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局长与情人幽会被捉奸 叫打手杀死其丈夫

庐山王 收藏 0 457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23_76067_9676067.jpg[/img] 运城:两副局长动干戈一死一被拘   案件本身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一个副县级领导干部,背后怎么会有那么多带刀的“朋友”,而且是招之即来,来则能杀,杀则必死!不能不令人警醒并深思。   护士长与命案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时看上去,她是一个挺不错的人。假如这个杀人案不是发生在我们医院,打死我也不相信她会与人命案有关,何况被杀的是她丈夫和亲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运城:两副局长动干戈一死一被拘

案件本身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一个副县级领导干部,背后怎么会有那么多带刀的“朋友”,而且是招之即来,来则能杀,杀则必死!不能不令人警醒并深思。


护士长与命案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时看上去,她是一个挺不错的人。假如这个杀人案不是发生在我们医院,打死我也不相信她会与人命案有关,何况被杀的是她丈夫和亲哥。”2006年12月30日,在运城市中心医院,一位医务人员四下张望后对记者说。


这位医务人员所说的“她”,是指该院儿科护士长李海芙(音,下同)。2006年12月24日下午,运城市中心医院内发生一起特大凶杀案,盐湖区物价局副局长朱文军、运城市某诊所医生李某,即李海芙的丈夫和哥哥,被李海芙的“好朋友”――运城市畜牧局副局长张斌招来的几个“朋友”残杀在该院住院部二楼楼道里。


据运城当地媒体报道,当日下午约3时许,运城市中心医院住院部二楼里突然传出“杀人啦”的惊恐喊叫,几名医护人员跑出病房,见该楼层西侧眼科的3个病房门前,依次倒着3个浑身是血的男子,遂立即实施救治。救治中,他们发现,其中两人已经死亡,另一人伤势严重,生命垂危。


有媒体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案发前不久,朱文军与张斌曾在该院发生肢体冲突,张眼部受伤,到眼科处置室进行治疗。其间,李海芙之兄李某和朱的一位朋友(即案件受重伤者)闻讯后赶来调解说和,而张却打手机叫“朋友”来“帮忙”,其五六个“朋友”赶到后,便发生了这起夺命大案。


案发后,平日里在运城市中心医院很不起眼的李海芙,一下子成了人们瞩目议论的焦点,由于死者为其丈夫和哥哥,人们的议论更使其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不熟悉她的人说:“她表面朴素的衣着多是高档名牌,价格不菲。”而熟悉她的人则认为,与其他的护士相比,她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她在儿科工作,接触的患者大多是儿童,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她对病人更认真,更和善。而对于同事特别是下属,“她几乎没有护士长的架子和脾气”,发生这样的事,“真是让人想不到”。


也许是其性格、年龄等原因,在人们印象中,她与周围的人几乎不谈论家庭琐事,更不谈论与丈夫的关系。案发前几天,她还与丈夫和14岁的女儿为婆婆过了63岁生日。在人们眼中,三十五六岁的她拥有一个富足、幸福的家庭。其丈夫和哥哥同时遭遇不测,不少人都对她表示了同情。


然而当地一家媒体2006年12月28日的一则报道,骤然间把对她深表同情的人弄得瞠目结舌。该报道介绍说,她在该案中因涉嫌包庇已被刑事拘留。由于该报道没有披露其具体的包庇情节,所以给人们提供了丰富的想象空间。


其中一个不容置疑的判断是,她包庇了犯罪嫌疑人,否则警方不会刑拘她。


那么她包庇的人是谁呢?人们判断是在该案中的一个关键性人物:张斌。


坊间传言,早在几年前,她便与张有了暧昧关系。案发前,她与张一块进了医院的一间屋子并关了门,碰巧被来找她的丈夫朱文军“撞见”。朱责问他俩在屋子里干什么,随之与张动起手来。身高较朱矮一截的张斌眼部受伤,感觉丢了面子,遂叫“朋友”快来“帮忙”。可怜的朱还未明白他俩到底在屋子里干什么时,便被张的“朋友”乱刀放倒在地,一命呜呼,同时还殃及了其好友和大舅子。案发后,张的“朋友”仓皇潜逃,而李海芙却置死去的丈夫于不顾,帮助张逃离了现场。


医院与警方


当日案发不久,大批警员赶到了现场。负责侦破此案的运城市公安局盐湖分局当天下午便成立了专案组,围绕案件迅速展开调查,很快便确定了涉案的6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当夜在得知有4名犯罪嫌疑人逃往西安藏匿后,该局刑警大队长张运保亲自带领民警连夜赶往西安进行抓捕。成功抓捕后,该局民警又在中途将专程给疑犯送潜逃资费的3名犯罪嫌疑人截获,缴获8万元。截至案发第三天,警方已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9名,另有两名正在全力追捕中。


