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少些暗流,多点透明:解读CCTV争议魔兽--首次发帖见谅

@注:本新闻转自QQ新闻,文:好人卡批发商

7月17日21点25分,CCTV-2频道播出了名为“争议‘魔兽停服’”的经济半小时内容。22点20分左右,我接到《游戏天地》执行主编神踏踏紧急约稿的电话,要我写一篇站在玩家立场的,及时的,公正的,客观的,并且可以稍微“尖锐”些的评论文章。说实话,这并不是一件轻松的活计——在这个方方面面都相对敏感的时间,深入评论无疑需要勇气,而就算是有了这份勇气,在继《南方周末》、CCTV-2等传统大众媒体的声音介入之后,其作用也很难有所期待。暗流汹涌,利益纠缠,在纷纭的表象之下,庞杂的能量缓缓漩动。数百万玩家的喜怒哀乐与认知,正在或主动,或被动的改变着方向——这,正是我们从前不能沉默,今后亦不能沉默的理由所在!


一、攻守之势,话语权!


开宗明义的讲,CCTV-2这一次的立场与用意可以概括为八个字:“缓和矛盾,综合考量”。这是一个比较容易为游戏界(包括玩家们)所接受的姿态。至少,相比于之前几乎一面倒的网游负面论调,CCTV-2此次选择的关注点是“玩家维权”,其自始至终所探讨的,也是玩家们的利益问题。


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我们看到,传统的权威媒体,正在摆脱傲慢与偏见的桎梏,开始对以往的弱势群体投以关注的目关。究其原委,我们似乎可以将之归结为近年来国内网游玩家数量的持续增长以及网络话语权的崛起。一方面,人们渴望从网络上得到更多为传统媒体所隐蔽的信息;另一方面,人们又习惯性的对报纸、TV等传统话语权的掌控者抱持着更高的信任度,希望它们能对网上信息有所证实。二者的微妙关系,并非单纯意义上的竞争,很多时候,它们更是一种互补和共生。打个简单的比方,网络言论就像一个蓄水的大湖,而传统媒体则就是导流的水渠,它们之间的话语权力重组,正逐渐以各司其职的方式体现。


6月7日以来,随着停服时间的延续,玩家们的等待终于在网上化作了汹汹激流,《南方周末》与CCTV-2也分别采取了“质问”和“舒缓”的疏导策略。然而无论如何,这都是对徘徊在孤寂、焦虑中的CWOWER们的正式回应。


不过,为了达到更好的解读效果,笔者仍然要就此次停服事件在央视露脸提出一些细节上的推判。事先申明,这些推判仅代表笔者个人看法,如有误解曲解,先行致歉。


1、春秋笔法?


主持人马洪涛在节目甫一开始便说道:“过去的四年时间里,他们(500万玩家)在美国暴雪娱乐公司开发的这款游戏里投入了无数的时间与精力,也花费了不少的金钱......”——这句话里有三处值得我们注意,它们分别是“美国”、“无数”以及“不少”。


请不要小看这些定语状语,以数千年汉语的精妙来说,一字之差,乃至字序不同都具有莫大的威力。“屡战屡败”和“屡败屡战”的故事想必知道的人不在少数。而央视以其特殊的身份地位,报道中的字斟句酌也是题中应有之意。


美国”——抛开其它不说,这至少是告诉观众,暴雪是一家外国公司;


“无数”——表程度、表数量,由于时间和精力难以用具体的数额说明,所以打上“正无穷”的烙印;


“不少”——同样表程度、表数量,较温和。


“一款由国外公司所开发的游戏,在长达四年的时间里,让500万的中国人投入了数不清的时间和精力,还赚取了他们数额可观的金钱......”话是实话,但笔者很难相信这句话在当前经济危机、拉动内需的大背景下,于此时此地有什么正面的意义。而把这句话放在节目的最开头来说,社会大众又是否会因此而产生先入为主的印象?


