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班长征文} 桂北有一座小山村

肖福祥 收藏 24 22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建军节快到了,


祝福我的战友!



桂北有一座小山村

一九七四年秋天,部队派我和我的师傅驾驶一台解放牌汽车到桂北拉木料,我们住在那里的一个小山村里。

桂北的这座小山村,具体名字我记不清楚了,我只记得,它在广西融安县与三江县的中间,前有柳江,后有枝柳铁路。

村庄不大不小。说像镇,比镇小。说像村,比村大。它壮汉民族混居,既有吃国家粮的居民,也有自给自足的农民,应该说它是一个发展中的村落。

村庄很美。它的前面有几棵大榕树,每棵榕树都要几个人合抱才能抱住,它们的枝条遮盖了一大片土地。

榕树下面是一个很大的岩洞,岩洞里长年累月流淌着一股很大的泉水。村民们用青石板将泉水分四个区域砌了起来,第一区域用作水井用,第二区域用作洗米洗菜用,第三区域用做洗衣服用,第四区域才是用来做其它的事项用的。

壮族人很讲究卫生,不胡乱使用井水。

井水顺势下流,流往柳江。

柳江在村庄的前面,紧靠村庄。柳江江面不是很宽,但是江水清澈,清澈见底。

柳江上停泊有许多木排,这些木排都是工人们从柳江的上游,贵州、湖南顺水放排下来的。枝柳铁路开通前,这些木排都放排到柳州新圩中转装火车运往全国。枝柳铁路开通后,这些木排都在这个小村庄上岸装火车。

这些木排,没有起岸前,都静静地躺在江里,一排一排地,给小山村增添了不少美色。

小山村的背后是枝柳铁路。那时候,枝柳铁路是我国第二条南北大通道。铁路的开通,改善了小山村的交通条件,也打破了小山村的宁静。

铁路开通前,小村的村民都是清一色的壮民,外人很少光顾这里,这里的村民也很少外出。那时候,这里的村民,民风淳朴,村民间的感情,好得像金子般地光亮,纯净得像村前的井水一样干净。

铁路开通后,特别是柳州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来到这里后,小山村的天地一天天地在变,尤其是水井旁,歌声,笑声,打闹声,整天没有停的。这里成了全村最重要的场所,最热闹、最繁忙的地方。


金秋10月,我们在这里住了10来天。

师傅是北方人。在南方人眼里,北方人总是高大、魁梧、帅气、逗人喜爱。

我的师傅不但人长得帅气,而且车开的好,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驾驶员。他当兵6年,年年是先进。

只是,他是一个老兵了,是我们车队里最老的老兵了,面临退伍。他这一次外去执行任务,是我们部队最后一次派他外出执行任务。回去后,部队就要安排他退伍。

他老家的家庭条件不好,对象也没有找好。他这次他出来后,我常常见他的脸上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表情,好像心中有一种久困的愁,欲吐不能,不吐不能,心事沉沉。

他和我的关系很好,像亲兄弟一样。我学开车是他教的。我学员班结束后,又是他点名要我跟着他实习。他喜欢我,为了我的进步,不知操了多少心,流了多少汗。当然,我对他也是惟命是从,没说的。


小山村的住宿条件不好,洗嗽都在井边。

第一天晚饭后,我和师傅去井边洗嗽。井边的人很多,我们怕打扰他们,我俩来到水井的最下端,准备在那里洗嗽。

这时候,有人喊了起来:“同志,那里是洗粪桶的地方,不能洗嗽”。紧接着,就是很多很多的声音;“同志,到我这里来吧,我洗完了”。“同志,到我这里来吧,我这里还有空位置”。“同志,到我这里来吧,我们挤一挤就行了”。声音中,有男的,也有女的。有真心的,也有开玩笑的。

我和师傅洗嗽完后,离开时,身后的声音更加杂乱了,也更加放肆了。有吹口哨的,也有唱歌的。什么哥呀,妹呀的。反正是“文革”时期的那几首歌。

歌虽难听,但是,我俩感觉到,那是那些精力旺兴的年轻人青春的躁动,其中也有那些下乡知识青年的那种渴望和忧愁。


我是不敢理他们的,我出身太苦了,当时,我当兵还不到一年,刚刚抓住希望的绳索,我怕绳索折断,再入深渊,永无翻身的日子。

师傅跟我不一样。他可能认为他快要退伍了,也可能是心情烦闷,想开开心。他时不时地回过头去,和他们对上几句。

他每次回头后,都会引起一阵更大的骚动。

我多次催促他;“师傅,快走,快走,”。

师傅总是教训我;“催什么?你要走你先走”。

师傅是从来没有跟我发过火的,那一次是例外,他好像是被鬼迷住了的。


山区的公路九曲回肠,下连地狱,上通天堂,非常难走。第二天晚上,我洗嗽后,早早地上床休息了。半夜起来,没见了师傅。我那时候没有手表,我的手表是提干后买的。我不知道时间。我以为师傅公干去了,我又睡了。

第三天晚上同样。只是我产生了怀疑,师傅晚上怎么不睡觉?

第四天晚上,我装着睡觉了,等师傅出门后,我悄悄地跟了去。在村前的榕树下,我看到了两个人。我知道了,原来是这样。

第五天早上,我装着不知道的样子,问师傅:“师傅,我昨天晚上找你,你到哪里去了”?

师傅知道露馅了,瞪着眼睛吓唬我,说:“回去不许乱说”。

我做了一个鬼脸,回答他:“知道了,我不会说的”。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师傅就要退伍回乡了。那段日子,师傅天天往柳州跑。别人以为师傅在做回家的准备,我知道,他是去做他的事。

一天,部队首长突然把我叫去了。为了师傅的事,我被首长刮了一顿。我被训哭了。

师傅的这桩不合军队规定的恋爱,部队是做了许多工作的。师傅走的那天,眼睛都哭红了。

那天,我送师父,在车站,面对哭红了眼睛的师傅,我也很动容。

师傅走时,我一再叮嘱他:“来信啊”!

师傅好像没有听到似的,他走后一直没有给我写信。

师傅是一个很要面子的好人,可能是他觉得他的事情影响了我,不好意思给我再写信吧?

不管师傅来不来信,那山,那水,那树,那村,永远记在了我的心里。

桂北有一座小山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