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因不是林彪的人 只任43天导弹部队首任司令

带兵之将 收藏 11 9279

20世纪50年代,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的组建工作被提上议事日程。



向守志回忆:“当时,为了打破帝国主义的核垄断、核讹诈和核威胁,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决定建立中国独立的核反击力量。”



“治军先治校”,我军第一所培训战略导弹干部的学院——第二炮兵工程学院的前身西安炮兵学校在古城西安诞生。1960年6月,陆军第15军军长向守志被任命为西安炮兵学校校长。



向守志回忆,刚刚建校那段时间,最大的困难是“三材”匮乏。“我把学校训练部长武庚梅叫到办公室,要他们安排组织曾跟苏军顾问学过导弹专业的教员一边整理笔记,一边编写专业教材。基础教材则向国内有关大学的教授、专家寻求帮助。两年下来,我们共编写导弹专业和各类基础课教材近百种,收集有关资料4万余册。”



几乎同一时间,解决器材匮乏的工作也在进行。向守志找到那些分别在中央机关、省、市和军队里担任重要领导职务的老战友,请他们帮忙,给学校添置教学保障器材。



不久,在老战友的支持下,向守志率领教职员工把操作大楼建立了起来。



“学员能够在大楼里直接进行导弹操作训练。”向守志回忆,学员们白天在操作大楼里训练,外面的人一点都看不见。



向守志说,当时,我们学校的保密工作做得非常好,当地百姓都认为我们学校仅仅是一所普通的炮兵学校。



靠着自力更生和艰苦奋斗,向守志和同事们终于把西安炮兵学校建成了一所培养高、精、尖导弹人才的高等军事院校。



人才,是建校之本。然而,建校之初,西安炮兵学校却没有一名教授。“这是制约我们学校发展的一个瓶颈。”向守志回忆。

开国大将、时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参谋长罗瑞卿到学校观看导弹操作表演,他对学员们的出色表演感到非常满意。他对向守志说:“你们有什么问题需要总参解决的,尽管提出来。”向守志回忆,“我向罗总长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学校改名问题。我们这所学校是培养掌握使用导弹工程师、技师及初级指挥员的,平时用学校的名义,对外联系教学和工作很不方便。能否将‘学校’改为‘学院’?”



罗瑞卿听完向守志的汇报,当即表示同意。



1963年2月1日,总参谋部下发文件,将西安炮兵学校改名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技术学院”,向守志任院长兼学院科学研究委员会主任。



“我提出的第二个问题是教员队伍建设问题。”向守志回忆,我们学校的教学人才一直很匮乏。我们当时拟订了一份“拔青苗计划”,准备从全国名牌大学挑选部分比较优秀的青年教师和三好学生,经一至两年专业训练,然后当教员。“我还向罗总长建议,请允许我们到北京的理工科院校挑选一批立志献身国防事业的教授、讲师,充实到一线教员队伍。”“这个想法很好。”罗瑞卿听了很高兴,“不过,此事涉及国家高教部,等我回京向周总理报告后再答复你们。”



不久,罗瑞卿从北京打来电话:“总理同意‘拔青苗计划’,并专门嘱咐高教部,要挑最好的人才给你们。”



“好!有了总理给的政策做上方宝剑,我们就什么事都好办了。”向守志兴奋异常,吩咐分管教学的副院长魏震和训练部副部长黄迪菲,“咱们的‘拔青苗计划’马上启动。你们赶到北京,总政干部部已经从驻京各大院校调来200多名教授、工程师、讲师的档案,‘拔青苗’的院校也已经落实。你们先去挑,我给你们一个原则,要水平高的、年富力强的、社会关系不复杂的、政治上可靠的。有的重点人选,我要面试……”



几个月后,向守志又迎来了一次实战考验。



1963年10月,向守志率领学院管辖的导弹2营,到西部的大漠上发射中国自己生产的第一代地地导弹



“这个导弹营是我军最早的两个地地导弹营之一。”向守志回忆,它组建于1959年的秋天。



作为学院为数不多的正规部队,向守志对2营的建设十分关心,十分重视。在2营出发前,向守志专门在训练场进行了一次展开装备和起竖导弹表演,并获得成功。



2营抵达酒泉中国第一座航天城时,我军最早的另一支导弹部队——武威1营已先期抵达。



1963年10月25日黄昏时分,由武威1营首先将中国第一代国产地地导弹“东风一号”发射升空。9天后,仍然是在黄昏时分。“东风一号”地地导弹屹立在导弹发射基座上。导弹2营的发射即将开始。向守志神情严肃地紧盯着导弹发射基座。



随着营长董仲清和发射连长张永福踏进指挥车,整个导弹发射进入最后准备。董仲清操起对讲机,对张永福果断下达了命令。



“10……5、4、3、2、1”



“按转电,点火!”导弹2营官兵准确地将国产“东风一号”地地导弹送上了苍穹。历史已永远铭记住了这激动人心的一刻。



当时正处于3年自然灾害时期,向守志拿不出钱给官兵们发奖品。他给2营官兵的最高奖赏是每名官兵两个煮熟的土豆。在餐厅里,向守志以水代酒,高兴地对参加发射的同志们说:“我代表院党委、机关和全院教职员工,向2营发射成功表示热烈祝贺!”



