之一,作为驻日本大使,谈一谈您对中日关系的理解?

[崔天凯]中日关系的重要性、它的敏感度以及困难程度,我想大家是有共识的。因为这两个国家是邻国,我们离得那么近,历史上有很长时间的交往。我记得周恩来总理说过,中日两国之间是2000年友好,50年对立。因为从隋唐开始,日本就派了很多人到中国学习中国的文化等各个方面。但是在上个世纪发生了那场侵略战争,应该说给两国人民都造成了深重的苦难。1972年两国邦交正常化到现在已经很多年了,两国都进入新的世纪,面临新的发展环境。这两个国家的关系怎么相处,是健康稳定的发展,还是经常磕磕碰碰,经常有一些矛盾,甚至有一些争端,影响两国的合作,这对于两国的发展、两国的利益都很重要,对中国是这样,对日本也是这样。

[崔天凯]去年胡锦涛主席访问日本时,两国领导人确立全面推进战略互惠关系,两个国家要相互支持对方的和平发展,我觉得这是着眼于两国长远和共同利益的定位,是很准确的,也是非常必要的。但是要落实还会有很多具体问题要解决。两国关系这么密切,历史的纠葛也比较多,所以两国关系敏感度都很高,不管是取得进展还是碰到困难,都会引起两国民众的普遍关注。所以怎么来做好我们的工作,推进中日关系发展,确实是受到两国民众的高度关注。这对于我们来说,既是工作上的压力,也是一种责任感,促使我们要把这个关系保持好。总的来说,我对两国关系发展前景还是有信心的,因为我觉得两国的共同利益摆在那儿,这决定了合作、友好相处会使两国都能受益,如果两国不停的争斗,两国利益都会受到损害,这在两个国家社会是一种主流的认识。

[主持人]请您向网友介绍一下这些共同利益都是什么?我们为什么这么重视?

[崔天凯]共同利益很多,如果详细的说,恐怕要占很长时间。我想简要地说一说。第一,我们两国都处在东北亚地区,都是亚洲和世界上有重要影响的国家。现在世界各国要追求共同安全,一个国家安全不可能以损害别的国家安全为前提,对于中日两国更是如此。所以在保持和平稳定的周边环境上,中日两国显然是有共同利益的。第二,我们现在面临很多全球性问题,比如最近的金融危机。中日两国实体经济都受到了这场金融危机很大的冲击,通过合作克服所面临经济困难,并带动整个亚洲走出困境,两国也有很大的共同利益。第三,中国要实现科学发展,要实现可持续发展,我们非常注重节能环保领域,而这些方面日本在世界上应该说是做的比较好的,它有很多成功的做法,它的先进技术、设备我们都是可以引进和借鉴的。当然对于日本来说,这些技术和设备也需要市场,中国就是在它家门口的世界上最大的市场。所以在这方面,两国有很大的共同利益,有很强的互补性。

[主持人]去年以来,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日本受到了怎样的影响和冲击?

[崔天凯]金融危机对日本还是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但是这个影响和美国、欧洲是不一样的,因为日本的金融部门由于前十年已经进行了很多调整,所以问题并不是从金融部门开始的,问题主要在于制造业、实体经济,特别是从事出口的这些企业。因为它的主要市场在欧美,欧美市场不行了,出口的大公司就受到很大冲击,包括一些日本世界著名的公司,收入都下降,甚至出现了亏损,这个对日本是很大的挑战。这个跟我们国家的情况有点相似,因为我们本身经济还是比较健康的,金融部门也是比较稳健的,但是出口受到了世界市场不景气的影响。这一点在日本也引起了政府、企业界、民众高度重视,但是我觉得这是问题的一面。

[崔天凯]问题还有另外一面,从我们在日本工作的直接感受来看,应该说日本的经济实力并没有因为这次金融危机受到根本的影响,用我们的话来说并没有受到“伤筋动骨”的影响。它的高端制造业能力还是很强,它的研发能力也没有放松,继续在加强。我接触很多日本大公司,他们都告诉我,除了应对当前金融危机,他们还在着眼金融危机之后,哪些产业、哪些技术、哪些产品在世界上是更有竞争力的,他们觉得即使在金融危机背景下,这些工作还不能放松,这一点是值得我们认真研究的。

[崔天凯]总的来说,日本经济受到金融危机很大影响,但是日本的实力还在。金融危机发生以后,日本的经济界普遍认为,日本能不能更快的走出现在的危机,很大程度上看中国经济发展的前景。如果说中国经济能够保持平稳较快的增长,日本通过和中国的合作,有望比较早的走出现在的危机,这给两国合作提供了新的重点和亮点。

[主持人]中日经贸合作在这次金融危机下面受到哪些影响?

