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末小说:学生韩健

qu123 收藏 0 75

1

下午的前两节没有课,韩健照例到自家的牛肉面馆去帮忙了,今天忙完临回学校的时候,韩老爹还夸了儿子一句,说韩健做牛肉面的手艺又长进了。此时的韩健只要在40分钟内回到学校,就能赶得上第3节的写作课,所以他走得不急不慢,甚至无聊到要靠数路边“成人用品店”的数目来打发时间,当他发现那远不是他能数清的之后,毅然放弃,转而去数闯红灯的车辆有多少。看着川流不息的车流,韩健突然想要拥有一辆电动自行车。他的理由是:“今后出门如果开私家车,油价涨得太快;总是“打的”吧,花费太大;坐公交车又太危险,这年头公交车总是自己就燃烧爆炸,而且车上的安全锤总是在起火时突然消失,而在追究公交公司责任时才神奇出现。背了那么多年沉书包,总不能以后再背把锤子出门吧。摩托车呢,又随时可能被禁,想来想去,只有电动车最好,便宜又节能,最重要的是,电动车在属于机动车还是非机动车的问题上始终定义得很模糊,这样以后万一出了事故,很可能钻到法规的空子...”

韩健的思绪被突然塞到手里的广告传单所打断,1份,2份,3份…..N份,在收到了第N+1份广告传单之后,韩健终于心动了----他打算下星期也去找这么一份兼职做做,好尽快攒够钱去买一部梦寐以求的摄影机,那是他目前最大的愿望。不过做兼职的前提得是韩老爹不再吵着教自己学做牛肉面。可显然,这很难。

韩健一家都是兰州人,韩老爹来到儿子读大学的这座城市,租了间小房,开了家不大的面馆,原本只是为了糊口,怎想因为韩老爹的手艺不凡,做的牛肉面汤汁鲜美,面条筋道,逐渐有了名气,很多顾客不惜走好远的路,专程来吃韩老爹做的面。短视的韩老爹由此坚信,做好牛肉面是一门可以致富的手艺,并执意要马上传给韩健,他最迫切的想法就是让儿子赶紧退学,放弃学电影的梦想,专心经营自家的面馆。

而韩健呢?他目前正学习关于影视制作的相关知识,全部的热情都投入到了电影理想中,正一门心思地攒钱想买一部摄影机。他对做面条本没有任何兴趣,只是在韩老爹的要求下被迫学会,失去了不少的课余时间。为此,父子俩不知道吵过了多少次架。

韩健想到这,轻轻叹了口气。

---------------------------------------------------------------------- 2

韩健进入校门的时间距离上课还有8分钟。他向一位路过的老师问了声好,对方只是面无表情地沉默而过。“又是这样...”韩建嘀咕一句。?在路过升旗台的时候,韩建看到学校那所谓的“国旗班”正在为下一次的升旗仪式做演练。对于学校每周一次的升旗仪式,韩健是很鄙视的。在他看来,那纯粹是一场空洞形式的“伪爱国秀”,无非就是强迫一群没有激情的人起个大早,聚集在一起集体意淫:“我很爱国我很爱国”。这明明像极了小孩们的过家家,还非要美名其曰为“爱国主义教育”。韩健觉得,“爱国”是一个很大的概念,看到汶川地震时的心痛,与看到中国男足时的痛心,它们所能激发出的爱国热情都要远远大于学校里的升旗仪式。而且很矛盾的一点是,在学校,党员们都是很少参加升旗的,那些每次起大早参加升旗的,大多都只是普通学生。韩健扫了一眼教学楼上那块“时刻保持党员先进性”的标语,“也许党员们的想法已经很先进了,只有群众才需要不断被教育吧。”韩健自语道。但他仍然不明白,为什么连学校那家饭菜巨难吃的食堂,也会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自己如果听老爹的话,退学回家专心经营面馆,做的东西不知道要比食堂好吃多少倍。可韩健并不情愿经营老爹的牛肉面馆,他似乎只对摄影机感兴趣。

正想着,几个同学从韩健身后跑了过去,其中一个边跑边回头对他喊:“健子你还不快点?这节上写作,你再磨蹭就抢不着后座了!” 韩健如梦初醒般地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便加快脚步,赶紧跑进教学楼。

