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涌星垂 第一卷 天下布武 第三十二章 怜卿薄命(一)

王藏山 收藏 0 5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


歌曰:

长白山前知世郎,纯着红罗绵背裆。

长槊侵天半,轮刀耀日光。上山吃獐鹿,下山吃牛羊。

忽闻官军至,提刀向前荡。譬如辽东死,斩头何所伤。


话说隋朝末年,炀帝横征暴敛,大兴土木,巡幸游乐,穷兵黩武,以致哀鸿遍野,民不聊生。大业七年,隋炀帝要远征高丽,征发全国兵、民数百万,“天下死于役而家伤于财”,终于激起大规模的农民起义。


首先跳出来个“知世郎”王薄,作了上面这首《无向辽东浪死歌》,号召大家起来造反。这歌里的“辽东”就是现在沈阳一带,自古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早在春秋战国,这里就是燕国的重镇。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分天下为三十六郡,沈阳隶属辽东郡。到了西汉,沈阳称为“侯城”,唐代改称“沈洲”,明代为“沈阳中卫”,满族控制这块儿地盘儿后改称“盛京”、“奉天”。


前两年东北易帜,改“奉天”为“沈阳”,最近这两天儿,日本人又把名字给改了回去。又密谋从天津把宣统皇帝接到这里,准备给他个满洲国的儿皇帝当当。


这大清国的末代皇帝溥仪先生是欣然同意,打开被小广告糊住的后门儿,偷偷溜出了天津静园,回到这“太祖龙兴”之地,准备卧薪尝胆,徐图东山再起。


要说这民国政府对以溥仪为代表的满清遗老遗少可谓仁至义尽,从头到尾,没有使过太暴力的手段(刨人家祖坟不能算呵,那不是政府行为),一直当成是人民内部矛盾处理。这也是孙逸仙“五族共和”理论的具体体现,愿望很好,但为中国后来的国运埋下了极其严重的隐患。


民国建立之初,孙逸仙发表《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宣言书》,曰:“国家之本,在于人民。合汉、满、蒙、回、藏诸地方为一国,即合汉、满、蒙、回、藏诸族为一人。……是曰民族之统一。”


用意是好的,维护民族团结、国家统一嘛!但止及五族,置其他少数民族于何地?何况同盟会时期,你老人家在满世界鼓吹:“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令多少已融入我中华民族的满蒙同胞心生寒意,稍有机会就都跑去搞“满蒙独立”。孙逸仙选的口号实在太逊。


再来看咱国家历朝历代老祖宗的造反口号,没有一个是挑动民族矛盾的:


夏朝奴隶曰:“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

陈涉、吴广:“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项羽:“彼可取而代之!”

刘邦:“大丈夫当如是也!”

樊崇:“杀人者死,伤人者偿创。”

刘秀、李通:“刘氏复起,李氏为辅。”

张角:“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王薄:《无向辽东浪死歌》。

李密:“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

黄巢:“天补均平。”

王小波、李顺:“吾疾贫富不均,今为汝均之!”

钟相、杨么:“等贵践,均贫富。”

韩山童:“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

张献忠:“荡平中土,剪除贪官污吏。”

李自成:“均田免粮。”

洪秀全:“有田同耕,有饭同食,有钱同使,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

林黑儿:“扶清灭洋。”


唉!糊涂!太失败了!林黑儿比孙逸仙还逊,红灯照咋就想出个“扶清灭洋”来?就算是“反清复明”也比这好呀。大清朝已经是扶不起的阿斗,太后老佛爷也没拿你林黑儿当个贴心人儿,最后落得殒命望海楼。自古红颜多薄命,多情公子空余恨!


可怜!可叹!可惜!要是造反成功,我现在就是红灯照的驸马爷了……


转念又想,红灯照真要造反成功,可能林巧舜早就嫁了人,哪里还轮得到我?所谓蝴蝶一扇小翅膀,历史立马大变样,可以称之为蝴蝶论。


今天我看到报纸,说“新月派”诗人徐志摩从南京搭乘邮政班机飞往北平,由于大雾在济南撞山而亡,这是宿命论。


罹难的除了徐志摩,还有驾驶员王冠一,但副驾驶员梁碧塘幸免于难,只受了轻伤,又符合惯性论。


所以呵,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有些东西想破了头也没得头绪,索性就不要想,踏踏实实干好本职工作才是硬道理。


这时候,北宁铁路已经停运,想去奉天得走水路。我花费重金雇了秦皇岛外打鱼船,摸黑儿靠上了旅顺港附近的海滩。上得岸来,我稍事化妆,浑身结束停当后,趁着蒙蒙的晓色,走进了旅顺火车站。


现在我这身儿装扮,皮衣裘帽,内穿西服,提了个皮箱,一副洋行买办出门儿公干的样子。间或有鬼子兵查看证件,我就掏出PS过的日本国驻上海领事馆的证章,红彤彤的大印很是唬人,小鬼子看了都要双手奉还,牛叉极了。


火车徐徐开动,坐在头等车厢里,我喝着滚烫的咖啡试图暖和下身体。十一月的东北已是滴水成冰,再过两个月,仿佛从地狱吹来的西伯利亚阴风就会彻底笼罩这片雪国天地,到那时我也该完成使命,回到北平温暖的家了吧……


唉!都说温柔乡是英雄冢,我才出来两天就想家,也忒没出息了。按照习惯这时候应该清点一下家当。


白金三百两,一百两用来熔铸一个花瓶儿,其实就是个炸弹壳子。白金外壳爆炸起来威力惊人,杀伤力是钢制外壳的五倍,如果再预制破片,那简直就称得上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20响德国造镜面匣子枪4把,子弹200余发,随身带了一把,3把留在上海。另有一把给了聂掌柜。


美金9000余元,大黄鱼3根,小黄鱼5根,银元若干。除了吃用,大笔支出有房租、电台、秘药。


数种伪造的证件。包括日本国驻沪总领馆的证章、淞沪警备司令部的证章、国联的护照。


俄罗斯版人皮面具一副。


金银珠宝一箱,全是难得一见的珍品。乖乖!初步估计价值四万多美金!够我铺张一阵子的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忍者的小物件儿。


在这里我忍不住对星宗弟子的高素质感到由衷地赞叹,聂掌柜专程跑回黄河泺口铁桥,把桥架上的夺命钢丝解开,缠好之后又给我送了回来,不曾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不愧是女人堆儿里长大的,心细如发。


听说聂掌柜和另一个星宗女婿朱让之情同手足,当年号称星宗的“文肝武胆”,最受林三娘器重的。林三娘为了笼络这俩人,把手下最得力的“钱塘双璧”姊妹两个许配给了他们。这两人也知恩图报,为星宗出过不少死力,最是忠心耿耿。


就在数日之前,我还写了一封言词恳切的信笺,烦劳聂掌柜送往林西县许克武家里,请他派人到东北襄助于我。



喝完咖啡,侍者收走杯子,我点起一支三炮台的香烟喷云吐雾。其实我并无烟瘾,但枯坐无聊,就吸上一支玩玩儿。在民国二十年的时候,鼻烟、水烟已不大有人嗜好,阿芙蓉又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吸食,这烟卷儿慢慢就成了社交宠儿,乃是一种人际交往的润滑剂。


一会儿功夫,一个金发碧眼的俄罗斯美女凑了过来,向我借火儿。这洋美女有着牛奶一样嫩滑的肌肤,身材玲珑浮凸,充满了异国情调,就像一个瓷娃娃。当这洋妞儿把一口烟圈儿轻轻吐到我脸上的时候,我就明白了这是一个白俄流莺儿。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