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原创]侵华日军的表

御宅守望者 收藏 1 402
导读: 沈克尼 文/图 近日凤凰卫视播出揭秘日本对华的间谍战的电视片《影子武士》,其中讲到“中村事件”时的日军手表用的是我发表《轻兵器》杂志文章《侵华日军的表》所摄之图,今将原文在博中晒出,以志不忘历史。   表对军事行动的准确性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特别是手表的兴起与军事上的需要有着密切的联系。早在1880年,奥地利海军已开始使用手表。十九世纪末,英国等一些海上强国的军队已大量使用手表。以往海、陆军师法英、德的日本军队从明治时期起,十分珍视表。表与军刀、望远镜一同为天皇对其陆军士官学校、宪兵学

沈克尼 文/图


近日凤凰卫视播出揭秘日本对华的间谍战的电视片《影子武士》,其中讲到“中村事件”时的日军手表用的是我发表《轻兵器》杂志文章《侵华日军的表》所摄之图,今将原文在博中晒出,以志不忘历史。

表对军事行动的准确性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特别是手表的兴起与军事上的需要有着密切的联系。早在1880年,奥地利海军已开始使用手表。十九世纪末,英国等一些海上强国的军队已大量使用手表。以往海、陆军师法英、德的日本军队从明治时期起,十分珍视表。表与军刀、望远镜一同为天皇对其陆军士官学校、宪兵学校、海军兵学校的优秀毕业生的“恩赐”之物。例如陆军士官学校先是“恩赐”军刀,后改为银表。有的军校先是“恩赐”望远镜,后也改为银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抗日战争中,我国军队缴获不少侵华日军的怀表、手表、秒表,这些表也是日军侵略我国的见证。我见到的就有以下几种:



“精工舍”手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

日本制造手表的历史可追溯到1913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有专门配发陆、海军使用的手表。其标记陆军为五角星,海军为反方向的“E”字符号。1924年日本采用SEKO,即精工舍作为手表品牌名称。我手边的精工舍短三针男手表就是1924年出品,由侵华日军携来(图1)。这块手表总使我想起64年前的往事,即著名的“中村事件”,以及由此引发的“九·一八事变”。

“中村事件”是日本陆军参谋本部大尉中村震太郎秘密潜入我国兴安岭地区进行兵要地志调查,被中国军队以间谍罪处决而引起的。其任务是对战时日军沿兴安岭斜向纵断支队的宿营、给养、给水、行动的难易进行实地调查。被中国军队关玉衡团缴获的主要文件资料也可证明。其中有:日文和中文十万分之一军用地图各一份,晒蓝纸俄文地图一张,洮索铁路线图一张附有自绘的立体桥梁涵洞写景图;表册三份;一册为调查兴安区中国屯垦军的兵力,枪炮种类、口径,官兵数量,将校姓名,驻屯地点,营房景况、容量、坚固程度,车辆马匹粮食辎重;一册是调查蒙旗、县的人口,物产及畜群之多寡,森林矿藏之有无,蒙、汉军民之情况;另一册是调查地方风土情况,如土壤、水源、气候、雨量、风向等项。

日本学者关宽治、岛田俊彦著的《满洲事变》也证明这一点,“中村和参谋旅行团成员之一的片仓衷大尉,都是陆军士官学校的同届同学。……参谋本部的森纠大尉也到齐齐哈尔西北地区进行兵要地志的实地调查。在森纠大尉之前,除中村大尉外,五月上旬在呼伦贝尔和外蒙边界地区进行上述军用地志实地调查的还有长勇大尉。” 长勇也是参谋本部的军官,他的任务是在兴安岭附近的铁道两侧地域进行调查。关东军的佐久间亮三大尉的任务则是对战时日军主力十数个师团的集中前进地区的宿营、给养、给水、行动进行兵要调查,并且实施以陆军大学兵学教官石原莞尔为首的“北满参谋旅行”。