------------------------------------------------------------------

3

教室在6楼,这是一个尴尬的数字,因为允许学生使用的电梯起码要到7楼才能用,而那些自由运行的电梯,按规定,也只有老师才能专门享用。韩健一路小跑地爬楼梯,同时在心里不断祈祷“有后座,有后座”。巨大的期望衍生出的失望同样巨大,所以当韩健跑到后门,气喘吁吁地发现后4排都被坐满了之后,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崩溃。在后排同学洋洋得意幸灾乐祸的表情中,韩健不得不将脚步缓慢的挪向前排,却仍不断回头望向后排座位,仿佛是被妈妈从玩具柜台强行拖走的小孩子。

韩健无奈地在第一排落座。其实他并不是讨厌写作,反而很热爱。他只是很不喜欢这个写作老师。现在教韩健的老师是个中年女人,姓王。因为前任老师生病休假,才接替了位置。此人的相貌与气质,使她的年龄真的像广告说的那样,变成了一个迷。很多人都觉得她快50了,后来才知道其实她刚刚生小孩不久。

当然,外貌是不足以让韩健讨厌一个人的。韩健最无法接受的是这个老师的讲课方式。这个王老师在接替上岗的第一堂课,就否定了前任教师编写的那本,在韩健看来对写作很有帮助的教材。之后这个王老师便自行安排了不少讲课内容,不过多数让人难以忍受。比如她会一遍遍地在大屏幕上重复播放从网上荡下来的夸张朗诵:“啊!我爱您啊!长江!”或者在她看来很浪漫的情书散文“想你,日日夜夜都不停地想你。”,再或者就是不断的朗读“中学生套话作文”,有些时候实在没有东西讲,又不能让课堂太闲,王老师就会巧妙地组织全班同学进行成语接龙或者干脆放一部电影和同学在课上一起看。最夸张的一次,是让每位学生摘抄一段描写春天的文字并在课上一个个地读,这个没意义的活动竟耗费了整整2堂课的时间。韩健觉得,诸如此类的教法,不但无法让人领悟写作的真谛,感受写作的乐趣,反而严重禁锢了学生的思维,制约了学生的创造。说得邪乎一点,差不多能算得上是“有毒教育”。

正式上课了。王老师照例在大屏幕上放了一部电影,然后悠闲地和大家一起看,共同度过难熬的写作课时间。今天放的是部动画片,因为无聊,所以搞笑。在同学们不时爆发出的爽朗笑声中,韩健开始想念前任的写作老师,希望她能早日康复。

就在韩健昏昏欲睡的时候,一个戴眼镜的男老师从外面推门进入教室,和王老师耳语了几句,好像是有什么事。韩健对此并不好奇,因为老师中止上课,吩咐学生到办公室帮自己搬东西干活,已经是大家都习以为常的事了。韩健揉揉胳膊,准备劳动。可眼镜老师随即宣布的一句“命令”,宣告韩健这回想错了。

眼镜老师用不容拒绝的口吻说:“大家现在都跟我下楼,去礼堂,听讲座!”

-----------------------------------------------------------------

4

韩健的瞌睡在一阵杂乱的拍手声中被惊醒,强睁睡眼看去,原来是主席台上郑书记那篇关于“科学发展观与保持党员先进性”的讲座终于在开讲1小时35分钟后结束。这本是一次针对全校教职员工的讲座,但由于人数不够,有太多座位都空着,拍照片显得不好看,于是便临时拉来好多学生充当道具。讲座长的离谱,让韩健终于理解了,为什么在入场的时候,会看到有老师像做贼一样,从旁门偷偷摸摸地溜出来。虽然韩健也和每个人一样,从网上抄了篇“入党申请书”交了上去,但他还是比较抵触这样的讲座的,听了讲座才觉得,在写作课上看电影,是件挺幸福的事。

掌声很热烈,“也只有在活动结束时才有可能听到这么热烈的掌声。”韩健小声嘀咕着,同时带着“眯眼咧嘴”的经典哈欠表情,象征性地跟着拍了几下手,等待郑书记宣布散会。可韩健没有想到的是,由于“郑”书记刚从副书记升为“正”书记的时间不长,谁都不想他的“三把火”烧到自己头上,那些前排的老师便个个都不愿率先停止鼓掌,后排的人有样学样,也跟着使劲拍,致使这掌声听上去非但没减弱,反而有越来越猛的苗头!韩健寻思着“反正马上就该散会了,就豁出这双手,给他拍个够。”台上红光满面的郑书记满意的俯看台下,脸上还挂着意犹未尽似的微笑。

