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张学良风流史

枭龙FC-1 收藏 1 3177



蒋介石败退台湾,张学良被老蒋继续软禁,期间在宋美龄影响下信了基督,又在宋美龄开导下,与原配夫人于凤至解除了婚约,把夫人的名分给了苦难相随陪伴他三十年的赵四小姐赵一荻。台湾《联合报》以醒目的黑体大标题报道了张、赵完婚的新闻。又在标题后写下了两句诗:“夜雨秋灯,梨花海棠相伴老/小楼东风,往事不堪回首了。”恰到好处地点出了张学良,赵四小姐此时此刻喜悦复又苍凉的心境。


岁月如风,赵四小姐如花笑颜掩不住泪眼朦胧愁锁眉


赵四小姐与东北军少帅张学良的风流佳话,已成中国近代史上绝唱。电影、电视里哪个绝色美人“赵一荻”,一定不知道当年的赵四小姐有过多少眼泪多少愁!


1927年夏,张学良在北戴河风口浪尖上救起个16岁的美佳人,这便是出身天津名门的赵一荻赵四小姐了。初中小女生赵一荻看到救命恩人风度翩翩,文武双全,言行间总叫花季少女春情萌动。回到天津,初中小女生赵一荻在天津最著名的交际场所--哥哥赵道生开的大华饭店里,与有妇之夫张少帅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1928年皇姑屯事件发生后,张学良忙里偷闲用电话向远在天津的四小姐倾诉了刻骨铭心的思念,四小姐毅然舍弃了未婚夫背着家人私奔沈阳会情郎。张学良有情有义,决定正式纳四小姐为妾,无奈“大姐”于凤至不准,四小姐只能当情郎的“秘书”、“侍女”。此时,四小姐之父得知爱女私奔,一口气转不上来进了医院。赵父悲愤交加之下发通告开除爱女家籍,辞官离开天津到乡下过隐居生活。四小姐初尝世态艰难,禁不住悲泪盈眶!


赵四小姐为何有“秘书”、“侍女”两种身份,原来此时“秘书”还是刚进入中国官场的外来语,张学良与外国人打交道时必须称赵为“秘书”人家才听得懂,带在身边才合理。可怜的“秘书”一到中国便做了“情人”。至今更成了“小蜜”、“二奶”别称。看当今多少不大不小官“小秘”年年换、月月换,公费包二奶、“养小蜜”,真正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九一八事变,张学良奉蒋介石之命撤进关内,得了“不抵抗将军”的恶名,引得国人一片骂声,牵扯累及到赵四小姐。北平民国大学校长马君武看着东北陷落,彻夜无眠顺手从书桌上抽出一本书,恰好是李义山的《北齐》体,内有一诗:一笑相看国便亡/何劳荆棘始堪伤/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这首诗里说的是北齐皇帝高纬沉溺于婢女小怜的玉体上致使亡国的典故。马君武思如泉涌,当即提笔写下了《哀沈阳》一诗: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胡蝶最当行/温柔乡是英雄冢/哪管东师入沈阳。马君武连写两首诗,两首诗广泛流传,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马君武不明内情,不但把东北军不战放弃沈阳的责任归到了赵四小姐头上,还把朱五小姐,著名影星胡蝶也牵扯进来。


赵四小姐受此天大冤枉,天地如此大,竟无她辩白说理处,心中千种恨万般愁,尽在泪眼朦胧里。


中国古往今来的官员身败名裂时,总以“红颜祸水”嫁罪于女人。今日“红颜祸水”说更是甚嚣甚上,有人提出为官要“三防”,第二防竟是“防女人”。真他妈混帐话欺女人太甚。如此说来,中国领土领海不断被外国蚕食,难道也是女人之祸,今天的历史上是否要写上“因将军玩女人过多双腿发软,故不能出兵致领土丧失也!”,今天的社会深层次矛盾激化,民怨沸腾,难道要在总结上写上“因领导的小蜜(秘)太过温柔床上花样百出致使领导体力透支,过度疲劳影响了下基层调查研究,致使民情失察”吗!