中村震太郎大尉被中国军队关玉衡团长按间谍秘密处决之后,日军片仓衷大尉按预定计划到王爷庙接应,未见中村震太郎等人,面对沿途军警的严格盘查,感到情况不妙,随后返回哈尔滨向关东军特务机关头子百武中佐报告。百武命片仓衷“不惜一切代价,不择手段秘密查明情况”。片仓衷从哈尔滨直到齐齐哈尔朝日旅馆,老板铃木向他报告:“日前,驻吉(林)、黑(龙江)修筑铁路大员王翼先到此嫖妓时泄露,中村君等4人已被兴安区屯垦军秘密处死,中村的一块‘三道梁’手表在第三团三连司务长李德保手中”。片仓衷立即派人报告了百武中佐,并与铃木密谋设计将中国军队关玉衡团的司务长李德保诱至朝日旅馆,李德保在威逼之下说出了事件经过。

6月26日晚,中村震太郎在团部审讯室中与屯垦军官兵厮打中,手表被打落到门后,恰逢李德保进屋送夜餐,趁混乱之机将表偷偷地捡起装入兜中溜走。不久,他为偿还赌债,把手表押到王爷庙街“大兴”当铺。由此,一块日本手表暴露出“中村事件”的真相,继而引发了日本蓄谋已久的“九·一八事变”。


“精工舍”怀表与秒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2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3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4


日本钟表的骨干制造企业“精工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专门为日本陆、海军生产军用怀表,具有代表性的如五针双计时双跑马“一型乙”怀表(图2)和为海军航空兵生产的“19型机内型”怀表(图3)。而我见到的是为陆军航空兵生产的长三针“陆军100式飞行时计·怀中型”(图4)。

陆军100式飞行怀表这种称谓的由来,是这一款陆军飞行员专用,这款怀表的制造起始年为1940年,即日本昭和15年,亦即日本皇纪2600年。制造者取后二位的“00”,定名为“100式”。这种“100式”怀表为长三针,防水、防尘。表盘为黑色,带夜光,并有“时”、“一日捲”、“飞行时计”字样,表壳内有精工舍特有的刻字“SKS”。所谓“怀中型”以区别“精工舍”为海军航空兵制造的19型8钻“机内型”(图5)。这种“机内型”明显是仿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空军飞行员时计,并进行简化的产品。战争期间,日本陆、海军飞行员升空作战时,都将航空表挂在胸前(图6)。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5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6


从日本的战史资料中得知,1941年太平洋战争开始时,侵华的“支那派遣军”编成内由秋山丰次少将指挥的航空部队,计有飞行第44、第45、第54战队,另有独立飞行第10、第18、第83中队,第8直属飞行队以及隶属于关东军的第66、第87两个飞行中队。比之侵华日军的陆军、师、旅、联队(团),日军的飞行部队少而又少。就战利品的角度来说,其飞行员使用的“飞行时计”更显得十分珍稀。值得一提的是日本精工舍侵华的御用工具,南满铁道株式会社(简称“满铁”)制作过专用的怀表,战争期间,为我军所获。

除了手表、怀表之外,单一用途的秒表也为兵家所重。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美等国都为陆军炮兵部队和海空军设计配发了专用的秒表。以往,秒表是炮兵测距的重要工具之一。在战斗中,可根据敌射击(或我军射弹落地)时的光速与音速的关系来测定距离。我们知道声音的速度三秒钟约为1公里,因此,将从看到光起到听到声音为止的秒数除以3,即为所求的距离的公里数。例如看到敌炮发射的火光后,经过9秒钟才听到声音,则知道敌炮距离为3公里。这就是军队中所说的“声光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7



我将一块日本精工舍在战争年代生产的秒表(图7),仔细与美国沃尔瑟姆(WALTHAM)制造的军用秒表比对,外形几乎一模一样。这一款美国秒表,美军于1944年装备炮兵,同时也装备海、陆军的航空兵。我这块抗日战争中缴获的日本精工舍秒表的原主人,我朋友的父亲,一位六十年代的炮兵师的副参谋长也说不清这块日本秒表是他的老首长在何时何地从侵华日军手中所获。但秒表随同他和他的日制四一式75毫米山炮一起历经了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以后这块秒表又一同随他走进宣化炮兵学院……六十多年过去了,秒表盘上的残缺,说明它在那峥嵘的往昔历经战火硝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