眼看着2006年再有一周便可过去,哪知道就在这屈指可数的几天里,辖区内竟发生了如此悲惨而又影响恶劣的凶杀案件,这着实给运城市公安局盐湖分局领导们的心上添了堵。面对好奇的市民和从各地赶来的媒体记者,该局领导烦不胜烦,指示各有关人员以“案件正在侦破,目前还没有结案”为由,婉拒采访。


2006年12月29日记者赴该局采访未果,来到了发案的运城市中心医院。该院大门东侧为中城派出所驻院警务区办公室。负责人程希堂仔细查看了记者的证件后,拉开抽屉取出一个笔记本,把记者的证件内容详细登记在了上面,并且留下了记者的联系电话。做完这一切,他赔着笑脸一再恳请记者理解他的难处。他说:“上面指示我们不准向你们提供案件的一点情况……你不要绕着弯子再问了,不然我就要犯纪律了。”


令记者感到意外的是,医院的表态也是如此。在发案的住院部,记者先后向七八位医务人员和病人家属询问当日案发时的情况,他们均回答“不知道”,“没看见”。面对记者照相机的镜头,大家更是纷纷躲避,一溜烟跑开。记者在离开该楼走到一拐弯处时,一位医务人员走上前来悄声说:“上面说案情背景复杂,公安局有指示,不让我们向陌生人讲那天的情况。”说完便急匆匆地走开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纵使办案警方对案件竭力保密,但由于案件发生在人来人往的公共场所,案发的一些具体情节,还是被人传到了社会上。


据介绍,案发前张斌在等待医务人员看伤前,用手机招人来“帮忙”,同时告了其朱文军所在的方位。不一会儿,五六个气势汹汹的男子冲进该院住院部二楼,掏出刀子不由分说照着朱文军等人就是一阵乱砍、乱捅,眨眼间朱等3人便倒在了血泊中。等人们回过神来时,这些人已逃得无影无踪。现场医护人员在对朱等3人实施救治时,没有看见李海芙的影子,也就在这时,张斌逃离了该院。实施救治的医务人员发现,朱文军身中至少9刀,一条胳膊几乎被砍断;李海芙之兄身中不下五六刀,几乎刀刀都在致命处;朱的朋友头部、面部受伤最重,眼睛估计有失明的可能。


运城市中心医院是该市规模较大、技术力量较为雄厚的一所综合性公立医院,平日里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记者采访当日,该院早已恢复了往日的热闹与繁忙,丝毫不见惨案留下的阴影。该院一位医务人员说:“对医院来说,死人是正常的,但这种非正常死人的事,以前还闻所未闻。”


运城:两副局长动干戈一死一被拘(图)


案件本身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一个副县级领导干部,背后怎么会有那么多带刀的“朋友”,而且是招之即来,来则能杀,杀则必死!不能不令人警醒并深思。


护士长与命案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时看上去,她是一个挺不错的人。假如这个杀人案不是发生在我们医院,打死我也不相信她会与人命案有关,何况被杀的是她丈夫和亲哥。”2006年12月30日,在运城市中心医院,一位医务人员四下张望后对记者说。


这位医务人员所说的“她”,是指该院儿科护士长李海芙(音,下同)。2006年12月24日下午,运城市中心医院内发生一起特大凶杀案,盐湖区物价局副局长朱文军、运城市某诊所医生李某,即李海芙的丈夫和哥哥,被李海芙的“好朋友”――运城市畜牧局副局长张斌招来的几个“朋友”残杀在该院住院部二楼楼道里。


据运城当地媒体报道,当日下午约3时许,运城市中心医院住院部二楼里突然传出“杀人啦”的惊恐喊叫,几名医护人员跑出病房,见该楼层西侧眼科的3个病房门前,依次倒着3个浑身是血的男子,遂立即实施救治。救治中,他们发现,其中两人已经死亡,另一人伤势严重,生命垂危。


有媒体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案发前不久,朱文军与张斌曾在该院发生肢体冲突,张眼部受伤,到眼科处置室进行治疗。其间,李海芙之兄李某和朱的一位朋友(即案件受重伤者)闻讯后赶来调解说和,而张却打手机叫“朋友”来“帮忙”,其五六个“朋友”赶到后,便发生了这起夺命大案。


案发后,平日里在运城市中心医院很不起眼的李海芙,一下子成了人们瞩目议论的焦点,由于死者为其丈夫和哥哥,人们的议论更使其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不熟悉她的人说:“她表面朴素的衣着多是高档名牌,价格不菲。”而熟悉她的人则认为,与其他的护士相比,她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她在儿科工作,接触的患者大多是儿童,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她对病人更认真,更和善。而对于同事特别是下属,“她几乎没有护士长的架子和脾气”,发生这样的事,“真是让人想不到”。


