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六二、皇军哗变了?

中国老坦克 收藏 9 3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一月九日上午,日军一个运输队正在一队骑兵的护送下向太平川方向前进,突然发现路上倒着一棵粗大的树,看样子是自己倒的。 带队的藤本少尉看了一下,直接在车上做了个手势让护送的伪军把树挪开。 四个伪军过去要把树挪开,刚抬起一个缝就发生了剧烈的爆炸。随后树林中飞出一排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一月九日上午,日军一个运输队正在一队骑兵的护送下向太平川方向前进,突然发现路上倒着一棵粗大的树,看样子是自己倒的。

带队的藤本少尉看了一下,直接在车上做了个手势让护送的伪军把树挪开。

四个伪军过去要把树挪开,刚抬起一个缝就发生了剧烈的爆炸。随后树林中飞出一排子弹,周围的十几个伪军从马上摔了下去,日军车队上架设的机枪马上开始还击。可是树林中象从来没有人一样,一片寂静。见敌人没有还击,藤本下令停止射击。又过了一会儿,林子里还是没有动静,于是又有四个伪军过去要搬那棵大树,突然其中一个人被埋在地下的子弹雷击中,痛苦地倒在地上,其它三个人一见也不敢乱动,生怕触发了其它的地雷。

藤本只好让士兵向那棵大树开了几炮,将其从中间炸断,然后让一辆汽车冲开道路让全队依次通过。

走了不到十分钟,路上又出现一棵大树,这次树前面还有个雷区的警告标志,这让日军火冒三仗,一个军曹马上命令开炮炸开道路。几炮过去就发现路上出现了一个大坑,汽车无法从边上绕过去。无奈的藤本只好命令士兵和伪军过去把坑添上,只保留机枪守和司机呆在车上。两百多人拿着铁锹正在铲土,突然一连串的榴弹落在人群中,藤本正要喊什么,突然感到胸口一紧,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只听到边上的小矶伍长不断地呼唤自己,一连串的攻击把正在填坑的日伪军放倒了一大片,车上的机枪手则受到了狙击手的重点照顾,驾驶员则被树林里窜出的人用枪指着脑袋乖乖地下了车。

正在填坑的日伪军也被人包围起来,自愿或不自愿地放下武器和铁锹,举起了双手。随后,有人上车把汽车开进了树林里,俘虏们则用绳子串成几串,被押着跟在汽车后面,消失在树林里。

下午日军援兵赶到车队遇袭现场的时候,只看到了一地的死尸和弹坑,还有那个地上的大坑,就只有随时会夺取人性命的地雷了,所有有利用价值的东西连死马都不见了。正当日军打算返回太平川的时候,一个衣衫不整的日军从树林中跑了出来,向带队的横木少佐报告,说是知道敌人歇脚的地方。

“你是怎么跑回来的?”

“我和小山被捆在队尾,休息的时候小山掩护我磨断了绳子躲在了草差中,我发现了他们停留的地方,就马上要赶回去报告。”

“井口君,敌人大约有多少人?”

“有两百多人,他们有人会开汽车,正开着汽车向树林里前进,另外还有五十多个我军士兵和一百多兴安军的士兵被俘。我听不懂满州话,小山能听懂一点,他们说是在返回一个营地,那里还有一百多匪徒。”

“知道他们是哪里的土匪吗?”

“不清楚,但是他们说过一个叫粗脖子沟的地名。”

“很好,你下去休息吧,我们会救回你的战友和物资的。你知道车上拉的都是什么吗?有没有交待你们有哪些东西要特别注意的?”

“不知道,只告诉我们是作战物资。没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

“很好,井口君,你先下去休息吧。”

派一个小队和战车中队送井口和几个被地雷击伤的伤员回太平川,横木带着剩下的两个中队和兴安军一头就钻进了树林里。时间不长,树林里就传出了各种各样的惨叫,有被陷阱困住的,有被窝弓射伤的,有被绳子挂在树上的,有被捕兽夹子夹断了腿的,还有几个被树上掉下来的木头砸伤的。见情况不妙,横木连忙叫部队撤到公路上。一清点,连死带伤减员五十多人,还有十多个人下落不明。

愤怒的横木命令随队的迫击炮向树林中胡乱打了一气炮,带着人垂头丧气地向太平川走去。尽管非常愤怒,但是他还保留了一丝的清醒,现在太平川只有自己的大队、一个战车大队、联队部的直属部队和兴安军的一个团,总共不足三千人,一旦自己被拖住了,火龙超机派人偷袭的话,太平川那简陋的防御工事是难以抵挡对方三四千人的攻击的。