[崔天凯]一个重要表现就是贸易量下降。两国企业界也在积极想办法。另外,我们公布了刺激经济一揽子方案以后,不仅对我们国家的经济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对日本也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鼓舞了日本企业界的信心,他们认为中国的经济刺激计划很及时,也非常有效,正因为中国有这么大的计划,落实的很快,给日本企业提供了很多机会,有些设备、产品需要从日本进口,另外在中国的投资也可以找到新的机会。这一点,日本各界也看得很重。

[主持人]我有一种感觉,日本在金融危机呼啸而来的时候,他们有一些躲避,避免了实质性的打击,他们还在考虑金融危机之后应该怎么办,这些东西是特别值得我们学习的。

[崔天凯]日本也是从它自己的经验教训当中学到了一些东西。大家都说日本有过失去的十年,泡沫经济。这对它确实打击比较大。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日本也调整了经济结构,也清理了一些金融部门的不良资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为这次金融危机提前做了一些准备。另外,日本的企业历来是承受能力比较强,日本的企业从总体上来说,做事情比较谨慎,对太大的风险还是采取比较谨慎的态度,这样有利于它规避一些风险。

[主持人]网友emilia0406问:您曾说过,中日关系您最担心的是"相互之间的信任"问题,为什么有这种担心?那怎样才能增进相互信任呢?

[崔天凯]中日之间的相互信任确实是不够深厚,甚至是比较脆弱。这里面有很多原因,既有历史上的原因,也有现实当中的一些利益协调问题,还有两国之间相互了解的问题。但是两个国家之间的交往和合作就像两个人交往一样,如果没有对对方的基本信任,很难成为合作伙伴。这个问题不解决,必然影响中日关系长期健康稳定的发展。我之所以认为这个是最值得担心的,原因也在这里。当然,最近这几年,经过双方的努力,这个问题有所好转,双方的相互了解和信任在增加,但是和两国关系的重要性相比,和两个国家关系发展潜力相比,和两国民众的期待相比,我觉得还是远远不够的,所以还应该进一步作出努力,双方都要努力。

[崔天凯]当然,这个努力可以是各个方面的,比如说是两国领导人经常来往、经常见面,有利于两国之间的战略互信,双方也确实有意识的在这么做。另外,两国政府各个部门、各个方面之间的对话、磋商、协调,现在也比较密切。同时我觉得基础性的事情就是两国民众之间的相互了解。最近几年随着两国关系的改善,两国民众之间的交往大大增加。我在日本期间就接待过国内各地、各界、各方面来的代表团,包括我们的青年学生。

[崔天凯]我在东京接待过中国的大学生、中学生,也接待过我们的小学生。他们都跟我说,去了以后,对日本有了更加直观的了解,特别是对今天的日本和今天的日本人到底怎么回事,有了更加直观的了解。有的中学生回到国内还给我写信讲了他回到自己学校以后怎么跟老师和同学介绍他在日本的观感,这些事情不要看是很细小的,但是很有用的,只要两国人民之间的信任、了解增加了,两个国家的关系才能牢固,所以今后我们还要做更多这样的事情。

[主持人]日本民众对中国的了解会有这些变化和这些活动吗?在崔大使的工作和生活当中,您接触过的官员以及社会各界人士,包括日本民众,他们对中国有没有不理解或者理解不全面?

