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国家统一做过贡献的人 清代紫光阁功臣相

wxcdfyzg 收藏 44 1711
导读:中南海紫光阁在明清时期是皇家演武的场所,明朝的皇帝在这里观看射箭比武,到了清朝,这里又成为皇帝殿试武进士和检阅侍卫大臣的地方,名曰平台,后来废台建阁,取名“紫光阁”。 清乾隆年间,为了加强国家的统一,清朝中央政府曾多次派兵出征,平定边疆地区的叛乱。为了宣扬“十全武功”,每次军队凯旋归来,乾隆皇帝都要下令为征战中的功臣绘制画像,并将它们悬挂在中南海紫光阁内。 从1755年到1786年,前后共绘制了280幅功臣画像,分别为平定西域准部、回部功臣100幅,有傅恒、兆惠、福禄等人;平定大小金川功臣100

南海紫光阁在明清时期是皇家演武的场所,明朝皇帝在这里观看射箭比武,到了清朝,这里又成为皇帝殿试武进士和检阅侍卫大臣的地方,名曰平台,后来废台建阁,取名“紫光阁”。


乾隆年间,为了加强国家的统一,清朝中央政府曾多次派兵出征,平定边疆地区的叛乱。为了宣扬“十全武功”,每次军队凯旋归来,乾隆皇帝都要下令为征战中的功臣绘制画像,并将它们悬挂在中南海紫光阁内。


从1755年到1786年,前后共绘制了280幅功臣画像,分别为平定西域准部、回部功臣100幅,有傅恒、兆惠、福禄等人;平定大小金川功臣100幅,有阿桂、明亮、舒景安等人;平定台湾功臣50幅,有阿桂、王杰、福康安等人;平定海兰察、廓尔喀功臣30幅,加在一起正好280幅。


平定西域前五十功臣


紫光阁五十功臣:傅恒、兆惠、班第、纳木扎尔、策布登扎布、富德、萨拉尔、黄廷桂、色布腾巴尔珠尔、扎拉丰阿、罗卜藏、多尔济、额敏和卓、舒赫德、阿里衮、鄂容安、明瑞、阿桂、三泰、鄂宝、博尔奔察、豆斌、高天喜、端济布、爱隆阿、玛常、巴图、济尔噶尔、齐凌扎布、噶布舒、额尔登额、霍集斯、鄂对、鄂齐尔、阿玉锡、达什策凌、鄂博什温布、田屯、三格、奇彻布、达克塔纳、萨穆坦、塔玛鼐、富锡尔、满绰尔图、海兰察、老格、富绍扎齐图、阿尔丹察、五十保。


平定西域后五十功臣


平定西域后五十功臣:巴禄、福禄、和起、桑齐多尔济、满福、车木楚克扎布、阎相师、玉素富、扎拉丰阿、瑚尔起、阿敏道、五福、诺尔本、观音保、阿什默特、噶岱默特、艮音泰、巴岱、布尔哈、纳兰图、巴宁阿、阿尔哈尔沁、萨垒、扎尔善、诺满察、德尔森保、占颇图、伊萨穆、伍什尔图、沙津察、扎敦察、莽喀察、齐里克齐、额纳慎、茂汉、宁古礼、奎玛岱、特通额、莫宁察、那木查尔、塔尼布、玛格、达尔汉、恩特、伊达木扎布、占音保、西尔库尔、拜达尔、望拉、哈木图库。


平金川前五十功臣


平定金川前五十功臣:阿桂、丰升额、明亮、舒赫德、于敏中、福隆安、色布腾巴尔珠尔、海兰察、额森特、舒常、奎林、和隆武、福康安、普尔普、兴兆、哈国兴、马彪、马全、书麟、三保、乌什哈达、瑚尼尔图、珠尔格德、阿尔都、舒亮、科玛、阿尔萨朗、伊兰保、佛伦泰、富兴、德赫布、莽喀察、海禄、教成、官达色、成德、图钦保、曹顺、保宁、特成额、乌尔纳、敦柱、额尔特、托尔托保、泰斐英阿、柏凌、达兰泰、萨尔吉岱、特尔彻、兴奎。


