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日本靠海军护航换来大国地位

andyjordan 收藏 2 925
导读:一战日本靠海军护航换来大国地位 一战中,日本曾先后派出十余艘军舰赴亚洲和欧洲护航,为日本后来成为巴黎和会“五大国”之一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英国向日本提出护航要求 1902年,英国为对付威胁英属殖民地印度的俄国人,与亚洲新兴国家日本签署同盟协定。1914年一战爆发时,英国在远东只剩下寥寥几艘老式战舰,面对神出鬼没的德国袭击舰(一种伪装成商船的巡洋舰,遇到猎物时便撕下伪装开火,防御方必须拥有足够的巡逻舰只才能抵御),英国人束手无策。 为安抚暴跳如雷的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战日本靠海军护航换来大国地位


一战中,日本曾先后派出十余艘军舰赴亚洲和欧洲护航,为日本后来成为巴黎和会“五大国”之一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英国向日本提出护航要求


1902年,英国为对付威胁英属殖民地印度的俄国人,与亚洲新兴国家日本签署同盟协定。1914年一战爆发时,英国在远东只剩下寥寥几艘老式战舰,面对神出鬼没的德国袭击舰(一种伪装成商船的巡洋舰,遇到猎物时便撕下伪装开火,防御方必须拥有足够的巡逻舰只才能抵御),英国人束手无策。


为安抚暴跳如雷的英国商会和议会党派,英国海军大臣丘吉尔(后来的英国首相)向他们保证,英国在远东的盟友日本会弥补这个战略缺口。然而面对企图独霸亚洲的日本盟友,英国内阁就是否邀请日本海军协助护航产生分歧。英国外交大臣爱德华·格雷爵士直言,不能让日本参加协约国,因为日本的野心很大,它不仅要吃掉德国在中国的势力范围,还想把所有欧洲殖民势力赶出亚洲并取而代之。


从1914年底开始,随着德国海军加强袭击行动,特别是逐步推行“无限制潜艇战”,处境异常困难的英国不得不改变初衷,央求日本参与协约国护航行动。不料日本大隈重信内阁却摆起架子,拖延出兵欧洲的决定。1916年,德国海军采取新战术,让潜艇在一系列协约国港口外秘密布雷,大量商船沉没。当年2月,格雷爵士再次向日本发出正式求援,日军一支驱逐舰队前往新加坡,负责守卫重要的马六甲海峡。至1917年初,德国“无限制潜艇战”日益猖狂,英国商船的建造速度都赶不上被击沉的速度。为挽救危局,英国直截了当地希望日本派军舰参与印度洋和地中海水域的护航任务,这意味着日军将直接参加欧洲战事。


面对英国的急切求助,日本人的谈判价码抬得更高了,新上台的首相寺内正毅不仅要求英国在未来战胜德国后完全承认日本在中国和太平洋岛屿上攫取的既得利益,同时还要在未来重建的国际关系中支持日本的大国地位。与此同时,英国为换取中国派遣劳工支援欧洲战场,却在私下向中国北洋政府开出“外交支票”,答应在世界大战后协助中国收回山东主权。面对自相矛盾的要求,英国首相劳合·乔治最终倒向日本,这为后来中国在1919年巴黎和会上的“外交总失败”埋下了伏笔。


日本派遣舰队到达地中海


在得到英国政府的满意答复后,1917年3月,日本正式向欧洲派遣了一支舰队,由佐藤康三少将指挥,以装甲巡洋舰“明石”号作为旗舰,8艘驱逐舰均为当时日本最新式的驱逐舰。它们一路猎捕德国商船和袭击舰,穿过印度洋,于4月4日到达亚丁湾,先在该水域护送法国商船转运中国劳工到非洲吉布提登陆,然后继续北上。到5月初,日军护航舰队抵达英国统治下的地中海要塞马耳他,并以此为基地,保护协约国通往法国马赛、意大利塔兰托和埃及各港口的交通线。


日本舰队到达马耳他的时候,恰是协约国在地中海性命攸关的时候,当时其商船损失量达到创纪录的300余万吨,仅1917年4月就损失了21.8万吨。英国人甚至考虑放弃地中海航线,日本舰队的到来,无疑是雪中送炭,此后英法增援部队和中国派遣的战地劳工都在日本舰队的护送下,由英属埃及直航法国。


1917年5月4日,协约国大型运兵船“特兰西瓦尼亚”号在法国海岸附近触雷沉没,413人丧生,但在日本“松”号驱逐舰及时抢救下,有3000余人获救。当时,英国《战地时报》报道称:“(英国)皇家海军司令杰里科向日本舰队指挥官发去热情洋溢的感谢电,称赞日本海军在此次救援行动中的突出表现。”在地中海战事最紧张的阶段,英国干脆把两艘驱逐舰和两艘炮艇交给日本人使用,日本地中海舰队在最盛时期拥有17艘战舰。到1917年夏,英国不再怀疑日本海军的战斗力了。


日军护航行动在1918年发挥出重要作用。这年初春,德军在法国北部发动最后一次大反攻,英军急需从东方获取人力补充,日本舰队以最快速度护送了10万名印度土著士兵和中国劳工到法国。至战争结束时,日本护航舰队共护送了788艘协约国船只,人员约70万名。不过,日本舰队也尝到德国及其盟友奥匈帝国的苦头,1917年6月11日午时,地中海克里特岛海岸附近,日本“木神”号驱逐舰的甲板上人头攒动,水兵们正张罗着开饭,谁也没注意到一艘敌对的奥匈帝国潜艇正向其逼近。几分钟后,潜艇抵近发射鱼雷,一声巨响,这艘倒霉的军舰就被当场剖腹,59名排队等饭的水兵连同他们的舰长上原太一中佐一起丧命。许多目睹“木神”号沉没的日本水兵患上极度的神经衰弱,一些人甚至精神崩溃,不得不送回国疗养。


脆弱的“鲜血友谊”


日本海军在欧洲海域一直呆到1919年5月才回国,英国马耳他总督曼瑟恩勋爵甚至在欢送仪式上高喊:“愿上帝保佑这段鲜血凝结的友谊!”然而,由利益形成的英日同盟注定无法维持。


尽管英国在巴黎和会上背叛中国,支持日本在山东的殖民要求,并将7艘德国潜艇作为战争赔偿送给日本,但随着日本扩张野心恶性膨胀,再加上美国在英国外交领域中的地位超过日本。1921年,英国在华盛顿会议上依照美国的意愿,体面地埋葬了英日同盟,之后又处处冷落日本。于是,感到被耍弄的日本便一头倒向重新崛起的纳粹德国,并在1941年向老盟友英国开战,“鲜血凝结的友谊”被“鲜血凝结的仇恨”所代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