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讨论]男人怎样主动?

枭龙FC-1 收藏 0 9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有一位身经百战的朋友,说他曾经与一个女孩子谈恋爱,谈了三个月,他要求抱抱或亲亲那个女孩子,结果人家不同意,他就跟人家掰了。过不多久,对方告诉他,她新见了一个男的,准备跟人家结婚。他问为什么这样快?她说因为跟他见面不到十分钟,就被他“那个”了,没有办法,只有嫁给他。这位朋友觉得这女的有病,不可理喻。我倒觉得这中间道理很深。这位朋友身经百战,但是与那个男人的水平,差了有三个月之远。至少在这一个女人这里是如此。


男女之间,怎样建立关系?怎样推进关系?对于青年男女,是一门最重要的功课,许多人最大的疑惑就在这里。此处把我个人的体会简单谈谈,或许可资鉴借。但我起点很低,天赋亦不高,所以是抛砖引玉。


第一,是观念问题。我有一个最大的问题:长期以来,我崇拜女人。这个问题大了。尼采说,你去找女人吗?别忘了带上鞭子。他的观念当中,有一个意识:驯服。他是居高临下,我是拜伏在地。从结果看,我的这个办法效率太差了。有女人告诫我说:“女人并非用来崇拜的。”这个意思,我很晚才领会到:米饭是用来吃的,不是用来理解的;女人是用来爱的,并非是用来崇拜的。


什么是爱?爱包含着理解,却高于理解。理解是基础。但理解不是讲理。理解远远高于讲理。理解是通情达理。通情不是矫情,达理不是讲理。理解是姿态、心态、态度。我虽不懂你,但我理解你。这个意思,近于“我虽不赞同,但我能忍受”。我在三十多岁的时候,还不懂这个道理,往往跟女人脸红脖子粗地讲理。结果可想而知,凡是争论,则无胜方。理是达不成,更严重的问题在于,它不能“通”情,恰恰相反,它使情“堵”住了。


前面讲到这位老兄,他跟女方商量:我能抱你吗?我能亲你吗?这个发问,这个请求,说明他不理解女人,不懂女人。要吻一个人,只需要她不反对,不需要她同意。或者说,只要她心里同意,绝不要她口头赞同。要听得懂女人的语言。男人需要了解的是,女人有三种语言方式:口头的;肢体的;潜意识的或者说心灵的、本能的。这难道不是弗洛伊德的“三我”的体现吗?本我,是生理层面的我,依快乐原则行事,基础是生物本能;自我,是心理层面的我,依现实原则行事,基础是理性判断;超我,是社会层面的我,依理想原则行事,基础是理想境界。


女人嘴上说出来的话,是父母或社会要求附体在她身上说的,属于超我——理想当中的我,“应该”的我。所以,很可以理解,女人嘴上说的什么,与其内心的真实想法往往有很大差距。内心的真实想法,则往往通过肢体语言表达出来。但是男人多半不懂得女人的肢体语言,这是一个大问题。有关常识,网上不乏介绍得细致入微、剖析得丝丝入扣的文章。潜意识的、心灵的、本能的,是为本我。有的男人已经高超到不与女人的超我、自我对话了,而是直接与她的本我对话,一针见血,一剑封喉。这当然是更深的功力了。但是他不会用蛮力,用蛮力决不是究竟的办法。这种办法,我只是听说过,或在书中见到,现实当中并没有见到谁在用。或者,在现实中也是见过的,但并不觉得美。尤其是看到双方其实都是干柴烈火,急不可耐,猝然搞到一起,并不意外。我从中看到的只有必然,并无美感。


第二个,技术问题。一个核心技术,必须掌握的,就是必须把意图与表现分开。什么意思?孔夫子讲,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男人都好色,这是肯定的。十年前我甚至创造了一个词,希望能成为成语:好色如仇。是从嫉恶如仇改过来的。好色没有问题,这是本质,但是好德是必须的。说白一点,应该做到:意图是好色的,但表现是好德的。


换句话说,做男人必须有层次——能够分清意图和表现,分得清上下、内外和表里。男人与女人交往,一定怀揣着“不轨”,这是无可辩驳的。如果有哪个男人说,他绝对没那个想法,那是信不得的。除非对方一无可取,或者碍于种种禁忌,否则,有非份之想是在情理之中。有一个做情感节目的女主持人告诉我,有个男的,非说自己是绝对的好男人,她偏不信,想逗逗他,结果她稍稍使了一点暧昧手段,他就把持不住了,说明他之前确实是吹牛。