也许是大家的手掌都到了酸麻的极限,也许是担心这掌声持续得太久,会让自己的谄媚显得太过明显,会场里的掌声渐次转弱。终于,台下安静了下来,韩健趁机揉了揉拍红的手掌。可他在长时间的掌声过后,并没有等到散会的通知,却只等到了坐在郑书记一旁的郝主任,面带交际花似的笑容站起来说:“郑书记讲得实在是太好了,相信让大家都受益匪浅。下面呢,我再为大家补充这么几点.....”说完,郝主任就按着头天晚上从网上荡好的材料一字不差且抑扬顿挫地读了下去。 “哎呀我去….”韩健顿觉眼前一黑。




5

那次的讲座让韩健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除了在学校操作摄影机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头脑发昏。直接的结果,就是今天做的牛肉面让韩老爹并不满意。

“你咋了?上次刚夸你有点进步,怎么这回味道又不对了?”韩老爹着急地问。韩健不吭声。韩老爹接着说:“天天你就知道摆弄学校那破摄影机,那能摆弄出个啥?那玩意儿还那么贵,不像是摄像机,随便就能买的,买那玩意儿,把咱这小面馆卖了还差不多。赶紧收心回来弄咱这面馆。你看咱生意多好,摆弄摄影机,我看你也学不出啥出息来。”

韩老爹最后的那句话刺痛了韩健的心。他按耐不住地对老爹吼道:“我就是爱摆弄摄影机,咋了?那是我的梦!你还别瞧不起,你看最后能不能有出息?”说完,韩健离开面馆,要回学校。

韩老爹还是第一次见儿子这样激动,望着韩健离去的背影,韩老爹先是一愣,然后蹲下,皱着眉头长长地叹了口气。“唉。。。”

-------------------------------------------------------------------

6

和老爹吵完架后,回到学校的韩健窝在宿舍里睡了整整一个下午。期间醒来一次,想去厕所小便,却因扫厕所的阿姨在里面打扫而未能如愿。于是跑去不远的教学楼方便,在路过某间办公室的时候,里面竟飘出一男老师的兴奋声音“小赵,到你出牌了,快点啊”。

之后韩建就回到宿舍和同学你一嘴我一句地聊天。学生宿舍里的聊天话题永远都是“海纳百川”的,涉及范围之广令人叹服,就拿今天韩健与室友的聊天内容为例,就同时涉及了“食堂茶叶蛋”和“朝鲜原子弹”,“09年NBA”和“89年闹学潮”。聊天火热地一直持续到晚上,让韩健心中与老爹的不愉快有所消散。

聊天的过程中,宿舍的大头突然问韩健:“对了健子,今天上午你回你家面馆了是吧?”韩健说是。“幸亏你回去了,我们这些留学校的都被老师拉去给人投票了!”

一边的二军怪笑着对大头说:“行了大头,好歹你也做了回咱班的学生代表啊,咋?还不知足?”

大头瞪了二军一眼,说“少扯淡,狗屁学生代表。那就是给人做假票去了!”转而对不知情的韩健解释:“健子,你说这事假不假?系团委换届选举,说的挺好听,让我做什么学生代表投票,结果到那刚坐一会,就来个人,递了张纸条,让我们照上面的名字投票。靠,都让我们照纸条投票了,那帮犊子还在讲台上演讲什么啊?抑扬顿挫跟朗诵似的。一个比一个能吹,都听吐了我了。关键旁边有老师都看见这帮人传纸条了,楞是谁都不管。这叫什么事儿啊?”

