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看到一篇叫《中美名校对应关系》的文章,上面将中、美20多所高校进行了排列、对比:

北大—哈佛(学术圣殿,历史悠久,声望最高);

清华—麻省理工(理工世界第一,商学院同样顶尖);

复旦—耶鲁(文理超强,工科弱小,有名望);

南京大学—芝加哥大学(名气不大,实力超强);

南开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历史悠久,文、理强悍,排名前十)……

不知道作者想借此文说明什么,但这种对比确实没多大价值。中、美大学不在一个档次上,没法进行比较,我们的大学和美国及一些发达国家比差得太多了。

所以称名校,就应该在世界上有些名气,就应该有点与众不同的地方。这些与众不同到底是什么呢?笔者以为有以下三个方面:

一、超强的气度

名校是学术的圣殿,最关键的是要有科学民主、兼收并蓄的气度。一位叫艾里森的校友在耶鲁建校300年庆典上大放阙词:“所有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等名校的师生都自以为是成功者,其实,你们全都是失败者。因为你们以有过比尔•盖茨等优秀学生在你们学校念书,但比尔•盖茨却并不以在哈佛念过书为荣……世界第一的比尔•盖茨中途从哈佛退学;世界第二富豪保尔•艾仑,根本就没有上过大学;世界第四富,也就是我——艾里森,被耶鲁大学开除;世界第八富戴尔,只读了一年大学。微软总裁斯蒂夫•鲍尔默在财富榜上大概排在十名开外,他与比尔•盖茨是同学,为什么成就差一些呢?因为他是读了一年研究生后才恋恋不舍地退学的……”说这话的就是应邀在校庆会上发表讲演的全球第二软件公司的行政总裁、世界第四富艾里森。在下面洗耳恭听并对他讲话不时抱以热烈掌声的就是耶鲁大学校长、教师、校友及毕业生。艾里森的说法固然可笑。然而,耶鲁大学敢于请这样的人来演讲并且对他自以为是的讲演抱以阵阵掌声,并非缘于他是世界第四富,这清楚地显示出耶鲁作为世界一流大学的气度与胸襟。

牛津大学在世界高校中的排名首屈一指,拥有大量驰名世界的学者,众多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更为可贵的是其严谨的校风。曾在牛津萨默尔学院主修过化学专业的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提出自己想获得母校的“荣誉学位”,牛津大学却一点也不买这位名满天下的铁娘子的帐,干干脆脆地拒绝了她,理由也很简单:政治和学术是互不搭界的,学校对于荣誉学位授予什么人有自己的标准,牛津从来没有向政界要人颁发过荣誉学位。

在中国,如北大百年校庆上,我们听到的都是滔滔不绝的对母校的歌颂,没有一点点对母校的指责。我们许多高校的职称更是向邀请函一样无偿地向“成功人士”免费发放了:那个不学无术、以吃喝嫖赌和贪污出名后被枪毙的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一介混混,他那张函授大专文凭都是在地摊上买的。可就在他在任副省长期间,江西居然有好几家大学聘请他做了本校的“客座教授”。再看看连中学都没毕业的赵本山,不仅被聘为某大学“德育教授”,还又当上了某大学的学院院长。说相声的牛群不仅去安徽做了养牛大县的副县长,而且还成了安徽几所大学的“客座教授”。名人赵忠祥头上的教授头衔多得像当年胡适头上的博士头衔一样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超强的创造力

国家教育部权威人士说,近10年来,中国高等教育实现了历史性突破:1998年中国高校招生规模仅为108万人,2006年达到了540万人,2006中国高校在校学生、科研经费分别是1998年的4倍和6倍。中国高等教育在国际上属于比较先进的水平。

高校水平比什么?比招生规模没有意义,因为中国人口本来就多;比科研经费吗?近20年中国大学学费的涨幅10倍于居民收入增长,让城乡居民深感压力,让低收入人群不堪重负,教育作为社会调解器的作用被严重削弱,新“读书无用论”又出现苗头,近日重庆上万名应届高中毕业生放弃高考就是一个明证。