也许是其性格、年龄等原因,在人们印象中,她与周围的人几乎不谈论家庭琐事,更不谈论与丈夫的关系。案发前几天,她还与丈夫和14岁的女儿为婆婆过了63岁生日。在人们眼中,三十五六岁的她拥有一个富足、幸福的家庭。其丈夫和哥哥同时遭遇不测,不少人都对她表示了同情。


然而当地一家媒体2006年12月28日的一则报道,骤然间把对她深表同情的人弄得瞠目结舌。该报道介绍说,她在该案中因涉嫌包庇已被刑事拘留。由于该报道没有披露其具体的包庇情节,所以给人们提供了丰富的想象空间。


其中一个不容置疑的判断是,她包庇了犯罪嫌疑人,否则警方不会刑拘她。


那么她包庇的人是谁呢?人们判断是在该案中的一个关键性人物:张斌。


坊间传言,早在几年前,她便与张有了暧昧关系。案发前,她与张一块进了医院的一间屋子并关了门,碰巧被来找她的丈夫朱文军“撞见”。朱责问他俩在屋子里干什么,随之与张动起手来。身高较朱矮一截的张斌眼部受伤,感觉丢了面子,遂叫“朋友”快来“帮忙”。可怜的朱还未明白他俩到底在屋子里干什么时,便被张的“朋友”乱刀放倒在地,一命呜呼,同时还殃及了其好友和大舅子。案发后,张的“朋友”仓皇潜逃,而李海芙却置死去的丈夫于不顾,帮助张逃离了现场。


医院与警方


当日案发不久,大批警员赶到了现场。负责侦破此案的运城市公安局盐湖分局当天下午便成立了专案组,围绕案件迅速展开调查,很快便确定了涉案的6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当夜在得知有4名犯罪嫌疑人逃往西安藏匿后,该局刑警大队长张运保亲自带领民警连夜赶往西安进行抓捕。成功抓捕后,该局民警又在中途将专程给疑犯送潜逃资费的3名犯罪嫌疑人截获,缴获8万元。截至案发第三天,警方已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9名,另有两名正在全力追捕中。


眼看着2006年再有一周便可过去,哪知道就在这屈指可数的几天里,辖区内竟发生了如此悲惨而又影响恶劣的凶杀案件,这着实给运城市公安局盐湖分局领导们的心上添了堵。面对好奇的市民和从各地赶来的媒体记者,该局领导烦不胜烦,指示各有关人员以“案件正在侦破,目前还没有结案”为由,婉拒采访。


2006年12月29日记者赴该局采访未果,来到了发案的运城市中心医院。该院大门东侧为中城派出所驻院警务区办公室。负责人程希堂仔细查看了记者的证件后,拉开抽屉取出一个笔记本,把记者的证件内容详细登记在了上面,并且留下了记者的联系电话。做完这一切,他赔着笑脸一再恳请记者理解他的难处。他说:“上面指示我们不准向你们提供案件的一点情况……你不要绕着弯子再问了,不然我就要犯纪律了。”


令记者感到意外的是,医院的表态也是如此。在发案的住院部,记者先后向七八位医务人员和病人家属询问当日案发时的情况,他们均回答“不知道”,“没看见”。面对记者照相机的镜头,大家更是纷纷躲避,一溜烟跑开。记者在离开该楼走到一拐弯处时,一位医务人员走上前来悄声说:“上面说案情背景复杂,公安局有指示,不让我们向陌生人讲那天的情况。”说完便急匆匆地走开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纵使办案警方对案件竭力保密,但由于案件发生在人来人往的公共场所,案发的一些具体情节,还是被人传到了社会上。


据介绍,案发前张斌在等待医务人员看伤前,用手机招人来“帮忙”,同时告了其朱文军所在的方位。不一会儿,五六个气势汹汹的男子冲进该院住院部二楼,掏出刀子不由分说照着朱文军等人就是一阵乱砍、乱捅,眨眼间朱等3人便倒在了血泊中。等人们回过神来时,这些人已逃得无影无踪。现场医护人员在对朱等3人实施救治时,没有看见李海芙的影子,也就在这时,张斌逃离了该院。实施救治的医务人员发现,朱文军身中至少9刀,一条胳膊几乎被砍断;李海芙之兄身中不下五六刀,几乎刀刀都在致命处;朱的朋友头部、面部受伤最重,眼睛估计有失明的可能。


运城市中心医院是该市规模较大、技术力量较为雄厚的一所综合性公立医院,平日里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记者采访当日,该院早已恢复了往日的热闹与繁忙,丝毫不见惨案留下的阴影。该院一位医务人员说:“对医院来说,死人是正常的,但这种非正常死人的事,以前还闻所未闻。”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