当时,向守志、董仲清和导弹2营官兵的眼睛都湿润了。



向守志在炮兵技术学院的出色表现引起了中央军委的关注。

1965年8月,由毛泽东主席点将,周恩来总理任命向守志为军委炮兵副司令员,主管导弹部队建设。1966年6月6日,中央军委决定组建二炮领导机关,由向守志和李天焕负责筹建。



1967年7月4日,中央军委下达毛主席签发的任命书——任命向守志为第二炮兵司令员,李天焕为政委。



向老说:“我是首任二炮司令员。作为新组建的一个技术兵种,‘二炮’是指战略导弹部队,这个名字是周总理取的,以区别于传统炮兵(一炮)。但43天后,这纸命令又被撤销了。”向守志被任命为首任二炮司令员之时,也正是“文化大革命”的高潮之时。对于这项命令,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林彪很不高兴,他让老婆叶群以他办公室的名义,打电话给二炮党委办公室,说:“向守志不是林彪的人……”



毛主席签发命令仅43天,向守志又收到了林彪签发的一纸命令——撤销对向守志的任命。



向老回忆说:“我当时并不知道叶群打电话这件事,是后来别人告诉我的。我当时感到非常奇怪,为什么任职这么重大、严肃的事情会改变得如此之快?!”



撤销任命之后的遭遇是向守志始料未及的。在随后的6年多时间里,向守志是在批斗、游街、隔离、劳动改造中度过的。不仅他本人受尽折磨,他的亲人也无一幸免。他与夫人张玲4年半不准通信。



林彪出事之后,中央军委副主席叶剑英元帅负责主持军委工作,军队建设开始逐步走上正常轨道。



1974年11月的一天,叶帅让办公室打电话到军委炮兵,通知已回炮兵(又称一炮)工作的向守志:“叶帅在西山家里要接见你。”



放下电话,向守志就乘车直奔西山。经过几道门岗,载着向守志的车在叶帅西山寓所前停下。此时,叶帅的秘书早已闻声迎了出来。



“向司令请!叶副主席在客厅里等你哩!”向守志在秘书的引导下,沿着铺着地毯的楼梯拾级而上。“我刚踏进小会议室坐下,身材魁梧、满头银发、戴着眼镜的叶帅精神矍铄地走了进来,面带慈祥的微笑,一边伸出手与我握手,一边说:‘守志同志,我已经等你多时了。’”



“叶副主席好!”向守志向叶帅立正,行了庄严的军礼。“劫后重逢,我自有一种激动涌上心头,泪水浸湿了我的眼睛。好一会儿,我才开口说:‘叶帅有什么指示?’”



“守志同志,坐。到我这里不必拘束和客气。”叶帅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用一口广东梅县口音说,“我虽说没当过你的直接领导,但是对你的情况还是清楚的。你当过旅长、师长和军长,做过导弹学院院长,又担任过一段战略导弹部队的领导,这些经历在我军高级干部中可是不多的。”



“叶副主席,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接触过导弹部队的事情了。”也许预感到叶帅话里的潜台词,向守志连忙解释说。



叶帅说:“这都是林彪干扰和破坏造成的,使许多老同志失去了正常工作。”



“当初就是林办一个电话,我就没有去成二炮。”



“二炮现在可是成了重灾区!”叶帅愤慨地说道,“派性严重,折腾过来,折腾过去,一次党委扩大会议居然在京西宾馆里开了七八个月,吵来吵去,互不服气,我去拍了桌子才散会的,但是问题仍未解决。军委考虑再三,准备派你回二炮部队,仍然担任司令员。今天把你请来,一是想告诉你我们的想法,二是想听听你对重新分配工作的意见。”



“叶副主席,我因受迫害与世隔绝七八年,学习、思想和认识上落伍了一大截子。”向守志一听要让自己重新出任二炮司令员,顿时愣住了,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便推辞说:“叶帅,我目前对新知识、新技术也不甚了解,恐难担当重任,怕辜负了军委首长的厚望。不过我的身体还可以,要不让我到二炮当个副职吧,协助主官做好工作。”



“可我们觉得做二炮的军事主官,你是最合适的人选。”叶帅又重申了自己的想法。“这……还是请军委首长给我一段时间看看文件,熟悉情况吧。”向守志说。



叶帅欲言又止,沉默了片刻,和颜悦色地对向守志说:“你不要马上表态去还是不去,先回去考虑考虑再说好吧。”





2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