有想法是对的。但是完全没有必要猴急猴急的,色迷迷的,让人一眼看出来。你不要紧盯着人家跨下,或者双峰,垂涎三尺。还有的男人,给女人的感觉,流里流气的,轻薄都写在脸上,看见就十分不爽。这就比猥琐男更不堪了。这样的男人不在少数,尤其是年轻时候,不够深沉老练,让人一眼看穿。与其这样,你还不如一脸死相呢。一脸死相,女孩子不会跟你亲近,但也不会轻易鄙视你。有层次的男人懂得把自己的真实意图收敛起来,把眼光抬高三尺,从脐下抬到眉间。所有好色的意思,也都掩藏起来,言语之间,眉间之间,令人如沐春风,却不曾流露任何不雅的意思。但正因为如此,双方都很兴奋,都很高兴,都感受到一种美好,留下许多回味,更留下许多想象空间。这个时候,前戏已经开始了。女人都强调,一切性都是基于情,这没有错。如果你一上来,那眼神就如狼似虎,要剥光人家衣服似的,也许对那些开放前卫的女孩子有用,但对一般讲面子的中国女人,并不合适。


什么叫有层次?这个是有层次。至少是你有两个层次,而不是一个层次。有点深度,有点纵深,这样的话,才有回味不是?这符合中国人的思维特性与生活方式。中国哲学讲阴阳,一个人必须有阳的一面,还要有阴的一面。这叫空间,这叫回旋余地。这代表一个人的格局和胸怀。胸中有秋壑,涵养很深厚,才更值得期待。这种深度,其实是女性对于安全感的需求。女人不希望与她有私密关系的人是一个嘴巴不紧的家伙,所以她喜欢那种在人前光明磊落,在人后别有情调的男人。如果一个男人拿不出两个面孔,始终只有一张脸,就难得迎合她对安全感的需求,不能满足她的隐私需要隐藏的需求。


有层次,第二个意思:能够有效推进交往层次。两个人不认识是一个层次,怎样认识?怎样打招呼?建立关系,是一个技术活儿,更是一个心理素质。一般来说,男人为什么羞涩?因为他总能察觉到自己是心怀鬼胎,所以不能够理直气壮、大大方方地与人交谈。尤其是在见到漂亮女人的时候,还没有开口,先就气短了三分。克服了这个心理障碍,其余的问题就很简单了。建立关系,无非是要直截了当、阳光灿烂、热情洋溢,或者温文尔雅、谦和有礼地跟人打招呼。而后是要名片,记电话。当下就可以邀请吃晚饭,或者陪人家去逛街。


从不认识到认识,上了一个大台阶,是一个质的飞跃。之后如何步步为营、层层递进?这是一个问题。许多女人埋怨中国男人:磨蹭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也不肯表白,粘粘乎乎,停滞不前,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很不爽快。我有一位兄长,人家给他介绍媳妇,一起上街,结果回来的总是他一个人。为什么?他一路不跟人说话,不知道说啥好。此处要注意,口乃心之门户,人的心里能有什么?最深沉的是对人的爱。所以一定要表达,我欣赏你,我喜欢你,我情不自禁,我喜不自胜,我如坐春风,我欣喜若狂。还有一句话,是这个意思:一个人,喜欢你越来越喜欢他;一个人,讨厌你喜欢他越来越少。要用越来越强烈的方式表达你对她的喜欢。所以,说很重要。你倒是说呀,你不说我怎么知道?要表达,要沟通,要点燃对方。很快地,只动嘴已经不够了,动手就很自然了。


如果你越来越喜欢她,你总要有所表达。自然而然,这个关系就该往深层推进了:过马路的时候,要不要扶一把?下台阶的时候,要不要牵着手?送回家的时候,临分手,是不是要轻轻抱一下?情不自禁的时候是不是要亲一口?连亲都亲了,其他的工作就都是顺理成章的事了。看看,这里边的次第,相当地符合逻辑,相当地合于“道”。推进的层次,相当清晰。