回太平川的路上似乎有人故意不让他顺利回去,时不时就在子弹和榴弹从路边的树林中飞出来,在离太平川不到五里地的时候居然遭到了密集的迫击炮袭击。

这次,横木终于无法控制了,一路上一次象样的战斗没有,自己的大队和随行的兴安军一个营就损失了两百多人,现在全大队有四百多人在抬担架,刚才的炮击炮弹全部落在炮兵中队头上,造成了七十多人的伤亡,按照每公里两百人的伤亡速度自己是无法回到太平川了。横木命令活着的炮兵就地反击,步兵一个中队带上兴安军向敌发炮的位置突击,同时呼叫太平川方面出动战车来接应自己。

这次敌军似乎不是骚扰了,步兵冲进树林不到五分钟就传来密集的枪声,空地上仍然不断落下炮弹,横木的炮兵已经彻底的熄火了,炮兵阵地上尸体和伤员躺了一地,仅有的几个卫生兵来回穿梭着为伤员包扎。正在横木感到无助的时候,一个战车中队出现在他的面前,带队的宫崎中尉跳下车简单地询问了情况之后,就命令两辆炮战车向林中枪声密集处实施压制射击。

林中抵抗的火力在七十五毫米火炮的压制下很快就减弱了,但是仍然不时有日军惨叫的声音从树林中传出,横木想了想又派出一个中队进入树林,另外一个中队抓紧时间抢救炮阵地上的伤员。

过了不长时间,五十多个士兵抬着二十多个临时制作的担架出现在横木的视野里,林子里的枪声又密集了起来。横木见有五十多个士兵出来了,马上又派出一个小队冲进了树林,增加攻击力量,宫崎也命令战车上的火炮向枪声密集的地方实施压制射击,并命令炮战车抓紧时间从弹药车上补充弹药。

抬着担架的士兵把担架抬到了炮阵地之后,突然亮出冲锋枪对着周围的日军就是一通猛扫,担架上的伤员也抱着机枪猛烈地射击,几个士兵冲到了炮战车边上,把手榴弹塞进了战斗室,两辆炮战车马上就失去了威风,另外几辆战车正忙于射击,没有发现周围的变化,只有宫崎的座车发现了这一情况,马上调转炮口打算消灭这些冒充皇军的土匪,但是那些人如同变戏法一样拿出几个怪模怪样的东西,突然那个东西两头冒出了耀眼的火光,随后战车上发出了出大的声响,这些乘员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个突然的变化看的横木是目瞪口呆,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和宫崎等人被人按倒在地捆成了粽子。随后几辆正在射击的战车被人从不同的窗口塞进了烟幕弹,一个接一个的战车兵被熏了出来,乖乖做了人家的俘虏。时间不长,一群同样身穿关东军军服的人抬着一长串的担架走出了树林,随后两个人分别挨了一枪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军长,我们的计划还可以吧?现在太平川就剩下大竹的联队部直属部队和路边大队,战车大队的两个中队,兴安军两个营,不过两千多人,有战斗力的步兵不超过一千五百人,我们派八百多人进去,然后由二团其余的一千多人在城外虚张声势,里应外合彻底解决敌人。”树林中,赵树明对着身边的党育明说道。

“计划不错,到现在为止执行的也很好,抓紧审讯俘虏,特别是那些战车兵和电台兵,你们的情报里可是没有提到他们有一零五炮,只说有七五炮。希望别再有其它的漏洞了。三团那边有了那五车弹药打阻击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你们要抓紧时间。”

“军长,您就放心吧,小力干这种活你还不放心吗?而且这次两位主要配角也会很配合的,至少右胸中弹的横木少佐和头部中弹的宫崎中尉会给我们提供很大的方便的。刚才我已经派人确认了,敌人的哨兵是兴安军和路边大队的,不会有人认出小力他们的。估计再有二十分钟这些车就能收拾好了,到时候留下一辆炮战车,两辆坦克,他们就出发。刚才我们已经向太平川方向发报,说少佐阁下和中尉先生已经受伤,请医院做好准备,我们还有几辆战车被地雷炸坏,马上就会往回去,并请求大队派拖车来。由于我们有大量伤员,联队已经派出十多辆汽车来接应我们了。”

“很好,照计划实施。各分队都明确自己的任务了吗?”

“已经明确过了。其实您和副军长都不用来这里亲自指挥,在家里等我们的好消息就行了。”

“你别胡扯,我们只是观察,不会干涉你的指挥的。抓紧时间,你们越快解决战斗兄弟部队的损失就越小,变数就越小。”

“没有问题,现在抚松方面的敌人还没有出动,晚上他们走不快。估计陈团长回头又该后悔没有抢到攻击任务了。”

“先别这么乐观,太平川有没有敌人的那种小分队?”