韩健听得眼睛都大了,这样的事倒还真是新鲜。

最后临睡前,韩健想到快期末了,他想问问大家各科的作业都是怎么弄的。话一出口,全宿舍的人一起不屑:“哎呀,那还不简单啊?每科你都上网去百度,随便搜一篇,改改交上去就成,老师都没功夫看,扫两眼看字数够就给分了。除了总跟老师套近乎的人分能高点,一般谁都低不了,这个不用愁。”

“哦” 韩健似乎想到了什么。若有所思的应了一声,闭上眼,睡了。

-------------------------------------------------------------------

7

又是一堂写作课。与上次不同,这次韩健很幸运,坐在倒数第二排的位置上。王老师照例在读了几篇“中学生套话作文”之后,给同学们放起了电影。韩健这一次看得很认真,因为这天写作课堂上放的是一部关于摄影师的法国电影。韩健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眼神似乎能放射出他对摄影真挚的热爱。而教室里的大部分同学,看着节奏缓慢的剧情,都感觉不耐烦,纷纷怪叫着要求老师换一部轻松点的片子。在纷乱的抗议声中,王老师果然不负众望地换了一部相当轻松的迪士尼。 “哈哈哈”“嘻嘻嘻”“嘿嘿嘿”“呼呼呼”。很快,教室里充满了各式各样的笑声。在这笑声中,韩健眼神流露出的失望闪出动人的光。

满屋的笑声因为一个男人的推门而入有所收敛。韩健认识这个人,所有人都认识这个人,这个男人正是韩健所在系的主任兼创始人,宋国庆。宋主任当选过这座城市的杰出青年,同时担任很多学校的客座教授,以及多个协会的会长,秘书长。专业方面的荣誉就更是数不胜数,甚至韩健所在大学里的很多老师都曾是宋主任的学生。他算得上是专业之权威,教师之楷模,是学校对外招生时一定要重点提到的“镇校之宝”。

一向严厉的宋主任今天并没有因为教室秩序混乱而恼怒,而是很着急似得对学生说:“同学们听我说,现在大家都跟我下楼,快….” 韩健心一抖,心说不会又是讲座吧? “大家都跟我到实训室去,有点事。” 实训室是平时放置摄影机和各种影视制作设备的地方,那里应该不会又讲座,韩健松了一口气。但为什么突然去那里呢?大家都很疑惑。宋主任催促道:“先跟我过来,到那我再慢慢跟大家说,快,跟我下楼”

-----------------------------------------------------------------


8

韩健跟着人流涌到了实训室。这里让他感觉很亲切,觉得在这里比在教室看动画片要好很多,甚至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喜悦。眼神落在那一架架心爱的摄影机上,便再也移不动了。直到宋主任的声音从不远处飘过来:“来,现在大家注意听我说,咱们系最近打算申报几个省精品课程,我要专门拍一些照片,顺便也是为了下次招生时做广告用。大家都配合一下。” 学生纷纷议论。宋主任接着解释说:“就是让大家操作一些设备,我在旁边给大家照几张相。” 听主任这么说,韩健挽起袖子,打算去拿平时操作最多的摄影机,他的动作可是很专业的。不想宋主任又说:“咱们今天不用平时操作的那些设备。来,大家看那些。” 主任的手指指向一些韩健和他的同学们根本没碰过,甚至没见过的设备,看上去比平时学生用的要好很多。“咱们学校的这些设备平时不让学生用,也不教你们。咱们今天拍几张照片,专门在申报精品课程和招生时用。” 同学们此时琢磨过来,“哦,是造假啊!” 宋主任听了,严肃地说“什么造假,这叫包装!”

接下来拍照片的过程比动画片剧情还要滑稽。

“右手放在那个红色键子上!左手按住耳麦!” “手握住左边第二根杆,低头,眼睛看小屏幕!” “坐直!手捏住那个黄色小环,对。捏住就行,别拉。就这样别动啊” “别抬头!你傻啊,看镜头不就穿帮了吗?”

宋主任不停地指挥学生们摆出各种看上去很专业的姿势。韩健和他的同学则在一部部从没摸过的设备上假装专业,供主任拍照。

最滑稽的是在最后的时候,宋主任叫大家坐好,说“你们现在随便聊聊天,手比划几下,对,比划几下。我拍下来,表现你们热烈讨论问题。”

真的很滑稽。

------------------------------------------------------------------

9

韩健盯着手里的一叠东西直发呆。那是学校在新学年用于宣传的招生简章。{ԌE{Ԍ韩健的照片,画面中的韩健正扛着一台之前从没被允许碰过的设备,动作僵硬,表情别扭。简章上还有韩健的其他同学,有大头,也有二军。这些“操作者”甚至都不知道手里设备的用途。那些配合图片的文字在韩健看来也很夸张,某些明显违背了事实。韩健心中开始滋生出一种莫名的愤怒,因为这一切在他心中,并不是宋主任所说的“包装”,而只是“造假”。

韩健不明白自己一向敬重的宋主任为什么会这么做。“要做事,先做人”这不一直是宋主任告诫学生的要求么?难道他就是这样教学生做人的?他不是一直都崇尚军人作风的么?难道军人也会如此夸大宣传么?

