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2.html


萧战龙钻进屋内后,发现这是一间洗衣房,七八个塑料筒里堆满了各式各样的衣服,几台洗衣机正匀速地旋转着。

他背靠墙壁,汗水洒进背上的伤口里,疼的他呼哧直喘,他脱去身上已被汗水和血水浸透的衣服,多年实战在身上留下的“勋章”、四道长达二十八厘米已经发紫的伤口赫然暴露在空气中。在他背上,用来包扎伤口的破布已经被血水染成黑色,他除去破布,顺手挑了几件洗好的衣服,不费吹灰之力地将它们撕成条状,将伤口重新包扎好,又挑了几件干净衣服穿在身上。

他走到墙边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确定嘈杂声离自己还有一段距离后出了房门。

不曾想,萧战龙刚一踏出房门,就听见五楼传来了一片混乱的声音,暴徒们已经搜到了五层,他不敢在此多做停留,在走廊里转了几圈,找到楼梯口,顺着楼梯直接来到了这间宾馆的最高层第十六层。

“暴徒们要一层一层的搜索我,这期间少不了要打、砸、抢、强奸和轮奸,这会给我找到逃生的方法争取不少时间,只是苦了那些被暴徒凌辱的妇女们了。”萧战龙边想边在十六层寻找着可以藏身的地方,想到正在被暴徒们凌辱的同胞,他暗暗发誓,如果他能活下来,他一定要找机会替她们报仇,以血还血!

他在十六层转了几圈后,发现有一间房门是虚掩着的,他驻足观察,确定里面没有异样后,悄无声息地潜了进去。

房间内的格局很豪华,一看就是上等房间,整个房间非常安静。只有浴室里传来哗哗地流水声。

他知道浴室内有人,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不声不响地潜进卧室,卧室的布局很简单,一张床,床上堆着红蓝相间的衣服,立柜上有一台电视,电视旁边摆放着各种漫画人物的塑料模型,一间衣柜,萧战龙躲在衣柜内,露出一点点缝隙观察外面的情况。

少卿,一个身披浴巾的男人走了进来,这人年龄大约在二十五六左右,金黄色的头发下面有着一张滑稽的脸。

男人脱下浴巾,露出一身略白的腱子肌肉,开始动手穿放在床上的衣服,当男人穿好衣服后,躲在衣柜里的萧战龙差点喷了;男人穿的是蓝色的紧身衣,套上了红色的靴子和披风,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男人把一条红色内裤穿在了外面,莫非他是传说中的超人?

超人没有像萧战龙想象的那样,立刻从窗户上跳出去拯救被暴徒屠杀的华人,而是坐在床上津津有味的看起电视来,电视里正播放着风靡全球的动漫《超人》,电视机里的“超人”正在和企图破坏地球和平的怪物进行着一场殊死搏斗,坐在电视机前的超人则是一脸地兴奋,不停地比划着手脚,嘴里哼哈乱叫。

突然,坐在床上看电视的“超人”一蹦而起站在了床上,左手握拳放在腰上,右手举过头顶,用英语高喊了一句让萧战龙大跌眼镜的话:“我是超人我要飞!——”

萧战龙摇摇头,在心里无奈地叹息一声:“这个傻逼!”

就在这时,房间内冲进了五个暴徒,不大的房间内瞬间挤满了人。

暴徒们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超人哈哈大笑起来,一个色眼暴徒随手拿起一个动漫人物塑料模型玩弄起来,超人急忙阻拦:“这是我的心爱之物,别弄坏了。”

色眼暴徒显然对眼前的超人不予理睬,不但变本加厉的继续玩弄动漫人物模型,还顺手牵羊地把其他模型往自己的兜里装。

超人急了一把夺回了色眼暴徒手中的动漫人物模型。

超人的行为惹怒了色眼暴徒,色眼暴徒一棒砸向超人的脑袋,超人侧身躲过了这一棒,同时起脚,一脚把色样暴徒踹出去很远,色眼暴徒咣地一下摔了个四脚朝天。

其他暴徒们见状抡起手中的铁棒把电视机旁边摆放的模型砸了个稀巴烂。

超人眼露凶光,把手中的动漫人物模型轻轻地放到床上,生怕有一点损坏。

就在躲在衣柜里的萧战龙随时准备冲出去帮助面临危险的超人时,超人身上一丝异样的气息引起了萧战龙的注意,超人额头上青筋暴起,浑身爆发出了常人察觉不到的浓郁杀气。

刀光!

