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二卷 涩色的海风 223 到底是谁玩了谁(修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康饶生在路口的时候,点了支烟,徘徊着做了几分钟短暂而又激烈的思想斗争的:去还是不去呢?不去吧,刚才给按摩女挑逗的时候差点就把持不住自己了,回到宿舍还得自己解决;去吧,二十二年守身如玉今朝破,就为了一时的欢娱,值得吗?不去吧,为什么不去呢,明显的送到嘴边的肉,以前的女朋友怎么样,那些喜欢自己投怀送抱的女孩子怎么样,自己一心想要守护的萍姐怎么样,还不是离自己而去,还不是投到别人的怀抱,何必自己苦了自己呢?忠贞的爱情自己身边好象只有一例,但是女主角已经不在。

于是康饶生借着酒意一横心一咬牙,把烟头狠狠地扔在地上使劲的踩了踩,就折回了小八的住处。

小八的房间不大,单间里放着一张“席梦思”床占了大半个房间、一个小床头柜和一个不大的衣柜紧挨着;一张平行于床的桌子一半放着电视,一半架着一块镜子,面前是一堆化妆品;桌子边上有个门,出去就是阳台和卫生间;床尾进门的地方有张小沙发椅和鞋架,墙上钉着一排衣服挂钩,仅此而已,简单而朴素。

“坐会,我吹头发!”小八穿着一件粉红色的睡衣,里面什么都没有穿,晶莹剔透的胴体若隐若现,康饶生就坐在沙发上,点了支烟掩饰自己的紧张,不断地咽着口水,就象只猛兽那样直勾勾地盯着这到嘴边的猎物

“看什么呢?”小八吹完头发,走到康饶生面前,伏下身来,双手撑在沙发扶手上,把嘴凑到康饶生跟前。

“呵呵!”康饶生感受着那轻轻吐出来的气息,眼睛从那垂下来的领口内看进去,两只小白兔可爱地轻轻晃动着。

“今晚,我就是你的!”小八调皮地亲了康饶生一下,开始脱他的衣服,康饶生颤抖着配合小八,不一会就光溜溜地了。

“嘻嘻,好壮好雄伟哦!”小八跪在地上,把头埋了下去,吹拉弹唱异常娴熟。

“哦!”一股说不出来的快感传遍全身,象是轻微的电流带来的酥麻,温润湿滑。不几回合,康饶生就已经忍受不住,脑子里电光火石般地闪过电脑上影片的画面,猛地用手抓住小八的头发,使劲按住,小八挣扎不脱,摇着头发出“呜……呜……”的声音,显然她也意识到了什么,眼睛里带着“不要”的求饶眼神看着康饶生,康饶生根本就不为所动。

“哈,爽!”终于,无数子弹呼啸而出,把二十二年的积蓄全部交给了小八,康饶生顿时一阵畅快淋漓,才软软地放开了她的头发,。

“死鬼,讨厌!”小八嗔怪地拧了他一把,咳嗽兼干呕吐着跑到卫生间开了水龙头,传来一阵刷牙的声音。

“哈哈哈……”康饶生抽了几张纸巾擦了擦,满足地瘫在沙发上,扭曲地没由来地放肆大笑,然后点了支烟,抽了起来,又把手机拿出来调了闹钟,关掉。

这没吃过猪也见过猪跑,不过是只患了甲流感的猪,国内不健全的青少年性教育,让对性好奇的年轻人们,只能通过那些泛滥的岛国影片来获得相关知识。大学的时候康饶生就经常猫在宿舍里和舍友们一起研究学问,不过这学问却是犹如邪恶教庭的宣传册,不单不能传授知识,还会把人带向极端。

康饶生很满意自己的表现,刚才的情况就好象一个从没上台演出,却练得炉火纯青的舞者,起初还有点紧张,但基本功扎实,每个动作都是条件反射,所以演出非常成功。

“变态!”小八抹着嘴走出来,装做生气地坐到床上,打开了电视。

“哈哈哈……生气啦?”康饶生此时一点紧张都没有了,欣赏着生气的美人儿,惬意地抽着烟。

“不理你!”小八撅着嘴,不停地按着遥控器。

“哦!”康饶生不急,坐在那里慢慢地抽完烟,弹出阳台上,就想仆过去。

“去洗一下,脏死了!”小八一把把康饶生推开。

“好!把空调开冷点,热死我了!”