想到一定会有学生因为看到自己那所谓的“专业操作照片”而盲目报考,韩健突然对宋主任感到很失望。

韩健抬起头,听到大头歪在床上,也拿着一份招生简章,正对下铺的二军抱怨:“靠!让咱们当道具,申报精品课程。说是对咱们有好处,可申报成功了,除了吸引生源,老师涨工资之外,该不教我们的还是不教,该学不着的还是学不着,对我们有个屁好处?顶多就是说出去好听呗!” “就是就是”二军应和道。

听着他们的议论,韩健又想到之前在学校里所发生的一切。韩健突然对学校感到很失望。

------------------------------------------------------------------ 10

之后的韩健即使回到家,也是闷闷不乐,一言不发。对学校失望的他开始在网上频繁地发帖,诉说着他对学校的不满与失望。1篇,2篇,3篇,N篇,韩健用无数篇帖子,向越来越多的人,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这所学校内部存在的各种问题,并随着点击率的提高,影响范围越来越大。这让学校的领导很是头疼。

直到有一天,神通广大的学校领导通过追踪网络IP地址查到了韩健的真实身份,并把他叫到了办公室。鉴于韩健在大范围内对学校的名誉产生了恶劣的影响,校领导决定,对韩健一定要进行校内处分。为了达到警示并震慑学校其他同学的作用,也就是为了达到“杀鸡给猴看”的作用,郑书记建议,这次校内处分一定要从重。

最后的结果果然很重:开除学籍!

这一招着实很妙。这样一来,学校里与韩健一样心怀不满的学生一下子有了前车之鉴,自然有所收敛。而之后即便韩健再到网上去发帖,学校也好向社会解释。只要说韩健是“因被开除,存心报复”就行了。

-----------------------------------------------------------------

11

一路上,“成人用品店”与“闯红灯的车”还是像过去那么多,只是此时的韩健再没有心思去数了。在这条街上,韩建从来没有这样恍惚过。他感觉自己被开除得似乎有点莫名其妙。之前还和老爹嚷嚷着绝不退学,坚持要读书的自己,现在居然就这么被学校开除了。韩健想想都觉得可笑。

韩健抬起头,天上有云彩,这是韩健最喜欢的景象了。他做了个长长的深呼吸,想道:“老爹,这回儿子终于要听你的话,回家经营你的牛肉面馆了”韩健决定从现在起,好好帮助老爹照看生意,靠自己出众的做面手艺,为自己和老爹创造一份全新的生活。其实这样也很不错呢。“也许有一个时刻盼着自己退学的老爹,好处就在于,在被开除的时候可以很容易释然吧”思维活跃的韩健突然这样想,笑了一下。虽然是自嘲的苦笑,但他的心情的确好了很多。

韩健扫看了一下四周,在下一个十字路口,他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正是韩老爹。

------------------------------------------------------------------

12

韩老爹在等着过马路。旁边的人都闯红灯横穿过去了,只有他还在等着绿灯亮起。不是因为他遵守规则,只是因为年纪大了,怕被撞到。

韩健快步走过去,拉住父亲日益粗糙的手,想告诉老爹自己打算听他的话,决定退学,专心经营面馆,让他可以好好歇歇了。

话刚要出口,可韩老爹率先讲出的一段话却让韩健直直的愣在了原地,周围的一切瞬时间寂静无声。


韩老爹说:“儿子,我看到你们学校今年招生简章上你的照片了。还别说,还真挺像那么回事的,挺神气!我想了,你现在学的不赖,爹也不逼你了。我把咱家的面馆兑了,以后爹再找点别的活。兑的钱爹求人家内行帮忙,给你买了架摄影机,现在就在咱家呢。这不,我正要去找你呢,让你小子好好高兴高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