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禁赌“两头紧”

赌博在中国绝对可以说得上是历史悠久,早在三千多年前的夏朝就已经出现。秦汉时期赌博的种类逐渐增多,到了唐宋时期已经渗入社会各层面。赌博造成了社会风气的败坏及动荡不安,所以中国历朝历代都颁发了一系列禁赌措施。




康熙朝时缙云县令李某,嗜赌如命,当他病重生命即将终结的时候手指还在敲打床沿,喊着赌博时的术语。家里人劝他说:“你都病成这样还念念不忘赌博。”李某说:“我有几个赌友,就站在我的床前我们正在赌博,你们只是看不到罢了。他们来邀我,我怎么能拒绝呢?”说完就昏迷过去。苏醒过来后,向家人喊道:“快替我还赌债!我刚才到了阴间,和一群小鬼赌了几把,结果输了。小鬼说如果我还上了赌债,就放我回阳间。”家人听他这样说,赶紧烧了很多纸钱,可是李某竟在此际一命呜呼了。这是死不悔改的“样板式”赌徒。


清朝江西婺源县镇头镇十分繁荣,赌博风气在这里也是十分浓烈。为了净化社会风气,一些大家族集合本族成员宣誓,不沾染赌博的习惯,刻下了“永禁赌博”的石碑以示立信和铭记。当地还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一人嗜赌成性,他的父亲为了让他戒赌写了一首诗:“贝者是人不是人,只因今贝起祸根。有朝一日分贝了,到头成为贝戎人。”儿子看了后百思不得其解,向其父请教。父亲叹了口气说:“‘贝者’是赌字;‘今贝’是‘贪’字;‘分贝’是‘贫’字;‘贝戎’是‘贼’字呀。”




清代鉴于明朝灭亡的教训,在诸多方面整纲肃纪,同时也严禁赌博,尤其以康熙雍正两朝最为严厉。康熙在即位之初就把赌博作为大禁,史料记载,当时那些整天沉迷赌博的赌徒们都躲在家里不敢露头,京城内的贼也因此日渐稀少。到了雍正朝,更是严加纠禁,日夜不停地巡查严缉,同时增加律条,官吏赌博要革职,还不能花钱赎罪,并且从此不予录用。当时从事赌博业和赌具制造业的只能改行做起其它生意。




鸦片战争后,一些西方赌术传入中国,赌博毒瘤到处蔓延肆虐十分猖獗,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张鸣岐接任两广总督后,在两广掀起过一次大张旗鼓很有气势的禁赌风暴。他是激进的禁赌派,禁赌最为坚决。对那些反对禁赌的“否议员”准许辞职;而那些停职解职的“可议员”则奉召复职。


张鸣岐以《大清律例》为蓝本,议定《广东禁赌条例》17条,北京修订法律馆将《广东禁赌条例》合并为13条,增加了“未遂罪”一条。《条列》确定后,张鸣岐立即命人印刷通行,饬令全省各地按照新例扫荡赌博,严密查办,从速处理积压赌博案件,以迅雷之势厉行禁赌。新缉捕的赌犯,一律按新例严加惩治。令所有番摊、山票、铺票、白鸽票及其他一切杂赌,尽行禁绝,不留遗种。禁赌《条列》一颁,广州人民举行盛大的庆祝巡行。




令人遗憾的是张鸣岐生不逢时,禁赌条例公布一个月之后,同盟会爆发革命,张鸣岐的禁赌只能不了了之。但他坚决禁赌的勇气在史册上留下值得称颂的一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