平金川后五十功臣


平定两金川后五十功臣:都尔嘉、舒景安、五岱、噶塔布、扎尔桑、玛尔占、阿尔素纳、博灵阿、常青、牛天畀、明仁、五福、刘国梁、巴克坦布、斐慎、马彪、常禄保、梁朝贵、灵山、嵩安、三德、刘辉祖、彰霭、那木扎、进财宝、伊立布、岱森保、穆哈纳、乌尔图纳逊、富宁、明山、伊史、巴达玛、库尔德、阿兰保、阿满泰、新达苏、富尔赛、额尔伯克、爱星阿、巴卤萨、许世亨、国兴、坚木参那木喀、雍中瓦尔结、雅满塔尔、绰尔嘉木灿、阿忠保、木塔尔、雍中尔结。


平台湾二十功臣


平定台湾二十功臣:阿桂、和┞、王杰、福康安、海兰察、福长安、董诰、李侍尧、孙士毅、徐嗣曾、鄂辉、舒亮、普尔普、蔡□龙、梁朝桂、许士亨、穆克登阿、张芝元、普吉保、穆塔尔。


中国风骨,西洋画风


“功臣像”由数位宫廷画师合作而成,用写实的绘画技法,并以接近等身大小的比例,将战将们威武凛然的姿态活生生地呈现了出来。在各细部的处理上,都尽显上乘的观察力和高超画功。画作已经可以看出其受西洋画的影响,和中国传统工笔人物画不同。

《头等侍卫固勇巴图鲁伊萨穆像》列《平定西域紫光阁五十功臣像》第28位,由爱启蒙和金廷标(绘者生平、事迹不详)所作。此挂轴在绘制200多年及流失逾百年后,难得地仍保存完好。


此画在清朝的功臣像中是十分重要的作品,在香港苏富比2007年秋圆明园拍卖专场中,成交价为15,000,000港币。


画上的勇士很瘦,腰身很长,斜跨步,微侧弯身,随时准备跨上战马的样子。静态的画像,表现的正是《拉奥孔》中那种由静止到即将开始动作的一瞬间。他身着的不是舞台上夸张的铠甲,而是斜大襟蓝布袍,钮襻都整齐地系着,腰上围着浅褐色的几片护围,绝无金银铜铁美玉宝石挂饰在身。脚蹬靴,头戴有翎子的官帽。衣着至简朴。可不靠铠甲,却更显勇士威风。


最具神采的是勇士的脸部,是他的眼。瘦长的脸,绝无赘肉,但不乏起伏与皱纹。因紧闭双唇而肌肉紧绷,严肃,这是久经沙场的审慎、沉稳、自信的表情。这位生活于大清帝国实力强劲时期的勇士,所体现出来的风骨与精神,和满清末期的“东亚病夫”形象,完全不同。


画作的左上角注明满文和汉文题赞:“头等侍卫固勇巴图鲁伊萨穆,援兵虽来,画堑相望,孰骑而呼,为告无恙,维巴图鲁,偕往趣师,其冲贼队,如分水犀”——勇士的英名、事迹也和勇士的肖像一起悬挂朝堂,诏告天下,永存美誉了。



数百幅的“紫光阁功臣像”现在早已散佚各处,七零八落不复完整了,目前所见到的画幅和原先的数目相差十分悬殊,可见是因为遭遇到了重大的变故,才出现了如此不幸的命运。现在收存于中国国内博物馆的“紫光阁功臣像”,仅有两幅,均藏于天津博物馆,而以收藏清朝宫廷绘画数量众多闻名的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台北故宫博物院的藏品中则一幅都未见。


其他的“功臣像”均已流散海外。而这批“紫光阁功臣像”散佚的原因和时间,未见任何文字作确切记载。据研究者猜测,应当是在“八国联军”占据北京的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间,当时紫光阁所在的中南海一带,驻扎有外国军队,“八国联军”的司令部就设在紫光阁。原先的皇宫禁苑,成了完全开放的地区,内中的陈设物品,遭到破坏、劫掠,损失惨重,亦不足为奇了。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