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楼妓女的本源是文化艺术工作者

小武哥 收藏 0 366
导读:青楼妓女被重视的是艺而不是色 通过历史的研究可以得知,妓女进入文学伊始,被重视的就是艺而不是色。细数那些名垂青史的妓女,都不是依靠单纯的姿色,而是依靠她们的艺术才华博得与重要士人交往的经历,比如明代董小宛、柳如是、李香君几位,不仅与自己爱慕的士人建立了坚贞的爱情,展示出过人的文化艺术才华,还能在民族危亡之际,表现出大义凛然的操守气节,这应当是青楼文化中夺目的闪光点。唐代的名妓薛涛和鱼玄机,都同时是著名诗人,她们交往的都是当时的一流士人。宋徽宗赵佶去幽会名妓李师师时,是以风流士人的身份,但是输给了大词人周

青楼妓女被重视的是艺而不是色

通过历史的研究可以得知,妓女进入文学伊始,被重视的就是艺而不是色。细数那些名垂青史的妓女,都不是依靠单纯的姿色,而是依靠她们的艺术才华博得与重要士人交往的经历,比如明代董小宛、柳如是、李香君几位,不仅与自己爱慕的士人建立了坚贞的爱情,展示出过人的文化艺术才华,还能在民族危亡之际,表现出大义凛然的操守气节,这应当是青楼文化中夺目的闪光点。唐代的名妓薛涛和鱼玄机,都同时是著名诗人,她们交往的都是当时的一流士人。宋徽宗赵佶去幽会名妓李师师时,是以风流士人的身份,但是输给了大词人周邦彦。


青楼妓女一开始就是以文化艺术工作者的身份出现的,她们的主要服务对象,就是作为统治阶级基本力量和人才来源的士人。士人一般具有中等以上的经济实力,但妓女喜欢与士人交往,并不是看中其经济实力,而是因为士人比起其他阶层的人来,要更具文化艺术修养且举止风流倜傥,不仅能十分内行地欣赏妓女的色与艺,而且他们自身的色与艺也反过来使妓女产生审美愉悦。这便是自古以来,才子须配佳人的道理。另外,青楼妓女与士人交往,提高了自己的身份,削弱了自卑感,士人的吟诗作赋,又可成为自己的广告。而从士人一面来看,诗作能被妓女传唱,自然也可声名远播。可见,士与妓是互有所需,互相欣赏,互相依赖的。功利目的之外,士与妓之间产生真正友谊和爱情的事例并不少见,在那些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他们互相理解,互相同情,互相尊重,彼此找到人生的慰藉。士与妓,可称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对双璧,他们共同创造了灿烂中国古典文学艺术中之重要部分,留下了很多美丽动人的故事。


没有青楼,中国古典文学恐怕要减色一半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诗经时代风气开放,是男欢女爱的黄金时代。楚辞时代巫娼盛行,但还没有直接吟咏妓女的作品。秦汉之后,咏妓之作开始出现。《古诗十九首》里出现了整篇吟咏妓女的诗作,听妓、看妓之作多了起来。


可以说,人们脑海中的青楼,多半是诗化了的青楼。诗化青楼的文学作品,几乎是与青楼同始终,共命运的。没有青楼,中国文学恐怕要减色一半,而没有文学,青楼则只是简单的肉体交易场所。


《全唐诗》将近5万首中,有关妓女的达2000多首,约占1/20。从初唐到盛唐,青楼妓女在文学中多处于一种被进行审美观照的位置,可以李白的诗作为代表。从中唐始,在观妓、携妓之外,出现了一批别妓、怀妓、送妓、赠妓、伤妓、悼妓之作,被诗化的青楼中增添了感伤的色彩,其中白居易的诗作颇具代表性。到了晚唐以后,诗文里的青楼多了一些生活气息,艳浮之作也不少,例如张鷟的《游仙窟》。


到了宋朝,宋词与青楼的关系比唐诗与青楼的关系还要密切。比之于诗,词更加真实、更加细致地写出了妓女和客人们微妙曲折的心理情感。到了元朝,文人的地位与妓女不相上下,所以诗化青楼之作表现出两种倾向:一是把青楼写成淫冶放荡之所,借以抚慰或发泄自己不平衡的心情;二是反映青楼的黑暗面,写妓女的不幸和反抗,从中寄托自己的人生抱负,例如关汉卿的一些作品。


到了明朝,青楼里出现了许多丑恶的场面,商品经济的气息涌入了青楼,出现了例如《金瓶梅》里那些败类形象。到了清朝,出现了大量的狎邪笔记和小说,青楼像家常便饭一样被谈论、被调侃。随着青楼的衰落,梦一般的青楼艺术也衰亡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