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回都市 第二卷 龙枭尖兵 第二十五章 惨绝人寰的暴乱

longxiao9 收藏 0 1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2.html[/size][/URL] PS:(第二卷开始了!这卷男主角身边的人相继登场,30个人!有点多,大家要记牢啊!谢谢兄弟们送的花!!!) N国。 萧战龙浑身血污,胸前挂着装满骨灰的子弹,孤独地在街上游荡,他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那些欢笑的脸孔,那些都不属于他,他只是一个背负着罪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2.html


PS:(第二卷开始了!这卷男主角身边的人相继登场,30个人!有点多,大家要记牢啊!谢谢兄弟们送的花!!!)

N国。

萧战龙浑身血污,胸前挂着装满骨灰的子弹,孤独地在街上游荡,他看着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那些欢笑的脸孔,那些都不属于他,他只是一个背负着罪名的逃亡者,什么也带不走,什么也留不下,再怎样的热闹,再怎样的繁华,却越发衬托他的形单影只在人群中,他双目无神的抬起头,迎着街上形形色色的行人对他投来怪异和好奇的目光,却找不到一张熟悉的面孔,他的视线瞬间就被泪水模糊。

此时此刻,仇恨、孤独、绝望、伤痛、思念一起涌上萧战龙的心头,百感交集,他不断地给自己灌输一个信念;“一定要活下去,要让他的仇人以血还血!复仇!复仇!复仇!”

这时,六两载满人的大型卡车呼啸着驶进街上,大型卡车停稳后,从车上跳下来一群群手持铁棒、片刀的暴徒,跳下卡车的暴徒们,遇见行人不由分说挥棒就打。逼得行人落荒而逃,暴徒们则三五成群的追赶逃跑的行人,大有不把行人逼到死不罢休的狠劲儿!

暴徒们争相恐后地冲进道路两旁的超市、餐厅、洗衣店、娱乐场所、旅馆,见人就打,并且肆无忌惮地开始抢劫,暴徒们就像搬家一样,把所有值钱的物品通通搬上卡车。

萧战龙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没有逃跑,也没有制止,特种兵特敏锐地直觉让他发现了两个问题;第一,暴徒们全部留着清一色的平头,胸前的衣服上均印有素馨花。第二,暴徒们为何只抢华人开设的店铺?暴徒们为何只攻击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人?

就在萧战龙满腹疑问的同时,距离萧战龙十五米远的地方,一个略有几分姿色的青年女子在逃跑时不慎摔倒在地上,两个手持片刀的暴徒从她身后追赶上来,一名小眼暴徒举刀要砍的同时被旁边的大眼暴徒拦了下来,大眼暴徒对小眼暴徒叽里咕噜的说了些什么,小眼暴徒立刻点头表示赞同,两名暴徒把片刀扔在地上,像两只饿狼一样扑在了青年女子的身上,两名暴徒一上一下的骑在青年女子的身上,开始用力撕扯女子身上的衣服,很快,青年女子洁白的胴体便暴露在了空气中。

大眼暴徒架起不断挣扎的青年女子,让她的身体呈撅着屁股的姿势,一只手卡住她的脖子,一只手不停地在女子洁白的胸脯上用力挤压,小眼暴徒一脸急不可耐的样子解开自己的裤子,露出自己的“不闻之物”,腰部用力一挺,从后面进入了青年女子的身体,并快速抽动起来。

青年女子用汉语嘶声哭喊:“求求你们,不要,不要,啊——”

“她是我的同胞!”萧战龙先是心里一惊,接着没有任何犹豫的急速冲上前去,飞起一脚,这一脚不偏不倚地踹在小眼暴徒的咽喉,十五米全速冲刺加上飞身一脚的惯性,再加上长年累月磨练出来的惊人爆发力,致使小眼睛暴徒仰面栽倒,小脑重重地摔在地上,小眼暴徒闷哼一声死了。

萧战龙稳稳落地,极为迅速地弯腰捡起小眼暴徒扔在地上的片刀,一刀刺进大眼暴徒张大的嘴里,刀尖直接从大眼暴徒的后颈上穿出。

萧战龙伸手去扶倒在地上被暴徒凌辱的青年女子,却发现青年女子已经昏了过去,萧战龙刚想背起她,却看到不远处又有五个手持铁棒和片刀的暴徒冲向自己。

萧战龙用脚尖把大眼暴徒扔在地上的片刀踮向空中,同时伸出右手握住刀柄,用力一掷。

扑哧!

