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盲妇卖"后悔药"称治百病 年收入数十万

沈权将军 收藏 0 217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7_22_71214_9671214.jpg[/img] 重庆晚报7月21日报道 大字不识的盲人刘太菊神了!世上没有的后悔药,她不仅能“配制”出来,还能“药到病除”。 近3个月,不论刮风下雨还是烈日当空,我市石柱、武隆、彭水、丰都或黔江等县,甚至云南等地的老病号和被医生诊断为绝症的人,不时找到她,满怀希望地付钱领“神药”;不论病人患啥病,她又唱又跳念完符咒后,均会开出3服成分相同的草药。 昨日,记者在石柱县黄鹤乡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重庆晚报7月21日报道 大字不识的盲人刘太菊神了!世上没有的后悔药,她不仅能“配制”出来,还能“药到病除”。


近3个月,不论刮风下雨还是烈日当空,我市石柱、武隆、彭水、丰都或黔江等县,甚至云南等地的老病号和被医生诊断为绝症的人,不时找到她,满怀希望地付钱领“神药”;不论病人患啥病,她又唱又跳念完符咒后,均会开出3服成分相同的草药。


昨日,记者在石柱县黄鹤乡街上,见证刘太菊“行医”闹剧。知情人讲,近3个月来,就有超过万人上了她的当。


一服“后悔药”卖价4.5元


“阴阳结合,有求必应;心想事成,如意成功;求财财成山,求子子成求。”昨下午,石柱县黄鹤乡街上,一块印有如此文字的硕大招牌,挂在一间临街门面的卷帘门上方。屋内,一个双目失明的中年妇女正手舞足蹈,在一个被病痛折磨得不断呻吟的老太头上划圈。


“她是刘神医,我们镇上那个每天手脚打抖的老头吃了她的药,没到半月就好了。”门外,一个怀抱小孩的妇女跟病友议论。放眼望去,排队者有四五十人。


待这个怀抱小孩的妇女坐到刘太菊面前时,妇女按刘太菊要求说出自己姓名:很多年前,她做了一件对不起公婆的事,公婆残疾后她很愧疚,最近半年夜夜失眠。


“你需要吃后悔药!”刘太菊突然语出惊人。“我行医靠神人指点,等会儿给你的药是药引。你照我的话做,不到一星期药到病除。”刘太菊边说边念谁也听不懂的咒,随后说,后悔药也是药,“只要是药,神都能配出来。我念咒时,神给我讲了配药方法。”


最终,刘太菊在一个装化肥的空编织袋内捣鼓约20分钟,拎出3服草药。妇女接过,付了13.5元。


“不管啥病,我的药每服只收4.5元,你们每人只能拿3服。”刘太菊说。


自制“纪实片”麻痹病人


“行医”间隙,刘太菊绘声绘色讲起她会“看病拿药”的事。


“我老家是湖北利川。两岁时,我眼睛突然看不见东西。后来,跟老家卖草药的人学配药、抓药和医病。一天晚上,一个神仙来到我床前,给我讲了很多治疑难杂症的办法。我记不住,他就每天晚上来讲。我不识字,更写不来字。他答应,只要我看病,他就通过我给你们治病。”


刘太菊讲,她今年38岁,目前已行医17年。17年来获利多少?她没直接透露,强调不但购置了现在的门面,还在石柱县城和彭水县城租房办“行医分院”,黄鹤乡街上是她的“行医总部”。她邻居保守估计,前几年,她每年收入50万元以上,今年收入可能突破七十八万元。


她身后墙上挂着一面接一面的锦旗,落款者不仅有市内的,还有云南和河北的。


门面入口的柜台上,一台电视机正在播放“纪实片”,吸引着不少等待拿“神药”病人的目光。


“纪实片”内容首先是石柱县黄水森林公园的优美风景,背景音乐类似激昂的交响乐,接着,画面突然切换成正在旋转的地球,一根红丝带从地球背后缓缓飘出,同时飘出的是“名医刘太菊”几个大字。


“这纪实片权威,看起来像新闻联播。”一个老人插话,其他人不断点头。此时,画面上出现刘太菊的简历,辅以解说。接下来,画面中出现刘太菊行医时的特写,及类似央视新闻调查风格的采访病人和病人自述治愈等画面,紧跟打出的字幕强调刘太菊是市内外名医。


这部“纪实片”长约半小时。记者发现,观看此片的病人表情复杂:有人敬畏,有人如遇救星,更多人对片中自述被治愈者羡慕万分。


为了解“纪实片”出笼始末,记者对刘太菊谎称,受生重病朋友之托,专程打探她是否真如“纪实片”播的那样神奇。她不语。


“朋友讲,他愿花重金拿神药,还另给一万元感谢费。”记者立即说。刘太菊这才说,“纪实片”中的治病过程“绝对真实”,拍摄时间是两年前,是请县城从事丧葬服务的“丧事一条龙”拍的,一共花了3000多元。


当地人不相信“神医”


记者发现,黄鹤乡场镇很小,旅馆却有五六家,几乎每天爆满——住宿者全是从外地赶来找刘太菊拿“神药”的病人。


家住黄鹤乡政府附近的居民刘某说,在当地,没任何人相信刘太菊能治医院都治不了的疑难杂症,都说她用封建迷信骗人。


记者看见,刘太菊的女儿胳膊有一块巴掌大的烫伤,她没用母亲的“神药”,而是从药房买来烫伤喷剂治疗。


记者随机查看了几个病人得到的“神药”,发现每服中药成分都一样。刘太菊门面旁、长年向刘太菊提供草药的老翁坦言,每服中药都只有夏枯草等4种常见中药,适合暑天服用,任何人群均适宜。


“不属邪教不好整”


迄今,刘太菊以黄鹤乡作“行医总部”,彭水和石柱县城租房作“行医分院”行医17年,黄鹤乡政府对此是否知情?


昨日,黄鹤乡综治办主任秦光红介绍,自他3年前来黄鹤乡工作,便知道刘太菊替人治病的事。他认为,刘太菊的行为属封建迷信活动,不属邪教,乡政府从去年起给刘太菊至少打过3次招呼,得到的回应是“瞎子要吃饭,没其他手艺谋生。”


秦光红表示,将向分管领导汇报,“从综合治理层面讲,不属邪教不好整。但乡里会很重视,近期应该会拿出比较妥当的处理办法。”


石柱县卫生局医政科透露,刘太菊属非法行医,将调查后依法取缔。若刘的行为给病人造成严重后果,将移交相关部门追究刑事责任。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