此外,节目里还出现了长达几秒的,正在论坛输入“目前已经准备200多件维权的T恤,在CJ......”字样的画面,这同样值得我们注意。要知道,ChinaJoy是中国乃至世界上都首屈一指的游戏大型展会,倘若在这个展会上出现事先串联,未得到政府允许的集会甚至群体过激行为,整个事件将发生质的改变。若是处理不当,光凭这一点,就将成为玩家们的死穴!


2、切入点


整个节目通篇围绕“玩家维权”,但玩家们维的这个“权”,基本被限定在点卡充值以及与之相关的运营服务之上,其中的重点就是玩家在经济方面的利益。笔者不能说这个点选得不对,但除此之外,玩家们享受正常娱乐、要求更好娱乐内容以及知情的权利却被忽视了。


众所周知,许多CWOW玩家并非仅仅执着于已然付出的点卡金额,他们要求的是正常的游戏娱乐权利!要求早日开服,要求WLK尽快通过审批,要求今后版本更新与世界同步以及对“中国式修正版”的争议均来源于此。目前的关键,就在于这个“正常”的评判标准,这个标准的透明化与否,直接影响到玩家们对它的接受度。不接受,自然就会有抵触,甚至还会激发群体性的逆反心理与行为——此前流传甚广,乃至受到部分玩家追捧的“反修改还原补丁”就是最好的例子。呜呼,耗时良久,聚多名专家智慧方得之成果,数秒之内即为乌有,不亦悲乎?


在笔者看来,真正的健康与和谐,应当建立在充分理解的基础之上,否则就算实现了形式上的把关,其实际效果也未必能与预期一致。这,才是矛盾的核心所在。


3、解决的导向


CCTV-2在节目最后的总结中给出了整个事件的基本脉络,按利益原则给出了最终、最大的受益者,其“真凶”推断昭然若见。马洪涛说道:“至于美国的暴雪公司,则毫无疑问是最大的嬴家,通过两家中国公司在独家经营权争夺中的厮杀竞价,赚得比以前更加盆满钵满。”


这同样是一句大实话,但和开篇言论一样,实话的作用,不仅在于其本身的含义,还在于它出现的时间和地点。这是舆论导向学里一项很有运用价值的手段。且不说“两家中国公司去竞价争取某国外公司产品的代理权”是否符合正常的市场商业规则,单从停服和资料片迟迟不开的层面来说,暴雪的“罪证”似乎还没有确凿的摆在我们面前。


“攘外可以安内”,且不论暴雪对此作何反应,国内玩家的愤怒终需有一个相对无害的导向。点到为止,毋需多言。


二、今夕何夕?君已陌路


针对CWOWER普遍不理解本已通过审批,且已运营两年之久的TBC版本此次为何耽搁如此之久的疑问,CCTV-2用3年前的一段节目资料来作了答复。在资料片里,原负责审核《魔兽世界》的专家辛晓征满是遗憾之词。譬如“这款游戏的审核非常仓促,问题特别多”、“有玩死了的”、“我用的是特殊无敌账号,我可以秒杀任何玩家,基本没能深入体验游戏的方方面面”等等——这似乎对目前游戏版本的再审提供了充分的理由,然而让笔者疑惑处仍然有如下3点:


1、三年前的言论观点,是否能够当作现在的充足理由?

众所周知,中国网络游戏的状况一直处于迅猛的发展之中,与之相应的社会舆论与主流观点也在逐渐的发生着变化。不同的时期,人们有着不同的价值观,对同一事件的判断也会有所区别。那么,用三年前的采访言论来解释当今事件,尤其是在这名受访人目前业已不再负责此事的条件下,是否可靠呢?我们是不是应当考虑三年前的社会舆论,或者特定背景可能对该专家发言所造成的影响呢?


2、为何该专家谈的全部都是坏处?既然如此,为什么游戏还通过了审批?