康饶生胡乱地洗了两下,出来的时候见小八已经脱了衣服躺在床上看电视。

“刚才爽够了吧,该轮到我了吧?”小八把腿架起来张开,差点把康饶生雷倒在地。

“嘿嘿,美人儿,我来咯!”康饶生又有了欲望,脑子里突然间想起以前看过的电视剧《封神榜》,学着纣的样子淫笑着,一下扑到她身上,在小八的帮助下,在松软温润里一刺到底,然后不断地撞击着,。

“翻过来!”有了刚才的前戏,康饶生异常勇猛持久,不停地变换着姿势,最后把小八翻过来背对着自己,又用力地从后面冲刺着。

“讨厌,这么用力!”当康饶生大汗淋漓软棉棉地趴在小八背上的时候,小八已经香汗淋漓软棉棉地趴在床上气若游丝(貌似比喻有点不恰当哈!),伸出手来饶到后面,抚摩着康饶生的头发。

“嘿嘿,我厉害吧?”康饶生缓过劲来,翻倒在床上,平躺着。

“还不是我的准备工作做得好,哼!”小八把头靠在康饶生的肩膀上,手轻轻地在他的胸膛上划着圈。

“休息一下,再来一次,哈哈哈……”

“冲个凉先啦!一身汗!”

“好,到卫生间去,搞死你!哈哈哈……”

一夜无眠,初尝男女之欢的康饶生反复折磨着小八,直到五点多,才迷糊地睡了一会。

“叮……”康饶生不情愿地睁开眼,按掉了手机的闹钟,把手轻轻地从小八头下抽了出来。

“走了?”小八迷糊了一句,翻过身去继续睡着。

康饶生也不答话,穿好衣服,拿好东西,又爬到床上,狠狠地在小八的屁股上扇了一巴掌。

“你作死啊!”小八翻过来,睁开迷糊的眼睛,嗔怪了一句,抱着枕头又继续睡。

“亲爱的,我走了,不要想我哦,哈哈哈……”康饶生在小八脸上亲了一口,又捏几下昨夜被自己揉得红通通的小白兔,才点起烟晃悠着出了门。

“啊……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哈哈哈……”

康饶生跑到海边,张开双臂疯狂地大笑着,是在庆祝自己已经不再是童子鸡了吗?还是在苦涩地笑,笑自己的疯狂,笑自己不可思意的突然变化?还是在深深地谴责着自己,为了解脱而笑?他不得而知,现在的他也不愿意去想,更不会去想,两小时前的疯狂,已经让他彻底疯狂,已经让他期待下一次的欲望完全将内疚和自我谴责完全打跑,现在的他更期待的是晚上的来临,扭曲的心,扭曲的欲望,让他笑得非常地狰狞可怕。

康饶生喊了几分钟,平复了下心情,又回到了从前的样子,这样的连续变化,能如此地快速而不留痕迹,连他自己都小小地吃了一惊,不过只是小小地而已,一瞬而过。

“各位早上好呀!”康饶生在路上吃了点早餐,回到宿舍,随便冲了个凉,换上衣服,从抽屉里取出办公钥匙急忙赶去上班。

“哈,康会计昨天晚上没睡?”小李比着自己的眼睛,一脸贼笑。

“玩游戏玩太晚了!”康饶生敷衍着开了“笼子”的门,把电脑打开,端着杯子去接水喝。

“哈哈哈,肯定是和哪个小姑娘在一起!”张雅开着玩笑。

“我哪有人要啊,呵呵!”康饶生一边喝着水,一边看着报纸,离上班还有几分钟的时间。

“怎么会没人要,你们说,谁要啊?”许荔站起来,对着几个小姑娘问道。

“我要!”

“我也要!”

“算我一个!”

“哈哈哈……上班!”康饶生知道如此直接的,肯定就是开玩笑的啦,不以为意,大笑了一下,开始工作。

“早,哎?你的眼睛怎么了,没睡好?”张思赶在八点钟的点上,和萍姐张帅一起走了进来。

“玩游戏玩得太玩了!”

“哦,注意休息啦,不要考完试什么的,就太放松自己!”张思关心了一句,也开始对着电脑忙了起来。

“以后我十二点就关拨号器!”萍姐显然没察觉康饶生彻夜未归,这多少让康饶生有点失落,以前可是出去都要打电话汇报的。

“哦,知道了!”康饶生耸了耸肩膀,掩饰住内心的澎湃,笑了笑。

“玩什么游戏呀?”张帅今天没什么事,两个得力手下帮他分担了大部分的工作,所以悠闲地喝着咖啡,靠在“笼子”边上问。

“帝国二!”

“我也玩也,晚上来两把?”

“好啊,呵呵!”

开完例会的时候,于翠儿给康饶生发了条信息。

“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

康饶生回:“在宿舍!“

于翠儿回:“撒谎要打草稿,我在办公室看到你和一个女孩子从村道上过去了,手机也不开机!”

康饶生回:“你都看到了还问什么!呵呵……”

于翠儿回:“别乱搞,注意点!”

康饶生回:“知道了,帮我保密啊!”

