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藏王 正文 第六章 拉本王子的葬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1.html


为拉本王子举行的葬礼是以苯教的仪式进行的,葬礼由苯教现任上师松巴木恰主持。仪式在匹播城(今山南穷结县西南方)举行。


公元740年1月5日,吐蕃的王亲国戚和主要官员齐聚匹播城,拉本王子的葬礼正式举行了。


仪式分三天进行。


第一天上午:


首先进行的是致礼仪式。在上师松巴木恰的带领下,所有参加葬礼的人员向拉本王子的遗体致礼,然在后坟场上排列开。


接着进行的是坟场上哭丧仪式。哭丧仪式上,赞普先进行致词,接着是赤松德赞和金城公主等王亲国戚再接着是大相等官员再接着是厨师,其后是杂勤……待众人都会投入酒浆后,上师松巴木恰就述说方剂获物的仪轨故事。


再接着进行的是献盔甲、分权势仪式。


再接着进行的是母舅的活动。母舅末西汉舍向赤祖德赞献上“温洛”和香马,此后舅甥见面,末西汉舍将魂像、“温洛”、宝马、宝牦牛、牦牛等一一剥皮然后献上,此后侍者依次向母舅致礼。此后在宝马的后排列上香马。


上午最后进行的是各类人献供品仪式。先是是亲人所供之养料,再接着是诸侯列邦所供之财物,排好后,供上粮食,御用辛侍奉,立于四方,守护门户。一个御用辛。之后供上粮食,供上瓢酒;第二个御用辛献上母羊,供上一瓢酒。低等的鞠本波取了财物和熏烟,再供上一瓢酒。


上午仪式完成后众人到冬宫内的丧宴之地进行午宴。


第一天下午:


下午首先进行的是三瓢酒仪式。仪轨和次序和上午一样。供上青稞酒三瓢。供第一瓢酒时献上粮食;供第二瓢酒时献上牛羊和乘骑、大宝马、供食等,后面的人择一佳妙之地献上熏烟;献最后一瓢酒时供上各种供食。


接着进行的是埋葬谷物仪式。先供一瓢米酒,此后秘密地用钉耙埋藏谷物。


此后是灵魂归附尸体的仪式。归附的仪轨和次序是:灵魂(象征物)左右放上兵器,灵魂(象征物)顶端站有殡葬本波和供献本波。其后是乳品桶,其后是彩线结,其后是食物,其后是死者像,左右两边是供食袋。其后是魂像,其后是“温洛”。其后是置放供食的祭典地,祭典地左右两边,由一个飞跑马,其后是大宝马,其后是大小香马,其后是一般的骑士,其后是亲人所供之养料,其后是诸侯列邦所供财物,其后是佳妙乐器、佩饰马,其后一个窦辛牵来能驮的骗牛,再接着是母犏牛。两排末尾的中间,两个御用辛牵来绵羊,其后两个大剖解者把宝马和能犁地的牦牛和香牦牛等。牵到贵人衣冠代用品前,小供献本波将尸体、尸像和供食搬到墓室门口。断火巫师和大力巫师选择魂主,此后魂、尸相合:将给尸体的供食和给灵魂的供食、尸像和魂像互相碰三次(表示尸、魂相合),献上一瓢“相合酒”。此后尸主留于此地,魂主向左转着走来,一供转三圈,在这期间每转一圈都要致礼并供上一瓢酒。备马官也从左右两边走过来,转三圈,转完后,从(死者)的脸部开始,向(死者)折倒三次长矛,对死至致礼。侍者和死者亲朋们哭丧。哭丧后御用辛和鞠本波在宝马等牲口上盖几层纸。


灵魂归附尸体仪式后进行的是去墓室的仪式,去的次序。其次序是:王家御用辛和两个供献本波共三人领头。其后是彩线结,其后是内府乳品桶,其后是食物,其后是左右两边的供食袋,其后是(死者)塑像,其后是魂像,其后是尸像,其后是“温洛”,到墓室后,由侍者依次致礼,然后供上酒碗,不能搞乱。


下午最后进行的是在墓室分定权势、辨认“福物”的仪式。赞普又分定权势,说:“为分权势而来集合!”于是贤良、恶徒依次趣前倾听,喊声大作。两个预言御用辛中的一个在剩骑中认定一匹乘骑是“福马”,从绵羊、牦牛中认定一头牲口是“如意牲口”,另一个则从财物中认出一件财物是“将来有用的财物”,此后御用辛从御用辛的衣物中一一择出(有福的衣物)。


下午仪式完成后到晚上的丧宴之地进食。


第一天晚上:


晚上进行的是各类本波在墓地念诵。此后在天快黑时,治病本波,讲述故事的本波和鞠本波们到墓地进行念诵。晚上时主要是由苯教的巫师们进行念诵,其他参加葬礼的人员可休息或处理紧急事务,亦可以相互交往。


其后两天又进行了类似的活动。当所有这些仪式进行完后,在苯波上师松巴木恰带领下,齐齐唱颂安息颂。最后关闭上室门并真土。完成葬礼仪式。


梁爽冰看着这场隆重而庄严肃穆的葬礼仪式不禁感慨万千。中国自古以来包括四周的少数民族各族,在先人死后都会做好大的一场法事,其仪式亦非常繁杂。但越到后代,其仪式越来越简化,到了后来,一个灵堂就完成仪式了。没错,费用是降低了,也没这么劳心劳力,但是不是与此同时对先人的敬重和怀缅之情亦下降了呢?虽然不见得古代对先人就有多怀缅,但一些文化上的传承却是在简化的过程中断掉了。


拉本王子死后,作为赤德祖赞唯一的儿子,赤松德赞理所当然就成了下任赞普的继承人。虽赤德祖赞才40多岁,理论上还有生儿育女的可能,但按照吐蕃立长不立幼的祖制即使赤德祖赞再下来儿子也只能由赤松德赞继承王位。而赤松德赞认母的事情早就由宫中人传出去了。因而在拉本王子的葬礼上,绝大部分大臣都专门到青瓦达孜宫向金城公主赞嫫和赤松德赞王子拜谒。金城公主也知道取得众大臣的支持对儿子非常重要,便带着赤松德赞一一接待了前来拜谒的众大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