[崔天凯]我想了解不够全面这个问题在两国都存在。我刚才讲了,我们国家各方面的人到日本去,加强了这种了解。日本也有同样的需要,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日本在这方面的需要比我们更大。我在日本,特别是到日本地方上,接触了很多日本的普通民众,我觉得日本普通老百姓还是很善良的,他们对中国文化还是很敬仰的。很多人见到我第一句就说我们的文化早年是从中国过来的。甚至我到寺庙去,那些主持都跟我说,我们的寺庙是第一代到中国以后回来建的,甚至就是中国高僧建的。

[崔天凯]另外,日本的官员和新闻记者等等都到中国来过,他们对中国有所了解。但是我觉得这个了解还是不够,不够全面、不够深刻,这可能跟媒体有关系,媒体是不是真正如实的、全面的、客观的介绍了中国,坦率的说,日本媒体还是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很多日本人对中国的印象总体是比较好的,对中国的文化、历史也是有所了解的,这是他们跟欧美民众不一样的地方。

[崔天凯]但同时,他们对中国的走向,对于我们现在向世界上宣示的中国要实现和平发展,对于中国的外交政策、国防政策,对于中国国内现在经济社会发展等方方面面,了解的也不是很全面,有的可能还受到了一些误导,这种情况我也遇到。我们在大使馆,要面向日本各界,多向他们介绍中国的真实情况,另外我也希望有更多的日本人到中国走一走、看一看,凡是来过中国的,和中国各方面人士有接触的人,他们跟我们谈的对中国的印象就比较接近实际和客观。

[主持人]如果遇到这样的日本民众,如果他们不理解或者有一些错误的理解,您会怎么做?您认为我们应该在哪些方面促进两国,尤其是民众之间的交流?

[崔天凯]我在日本工作也经常会参加一些活动,有的日本学者、记者,甚至官员都会问我一些问题,有些问题显然他们不是太了解,碰到这种时候,我的工作就是尽我所能向他们介绍中国的真实情况,讲清楚中国的政策、立场和看法,尽量帮助他们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和真实想法。当然,这个事情也是没有止境的,你解答了以前的问题,可能还有新的问题出来,但是我们坚持不懈的做下去,应该会收到比较好的效果。在这方面,我特别希望两国的媒体,都来做这样的工作。客观的说,中国的媒体在介绍别的国家的实际情况方面,还是比较开放的。但是日本的媒体作为西方国家媒体的一部分,它有一种观点认为,媒体就应该报道一些问题,或者说好事它不愿意报道很多,如果出了坏事,他觉得这个比较抢眼,能够引起大家关注,它就愿意更多得报道。

[主持人]饺子事件是不是就是一个典型?

[崔天凯]对,饺子事件就是一个代表。饺子事件本来是一起刑事案件,两国警方也在加强合作,希望尽快侦破。这件事情本身有一定难度。但是由于一些媒体的报道,就把这个事件变成一个所谓中国食品安全问题。因为食品安全是一个范畴的事情,刑事案件是另外一个范畴的事情。根据日本政府的统计,中国出口到日本的食品,合格率在日本所有进口食品中是最高的之一。由于媒体的报道,造成日本公众有一种误解,认为中国食品安全出了很大的问题,可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

[主持人]应该说由于他们的错误报道,中国食品在日本确实遇到了危机。您觉得面临这场危机,我们应该怎么做?怎么让日本民众相信中国的食品是安全的?

[崔天凯]我们还是靠事实说话。两国政府就食品安全问题加强协调和沟通,争取建立一种长效机制。另外,通过出口向日本人证明中国的食品是安全的。我到山东去过,因为山东有大量的对日本的食品出口。他们说哪怕日本方面提出世界上最高最严格的标准,我们也有信心达到。我觉得这是很好的,我相信山东和其他地方会用事实证明他们说的这个话。

[崔天凯]日本媒体的报道,当然它有它的观念和理念,我想跟日本媒体说的是,一个媒体当然应该揭露世界上的黑暗面,引起大家的关注,解决这些问题。这是没有错的。但是一个社会是多面的。虽然当今信息很发达,但是作为每个公众个人,他所了解的信息还是有限的,在他了解的有限的信息中更全面地了解社会,这是媒体应该尽的责任。如果只报道黑暗面和负面的东西,就不能使公众全面了解客观事实,这是不是影响了公众的知情权?这是一种社会责任,媒体是不是也应该考虑这个问题。

[主持人]日本作为我国邻国之一,也是我周边外交中的一部分,在当前的新形势、新背景下,我国周边外交的总体形势如何?我国相应的政策立场是怎样的呢?

