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萍踪丽影。美丽旅伴们,行在广东[长城军团]

萍踪丽影。美丽旅伴们,行在广东/


长年在广东。我基本上是属于城市飘的一族。一天没从车可以说是很大的例外了,今天的这明天的哪,总是不能停顿,我到想起九十年代的一首歌。真的是很形象的。

天天在外面跑,天天坐车,南来北往的人很多,各种各样的人也好多,常话说“:人上一百形形色色”。真的一点也没错。我在这边这么久了,也有时遇到过这样哪样的有趣的人,实在是心里头象五昧瓶一样,各种的滋昧都有,这里就小记下遇到的几个有代表性的美女。其实也有照片,只不过因为众所周知的问题不能发来大家看看,只能写下了。我们一般出客户处随身都会带着全副的装备了,一个工具包外加仪器/;螺丝刀扳手是不可少的,外加上无尘衣和相机手机也是,看到好看的靓妹不妨拍下来欣赏下,一般只能用手机了,偶也有靓妹有意的要求我给她来个可爱照。哈哈,这样的靓妹一般是工厂里的。她们都喜欢拍下工作时的照片了,不过我们也高兴,毕竟这样能联络下感情了,呵呵。

首先来说下我遇到的一位可以说是极品的美女。说她极品只限于她的外貌和身材,以及气质,其实说真的是不错,只不过有点哪个,还是慢慢的说来吧。

话说有一天,我坐654路公交车去龙岗。全程要三个多小时,天气也有点热。我选择了离后车厢门远一点的地方坐下来,看着刚买的报纸,有点昏昏欲睡,不知不觉的过了宝安了,车上的人也多了起来。能坐的位子也就剩下不多了,大家先上车的都喜欢一个人坐,这样凉快些,所以后坐的位子上基本上都有人了。我这边上也坐了个小妹,不过她好象不安的东张西望,果然,一会儿车子停了下来,她也就下车了,哈哈。

车门开了一会儿,没人上车,不可能吧??这么多的人要上车怎么不上来,哦?前面的人没上来,果然,一袭白裙冒了出来,但没往车厢内走,一个很甜的声音传了过来,“到龙岗么?”“到:”“我到横岗六约/”“快上吧,后面人要上”。司机有点不好气的说,哪袭白裙扬了下头,摇了下头发,婷婷玉立,然后象模特一样款款前行,呀??美女呢。我看了下四周,发现好多的人眼睛睁得大大的。司机也转过头来看着,嘴角还坏坏的。我忙也看过去。晕,这么靓?略带一点丰满的瓜子脸,确实漂亮。稍低些的刘海很得体的在弯弯的眉毛上有朝气的下垂着。五官匀称的脸上粉白带红。耳垂上的耳环小巧闪眼,大约有一米六五吧,可能有我哪么高。一身的白色的裙子 。可能是自己做了点改装,在胸部领口下面的一点到腰围的地方是淡蓝色的小花,样式有点象湖南妹子的围裙,腰间的束带很自然的打了个花结。反衬出高耸的胸脯和勾勒出迷人的身材。。修长的大腿真的是白呀,一双肉红色的袜子合适的套在高跟鞋内。整个人不象是在走路,而象是在飘,实在是尤物呀!。晕呀。这么漂亮的人也敢在外面来??,我怕别人看到我的色相赶紧别过头,只敢用眼睛的余光随着她的款款前行而移动了。我在外面混了这么多年了,见了哪么多的美女。还只这一位让我不敢正眼盯着看了。我倒。

美女走了过来,我瞄了瞄四周的人,看到的是一个个色眯眯的眼睛。男的女的都是,狂晕。她走过我身边的位子。停了下来,扫了四周一眼,顿了顿,嘴角笑了下,然后扫了我一眼,哟?不会会在我这边上坐吧?我心里有点砰砰的跳动,有点希望也有点怕?怕什么,?又不是老虎。我强作镇定下来,她又看了看四周,很自然的双手往后将裙子理了下,往后退了一点,坐下来了,晕死。好香,一阵清爽的香气打鼻而来。

不得了了。这么靓的美女坐在边上,我感到四周的眼神全盯着我这边来了,靠。她毫不在意,又摆了下头发。用手理了理裙子,别过头看了我一眼,看到我手上的报纸,“:帅哥,借你的报纸用下好不?”“哦,”我抽出看完的哪两张递给她,“谢谢了,好热诚”她的银铃般的声音好听极了。她接过报纸扇了起来。我也装模作样的用报纸扇了扇,车内有空调的,也不是太热。我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个是网络上的图片,个人的感觉有点象,不过不是她了,借用下图片点缀下。不好意思了。

可能是她感觉到大家的眼睛都在看她吧,有点不好意思。她干脆眯上眼睛装睡。这下我们这些色鬼可以大饱眼福了,好几个人回头盯着她看,大家笑嘻嘻的说些什么,我也不敢真的太过分了,只好有点拘谨的坐在哪不能乱动了,噫 ,这样反过来不好看了,欣赏也是要角度的,看来这句话真的是太对了,我这样敢过分么?搞得不脚不手的。