毛主席说过,精通的目的全在于应用。前些年,我曾提出“性小康”概念,一半是戏谑,一半是当真。人的本质是关系,性的本质不会超出人的本质,所以我提出,性的本质是关系,性是关系的表达。我们了解关于性的规则、观念、技巧,目的全在于应用。应用来干什么?一方面,是弥补小时候的渴求。许多贪官都包二奶,为什么?小时候太过饥渴,一旦逮到机会,一定要加倍弥补。这是本我起了主导作用,超我和自我在此处都丧失了功能。这种渴求,其实是对性信息的摄取。人对性信息的需求是客观的,正如每分钟都需要呼吸空气。但是人类文明迄今对此的理解尚远远不够。


应用来干什么?第二个方面,实现生活的乐趣。性是一件乐事,性是一件欢乐的事。但是,性像火。人类文明的进步,起于火。文明逐渐上台阶,端赖人类控制火的水平的提高。从钻木取火,到用煤,用石油,用电,用核能。若技术水平不配套,一个火星就能烧掉后院,谈什么核能?精通的目的全在于应用。弄潮儿向潮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当然,近些年坊间流行的说法是,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不要急着打倒这个口号,细细品来,这里面有好大的学问。一个女人,如果婚内足够幸福,她更容易原谅丈夫偶尔在外沾花惹草。一个主动的男人,一个有办法的男人,是大能者,他能给与之相处的女人带来欢乐和幸福。如果他的修身到了更高的境界,他不但能给别人带来快乐幸福,他还能保障自己的幸福——幸福总是首先到别人那里,之后才轮到自己。


应用来干什么?说到底,还是建立或处理关系。性的本质是关系,而关系的本质是什么?关系的本质是性。这是循环解释了。但是这个循环就是宿命,几乎逃不掉的。平常我们说,那两人有没有关系?只要是一男一女,毫无疑问,我们指的是性。换句话说,性是人类关系的核心。如果男人不会处理这个关系,他一定难以获得自由。女人与他相处,随时要提着小心,也会太累。性是智慧之门。*关系是智慧之门。在这个地方,若不是你做它的主,就会让它做了你的主。为什么会出现禁欲的哲学?这也是一种办法:我彻底地与你一刀两断,看你如何干扰我?所以我认为,禁欲的本质是求自由。但是能把这条路走通的人万中无一。绝大多数人应该走另一条路。


现今社会,还有许多人在这个地方没有脱敏,自己营造地狱,也给他人设置牢笼。看起来她很保守、很传统,其实心里相当敏感,随时随地担忧,担忧老公的事,时时刻刻盘查,人为制造牢狱。这一处暗疮,实在恶毒。这实在是莫大悲哀和耻辱。女人是如此,男人也是如此。这是一个痛处,这就是佛家所说的“痴”,这是执著。虽嘴上不说,心里每刻惦记的就是这个事。可以见得,伪君子远远不只是男人,女伪君子可能更多些。


这也说明处理男女关系之难。相比之下,上床倒是一件极其简单的事了。我现在愈加相信,上床是越来越容易,下床虽比上床难一点,事情总体来说还是比过去容易处理。过去连避孕套都没有,控制结果该有多难!现代器物、观念、通讯、价值评价,都比过去强了无数倍,若是人们依然无法获得性福,达不到性小康,岂不是废物点心?


为什么说现在上床容易了?既然说到这里,就不妨再多说两句。上床更容易了,因为女性更解放了。女性在观念上更清晰了,她们知道,没有多少爱非要通过性来表达,反过来说也是一样:又有多少性非要通过爱来做呢?这两句话都有点拗口。说明白一点,即是说,现代女性,越来越分得清她的每一次ML,是为爱而做,还是为性而做,还是为了别的什么而做。


女人对于性的态度大变了。尤其是良家妇女,贤淑女孩。仿佛是外表越文静的,内心越躁动。看着越保守的,做法越惊人。而且有一种现象特别耐人寻味:在性上,有些女人只对丈夫或男友矜持。这也许是因为只有男友和老公才需要她保守和矜持,其他男人不需要她的这个态度;与之相应,她便以主动、真实的一面回报他或他们。这倒也好理解:哪个女人没有前生后世呢?哪个女人的内心,不像男人一样,对性有着丰富的想象,和奇特的期待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