[崔天凯]中国是一个亚洲国家,所以我们的周边主要是指亚洲周围的整体,这个亚洲可能是一个大范围的亚洲。应该说我们国家和我们周围这些国家,面临着许多共同的问题,也需要共同应对,这是把中国和周边国家联系在一起的纽带。出于这样的想法,中国和周边国家的关系历来是很重视,我们做了很多努力,邻国也做了很多努力,所以总体来说,我们和邻国关系发展是比较好的,因为大家都认识到有这样的共同利益,有这样的共同需要。

[崔天凯]不管是从安全来说,还是从经济发展来说,中国也不可能一枝独秀,周围的邻国也不可能离开中国追求这些目标,大家只有一起追求才能实现共赢的结果。周围很多国家处在经济社会转型时期,难免有一些矛盾,我们经常从媒体上看到这个国家发生了什么问题,那个国家遇到了什么困难。很多事情都是波浪式发展的,没有一帆风顺走直线的。不管是周边邻国遇到了一些问题,还是整个地区遇到了一些问题,作为中国来说,我们都愿意和邻国一起共同想办法。所以对我们周边,与邻为善、以邻为伴,把这两条做好了,我相信我们和周边国家的关系会一步步的继续向前发展,这个我是有充分信心的。

[主持人]在六方会谈中,您作为主席国代表团副团长,曾全力促成了共同声明草案的制定。最近朝鲜不断试射导弹、进行核试验,您对此怎样看?

[崔天凯]首先我要说明一下,当时参加六方会谈,中国代表团并没有设立副团长这样的位置,我作为代表团的成员之一,确实参加了好几轮六方会谈,也参加了2005年“9.19共同声明”的起草工作。中国作为主席国,我们确实做了很大努力,当时能够取得这个成果也是六方共同努力的结果。六方会谈是通过协商一致的方式进行工作,只要有一家不同意就达不成共同声明。应该说六方都共同做了努力。在共同声明里确定的目标,维护半岛的和平稳定,实现半岛的无核化、建立东北亚安全机制等等,是各方共同追求的目标,这一点到现在应该说也没有变化。

[崔天凯]在六方以及整个地区和国际社会大家所希望的,也是大家的共同利益。但是这个过程会是比较曲折,也经常碰到一些困难,碰到一些反复,甚至会有些停顿,我们当然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但是出现了,应该说也是可以预期的。因为这个问题从朝鲜战争结束到现在,之所以遗留这么多年没有解决,应该说这个问题比较复杂、也比较困难。现在大家能够坐在一起共同来解决这个问题,应该说就是一个发展,如果大家能够继续谈,我想会一步一步实现目标。当然这六方的考虑都有不同的侧重点,关键是六方要找到共同点,找到利益的会合点,找到共同利益的目标。至于朝鲜的核试验,中国外交部当时就发表声明表示坚决反对,我们对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也投了赞成票。[

[崔天凯]同时朝鲜半岛必须保持和平稳定。首先,朝鲜和韩国如果没有和平稳定,他们将受到最直接影响。中国作为他们的邻国,当然也会受到很大影响。美国俄罗斯、日本也会受到影响,甚至整个东北亚地区,它的发展前景、它的安全环境都会受到影响。所以国际社会没有人真正愿意看到东北亚出现战乱或者不稳定的情况。尽管现在遇到一些困难,但是我们的目标和方向还是应该坚持的,中国为此也做了很多工作,我们还会继续这么做。要说解决这个问题,我相信除了对话、谈判,没有更好的办法。对话、谈判会很困难,但是最后会证明,这是唯一能够奏效的,从长远来说也是成本最低的。

[主持人]驻外大使的职责之一就是维护国家的利益。您在面对东海、钓鱼岛这些问题的时候,您是如何向日方阐述我们国家的立场的?