一个暴徒躲闪不及,片刀直接插入他的心脏,暴徒胸前溅起一束血倒地死亡。

剩下四个暴徒见状停了下来,暴徒们面面相觑,惊恐地看看地上被萧战龙秒杀的同伴,再看看双眼血红的萧战龙,进退两难。

萧战龙没有给他们喘息的机会,他冲上前去,身体在空中跃起,挥刀向一个暴徒的脖子上砍去,暴徒的脑袋呈直线飞向空中,一道“血泉”从暴徒的脖子上喷涌而出。

萧战龙对准落下来的“脑袋”,正脚背大力抽射,“脑袋”飞向另一个斜眼暴徒,斜眼暴徒用刀挡开了飞过来的脑袋。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斜眼暴徒挡开脑袋的一瞬间,萧战龙一刀劈开了斜眼暴徒的脑袋。

剩下的两名暴徒见状,吓得哇哇大叫,掉头就跑。

萧战龙冷哼一声,正要追上去,却看到对面又有十数名暴徒向自己杀来,萧战龙回过头去,后面也有十数名暴徒冲了上来,两伙暴徒将萧战龙团团围住。

萧战龙暗叫不妙,但事到如今也只有奋力一搏。萧战龙大喝一声,比暴徒抢先一步发起攻击,暴徒们万万没有想到萧战龙率先一步发动攻击,还没回过神来的两名暴徒已经命丧萧战龙的刀下,回过神来的暴徒们相继冲上去和萧战龙打在一起。

“当当”

一时间,刀身发出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

萧战龙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招招杀招,直指要害,又有数名暴徒被他一刀毙命,但暴徒们毕竟人数众多,体力上也占有压倒性的优势,萧战龙的后背挨了数刀,伤口血流不止。

萧战龙在奋战的同时,用眼角的余光扫到了暴徒们形成的包围圈的薄弱处。

机会稍纵即逝,萧战龙来不及细想,全速冲了过去,一名矮鼻梁的暴徒横过来挡住了萧战龙,萧战龙在心里冷笑一声:“正合我意。”

萧战龙虚晃一刀,矮鼻梁暴徒急忙用刀护住脸,萧战龙全身用力,左脚蹬在矮鼻梁暴徒的右胸上,右脚借力踏在矮鼻梁暴徒的肩膀上,借势翻身一跃向空中跳去。萧战龙落地之后没有停留,抬腿就跑。

暴徒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二十多个人围住萧战龙一个人挥刀乱砍,非但让他砍倒了六个人,而且还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逃走。恼羞成怒的暴徒们纷纷追了上去,街上其他的暴徒看到这一情况也陆续加入战团。

萧战龙边跑边回头,好家伙,身后至少有五六十个暴徒在追赶自己,俗话说得好,“三十八策,跑为上策。”(注意,我说的不是三十六计)萧战龙脚下不敢松劲儿,呼哧带风的跑了。

说到跑,萧战龙当年在部队有一个绰号“跑不死”,在一次的武装长跑训练中,战士们吓起了一只野兔,连长大喊:“抓住它!”,于是萧战龙与野兔之间展开了一场长距离的越野追击,野兔跑的很快,萧战龙跑的更快,有几次萧战龙伸手就能抓住野兔,可是他却偏偏不抓,后来竟然把野兔活活追死了。

