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飚车案,胡妈妈说判决结果“太不公平”错在哪里?(乌龙山)

胡之聪 收藏 25 319


飚车案,胡妈妈说判决“太不公平”错在哪里?

杭州飚车案一审结果已经有了结果,那个飚车小子胡斌被判三年牢狱之灾,结果一出,此案当事双方家长皆有不公的表示,表态和情绪的表现,且有一位母亲痛哭——肇事者胡斌的母亲在庭审后,法院宣判后,痛哭失色。从“可怜天下父母心”这个角度,我们能理解这位母亲的感情,她有痛哭的理由和资格,不过,如果从这个事情的根本上来说,她的哭就有很多可以说道说道的东西了。

为儿子而哭,应该说是哭中很主要的内容,也是人们最能够理解的东西,这种哭是人性之一,人父人母,哪有几个不心痛,不亲爱自己的子女的,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从什么也不懂的婴幼儿,到长大成人,十几年的时间,多少个日日夜夜,父母亲特别是母亲,在哺育孩童成长过程中,真格是一把屎一把尿,费尽心力,操碎了心,直到孩子长大,父母亲可以说始终是悬着一颗心,始终在为着儿女打点一切,只有一个目的,一个心愿,那就是要让自己的骨肉能够健康成长,幸福成长。

为儿女而哭,应该说是哭中不可否认的主要内容,同样身为人父人母的我们,都能够理解。人们养育儿女,心痛自己的儿女,除了骨肉之情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甚至是很实际的原因,那就是儿女身上寄托着自己的未来的希望。中国古语有云,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现代中国人也常说,养儿防老,传宗接代,等等说法不少。这样说来,儿女对父母,对家族都很重要,没有人会希望自己的儿女在成长过程中遭遇什么意外,或者那怕有一点点的不幸福,不愉快。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象块宝,还可以说,世上只有儿女好,有儿女的妈妈有依靠,如果儿女不幸遭遇了一点什么问题,妈妈受不了!

不过,杭州飚车案肇事人胡斌的妈妈痛哭,显见还有一些别的内容,什么内容呢?胡妈妈说,初审宣判结果太不公平了,这很让一些人——可以说是很多的一些人意外,因为那很多的一些人有主观成见,认为这个案子中的胡斌应该判得更重一点,现在觉得判的有点轻了,而同一个案件的当事双方加害者胡斌的母亲胡妈妈却认为判的不公,也就是说判的重了,出乎她的意料,因而说这太不公平了,而受害者谭卓的父亲谭爸爸也认为不公平,这个不公平是说判的太轻,一件事情,一个案件,却有了两个家长的两个愿望,两个家长两个愿望直接冲突,让我们局外人莫衷一是。

世界上的事务就是这样,如果都从主观意志出发,真就没有办法说谁对谁错,谁是谁非,真格是此亦一是非,彼亦一是非,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结果好象就是都有理,又都没有理,不过,人类就是人类,似乎不能说没有人类的正义,社会的道德规范之类的东西在左右着人们的思想,观念和行为,更有法律,法规,法条来对人们的一切行为进行着判断,判决,罪与非罪应该说是很清楚,明白,明了的事情,无可置疑,无可怀疑。

我不是法官,也不想在这里说当事双方孰对孰错,只想说说胡妈妈的痛哭哭了些什么,还应该哭些什么?上边我们说过一些胡妈妈痛哭了一些什么,哭自己的儿子,儿子将要度过的牢狱生活。我看,胡妈妈可能还真有一些对案件判决判断和确认,这就是她的的确确认为判决结果非常不公平,有她自己认为不公平的理由和根据。都是些什么呢?我们没有听到她说出来,只是哭着说了一句话,一句“太不公平了”,因而只能推断一下,她为什么会这样说?

一,胡妈妈可能认为,一件交通肇事案,似乎不是很严重的刑事案件,怎么能够判的这么严重?

二,胡妈妈可能认为,我们家为了这个肇事案付出了巨大的经济代价,干什么还要判这么长的刑期?

三,胡妈妈可能认为,我们斌斌虽然说是肇事了,但并没有逃跑,推诿,而是老老实实待在现场,等候处理,为什么还要这样判刑?

四,胡妈妈可能认为,我已经做了很多工作,该摆平的都摆平了,干什么还要这样判决?

等等等等。

胡妈妈是不是这样想的呢?或者说还想了一些什么呢?我们不得而知,只能是推断。因而,这些不能说是人家内心真实的相法,不过,对胡妈妈说的“太不公平了”,我们有话要说。这个时候,你应该多想想的是,有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在你儿子制造的车祸中丢了性命,而这个车祸不是普通的车祸,而是你儿子在闹市区飚车导致的,在交通拥挤的市区,不顾别人生命安全飚车,本身就是一个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缺乏人性,人的良知的行为,极度漠视他人生命安全的行为,对这样的行为加以惩处,没有什么不公平可言。

如果胡妈妈因为自己家花了大钱,就觉得这个判决不公平,这又是大错特错,金钱难道就可以使一个人不负,少负,逃脱自己的法律责任?金钱就可以使一个人获得“治外法权”?可以使人分出三六九等?可以使人高人一等?似乎这个时代早就已经结束了,现代社会,早就不容这样的观念存在,更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尽管有些人想这样想,想这样做,这只能是他们的一厢情愿,痴心妄想。

如果胡妈妈想通过花钱消灾,走不正当的路子为自己的爱子消灾解难,谋得什么“公平”,这更是错上之错,歪门邪道就是歪门邪道,在这个事情上,想讨得什么公平,简直就是南辕北辙,缘木求鱼,可能有个别人通过这样的方法得逞于一时,但终究是歪路子,早晚是个事儿。靠这种想法非但讨不到什么公平,公平没有讨到,反倒可能是自寻烦恼。

胡妈妈觉得自己花了大钱没有能够给儿子消灾弭难,就认为不公平,这实际上还是金钱至上的想法,很可笑,很落后,尽管这种想法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市场,有拥趸,不过,毕竟不是正道,而胡儿子的作为,恰恰是这样的观念的牺牲品,从小没有树立一个正确的金钱观,只是觉得自己有钱,可以买高档车,可以飚车,以为飚车出了人命可以花钱消灾,有了钱简直就可以任意妄为,使自己走上这样一个危害他人生命的危险之路。孩子的这种观念从何而来?正是家长的过失,没有从小,从根本上把孩子教育好,胡妈妈如果要哭,要追究不公平,还是从自己身上查起,才能真正找到病根儿。

胡妈妈觉得案件一审结果不公平,当然可以这样去想,这是权利,因这样一个想法,还可以上诉,让上一级法院来裁判,同时还可以向社会公布自己的“冤屈”,博取社会的同情——尽管这可能是非常愚蠢的行动,都可以去做,只是不要再在什么地方说不公平了,公道自在人心,什么都大不过天,这个天就是法治之天,公道之天,人心之天,没有别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