[崔天凯]驻外大使的职责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维护国家的利益。这是最重要的,也是最根本的。当然维护国家利益有方方面面,刚才提到的涉及到领土、海洋权益问题上,这也是非常重要的方面。因为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主权和领土完整是核心利益。所以作为驻外大使,他在核心利益问题上必须坚定维护国家的利益,这是毫无疑问的。当然,可能大家也知道,在钓鱼岛的归属问题上,在东海的划界问题上,中日之间有不同立场,这个也存在好多年了。我们从事这项工作的人当然要持续不断的向日本方面,也向国际社会阐述我们的立场,因为我们认为我们的立场是有充分的历史和法理依据的。我们有理,中国人说有理走遍天下,要向全世界讲清楚我们的道理,推动这个事情通过谈判来解决。当然,可能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因为两个国家在这种问题上有争端,一般都是比较困难,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但是必须坚持不懈的推动通过谈判来解决这些问题,这也是我们驻外使领馆要做的工作。

[主持人]有网友说“钓鱼岛问题不解决,中国人闹心”,这可能是很多中国老百姓的心声。在很多时候,崔大使在面对别国的媒体也好,还是民众也好,您身后站的是千千万万的中国老百姓,他们的声音不知道您在那个时候是怎么理解和看待的?

[崔天凯]你说的很对。我们在对外工作的时候,要时刻记住我们身后的13亿人,特别是在涉及到领土和海洋权益这些问题上,国内都很关注。应该说之所以这些问题还存在,很大程度上跟历史上我们有一段时间积贫积弱,受列强的欺负有关系。通过我们今天的发展,通过对外工作,逐步解决这些问题,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但是我们的方向和目标是很明确的,我们主张通过谈判来解决,这个主张也是很明确的。说到“闹心”,钓鱼岛问题没有解决,大家闹心,我们处在第一线的工作人员,应该说更闹心。怎么解决,有没有一个轻重缓急,哪些问题更紧迫,更有现实解决的可能性,也有一个梳理的过程。如果说所有的问题都要在一夜之间,把所有闹心的问题都解决,这个大概也不太可能。所以,一方面我们要坚持不懈、脚踏实地的推动这些问题去解决,另一方面也有个权衡轻重缓急的问题。

[主持人]我们知道,您去了汶川映秀镇,代表使馆献花。在去年5·12地震时,您在日本,您感受到日本各界对中国这场灾难的反应?

[崔天凯]5·12汶川大地震发生以后,日本各界反应非常迅速,当天我们就开始收到日本各界打来的电话,有的亲自跑到使馆来了解情况,表示慰问、表示同情,然后就越来越多。大概有两三个星期,我每天排着队要见,半小时一拨,有日本的政治家、也有企业家,也有普通民众,家庭妇女、小学生都有,他们来慰问、来捐款,询问有什么事情是他们可以做的。日本还派了救援队和医疗队,他们的救援队是到达四川的第一支外国救援队。有些日本民众本身也并不富裕,但还是给灾区捐了很多钱。日本许多政党的领导人,亲自拿着捐款箱到大街上去募捐,这些事情还是挺感人的。还有的政治家自己组团,包了一架飞机,从日本直接给四川运账篷,当天往返,也很辛苦,他们把账篷送到了四川。

[崔天凯]我们当时设立了全国哀悼日。那几天,我们使馆布置了能让日本民众哀悼的场所,我们布置了以后就撤不下来,连续了有两个多月,天天有人来。我还亲自接待过日本一些小学生,有的还不是东京的,有的从日本曾经发生过地震的“新泻县”,他们派了代表,送给我一个沉甸甸的布口袋,是小学生的捐款,全是硬币,就是小学生的零花钱,我们都及时转到国内灾区去。所以这些反映出日本各界对我们发生地震表现出的非常大的关心、同情,也提供了很多帮助。

[崔天凯]一直到今年1月份,我们灾区有四批代表团先后到日本考察防灾减灾、灾后重建,日本各方面都给予了很好的接待,介绍了他们的经验。我到四川也专门见了去考察过的这些人,他们在日本了解到的情况对灾区重建还是很有好处的。我在5月份回国时,到四川去,代表使馆献花,表示使馆的慰问。我到四川拍的这些照片,带到日本后他们非常感兴趣。双方在这方面的合作我们还可以推动做很多事情。

[主持人]日本的反映,是不是也和他们是一个多震的国家,以及地震给人民心灵带来的创伤是非常理解的?