不一会儿,萧战龙就把追赶他的暴徒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萧战龙躲到了一栋居民楼内,楼道内血迹斑斑,隐约还能听到女人的哭声,萧战龙上到二楼时,发现有一户人家的门是敞开的,萧战龙在外面观察了一段时间确定没用异常后,便躲到了屋子里。

屋子里一片狼藉,各种物品散落一地,萧战龙身体紧贴墙壁走进了一间屋内,这是一间浴室,浴室里躺着三具尸体,尸体被糟蹋的样子触目惊心;一个赤身裸体的妇女死在浴缸内,她两腿分开,下体被人插进去一根扫帚,只有扫帚上用来扫地的那一面没有被插进去之外,一米长的扫帚把已经全都插进了她的下体,鲜红的血染红了白色的浴缸;另外一个遍体鳞伤的妇女被人用水泥钉钉在墙上,身上数不清的伤口中还在不断地渗出血来,她的腹部已经微微隆起,显然已经怀孕;第三具尸体横躺在卫生间的地上,她的两个乳头已被人用刀割去,乳房内的组织清晰可见,她的乳房周围被人用烟头烫了十几个大大小小的伤疤。

萧战龙转过头去不看这惨不忍睹的一幕,这时,楼道里传来了脚步声和液体流动的声音,萧战龙走到门口,顺着门缝向外望去,几个暴徒手里提着白色的塑料桶,将桶内的液体倒在楼道里,液体的味道有些刺鼻。

“汽油!”萧战龙立刻明白了暴徒的意图,就在萧战龙关上房门的一刹那,楼下的暴徒已经将汽油点燃,火势迅速地蔓延到了楼上,萧战龙一个箭步冲到窗户前,从二楼跳了下去。

萧战龙刚一落地就发现有两个暴徒手举火把愣愣地盯着“从天而降”的自己,萧战龙飞速起腿,一记高鞭腿踢在了一个暴徒的脖子上,随着“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暴徒的脖子断了。

虽然萧战龙这一记高鞭腿力道刚猛无比,但却使得他身上的伤口疼痛加深了许多,他顾不上疼痛,率先对另一个膀大腰圆的暴徒发起攻击,萧战龙一肘扫在了暴徒的脸上,接着一拳打在了暴徒的喉结处,跟着两手按住暴徒的肩膀,随后一记正顶膝顶在了暴徒的裆部。

暴徒面色痛楚地一只手捂住剧痛地裆部,下体的鲜血源源不断地往外渗出,另一只手捂住喉结,因为喉结挨了萧战龙的重击而窒息,暴徒憋得满脸通红,想哀嚎却又叫不出来,最后暴徒的脸由红变黑,死于窒息和下体受到的重创。

萧战龙撕烂暴徒的衣服,咬紧牙关将自己身上的伤口包扎起来。

这时,N国的唐人街上四面八方都冒出滚滚浓烟,一时间火光冲天,烈火烧死了很多躲在屋内的华人,也将正在行凶的暴徒们烧的焦头烂额。

丧心病狂的暴徒们三五成群地在大街小巷上公然强奸、轮奸华人妇女,暴徒们变态的淫笑声、被害妇女们嘶哑的哭喊声和绝望的呻吟声,像钢针一样扎进萧战龙的耳朵,看着自己的同胞被人这样糟蹋,萧战龙痛心疾首,原本英气勃勃的眼睛此刻充满了杀气,让人不寒而栗。他恨不得立刻拿起枪突突了这些为祸人间的暴徒。