于翠儿回:“以后出去玩必须事先告诉我,必须手机开机,打你电话必须接,必须回来过夜,不可以带人回来,答应我就帮你保密!”

康饶生回:“行,我答应,谢谢翠儿姐姐!”

于翠儿没继续回信息,晚上活动的时候,偷偷刮了一下康饶生的鼻子,“小坏蛋,会泡妞了,注意低调,注意安全!”

接下来的几天,小八下班后都给康饶生打电话,康饶生有邀必应,夜夜疯狂地发泄着,两三点钟才回宿舍。

就快要到生日了,这两天小八没给康饶生打电话,康饶生打过去她也是胡乱应付几句我忙之类的,就挂了电话。

康饶生总觉得怪怪的,于是这天下班后,没去参加活动,而是去理发店找小八,几天没有ML做的事,他有点想了。

“小八啊,请假了,出去玩了!”老板笑呵呵地接待康饶生,“不如其他的师傅吧?”

“我不剪头,谢谢啊!”康饶生出了门来,走到小八的窗外,见窗户里黑着灯,叫也没人应,一阵落寞,踢着路上的石子,不知不觉地就到了阿杰的店门口。

“兄弟,进来坐会,以后可能就没机会啦!”阿杰在店门口叼着烟泡着茶。

“呵呵,我怎么走到这里来了!”康饶生挠了挠头,走进去奏了下来,端起阿杰倒的茶,一口喝掉。

“抽烟!有心事?”阿杰一口的潮汕口音,扔过来一支双喜。

“你对这一带的人都熟吗?”康饶生接过烟,点着。

“还行,你想问谁,我不知道的叫我马仔去查!”

“那个XX发型屋的小八,你知道吧?”

“哈哈哈,兄弟你不是看上她了吧,哈哈哈……”

“不是,我和她搞了,这几天又不见人了!”

“哦,是这样,我劝你啊,不要对她动情,她可是出了名的荡妇!”

“不是吧,看起来挺纯的啊!”

“纯?你第一次上她的时候,是她主动还是你主动,技术还不错吧?哈哈哈!”

“她主动,你怎么知道她那个什么的?”

“我以前也和她搞过几天,她就是这样,搞上了,几天就换,以后如果想起来了,又会偶尔找找你!”

“不是吧,这么荡?”

“是啊,不要想着她了,哈哈哈!”

“哎,虽然是这样,毕竟也和我好过几天啊,心里不是个滋味!”

“妖,兄弟,女人肯和你玩,又不要你负责任,你不偷着乐还想干嘛呀,非要去负责任呀?”

“也对哦,哈哈哈……”

康饶生苦笑了一下,原来不是自己玩人家,是别人玩自己,哈哈哈,没所谓了,既然是这样,就让这段情事过去吧。

“对了,刚才你说什么没机会了?”康饶生突然想起刚才阿杰说的那句话,开始自己在想事情,一下没注意。

阿杰一脸无奈地说:“我过两天就要走了,回老家!”

“怎么了,生意做得好好的?”

“这段时间买六合彩,把老半都输光了,呵呵,没钱交店租,房东要来手铺了。”

“没有欠债吧?”

“这倒没有,就是没有了本,继续也都输光了。”

“和房东说一下,一个月挺过来就基本没问题了啊。”康饶生是知道阿杰店里生意有多好的。

“没有用,房东早就想把铺收回去给自己的亲戚做生意了,整好这次有机会了,哈哈哈,还联合了本地人不给我海鲜,你说我做个屁!”

“不是这么绝吧?不道义啊!”

“有什么绝不绝的,有钱赚谁不想做啊?”

“你的兄弟们呢?他们几个不是本地人吗?”

“上个月砍了人,抓的抓,落草的落草,我现在就剩一个人啦,呵呵!”

“什么时候走,我送你吧,有路费吗?”

“明天,呵呵,路费还是有的,等下他们就老收铺,结算转让剩下的这些货的钱,放心吧!”

“好,那到时告诉我具体时间,我去送你!”

“不用啦,我走的时候给你发个信息就好!”

不一会,房东就带着自己的亲戚,一个黑脸男人过来看铺和收货。把价压得象扒皮一样以后,给了阿杰几千块钱,就把店门换了锁头,关上了。

“你可以考虑一下留下来给我打工,哈哈哈!”黑脸男人走的时候得意地对阿杰说。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阿杰强装笑容,现在的他虎落平阳,没人能帮到他,只要忍气吞声。

“喝两杯去?”阿杰甩了甩手中的钱。

“不去啦,你就这么点盘缠了!”康饶生不愿意花阿杰这最后的一点钱。

“怕什么呀,我留一百车费回家就行,家里还有其他生意,我回去帮我老爸就好!”阿杰二话不说,拉起康饶生的手,就往酒店走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