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沐莲心 正文 水乡的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2.html


水乡的桥





人的一生自然都要经过无数的桥,我来到水乡,总喜欢寻桥,仿佛孩子们寻热闹,从儿时到现在,我见过的水乡的桥不可胜数,有拱桥、铁索桥、木桥、风雨桥……每一座都有独到的神韵,都足以让我着迷。当我踏上用木板一块一块铺成的铁索桥,仿佛踏上一条岁月通道,时间从我的臂弯流淌奔过。

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里有一句诗我印象特别深刻:“小桥流水人家”,用来描绘水乡的特色最恰当不过,不但具有诗境之美,更有结构美,人家——房屋,有面之美,流水,有线之美,桥就是连结这面和线的纽带,这时候,你有没有想到,这便是诗的意境,这便是一幅很美的山水画。

我常想:如果将水乡的桥拆尽,虽然绿水依旧绕人家,水乡的神韵却失色了,没有桥的水乡是单调的,没有桥的水乡是遗憾的,在水乡人的心目中,桥是有生命的精灵,承托着他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心情郁闷的时候,我喜欢到水乡看桥,站在桥上,听桥下淙淙的流水声,听着、听着,心里积压了很久的郁闷仿佛被这缓缓的“神音”融化了。潺潺河水心底鸣,便是我此刻心境的最好写照。微风轻轻拂过,吹走了我黑色的心事,吹来了一丝暖意,水乡的空气是潮漉漉的,有一点腥味,也有一点甜味,吸一口,便会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

斗门水乡的桥,常有两种树木相伴,柳树和水松。柳树装扮桥,水松守护桥,我喜欢柳树的娇柔。早春天气,注视柳条儿的变化,就可以数得清春天的脚步。最初,柳条儿从僵直渐渐地变成柔软,渐渐地可以拂荡出优美的姿态了;然后,打尖端开始,深暗的苍灰色消褪,活鲜的黛绿向上延伸,啊!什么时候细长的枝条上已缀满嫩红的叶蕾了?只不过几天光景,又绽放成眉样的细叶,于是,千丝万缕的新绿,展示了一片耀眼的春光。

水乡石桥头细柳飘丝,那纤细的游丝拂着桥的坚硬的石块,即使没有明月朗照,也有慑人的魅力。河水苍茫,水天一色,在一片单纯明亮的背景中突然出现一座石桥或木桥,匍伏于水面,我便觉得那是一条有生命的卧龙,桥下小河里映着桥的倒影,倒影又往往被浮萍、杂草刺破,就觉得那龙在游动。此刻,田野无声,流水有声,是桥的倒影孕育了桥的生命,还是清风流水衬托出桥的生命?我停驻了脚步,一种极端快乐、极端满足、极端幸福的感觉蓦然泛上了心头。当一轮明月漂浮于水乡的云雾之上,我想问那月亮:你可看到了桥的生命精灵?

儿时,我是不喜欢桥边的水松的,一想到它们被种在水里,终年被河水浸淫,我就为它们感到屈辱与难堪,直到我走出家园,跋涉过千山万水,看遍了人世的冷暖沧桑,渐渐地,我才懂得,水松,是多么可傲的树。为何在大水的包围中,水松要傲然挺立,擎着一树墨绿抵御河水的冲击?是因为水松知道,如果它倒下了,就要随波逐流,被河水卷走。河水的淫威,可以使柔弱者低头,却永远征服不了顽强的生命。

水乡的桥,它大,我小,我永远不能穷尽它的神韵,但是,我又能把它深深地藏在心里,包括桥边的松皮棚屋、风雨飘摇的屋顶,摇摇欲坠的木桩,多少个春来冬往,多少个夏去秋至,水乡的桥,见证了水乡的变迁,从松皮棚屋、平房到小楼房,从单车、摩托车到四轮轿车,从田基路、水泥路到平坦大道……日月永远年轻而回忆总是古老,虽然光阴流逝,水乡变化万千,但我梦中的水乡,依然是儿时的模样。

天色终于亮了,水乡上空出现了橙黄、紫红的朝霞,不一会,朝霞消失,整个天幕变得是那样明净、蔚蓝,晨星眨了最后的几眼,悄悄地隐退了,大地开始苏醒,水乡人忙碌的身影又在桥上出现。

出来工作之后,很长时间没有到水乡看桥,今年六月白蕉灯笼沙举行咸水歌和龙舟大赛,我又有机会看到水乡的桥、水乡的亲人。当那雄浑、粗犷的歌声在水乡的天空中回荡,我的思绪纷纷扬扬,越过小桥,越过水乡……

想念水乡,想念水乡的桥,想念水乡的亲人,水乡的人是憨厚的,可是不要以为憨厚得什么都不懂!那些面孔,在笨拙的憨厚中,也含蕴着细腻的情韵,那些心灵,在敦厚的和善中,自有一份刚烈,要是没有那些勤劳、沉默、和善的水乡人,谁来守护水乡的桥,撑起水乡的一片天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