萧战龙两手握拳,捏的骨骼声声作响,心想这样的暴徒能杀一个是一个,他看见一个肥胖的暴徒正满脸淫欲的凌辱一个年龄大约在七八岁的女童,萧战龙像阵风一样的冲了过去。

骑在小女孩身上快速蠕动的肥胖暴徒感觉到一个黑影迎面扑来,肥胖暴徒刚抬起头,他的眼睛便被人用脚尖戳破。

“啊——”肥胖暴徒仰面栽倒,用手紧紧地捂住受伤的左眼,“兽血”顺着他的指缝流了出来,嘴里不停地发出痛苦地哀嚎。

萧战龙上前一脚踏碎了肥胖暴徒的卵蛋,肥胖暴徒面色扭曲,蜷缩在地上痛苦地痉挛起来。

萧战龙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卯足劲儿,用脚尖连续死戳暴徒的太阳穴,肥胖暴徒颅骨内的颞叶神经经不起如此猛烈的攻击,被萧战龙的“铁脚”活生生地踢死了。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萧战龙在心里大喝一声,他矫健地身躯来回穿梭在行凶的暴徒们与被害妇女之间,很多暴徒不是被萧战龙踩暴卵蛋,就是被萧战龙扭断脖子。

萧战龙红着一双迸发出杀气的血红眼睛,越杀越勇,半个小时就有二十八个暴徒被萧战龙扭断了脖子,被萧战龙救出的被害妇女们目瞪口呆的盯着这个满身血污,浑身充满死神般杀气的威武男人,不知是因为获救后的喜悦还是被凌辱时的痛楚,所有被害妇女均是痛哭流涕,一个妇女看着萧战龙神武的背影,口中喃喃地说:“英雄来救我们了!”

被害妇女们不知道,萧战龙不只是一个英雄,他还是一个为了躲避国家追捕的逃亡者。

萧战龙杀人的时候,并没有失去理智,在他不远处传来杀气震天的叫喊声惊醒了他,只见百八十个手持片刀的暴徒向自己冲来。

萧战龙立刻撒开丫子跑,多日的逃亡生涯已经让他疲惫不堪,再加上之前杀人逃跑耗费了很大的体力和受伤后流出的鲜血,使他的奔跑速度不断下降,有几次险些被暴徒们追上。

当萧战龙被暴徒追赶着跑出几条街的时候,他的身后传来了马达的轰鸣声,后面的暴徒开着卡车追赶萧战龙。

“不能在这挂了,一定要活下去。”萧战龙不停地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他的前方出现了一间宾馆,他把心一横,顺着宾馆墙外的排水管好似灵猴上树一样蹭蹭蹭地爬了上去。

萧战龙在部队时,经常进出宿舍不走楼门,上楼时萧战龙扒着窗台和阳台三下两下就蹿上楼。所以练就了一身优异的攀爬本领。

眼看萧战龙就要爬到六楼时,他的身体突然往下一震。

排水管脱节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萧战龙猛然伸出健壮地右臂迅捷无伦地扣住了窗台边缘,整个身体悬在了半空之中。萧战龙用右手挂住重达75公斤的身体,左手试图打开窗户,不想窗户却被牢牢锁住,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一部分暴徒争相涌进宾馆,冲进宾馆后,见到男人就是一顿暴揍,见到女人就强奸、轮奸,整个宾馆乱作一团。

楼下的另一部分暴徒对着悬在半空中的萧战龙愤愤地比划着手中的铁棒,一部分暴徒用尽全力把铁棒掷向空中。

劈里啪啦!宾馆的许多窗户被铁棒打碎。

啪!一根铁棒不偏不倚地打在了萧战龙后背的伤口上,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

“**你哥的!”萧战龙怒骂!

此时的萧战龙心生一计,他俯视下面的暴徒向自己投掷铁棒,这对于他来说或许是一个机会。

机会来了。

一根铁棒在空中翻转着向萧战龙飞来,萧战龙果断伸出左手,刚好抓住了铁棒。

“谢谢你们!”萧战龙朝下面的暴徒吐了一口痰,算是答谢礼物。

萧战龙挥动左手中的铁棒狠狠地砸向窗户上的玻璃。

哗啦啦!玻璃变成了碎片。萧战龙面部紧贴墙壁,以防脸部被玻璃渣子扎伤。

玻璃被砸出了刚好可以容纳一个人通过的窟窿。

萧战龙脚尖蹬住墙壁,胳膊加劲儿,纵身一跃上了窗台,钻进了屋内。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