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正文 第八十七章 张既求学(2)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2 1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庐屋厅堂,装饰的格外清雅。   正对着厅门是一张长案,两边各有一张草席。   两个四旬年纪的中年人,此时坐在屋中,身后还站着几个青年,只是其中的一个中年人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儿。   年纪约五六岁地样子,皮肤黑黑,头发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略为发黄。   “来来来…老黄,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庐屋厅堂,装饰的格外清雅。

正对着厅门是一张长案,两边各有一张草席。

两个四旬年纪的中年人,此时坐在屋中,身后还站着几个青年,只是其中的一个中年人怀里抱着一个小女孩儿。

年纪约五六岁地样子,皮肤黑黑,头发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略为发黄。

“来来来…老黄,老庞!你们都别死坐着,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壮士是南阳的黄忠黄汉升…黄壮士,这是我的两位好友,一个是荆襄九郡地名士庞德公,号为鹿门山居士,另一个抱着小孩的是你们南阳的名士黄愈,字承彦。怕是你们认识吧!”

那两个中年人也已经站起来,微微一笑。

黄承彦笑道:“黄壮士咱们可算得上是老乡了,可在南阳倒是没见过,却是在这里见到了,还真的算是有缘啊!”

此前,黄忠是没听过黄承彦和庞德公的名字,倒还不觉得什么。

可若是张信在此定是会大吃一惊,这两个人可都是超级的牛人啊!黄承彦……那可是孔明先生的老丈人。想《三国》中,刘备白帝城惨败,孔明先生设八阵图,把陆逊几十万大军困在里面。正是这黄老先生出面,破了八阵图,使得那陆逊几十万大军免了一死。再说庞德公吧!本身的倒是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可只凭着能培养出庞统那样的奇才也不是简单的人物!

黄忠虽是不知道这些,可能和司马徽交往的能是平常人吗?不免心生敬畏,忙上前一步行礼:“见过两位先生。”

司马徽哈哈一笑,“壮士你莫要和他们两个多礼,你既然是左慈那老东西的朋友,说起来咱们也算的上是朋友了。自然无需如此!”

说完回头对着黄承彦和庞德公说道:“你们两个怕还不知道不吧!左慈那老家伙来信了,就是黄壮士带来的。”

“哦?”庞德公说道:“信呢?拿来我先瞧瞧,看着老东西说些什么!”

“给你!”司马徽随手将信笺递给庞德公,佯怒道:“就你事情多!”

庞德公哈哈一笑,也不说什么,就拿起信笺细细的看了起来。几人都是好友,自是打闹惯了。

庞德公看完,指着信笺笑道:“左慈这家伙倒是打得好算盘,算记起司马喽!”

“怎么回事?”黄承彦抢过信笺,匆匆一阅,也是哈哈大笑:“看来司马兄倒是有得忙了。”

司马徽苦着脸,笑骂道:“你们这两个东西,也不说些宽慰的话,倒在一旁幸灾乐祸。”

庞德公笑道:“看来能者多劳这话果然是说的不错!司马兄肯定是得答应了。”

庞德公说完,对着黄忠说道:“黄壮士,左慈那老家伙倒是眼光不错,司马兄教人的确是很有本事的,今日你能找到这里,也算得上有缘。可不知你带来的那两个少年,现在何处?”

刚才司马徽三人说笑,黄忠自是不敢多言,此时闻听庞德公的话,赶忙拉起张既、黄叙两人,恭敬的说道:“这就是某家两个不成器的后辈,若是先生看着还行,就请留下。实在不行的话,某家虽是武夫,倒还明的事理,自是不会让先生为难的。”

司马徽摆摆手,“壮士无须多言,刚才我就说过,既然是左慈的要求我定是不会推辞。”

说完先冲着张既一笑,问道:“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须得好好的回答。”

张既眼睛眨了一眨,恭敬的说道:“请先生相问。”

司马徽点点头,“你想要随我学习,那可知要学些什么?”

“但凡兵书战策,四书五经,诸子百家,凡是有用的东西我都想随着先生学习。”张既狡猾的一笑,又说道:“不过我也知道,这些要是学的精通,少说也得几十奶奶的时间,所以我想先随着先生学习兵书战策,等学的精通了再学其他。”

“哦?”司马徽笑道:“那是为什么?怎么不先学四书五经或是诸子百家呢?”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只是我二哥曾经对我说过这世上最有用的就是这兵书战策了。二哥是个英雄,英雄的话自会不错。”

听到张既这话,司马徽脸上顿显好奇之色,就连那面貌丑陋的童子也是如此。

头发发黄的女孩好奇的问着黄承彦,“爹爹,这位哥哥说他二哥是英雄,英雄是什么啊?”