月光似水,风流少帅周游乳峰间那见佳人俏立秋风里


张学良的老爸张作霖曾对他说过:“你这小子出去就混女人,我告诉你,玩女人可以,但你别叫女人把你给玩了”。张作霖这话要是让今天的官们听到,中国的不少贪官如胡长青之流也不至于被押赴刑场命丧黄泉了。现代贪官依仗手中权力拼命玩女人,结果却让女人给玩了的着实不少。我们应该向哪些玩了贪官的女人们致敬,若不是你们,这些贪官的劣迹又如何暴露。说不定平步青云,到时候祸国殃民才叫民族之大不幸呢!


张学良玩女人不存在这问题,他以真情对真情。且哪个时代比较光明磊落,民国八大风流将军,玩了女人就玩了,玩得好,千古风流佳话;玩得不好,如张宗昌之流,被民众痛骂下流无耻也无妨继续耀武扬威!不象现在的官们口上高喊情为民所寄,利为民所谋,双手却把小秘按倒在沙发上,把幼女抱进自己被窝里------更有郑州市纪委书记王治业之流,玩了女人连一碗面条钱也不给人家,让人空着手空着肚子离去。这哪是人类交欢,就是公牛跟母牛交配后也决不会如此绝情,总有那么点“兽”情吧。


张学良与于凤至结婚前,就是沈阳交际场合的风流少年,曾被当时的报纸评为民初“四公子”之一,其他三人分别是孙中山的儿子孙科,段祺瑞之子段宏业,卢永祥之子卢筱嘉。在于凤至之后,张学良还娶过一个小妾谷瑞玉。张学良晚年曾对采访他的记者说:“我有好多女人,是指跟我发生过关系的女人”。按张学良自己的说法,他最多时曾同一时间有12个女人。张学良对此彼为自得,晚年写过一首诗:自古英雄多好色/未必好色尽英雄/我虽并非英雄汉/惟有好色似英雄!


张学良的女人包括了清末皇弟溥杰的老婆,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王世杰的妹妹,墨索里尼的小女儿,等等。墨索里尼可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仅次于希特勒的第二大战犯。当时他的小女儿是意大利驻华公使的夫人,张学良与她有交往是真真实实,和她上床的事则是张学良自己说出来的。有天张学良从她那里回来后,对部下兄弟说道:“洋餐不好吃,洋妞儿床上玩意儿太古怪,受不了受不了”。据说,张学良晚年对此事否认,但未见文字公布。


张学良周游在别个女人的乳峰腿林间忘返流连,赵四小姐也是三十如狼正当身体需要旺盛的年龄段,她常常深夜徘徊在自己小楼前的月光下、秋风里,盼望少帅象当初一样见到她就急不可奈地往床上抱----


四小姐在无数次的等待中,终于明白了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四小姐对张学良的爱始终坚定不渝,尽管连个名分都没有,她跟定了张学良一人!


张学良玩的女人,大都是女人主动追求他。而且一定是情投意合,起码在床上交欢这一刻达到了灵与肉的结合。如果不是这样,他绝不会和对方苟合。


第一次直奉战争期间,张学良与狗肉将军张宗昌同住一间房子,两人晚上睡觉时用一道布帘隔开。张昌宗每天晚上都要搞几个女人来取乐;张宗昌还有一个习惯,喜欢把他的女人送给兄弟们大家玩。如果他高兴了,常常会对部下说:他娘的,我这婆娘你们拿去玩吧,觉得够味,我就赏给你了。张宗昌常常一面玩女人一面大叫:“汉卿,拿两个去玩玩。”张学良从心底厌恶张宗昌,装作睡着了不理他。这就是风流和下流的本质区别!


张宗昌这时便很无趣,便吟起了歪诗:大炮开兮轰他娘/老子猛干女人兮美名扬!


在世人的印象中,张学良在众多女人中赵四小姐才是最爱。其实不然,张学良最爱的女人另有其人!


