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弃录的状元,接下来的路该怎样走

对于状元何川洋的争论最近慢慢平息了,北大拒录、港大拒录,这个结果似乎让大多数人满意,其余的造假者也被适时地保护了起来,于是再无其他可说。无意再去讨论整个事件始末,无意去说谁对谁错,只是作为一名常年和孩子们打交道的教育工作者,想对这个孩子说点什么。

最近一次看到何川洋的消息也是几天前了,说他整日在家中发发呆,看看书,父母禁止他上网(原因我们自己知道),父亲何业大面对记者的采访,也只有叹气和无可奈何,就像他说的:“不管怎样,受苦的是娃儿。”

这再次唤起我写这篇文字的想法,无论他能不能看见,希望何川洋知道,还是有人在关注他,希望他能在18岁即将到来的时候勇敢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切。

 像个男子汉一样面对!

我钦佩这个孩子在事情发生后说的:“每个人都经历挫折,只不过我的挫折发生在17岁。”事情发展到现在,孩子已经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我希望何川洋能真真正正的去面对这一切,错就错了,敢于正视挫折、责骂、落井下石。

悲伤和痛苦过后,是该向世人证明的时候了!站得起来,状元的成色就一定不会改!

 是时候想想下一步怎么走了!

《南方周末》的记者问何川洋的父亲有没有想过让孩子上其他大学,何业大无可奈何地说其他的学校也不一定收啊,记者又提到出国留学,何业大说想,但家里承担不起出国的昂贵费用。以我多年的留学工作经验看,目前出国留学是何川洋最值得考虑的一条路,最好的选择申请美国的大学,美国积极的奖学金政策是极有可能帮助他度过费用关的。也许有人问,可能么?答案是肯定的。

首先,美国多元的文化最具有包容性。如果何川洋能正视自己的错误,并将此看成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从此懂得“诚信”二字的重要,他还是非常有机会被美国高校录取,甚至顶级名校。美国人重视的不是你曾经做了什么,而是你未来会怎么做。我所在的嘉华世达美国部每一年都会将千余名中国学生送到美国读书,接触过各式各样的中国学生,一千个学生中95%都不知道ESSAY该写什么,因为大多数中国学生不曾遇到过真正的挫折(ESSAY是申请美国高校时递交的一份小论文,一般会写自己遭遇的最大的挫折与失败,说明自己从中学到什么),而何川洋的遭遇表面看是挫折,实际上也是他人生中最珍贵的教训,垮得过去,他会在人生旅途中更加顺利,这恰恰符合美国教育最重要的一个理念——培养一个成功的“人”。

其次,以何川洋的水平,不管是平时成绩,还是语言成绩都一定会获得美国高校的青睐,获得奖学金的可能性非常大。

第三,站在孩子的角度看,换一个环境对何川洋而言是非常有利的,在嘉华世达工作的五年多时间里,不少国人眼中顽劣抑或几乎要被社会放弃的孩子,他们在重新到一个新环境后都有不俗的表现,最大的原因是他们可以不再面对原有的成见或者指指点点,可以无拘束地将自己的全部潜能发挥。道理一样,如果优秀的何川洋(至少如果作假没有被发现,他确实是国人心目中典型的优秀学生)能出国留学,少一些舆论的干扰,才更有可能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下去,孩子的一生才不会因为17岁的这场挫折而从此黯淡。

复课也是他最有可能选择的路,但就像何业大所担心的,孩子是否能面对未来的无尽的有色眼镜,而北大是否能在来年录取他也是未知数。

 假如民族作假没有被发现

我坚持认为民族作假被发现,对于何川洋自己是一个莫大的好事。或许此时他依然很痛

苦,但是在未来他一定会明白此事的含义。

假如作假没有被发现,他应该会在九月份后顺利成为北大的一名学生,从此,他会乐于享用作假带来的一切好处,并极有可能不断地运用这一手段。而作假不单单是针对何川洋,从名校教授到那个最年轻的官员,都在作假,又有谁真正得到了应有的惩戒呢?值得庆幸的是,何川洋得到了最严厉的惩戒,这会时刻鞭策他做一个诚实的人。


最新的《南方人物周刊》中有这样一段话:“这就是我们的社会给孩子们的竞争环境。这些孩子还在形成人生观,社会没有给他们公正的启示,就直接让他们成为官场腐败的牺牲者。孩子们需要前途,现在,他们上学的路途被阻,但他们整个的人生如何上路,你得给人家一个方向!”

我希望何川洋能看到我说的这些话,如果有需要,我愿意帮助他出国留学。或许有人还是会站出来骂人,但是我不在乎。对于我而言,我是老师,何川洋就只是一个孩子,而我最想说的就是:“勇敢的孩子站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