黄承彦笑着向女孩解释道:“月英,等你长大以后就知道了,英雄就是了不得的人物。”

说完回头冲着张既问道:“小家伙,你二哥是谁啊?瞧着你这么一说,老夫倒是也想知道一下了。”

张既自豪的一笑,“我二哥叫张信。”

“张信?”黄承彦倒是有一些愣住了,连忙问道:“可是太尉张温二子张信,如今的北海太守?”

“是啊!这位先生也知道我二哥的名字啊!”

张既虽是天真的回答,却让黄承彦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是也是南阳人,自是知道这张温一家子的事情。张温暂且不说,可张信自从金城一战,却是在大汉落下了好大的威名,以十四岁的年纪为北海太守,算的上是大汉第一人。

英雄!果真是英雄。

不光黄承彦如此,就连庞德公、司马徽也是一脸的震撼之色。

女孩看着黄承彦此时的神情,又好奇的问道:“爹爹,这个张信果真是你说的是了不得的人物吗?”

黄承彦叹了口气,沉声道:“是了不得,果真是了不得的人物。”

“我二哥还是左慈道长的弟子呢!舅舅倒是忘记说了。”张既看着黄承彦的神色,眼珠转了转,又机灵的加了一句。

“什么?还是左慈的弟子。”这回倒是轮到司马徽惊讶了。

司马徽怎么也想不倒张信竟然是左慈的弟子,这左慈是什么样的人物,他自是知晓的,也是老朋友了,可却想不到这左慈竟然会教出这么出色的弟子。说不震惊,那是假话。这就把他给比下去了,不管怎么说,左慈也只是个道士,哪里有自己厉害?可人家弟子的名声摆在那里,算是极为的给他长脸,自己呢?到现在还没个出色的弟子。弟子不出色,自己就是比人家厉害有什么用!要是将来见了左慈,自己的张张老脸该给那里搁啊!

不过瞧着张既和黄叙的资质倒是不错,没准以后还真是能成才。

主意既然打定了,也就不在多说了。冲着黄忠说道:“黄壮士,老夫也就不说什么了,这两个小家伙,就都留在我这里学习吧!至于能学多少,还要看他们自己的。”

黄忠闻言大喜,正想要张既、黄叙上前行拜师礼,不想黄承彦突然出声道:“司马兄,既然今日开始收弟子了,我也就凑个热闹。”

指着身后的三个少年,说道:“这三个是我的得意门生,都是汝南人。一个叫孟建,字公威;另一个是石韬,字广元。清瘦地那个。是崔烈之子,西河太守崔均的弟弟。名攸,表字州平……嘿嘿,本来是我自己要教的,可一个月英都让我感到头痛,这两个我就没办法了。谁叫咱们是老友,我就只能拜托给你了。”

“承彦,我看你是和左慈那家伙学坏了,怎么能把自己的弟子都教给咱们司马兄的。”庞德公对着黄承彦假装恼怒道,黑少年,说道:“你看我就不像你,我家统儿都九岁了,直到把我的老底儿都要掏空了我才想起了司马兄。”

冲着司马徽献媚的笑道:“司马兄,我可是没什么教给我家统儿了,你可不能厚此薄彼了,我家统儿可是你看着长大的啊!”

说完,庞德公的两眼是直愣愣的看着司马徽。

司马徽苦笑道:“两个都是多年老友,可你二人可真地是会给我寻事啊。我这清闲日子还没过够呢……也罢,既然你们二人开口,那我也不好拒绝。他们几个就在我这里学习吧,至于能学多少,还要看你们自己。”

张既五人闻听,连忙上前同时行了拜师礼。

黄忠见事情有了结果,总算是长出一口气。

几个大人在那里闲言,张既却总是觉得有两个人却是一直在盯着他,一个就是黄承彦的那个女儿,另外一个就是庞德公口中称为统儿的黑少年。

拉了拉黄叙的衣襟,向着那黑少年走去。

“你为什么老是盯着咱们兄弟看啊!”张既忍不住出言问道。

“没什么,只是对你刚才的话感到好奇,想不到有人和我有一样的想法。”黑少年扬扬头,高傲的说道。

张既撇撇嘴,“还挺自大啊!不过不知道你学这兵法将来有什么用啊?”

“那你呢?”

张既仰首说道:“自是将来帮我二哥。”

回头对着黄叙说道:“叙哥哥,你说是不是啊!”