人生如梦,百年相伴不离不弃哪知晓少帅最爱纽约女


张学良被蒋介石囚禁之初,生活由于凤至照顾。1939年11月,于凤至患乳癌赴美国就医治病,开始由没有名分的赵四小姐照顾张学良。从1939年到1964年,整整25年间,赵四小姐悉心照顾张学良。就当时的旁观者观察,“小妹”赵一荻接替“大姐”于凤至担起照顾张学良之职起,张学良的心情明显好多了。赵四小姐漂亮水灵,更兼聪明智慧过人,常为张学良解忧排难。少帅心情如何不好!


抗战胜利后,张学良想老蒋大哥该放我出去了,担心老蒋日理万机忘了他,便想法要提醒他一下,一时不得要领。赵四小姐建议张学良将老蒋送给他的一块怀表回送给老蒋,以提醒老蒋到了该放张学良出去的时候了。二个月后,戴笠给张学良送来了蒋介石回赠的礼物,是一本1936年的年历和一双绣花鞋。老蒋气量太小,竟以此示意张学良:1936年的事我还没有忘呢,你还是老老实实做个足不出户的女人最好!


事情虽没有成功,张学良仍对赵四小姐赞不绝口,说这是表示意见的最好法子了。1991年台湾解禁后,张学良与四小姐携手赴美,在桃园机场对采访的记者说:我这些年全靠了她(赵四小姐),最关心我的是她。


由此,人们都认定了赵四小姐是张学良的最爱。但晚年有记者在美国采访张时,张竟说他最爱的女人在纽约。


此时,于凤至和赵四小姐都已过世,且都安葬在洛杉矶。于是外界猜测四起,首先把目标瞄准了居住在纽约的宋美龄。


张学良与宋美龄相识于1925年,早于蒋介石同宋美龄的相识时间。张少帅与宋美龄相识后双方倾慕不己,只因张学良已有正室,宋美龄何等出身,不愿做小,双双只能把情意加欲火深藏起来,成了好朋友。西安事变的两主角张学良、杨虎城,张平安,杨惨遭杀害连随众都未能幸免。有人说这是因为杨的影响力小张的缘故。其实不然,张学良晚年多次在公开场合讲到,他能平安无事,全靠蒋夫人照料帮助。张学良惟恐人家听不明白进一步说明:蒋介石没有杀我,是宋美龄保了我!据传,当年西安事变,宋美龄赴陕同张学良单独面谈,有人听到宋美龄说:看在你我情分上,你一定要放了总统。张学良后来送蒋介石回南京,宋美龄起了作用。宋美龄后来在公开场合多次说她对不起张学良。指的就是这件事。


但张学良的最爱不是宋美龄,纽约还有一个与张学良有关的女人:朱五小姐。


马君武的诗开头就是“赵四风流朱五狂”。这朱五是北洋政府内务总长朱启袊的第五个女儿朱湄筠,生性高傲稳重,马作诗时朱已嫁给张学良的副官朱光沐为妻。张学良有个原则,兄弟之妻、朋友之妻绝不可欺,这也是风流不下流的标志。张与朱湄筠本无染,是马捕风捉影生拉硬扯冤枉了好人。五十年代初,朱湄筠与马君武在香港一次宴会上巧遇,朱端着酒杯走到马跟前说:马先生,我敬你一杯,谢谢你让我成了名人。马不解地望着她,朱说我就是你诗中写的朱五啊!马自觉无颜待下去,转身跑回了家。


所以朱湄筠也不是张学良所指之人。张学良最爱的纽约女人叫蒋士云。北平人,因在其兄弟姐妹中排行第四,故被人称作蒋四小姐。1991年,赵四小姐携张学良到达纽约,第一晚就住在蒋士云家中,第二天赵四小姐急着去洛杉矶看望儿子、儿媳和孙子,张学良借故留了下来,其后,赵四小姐多次催张学良去洛杉矶与儿孙相会,张不肯去。可见张学良对蒋士云依赖之情有多深!


世事沧桑,一代风流人物尽皆作古。今朝,中国还有这样的风流佳话吗?贪官与情妇的故事注定遗臭万年,所谓正人君子是不敢露哪风流韵事的,“防女人”的严训除了给这个社会催生更多的虚假作态,还能有什么!?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