我们通常说“过尤不及”。作为一款通过了审批的网游,其负责审批者却通篇大谈其缺陷而无一点褒扬,这就很有点令人啼笑皆非。由于没有找到2006年这期节目的全部视频,笔者只能猜测该访谈是在具有引导暗示性的条件下进行的,这与上面的疑点一相呼应。


笔者甚至怀疑辛专家当年如此说的目的是为了撇清干系,免得某春良、某宏开之流将来把矛头对准自己——“时间很仓促”、“很多游戏内容没办法去体验”——其言下之意就是“客观条件如此,届时出了什么纰漏,千万不要对我苛责过甚。”


笔者其实很想问问这位辛专家:既然《魔兽世界》一无是处,那么它为什么通过了审批?与个人的言论相比,笔者更愿意相信有关部门当时是切实、认真的按照了规定来办的,而既然这样,《魔兽世界》就必定有它通过审批的理由。完璧无暇当然不可能,但至少也是利大于弊吧?


3、人命关天何其大?


无论什么事情,只要一与“人命”扯上关系,严重程度至少上升两级。然则辛专家既非法医,也没有出示法医的相关结论依据就说《魔兽世界》玩出了人命,这就似乎有些孟浪之嫌了。玩《魔兽世界》的时候不幸去世,能够成为“WOW杀人”的凿凿之言吗?那么看电视,或者看某部电视剧的时候死掉又该怎么算呢?听音乐的时候呢?踢足球、玩篮球的时候呢——就算我们承认过度游戏确实伤身,但又有什么事情过度不是有害的呢?运动过度可能造成肌体的损伤、饮酒过度可能影响肝脏、看书过度是对眼睛的折磨,哪怕是维系生命所必须的进餐,过度了也会肠胃不适——我们又怎能单因某个不幸的事件,就给一款以放松、消遣为本意的娱乐产品打上“杀人”的烙印呢?


三、东风不与魔兽便,心急火燎蹦“二陶”


平心而论,虽然隐约有些小动作的痕迹,但CCTV-2“争议‘魔兽停服’”的相关报道在前半部分仍然基本属实,并且得到了大部分CWOWER们的理解。不过,当节目进行到17分钟左右的时候,两位本当起到兼听则明之用的“专家”,却上演了一幕荒诞的滑稽剧,几乎让CCTV-2经济半小时栏目之前所做的全部努力付诸流水。


从古至今,投机游说者的惯用伎俩无非也就这么几种:一是夸大其词,骇人听闻;二是随手画饼,信我者生;三是高举义旗,以社稷苍生为己任;四是善于观势,善于推销,投其所好;五是达则攫取名利,败则潜踪蹑形,哪管身后洪水滔天。如此五点,道尽其中奸巧卑鄙,实在是误人之极,可恶之极的存在。


那么,就让我们用上放大镜,来仔细看看“二陶”的表演吧。


小陶:绵里藏针,献策要权的心思


说到首都医科大学临床心理系副主任、中国青少年心理成长基地主任陶然,笔者首先想到的是此公参与制定的《网络成瘾临床诊断标准》。翻手之间,立将数百数千万人断为“精神病”,此等大能的神性光辉足令我等凡人高山仰止。正因为此,笔者对陶然老师的发言非常期待,可是...陶然老师却让笔者失望了。


“哟,我说这几年,是不是新闻出版总署要请我们这些搞心理的,去看看怎么个对游戏进行修改啊?”——这是陶然老师跳上镜头所说的第一句话。笔者就不明白了,您的专业技能是治疗精神病,怎么就能如此恬淡的要求掌握游戏审批的权力,哦,还不仅仅是审批,是更为大能的勒令修改权!世俗的权力就真的这么让您这尊真神挂心吗?您都大手一挥,把那么多人划归您的治下了,您还不满足吗?是了,虽然您的一纸标准让无数人成了您的子民,可来投案自首的却寥寥可数,敢情您是耐不住光杆司令的寂寞,想要来点实在的啊?