黄叙点点头,笑着说道:“咱们以后都是要待在一起的,以后可要做好朋友啊!”

黑少年看了看张既和黄叙,突然传身就走出了厅堂。

张既不解的看了看少年的北营,说道:“真是个怪人。”

黄叙皱皱眉,轻轻叱责道:“小弟说什么呢,以后都要呆在一起了,怎么这么说话。”

“哼!不理你了。”张既小嘴一撇,转身就向小女孩走去。

黄叙无奈,只好跟着他。

那小女孩就见两人走来,马上躲进了黄承彦的身后。黄承彦看这微笑一下,将小女孩推到张既前面,笑道:“月英,去和哥哥们玩去,爹爹和你伯父说会话。”

小女孩咬着手指,看了一眼黄承彦,慢慢的走了过来。“爹爹说过哥哥是不会欺负月英的,是吗?”

张既一笑,“那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再说说为什么要老是看着咱们。”

“我叫黄硕,爹爹说我生于月圆之夜,所以叫我月英。”小女孩奶声奶气的说道:“至于看着哥哥,我只是想听哥哥讲讲那个英雄的故事。”

“原来你是想听我二哥的事情啊!”张既眼珠子一转,说道:“可故事也不是白听的,你先给哥哥讲讲那个黑小子的事情,说说他为什么不理咱们。”

“原来哥哥是想知道庞统哥哥的事情啊!”黄月英咬咬手指,说道:“他是庞伯父的堂侄,不过爹爹曾经说过庞统哥哥出生就长得丑,总是被人排斥。所以脾气很古怪,除了庞伯父之外,家里竟无人能制住他。每次庞伯父出门就带着他,就怕庞统哥哥在家里闹事。”

“是这样…”张既沉思了一番,怪不得那个黑少年眼中有着一丝常人看不到的孤独,就像是当年的张信一般。

赶忙一拉黄叙就向外面跑了出去,也不理会留下在那里大叫的黄月英。

屋外,庞统正一个人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空中红彤彤的夕阳。

其实刚才黄叙的话也让他感到心中一热,可这些年养成的孤僻性子让他不知道怎么和人交流,对他而言这个世界上只有叔父一个人不嫌弃他,其他人…其他人都嫌弃他的长相,看不起他。

张既慢慢的走过去,也不理会庞统看他的眼光是如何的犀利。

“看什么呢?”

庞统白了张既一眼,转过了身子。

张既笑笑,也是看着天上的夕阳,自言自语道:“其实刚才听月英讲了你的故事。说真的,我觉得你这人很像我二哥,真的很像。”

庞统闻言,身子一震,转过脸看着张既,“真的么?可我长的丑,你我二哥怕不是吧!”

“听舅舅说我二哥现在的头发全白了,他才十四岁,可却像个妖怪一样,你自己说说我二哥丑吗?”

“真的吗?我还真是没见过这样的人,你不是骗我吧!”

张既摇摇头,“其实这些年我也是没见过二哥,可舅舅是不会骗人的。二哥肯定是这样,你若是不信,可以问问我叙哥哥。”

庞统忙向黄叙看去,还真的见黄叙点了点头。

“可我二哥却是一个英雄,其实在我的心里二哥一直就是个英雄。从小二哥就很疼我,讲一些我从来没听过别人讲的故事!”张既幽幽的说道:“其实从第一眼见到你起,我就发现你眼中的那一种孤独,像极了我二哥。”

“可我不是英雄,你二哥却是。”庞统落寞的说道。

张既笑道:“我也不是啊!可现在不是,咱们将来一定会是的。所以我才要好好学习,等将来长大了,好帮二哥。”

“你很幸福,有一个疼你的二哥。”庞统羡慕的说道。

“我二哥小的时候其实过的并不好,我伯父从小就不喜欢他,可你知道么,我二哥一点也不自卑。伯父不喜欢他,他就自己努力,我常常见他偷偷的练习木枪木剑。”张既又说道:“其实你也是一样的,有什么嘛!只要咱们以后有本事了,就会像我二哥一样,谁都不敢瞧咱们不起的。”

张既伸出右手,“答应我,好吗?”

看着张既的手,庞统犹豫了好久,直到憋红了脸,才伸出自己的手搭在了张既的手上面。

张既一笑,又拉起了黄叙的手,笑道:“咱们说好了,好好随着先生学习,将来都像我二哥一般做个英雄。”

庞统用力的点点头,然后笑了。张既、黄叙跟着也笑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