不知什么时候,超人两只手上已经多了两把制式匕首,超人如同黑色旋风一样挥舞着手中的匕首,片刻,四个暴徒清一色地被匕首划开了咽喉,四道“血的喷泉”同时从不同地脖子上喷涌而出,四个暴徒一个个瞪大眼睛张大嘴巴,不敢相信自己被这么轻易地解决掉了。

扑通!扑通!四个暴徒横七竖八地倒在了地上。

色眼暴徒摔得有些眩晕,迷迷糊糊地站起身来,看着自己的同伴瞬间被一个穿着怪异的超人秒杀,色眼暴徒吓得大叫一声转身就逃,慌不择路地一头撞在墙壁上被反弹回来,刚好扑进超人的怀抱中。

超人冷哼一声,一刀刺进了色眼暴徒的心脏。

躲在衣柜里的萧战龙将眼前的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他暗想这超人到底是何何许人也,刚才还一脸童真的看着动画片,转眼就毫不容情地杀掉五个暴徒。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和暴徒不是一伙的。

“你要在衣柜里躲到什么时候!?”

萧战龙心中一惊,缓缓推开衣柜的门走了出来。

嗖!

萧战龙飞速避开,匕首擦着他的脸颊飞了过去,他只感到脸上火辣辣地疼,殷红的鲜血顺着伤口流淌下来。

“真是神速,不到两米的距离居然能躲开我投掷出去的匕首!”超人在心中惊叹。

超人一击未中,握着手中的匕首向萧战龙展开攻击,超人出刀的速度奇快,连连刺向萧战龙的要害部位,但都被萧战龙一一躲过。

萧战龙见此人身手不凡,又连续杀了五个暴徒,不忍对他痛下杀手,但为了保命,只得还击!

超人一刀刺向萧战龙的眼睛,萧战龙身体向后仰,伸出左手抓住超人拿刀的手腕,右手握拳,一拳打在了超人的下巴上。

超人向后退了几步,没等他站稳,萧战龙挥舞着手中的铁拳呼哧带风的打了过来,左右开弓,对准超人的下巴连续打出四记勾拳。

超人腾空而倒,摔在地上,脑袋嗡嗡作响,萧战龙没有停歇,骑在超人的身上,一拳打在了超人的面门上,超人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看着晕过去的超人,萧战龙长吁一口气,他顺手捡起一根铁棒,走到门口观察外面的动静,走廊上一切正常,看来只有被超人杀死的这五个暴徒登上了第十六层。

萧战龙回到屋内静静地坐在床上等着超人醒来,如果他不是敌人,等他醒来后,这位身手不凡的超人或许还能帮上点忙。

一刻钟后,超人醒过来了。

超人摸摸还有点迷糊的头,发现自己还活着,他知道如果萧战龙想要杀他的话,他绝不会再次睁开眼来,解除了戒心的超人捧起地上零散的动漫人物模型,嘴一扁,眼一红,像个孩子一样哇哇大哭起来,滑稽的五官堆在一起更加滑稽。

萧战龙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的超人。过了好一会,超人抹去脸上的鼻涕和眼泪,走到萧战龙面前友好地伸出手:“我可以肯定你不是敌人,我叫凯文·库恩,美国人,绰号——先锋。”

萧战龙笑着和先锋握手:“萧战龙,中国人,”说到“中国人”三个字的时候,他的眼神有些暗淡,他所深爱的祖国如今已经把他列为A级通缉犯。

先锋一脸疑惑指着死在地上的暴徒:“他们是做什么的?”

“操....”萧战龙咬牙切齿的把他亲眼所见的一切告诉了先锋。

先锋眼睛冒火:“他们毁了我辛辛苦苦收集的动漫人物模型不说,没想到还犯下了如此滔天的暴行。”

萧战龙摇摇头:“骚乱已经持续了一天一夜,受害的人群中还有我的同胞。”

萧战龙和先锋并肩走到窗前,下面的街上挤满了人,成群的暴徒肆无忌惮的奸淫掳掠。

“我杀了很多暴徒,有些暴徒已经追到这间宾馆里了,在这猫着不是长久之计,但要杀出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和你并肩作战!”先锋拍拍胸脯。

萧战龙感激地笑:“谢谢你的好意,只是咱们俩要对付这么多的暴徒,恐怕.....”

对于萧战龙来说,先锋肯和他并肩作战正如他所愿。对于先锋而言,暴徒们毁了他的动漫人物模型不说,又犯下了惨无人道的暴行,正激起了他内心深处的无限愤怒和正义感。

先锋神秘地笑笑,走到床边,伸手从床底下拿出一个黑色的密码箱,打开,里面的物品让萧战龙眼睛一亮;两把M4A1卡宾枪和8个备用弹匣!