这权是伸手要了,接下来自然就要说说伸手的必要性。果不其然,陶然老师开始诉说CWOW是如何的“打怪鲜血四溅”,CWOW的玩家们是如何的用刀或板凳杀伤父母,他们又是如何残忍疯狂的在慈父背上连砍七刀......总而言之,极尽耸人听闻之能事的弦外之音,就是不赋予他“重大修改游戏”的权力,怎奈苍生何!


权也要了,必要性也说了,那么再接下来,就是怎么搞的问题了。陶然老师在此提出了“游戏分级制度”的方案。这本来是个很不错的牙慧(不会有人以为这是陶然老师自个儿的创意吧),但陶然老师欣欣然之余却忘记了一个简单的事实:既然有了以年龄为划分的“游戏分级制”,那游戏又何须“重大修改”呢?您难道是想搞既修改,又分级的双保险?那么,您是觉得成年国人的鉴赏判别能力天生弱于洋夷呢,还是对中国已然开始实施的防沉迷系统和网络实名制没有信心呢?


笔者其实很为陶然老师感到惋惜:您前面说得头头是道,怎么就在这最关键的一步犯了马虎眼呢?晚节不保,晚节不保呀......(另外悄悄的提醒一下陶然老师,WOW在美国的年龄分级是TEEN,13岁以上者可玩,不是您信誓旦旦所说的18岁)


大陶:豪言壮语,口无遮拦的仓促


所谓“大陶”,当然就是指出道更早的陶宏开老先生了。作为资格最老的戒网瘾专家,陶老先生显然缺乏提携后来者的胸襟,不管是陶然老师的“标准”还是永信杨叔的“电击”,陶老先生都不感冒,甚而称其为伤害与摧残,独大之意早已昭然若揭。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也不知此次陶老先生是不是与陶然老师起了惺惺相惜之意,总之,人家不辞辛劳从国外打电话来参与节目是不争的事实。


然而和陶然老师相比,陶老先生的准备工作显然就要逊色许多。面对记者的询问,陶老先生豪气干云,表示此事可喜可贺,是全面整理国内互联网站的契机。陶老先生很肯定的说,“在中华大地上,不健康的网络游戏已经成为网络文化的主流”、“青少年犯罪,70%与网瘾相关”,当记者提醒陶老先生“玩家维权”才是主题时,此翁一语惊天——“毒品呢?摇头丸呢?他们有消费权吗?”


天呐!过百万有着正当职业,良善认知的人们竟然如此轻易的被定性为不光彩的吸毒者,他们的权益居然可以如此强暴的被抹杀......这种行径,笔者实在是没有办法用幽默的笔调来加以描述。为了自己的一名之利,可以说出这样露骨,这样混蛋的话来,真是教人夫复何言!


行文至此,据说陶老先生的数个博客均已被遭受侮辱,出离愤怒的玩家所攻陷,而关于他的网上投诉和要求道歉的声明,也以燎原之势蔓延开来......


算不上结语的结语


大风起于青苹之末,在这场发诸于网上的维权风波中,中国的魔兽玩家们展示了自己的力量,并且得到了足够规格的重视与回应。虽然截至本文稿成,《魔兽世界》的开服日期仍未可知,但至少,玩家们通过自己的努力,一定程度的向外界传达了自己的诉求。然而笔者在想,从公平的角度出发,一款游戏就是一款游戏,除了正常、健康的娱乐功能之外,它不应该承担更多的意义和责任。把它作为一件角力的工具,或者要以它为“契机”来做什么的思与行,本身就是畸形的。玩家们是受害者,这是各方各面的统一说辞,然而除此之外呢?暗流彭湃之下,算盘的回响从未停息。


让游戏单纯一点,让规矩透明一些罢!如此,笔者或许也可免去通宵赶稿,举重不能若轻的痛苦了(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