[崔天凯]对的。他们在防灾减灾、灾后重建方面积累了很多经验,别的国家受到这种灾害,他的感受就跟一般的国家不一样。这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我觉得汶川大地震正好发生在胡锦涛主席对日本国事访问圆满成功之后,胡锦涛是5月10号回国的,胡锦涛主席在日本访问产生了非常好的影响,应该说访问的热潮还在那儿,这对日本各界对我们帮助也有很大的影响。去年胡锦涛到日本,就把救援队、医疗队在灾区工作的照片整理出光盘和画册赠送给日方有关人士,胡主席到日本首先接见的就是日本救援队。

[主持人]您5月份回国一共没几天,去了山东、四川、上海,拍了一些照片,您在大使馆设立专门的区域展示,日本的客人来了就可以看到,这也是促进中日交流的方法?

[崔天凯]我5月份回来,之所以到国内这么多地方去走,一是对我自己来说需要了解国情,我们驻外工作,由于工作性质,大部分时间在国外。我们国内自己经济社会发展怎么样,国内的民众有什么想法和需求,特别是对我们在日本工作有什么想法,我要利用述职休假的机会来了解。到地方走一走,可能了解的更全面、更多。另外一方面就是日后把我们的真实情况介绍给日本,包括中日合作,比如在应对四川大地震等方面,还有山东的农产品到日本出口,还有上海世博会,上海世博会日本馆建设进展的非常顺利,这对于推进中日的合作起到积极作用。

[主持人]每一任在他的在职期间对自己的工作肯定是有一个工作设想,您在促进中日各领域交流方面有什么样的设想?哪些实现了?哪些没有实现?

[崔天凯]大使在国外的工作,首先是要尊重国内的指示,按照中央和外交部的总体部署,具体的方式因为各个大使的情况不一样,可能有点不同。也可以说每个大使面对的形势也不一样,所以一个阶段有一个阶段的工作重点,采取的方式很大程度上也是根据工作重点和目标来决定的。我到了日本以后,当然也希望能够利用我在日本工作的时间,更多的了解日本,日本到底处在什么样的发展状态,今天的日本,它的社会是什么样的,今天的日本人在想什么、在做什么,他们对中国是怎么看的,对于两国关系的发展有什么希望,我希望在日本更广泛的接触各界人士,充分的了解这些情况。所以我也有过设想,希望把日本的47个都道府县都走到,当然首先要根据我的工作需要,有些地方来往更多一点,我还是怀着这个愿望,尽量努力做到。

[主持人]上届世博会是在日本举行的。您觉得我们明年要举办世博会,能不能从日本方面吸取一些经验?

[崔天凯]日本的爱知世博会是2005年举办的,那次世博会举办的非常成功,所以我们世博会的很多主管部门都要爱知了解过情况。日本的经验对我们还有很大的借鉴意义。因为世博会要吸引大量的人去,人多了怎么办,怎么分流,在天气比较热,很多人聚集在一起,怎么防暑、怎么降温,以及怎么安排世博会的这些场馆,虽然要办很大的世博会,但是要尽量保持环境的良好状态,世博会之后的持续利用等等,它都有很好的经验,对我们都是有用的。上海世博会从规模和人数来说要超过爱知世博会,中央、上海等各个主管部门都想了很多办法。每次到上海我都要了解世博会的进展情况,特别是需要我们在日本做些什么。日本现在建的日本馆就非常注重节能环保这个特色,所以我想日本馆能够在节能环保方面引进一些独特的做法和先进经验,对于上海世博会不仅是个亮点,对于上海和其他地方实现可持续发展也非常有意义。

[主持人]现在很多网友对日本国内局势的发展也很感兴趣。大家知道,近几年来,日本政坛持续动荡,安倍、福田上台没多久就下台了,现在麻生政权也似乎不妙了。您认为像这种形势,如果反对派上台的话,将会对中日关系产生哪些影响呢?

[崔天凯]日本很快要进行大选,当然这个大选是日本的内政,当然由日本人自己来决定。很多人关心,包括我这次回来,很多朋友都问我,日本大选以后,中日关系会不会受到影响。我觉得可能会有一些新的现象,因为如果大选以后,政府的组成和现在可能不完全一样了,可能会有一些新的问题需要处理等等。但是我觉得基本面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因为中日两国必须发展长期健康稳定的关系,这在两国之间是有共识的。我在日本接触各个政党,他们在这个问题上是有共识的。他们说尽管各个政党在很多内政问题上有很多不同看法,甚至是对立的,但是在发展日中关系这一点上是一致的。当然我们使馆也密切跟踪它的选举进展,希望和日本方面,不管是它的内政发生什么事情,应保持两国关系的平稳发展,这是我们近期要做的重点工作之一。

[主持人]网友也非常关心崔大使的个人情况。翻开您的履历表,非常辉煌:霍普金斯大学高材生、能讲一口流利的英文,精通联合国事务……您在日本期间不仅走了日本的23个县,还做了很多演讲,网上还流传着一些您颇具"崔式风格"的讲话,网友“王家财”问:您怎样评价自己?您认为自己真的是个厉害角色吗?因为有日本记者说您是个厉害角色。您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与媒体打交道的经验吗?