“没有。说来也怪,我们就一直没有找到那五个小分队,也没有哪里遭到袭击。内线根本就不知道有这种小分队。您看,小力他们已经准备好了。”

“确认没有敌人漏网吗?漏了一个人就麻烦大了。”孙长发一边观察一边问。

“没有漏网的,按照路上数的人数已经对照过了,战车中队的人都在车上,也一个没有漏掉。噢,接小力他们回城的车队来了。小力上车了,这小子真滑头,坐在最后一辆车上。你们看,坦克也往回去了。”

“树明,我们有人会用那种自行炮吗?”

“平射问题不大,非直瞄的话恐怕没有几个人会用。”

“那些战车兵和医务兵要照顾好,我们有大用。小力他们进城天应该大黑了吧?”

“差不多,我叫人在路上设了一些障碍,估计这三公里他们一个小时能进城都是快的。现在大竹兵力不够,不敢再派巡逻队了。”

这时通讯参谋跑了过来,“军长,陈团长报告,他们与敌一支小分队遭遇……”

“怎么不说了?”

“三团牺牲七人,有十九人负伤,击毙敌十三人,活捉五人,其余敌人逃向抚松。抚松方面日军一个联队已经出城走了将近五公里,这几个敌人跑回去之后敌人就缩了回去。李副团长受了重伤。他们团派了一个排把伤员和俘虏送回营地,陈团长请示下一步动作。”

“围点打援又泡汤了。三团也是,一个团对付那二十多个鬼子还跑了五个,跑就跑了吧,还跑回抚松去了,军长,估计我们想钓他们出来的计划彻底完了。”赵树明说。“是不是把三团撤回来,增加预备队的力量?”

“抚松现在有多少敌人?”党育明问道。

“日军二十八师团增援部队不知道为什么全部没有到达抚松,只有三十联队到位。现在抚松驻有日军横木联队、第三十联队,兴安军两个团,森警一个大队,共有日军约八千人,伪军两千人左右。”

“让三团运动到大青沟附近设伏,放弃盘子沟的阵地。告诉他们运动中一定要注意防空的侦察,不要让敌人打了埋伏。我判断一旦我军开始攻击太平川,抚松之敌必然会出动增援,由于发现三团在路上设伏敌人会增加兵力,不出意外的话日军的两个联队可能都会出来,而且会把所有的重武器都带上。一旦三团发现日军全部通过大青沟就留下一个连阻滞敌人行动,主力去把抚松端了。一旦大青沟方向开打警卫团就会去接应他们,缴获的两辆坦克也会加入对增援日军的攻击。如果这边的攻击顺利,二团可能会抽出一个连及大量装甲部队前往增援。”

“您还真打算一下吃掉日军三个联队呀?”孙长发听了之后吃惊的问道。

“这要看横木大佐给不给我机会。参谋长,你马上带侦察营向太平川方向运动。”


晚上六点多钟,从外面撤回的部队还没有进入城门,后面就传来了一阵阵炮声,好在由于对手的瞄准能力很差,炮弹没有打在城门附近,反倒是把远处城墙上的几个哨兵炸上了天,门口的日军顾不上盘查马上放车队进城,并发出了战斗警报。

大竹大佐听说城门附近遭到炮击,马上命令路边大队和兴安军进入工事,并命令参谋长野贺中佐去整顿横木大队,把整理好的部队作为预备队;战车大队作好出击装备,炮兵大队全部就位,只要敌人不发动冲锋部队不许主动开火。

七点钟,城北的日军突然遭到敌人猛烈攻击,日军遭到重迫击炮的攻击,伤亡很大,大竹马上命令野贺带部队都增援。七点半,野贺的勤务兵满脸是血的冲到了联队部,大叫着横木大队反叛了。大竹大吃一惊,这时联队部外面响起了激烈的枪声。

大竹一见情况不妙,连忙组织部队反击并让战车大队前往城北增援,要求警察在敌人背后发动攻击,但是他并不知道接电话的就是文小力。

七点半,城北和城东都报告阵地失守,仓库守军也赶出了仓库,战车大队也乱成一团,一直没有出动。大竹一看情况不妙一边用电报向四方求救,一边组织联队部内的人员抵抗,并向四周大量发射燃烧弹,把所有的房子都点着了。二团一边监视日军一边救火,城外的部队也进入城中,从背后向城西和城南的日军见势不妙放弃阵地向联队部方向退却,并很快地缩回了联队部。二团也不急着发动攻击,只是把敌人困在联队部里,扑灭了周围房子的火,并把炮战车小队的三门炮调了过来,对着院子里就是一通覆盖。

日军缩在工事里坚决不出来,打了一阵炮之后,二团见日军不出来就留下两个连监视院子里的日军,其余部队开始转移物资和俘虏。

党育明接到报告后,大致了解了日军联队部里部队的数量,认为二团应该先解决这股日军,以便把二团解放出来,并通知后勤组织运输队到太平川转移物资。

文小力看了看时不时还枪的日军阵地皱了皱眉头,下令部队作好进攻准备。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