高校水平应该比创造力:要比诺贝尔奖得主,比重大发明,比重大科学突破。

重大科研成就的匮乏令国内“名校”蒙羞。有人统计,在2000年到2002年三年间,北大、清华等6所全国最强高校在《自然》和《科学》杂志上共发表27篇论文,仅及哈佛大学的6%,剑桥大学的15%,东京大学的20%。然而这6所大学的规模都至少在哈佛大学的两倍以上,不难得出这样结论,一所哈佛大学的科研成就约相当于200所中国一流大学。这就是中国大学与世界一流大学的差距。

目前,国内高校学术腐败愈演愈烈,抄袭剽窃、他人代笔、买卖书号、徇私关照、项目垄断、虚假鉴定、内定奖项、近亲繁殖……严重贬损了高校的形象,阻碍了高素质人才的培养和科技水平的提高。“知识分子是社会的良心”, “良心”坏了,令国人羞耻,更令国人担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三、超强的财力

追求教育机会的公平是现代国家不可动摇的原则之一。美国的普林斯顿大学招生宣传册上印着一句话:普林斯顿的“非贷款经济援助项目”向所有具备资格的申请者提供慷慨的“需求助学金”。以该校2008级本科生为例,穷学生不仅“学食宿无忧”,即便年收入过20万美元的家庭,也可申请减免47%的学费。去年12月,哈佛大学宣布年收入在12万-18万美元的中产家庭,学费只需交家庭年收入的10%。之前哈佛已经针对低收入家庭推出了学费减免政策,学生父母年收入不超过6万美元的,学费全免。

美国为什么要让穷学生不交费上大学呢?他们给出的原因十分简单:大学,尤其是最好的大学,如果只是富人子弟的俱乐部,无疑让这个国家颜面无存。

与之相比,我国大学生特别是穷学生就没那么幸运了,高校学费一涨再涨,一些人没毕业就背上了沉重的债务包袱。一项由世界银行和中国教育部资助的调查发现,随着院校层次的升高,农民子女的比例逐渐降低。1996到2000年间高等教育学费的年均增长率保持在25%左右,1998到1999年的学费增长率则高达44%。同期居民收入水准的增长速度则远低于这一水准。

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大学的财力。可以说,美国的名校有的是钱。哈佛的赠款基金达350亿美元,耶鲁也有225亿美元。美国有60所大学的捐款资金达到10亿美元以上。美国私立名校的赠款基金主要是靠校友捐钱,这些学校有的是钱,校友遍布朝野,经济、政治和文化各个方面,华尔街的许多老大都出自这些名校,世界级科学家出自美国名校的多得数不胜数。

我们的高校远没有哈佛、耶鲁有钱,而且比不上美国一般高校有钱。但可笑的是,在世纪之交,中国各大学却搞起了“大跃进”,过分强调规模,大量占用农田,兼并、扩建、迁址、扩招,两三年规模翻一番,三四年再翻一番。搞得多处不得安生,许多高校因此而债台高筑,负债经营,教学质量下降,学生就业困难。以南京大学为例,短短十几年的时间,本科生院已经搬过一次,而且现在又要搬,先从城中搬到长江北面浦口,没过几年又要搬回江南的市区,耗资无数,学校伤筋动骨,师生疲惫不堪。

美国斯坦福大学校长约翰.海纳西说过:“如果斯坦福的校园增加一倍,学生的人数也增加一倍,那么,我们这所大学要花20年才能恢复到原有的教学质量。”我们的一些“名校”的领导,很像是钱锺书先生在《围城》里所说的那样,是“小政客办教育”。这样的高校会成为世界的名校吗?

千万不要以“中国高等教育在国际上属于比较先进的水平”炫耀,也大可不必因为资金不足、体制落后等诸多困难而自悲。要正视问题,事实求是,以科教兴国为己任,逐步缩小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这才是正确的态度。


本文内容于 2009-7-27 19:08:34 被飞得更远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