“你怎么会有这种枪?而且还能把它们带到N国来?”萧战龙惊奇地问。

“仙人自由妙计。”

萧战龙对先锋伸出一个中指。

M4A1卡宾枪,1988年由柯尔特公司授命于美国陆军部,在陆军与海军陆战队联合参与下研制新型的M16突击步枪,此枪有值得夸耀的射程,安静并且射速高,它使用的5.56毫米子弹能够穿透墙壁。

先锋自己拿起一把,扔给萧战龙一把,两人均分了8个弹匣:“先把这家宾馆的暴徒平了再说。”

“干!”二人第一次合作就很有默契的相互击掌鼓励,二人相视一笑,提着枪走出了房门。

经理室。

房间内留着短发的杜晓聪端坐在写字台前,身着职业装的她浑身上下散发着职业女性特有的魅力,她无惧地看着一脸色欲,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的八个暴徒。

杜晓聪知道自己面临着将要被轮奸的厄运,见惯大风大浪的她,此刻心里虽然充满了恐惧与怨恨,但仍然镇定,对着暴徒们喊道:“你们几个杂碎要上我可以,我可以让你们爽个够,但请你们不要伤我性命。”

八个暴徒面面相觑,颇感意外的看着眼前镇定自若的女子,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扑了上去,八个暴徒把杜晓聪苗条的身体放在桌子上,七手八脚地开始扯她身上的衣服。

杜晓聪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即使逃不过失身的命运,但如果能侥幸活命,还是有机会保住祖宗流下来的基业的。

再被暴徒扯下粉红色的内衣和内裤后,杜晓聪一丝不挂地胴体完全暴露出来,八个暴徒“性”致勃勃地准备享用身下的赤裸羔羊。

砰!

经理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两名身材硕壮地男人端着步枪,傲然屹立在经理室门口。

没等暴徒们做出反应,一串子弹就劈头盖脸地射了过来,八个暴徒全部中弹身亡,他们身下的杜晓聪却毫发无伤。鲜红的血染红了写字台,也染红了杜晓聪白皙的身体。

开枪的正是萧战龙和先锋。

杜晓聪对突如其来的枪声有些惊吓,但很快就回过神来,血渍都顾不上擦就匆忙穿好衣服,暗自庆幸自己终于得救了。

杜晓聪整理好衣服后,跳下办公桌对着萧战龙和先锋深深鞠了一躬,用英语道:“谢谢两位的救命之恩。”

先锋豪爽地说:“美女不要客气。”

杜晓聪看着一身“超人装”的先锋,抿嘴笑了一下。

萧战龙用汉语试探性地问:“中国人?”

看着眼前这位身高一米八五,身材健硕,相貌堂堂,眼睛英气逼人的中国男儿,竟然让杜晓聪心里涌起了一丝暖流,她使劲地点点头。

三人做了简短地自我介绍后,杜晓聪说:“几十年前,我的祖辈移居到N国,开始只做些小买卖度日,后来生意越做越大,N国到处都有我们家的产业,这家宾馆就是其中之一,两个小时前,这些暴徒闯进宾馆,奸淫掳掠无恶不作。”

萧战龙面带歉意:“如果不是我逃到这里来,追赶我的暴徒们也许不会洗劫这里。”

杜晓聪苦涩地摇摇头:“这不是你的错。”

见萧战龙和先锋面有不理解的表情,杜晓聪解释道:“这大概是素馨黑帮所为!”

“什么是素馨黑帮?”

“素馨黑帮的起源非常古老,最早的组织出现在荷兰殖民时期,发展至今,素馨黑帮势力非常强大,帮众多达上万人,后台也十分强硬!华人到来以前,N国大大小小的产业素馨黑帮都有参与,华人到来之后却改变了这一情况,大大小小的产业或多或少的被华人垄断,所以,素馨黑帮几年都要发生一次反华行为!”

“管不了那么多了,出去干了他们。”先锋斗志高昂的叫到。

杜晓聪拦住先锋:“面对强大的素馨黑帮,你们俩出去就等于去送死!”

听了杜晓聪的话,萧战龙忍不住问道:“难道要我眼睁睁地看着咱们的同胞遭受着地狱般的苦难而我却坐视不理?”

“他们还打碎了我的模型!”先锋找了一个看似冠冕堂皇的理由。

杜晓聪反问:“那凭你们二人的力量能解决问题么?”

萧战龙顿时语塞。

杜晓聪想了一下说道:“我身上也留着中国人的血,看着自己的同胞遭受苦难我也非常痛苦,你们二人刚才救了我,我可以最大限度的帮你们。”

“怎么帮?”萧战龙问。

“这间宾馆的顶楼停放着我的私人直升飞机,我驾驶着它飞往和N国只有一水之隔的新加坡,我在新加坡有产业,政府方面的关系也很硬,新加坡不会查我的私人飞机。”

萧战龙有些明白了,先锋还是一头雾水:“这跟我们消灭暴徒有什么关系?”

杜晓聪笑笑:“你们俩搭乘我的直升飞机,我尽量保持低空飞行,你们可以用手中的枪射击作恶的暴徒,既可以保住性命,又可以尽最大努力的多杀暴徒,何乐而不为呢?”

先锋伸出大拇指:“主意不错,正好去新加坡找我女朋友。”

萧战龙:“你女朋友在新加坡做什么?”

“她精通战场救护,对护士这一行业极其偏爱,我们本来是要来N国旅游的,但是她却看上了新加坡医院的环境,执意要留在那里当几天护士,我只好花钱买通院长,让她在那里做几天护士。”

“这对情侣还真是般配,一个疯狂迷恋动漫,一个又疯狂迷恋救护。”萧战龙的心中不无感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