过了好一会儿,我还在看报纸。感到右手沉沉的,一看,她睡着了,靠在我的手臂上,车子一摇晃,她就压了过来,晕,再这样我可不行了,我用右手将她推了推,哪知我推开她,她就往哪边没人的地方到,可能是吓了下,她醒了,看了我下,有点大声的说,“你别推我呀,不就是借你的身体作下枕头么?大男人别小气了”然后拉住我的手继续睡,这下满车的人的眼睛全看过来了,不少的人的眼睛里开始冒火了,呵呵。我晕厥,如果这车厢没人,看我要么样收拾你?我有点恨恨的,胡思乱想起来,真的是,我的鼻子快要出血了。心里哪个跳呀没法形容了。我没敢作声。只好作了她的护花使者了。这下我看应该是天经地义的吧,我看了看她,可能也就二十岁的样子吧。白静的脸上薄施粉黛,宁静而得体。略翘的小嘴轻轻的张着,呼吸有点大。还打些小呼呼。不时的牙齿还咬出声音。挺立的前胸随着呼吸有规律的动着,白白而修长的手指与我哪黑手臂形成了黑白分明的对比,呵呵。看来今天的运气不错呢。

车上人也越来越多,还有两小伙子站在他的边上盯着她看,好花真的是让人来欣赏的,不时有后来的人在说好花插在牛屎上,晕,我成了牛屎了??没搞错?我好不自在起来,看来美女是不能坐公车的。

过了会儿。我也迷迷糊糊起来了,突然她动了下,睡眼醒醒的看着我。又用手拉了拉我的右臂??不是还在么?我也有点奇怪了。她坐好了,看了看边上,哪两小伙子到了车厢后门了,她有点恨恨的嘴里咕嘟什么,又看了我一下,靠在我的手臂上了,喂。小姐,我哪是手臂不是床呢,我想活动下手臂,这么久有点麻了,她反而抓得更紧了。我也没辙了。只好任她了,这时,我看到她屁股的哪地方的裙子上有块黑点,看了看刚下车的哪两家伙在车厢外大笑,我明白这两家伙肯定是占了便宜了。

快到横岗了,她也睡够了,有点不好意思的将睡眼醒醒的我摇了摇,真是讨厌,我想。“横岗到了么?”她问。“还没有,这是布吉”她看了看路边,又到着头看了看远处。没作声。一会儿,车子停下来了,她马上站了起来,走到车厢门口。门打开了,她小心的探身往外看了看,也不顾后面有人要下车,很悠闲自在的转过身,抬起漂亮的大腿轻轻的走了回来。后边要下车的人目瞪口呆,赶紧从她边上挤下车,呵呵。车下一阵阵的哄笑。她面不改色的走到位子边上,用手拍了拍屁股上的衣服,轻轻的坐了下来,“还没到。过会儿到了叫我哈”。晕呀,我是路路通呀??我笑了笑,她又拿起手机看了看,拔了个号码,然后好听的声音就不停了,“你在哪儿哩?”“我在这车上,别人坏死了哩”。。。。。。。。。。。“占我便宜哩”。。。。

车子又停了,她又款款而去,站在车门口探身往外,看了好一会儿,又转过身款款而回。然后又是一通电话,再过一站。她又来一次,再来一次,然后又问下,然后又再来一通电话,而且嗲声也越来越多,晕,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不免有些反感了。

这样反复了不下十次了吧,我终于忍不住了“你要到哪?”“横岗六约”“我也是,还没到呢”“哦,这样好”她高兴起来了,但是才过一会儿,车子又停了,她又再来一次,而且总是占住车门让要下车的人等她看够了才下车,晕,不过她的白裙子也快黑土色了,过会儿我也来刮下油,奶奶的,你这个***。我有点恨恨的在心里骂,右手臂也好象是中了什么邪一样有点痒痒的感觉。这美女不是哪个吧???

终于到了六约了,她先站了起来,又在车门口探身往外看,我在她后面说到了,她也不理,妈的,我后面有三个小伙子有点火了,他们有点推的意思,这样后面的压力突然大了,我也控制不了,一下子将她给一起挤下车了,凭直觉我感到有手从我身边往前猛的伸了过去。呵呵。看来男人都是这样的,她惊叫了下,双手握住屁股后面,冲着我直瞪眼。晕,又不是我?我还没来得及动手呢?这么样?哪几个小伙子跑了起来,并且大笑,呵呵,这几个坏蛋,害我没时间动手。,小妹气嘟嘟的对我叫了起来,“你也不帮我?”晕死,我帮你,没动手就不错了,我也是男人呢,我好后悔刚才没来得及动手摸下她。刮刮油。(不色不男人吧?呵呵。还好给她做了一会枕头)这时几个打扮时髦的小妹过来了,围着我“有没有刮油?”“哪有,我的手臂都成了她的枕头了,你让我么样刮?”我真的是。没事反过来惹了一身的臊了,这么大的一个人还自称正人君子竟然让人栽赃陷害了,?冤枉呀•!!!

谁知更没想到的事还在后面呢,几个小妹咕嘟了下,一个个人来看着我,我到,干什么?谁知,几只手伸过来,掐一下,然后做了下鬼脸,有说有笑的走了,我晕厥。我得罪谁了?

边上的人在坏坏的笑着看着我,还指指点点的,这下,。。。。。

到了客户处,几个要好的同行在笑我,他们知道什么么?还有几个工厂的女孩子在边上笑眯眯的看着,我到,一定有问题。忙到无尘间换衣服的镜子边上看哪不对,我倒,我的白白的工衣后面竟有个口红画的红色心心,这。。。。。。。。。。。

看来今天的护花使者别人是不满意的了,所以才会这样,不过这样的事也还是头一次遇到。闻了闻身上的香水的昧道。但愿回公司它能散去吧?

这是遇到的一位最不可思议的美女,到现在我还没弄清楚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愿她一路走好。我祝福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