[崔天凯]这个问题我想稍微多说几句,我想讲讲清楚。首先,我很热爱我现在这个工作,不光是指当大使以后,在当大使之前,在外交部是个普通科员时就很热爱外交这个事业。在外交队伍中,像我这样的有很多很多,我就是普通的一分子。由于我们这些人在大国或者大家比较关注的国家工作,所以比较容易引起公众的注意。实际上外交队伍当中,大多数人,好几代人,长年累月在一些发展中国家、中小国家工作,这些国家很少成为新闻媒体关注的焦点,所以他们在那儿工作也很少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但是他们在那儿工作有很多付出和贡献,甚至有很多人在战乱地区、疾病地区、条件很艰苦的地区,几乎工作了一辈子,默默无闻,但是他们做的是中国外交基础性的事情,没有这些发展中国家跟中国的友好关系,中国外交没有今天这么好的局面。尽管他们没有成为媒体的焦点,要说厉害的角色,他们应该比我更厉害,这一点一定要说清楚。

[崔天凯]当然,我们作为外交官,特别是作为驻外大使,你在外是代表国家的,也就是说我们在那儿所有的活动并不是个人的事情,你应该时刻记住,我背后就是我们的国家,背后有13亿人民。所以我有的时候一个人静下来,我就会想起来,记得我们小的时候看到报纸上报道当时的那些大使、外交官,觉得高不可攀,非常崇高。今天我坐在这个位置上,确实感到有一种责任感。比如解放初期的那些大使,很多都是身经百战的将军,有很多都是很有经验的老干部,今天我们这些人再做这些工作,当然时代变化了,但是我们能不能像他们一样不辱使命,特别是作为大使需要时刻牢记的。所以不要把自己看的太大,这个“小我”是越小越好。同时在对外交往当中,有很多场合,你就是代表了中国,你的一言一行,外国的民众也好,外国的政府也好,就认为你代表了中国。

[崔天凯]所以这个“大我”一定要充分。大使前面有四个字:特命全权,这不是说明我们有这么大的权利,而是说明我们有多么重的责任。这个“大我”我们要时刻牢记,不要受那个“小我”的影响,受“小我”的干扰越小,“大我”就会做的越好。当然,这个事情也是努力的方向,也可以说是没有止境的,要一辈子去追求。

[崔天凯]至于跟新闻媒体打交道,我一直有个想法,媒体的人,不管是国内媒体的朋友,还是国外媒体的朋友,应该说绝大多数人也是想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尽管新闻观,中国的和外国的可能不一样,或者本身的政治观点以及对问题的一些看法不一样,但是大多数人还是有一种敬业精神,要把这个工作做好。

[崔天凯]当然,我们不能强求所有媒体人都跟我们的看法一样,但是我们的责任是要在一种平等的、坦诚的基础上,尽可能多的向他们讲清楚我是怎么看这个事情的,尽量能够得到他的理解,至少他应该了解。这样他的报道才能比较客观。所以跟媒体也有相互平等坦诚交流的问题。我觉得外交官和媒体之间不应该是对立的,而是互补的,因为外交官你讲的再好、再充分,如果没有媒体给你报道,你的影响是极其有限的。如果媒体没有我们给他们介绍的充分立场,那他的报道也是不全面的。所以是相互补充,甚至是相互帮助的。作为外交官要懂得在现在的情况下怎么跟媒体打交道,怎么用好媒体,这对我们很多外交官也是个课题。希望更多的媒体朋友跟我们交流,更多的给我们提供这种机会。我在日本跟日本媒体说,你们谁要来采访我,只要我有时间都可以,你问什么问题我没有限制,你想问什么问题都可以,我尽我所能把我们的看法告诉你。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