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作文批语妙趣集锦

火土 收藏 0 401
导读: 1、某考官看了三篇蹩脚文章,按规定他必须排出一、二、三的名次来,还得写上恰当的评语。阅完文章后,他思索再三,提起朱笔分别在答卷上分等加批:“一等放狗屁”;“二等狗放屁”;“三等放屁狗”。一等作文者在考官眼中还算是人,仅是放了一次“狗屁”而已;二等作文者则似狗,但除了“放屁”之外,尚有看家本领;三等作文者就不是人了,而是专会“放屁”,别无所长的无用之狗!       2、欧阳修某次主考,发现有位考生的名字竟与他相同,就有些不悦,在批语后附加一联语曰:“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某考官看了三篇蹩脚文章,按规定他必须排出一、二、三的名次来,还得写上恰当的评语。阅完文章后,他思索再三,提起朱笔分别在答卷上分等加批:“一等放狗屁”;“二等狗放屁”;“三等放屁狗”。一等作文者在考官眼中还算是人,仅是放了一次“狗屁”而已;二等作文者则似狗,但除了“放屁”之外,尚有看家本领;三等作文者就不是人了,而是专会“放屁”,别无所长的无用之狗!

 

    2、欧阳修某次主考,发现有位考生的名字竟与他相同,就有些不悦,在批语后附加一联语曰:“司马相如蔺相如名相如实不相如”,不想这位考生接卷后竟立即对曰:“长孙无忌魏无忌人无忌我亦无忌”。欧阳修看后拍手称绝,补录了这位考生。

 

    3、北宋大词人柳永填补翰林员之缺席,吏部呈其诗文给仁宗皇帝,柳永写的一首《西江月》词中有这么一句:“我不求人富贵,人须求我文章”,仁宗看后很不高兴,作御批四句:“柳永不求富贵,谁将富贵求之?任你白衣卿相,风前月下填词。”柳永从此便谢绝仕途,依红偎绿,放荡不羁,常借皇帝批语自嘲:“奉旨填词柳三变。”

 

    4、有兄弟四个进京城赶考,商量每人说一句,凑成一首诗,应付考试。四个走在乡间的一条小河边儿上,大哥说了第一句:“村外小河旁”。二哥看见河边儿上两行柳树,说了第二句:“杨柳排成行”。兄弟四人投宿客店,夜里睡不着觉,一起吟诵诌出来的那两句诗:“村外小河旁,杨柳排成行。”闹得别的客人无法入睡,客人们感到好奇,就将窗纸舔破,想看个究竟。老三抬头看见了窗上的小黑洞,便大声说出了第三句:“满窗小黑点。”第二天一早,兄弟四人继续赶路。老四看到河边有两个渔夫打架,就兴奋地吟道:“两个渔翁相打。”三个哥哥一想,第四行怎么可以是六个字呢?于是就去掉最后的那个“打”字,成了“两个渔翁相”,倒也押韵。就这样,这兄弟四人考试时就在考卷上写下了他们集体创作的四句诗。几天之后,考官发回他们的考卷,考卷上批了两个字:“欠打!”一看考官的批语,老四说:“我说第四句应该是两个渔翁相打’,你们一定要把后面的那个打’字去掉,你瞧,人家考官说了,只欠一个打’字。”听了老四的话,三个哥哥后悔莫及。

 

    5、明代大书法家徐渭第一次参加乡试,在试卷上只写了四句诗,考官批语:“太短”。第二次乡试,徐渭吸取“教训”,不但写满了整个试卷,还写到了桌子上和椅子上。

 

    6、有个考生在试卷上模仿南唐李煜的《浪淘沙·帘外雨潺潺》,写了一首“词”:“卷纸对笔尖,七窍生烟。躁热难解心头寒。摸耳搔头皆不济,如坐针毡,独自干瞪眼,无限辛酸!出题容易答题难。铃声一响交卷出,分数若干?”阅卷老师看后,写的批语是:“虽无实学,却有歪才;屁股免打,下次再来。”

 

    7、清代有一次科考,以《事父母》为题。某生承题写道:“夫父母者,何物也?”考官评语毫不客气:“父,阳物也;母,阴物也。阴阳不合,乃生此怪物也。” 又有一次以《鸡》为题,有个考生在“中比”写道:“其为白鸡耶,其为黑鸡耶?其为不黑不白之鸡耶?”考官评语三字:“芦花鸡。”该考生在“对比”中又写道:“其为公鸡耶,其为母鸡耶?其为不公不母之鸡耶?”考官评语更简炼,仅有两字:“阉鸡。”

 

    8、某考官见一试卷,未写一字,批曰:“皓月当空,一尘不染,何吝赐教乃尔?”

 

    9、有一考生考试时,鬼画符般地乱写一气。批卷时,第一位考官怎么也看不懂是何意,觉得很奇怪,无奈只好在卷首批了个“奇”字;第二位考官看了,也不懂是何意,但看到第一位考官的批语,怕别人笑话自己无才,只好在卷上批了个“妙”字;交到主考官审定,他也看不懂这篇文章是何意,但看了前两位考官的批语,同样心理,就在卷上写个“绝”字。

 

    10、清代有一学使(考官)以“临财毋苟得”句为题试考生。一考生错把“毋”字写成“母”字,“苟”字写成“狗”字,学使啼笑皆非。他没好气地对考生说:“我出一联,你如果对佳,就免罚,否则重责不饶!”遂出句道:“《礼记》一经无母狗”那考生对道:“《春秋》三传有公羊”。学使叫绝。

 

    11、某考生在考卷上写了一首打油诗:“未曾提笔泪涟涟,苦读寒窗十几年;考官若不把我取,回家一命归黄泉!”主考官写的批语是:“未曾提笔泪涟涟——不必;苦读寒窗十几年——未必;考官若不把我取——势必;回家一命归黄泉——何必!”

 

    12、清代梁章矩《制艺丛话》曾记一个考官出题为《盖有之矣》(见《论语》),考生作八股破题是:“凡人莫不有盖。”考官见了大怒,批曰:“我独无。”往下看起讲是:“凡自言无盖者,其盖必大。”考官赶紧将前面的批语涂去。往下再看是:“凡自言有盖者,其盖必多。”

 

    13、清朝某县考童生,规定至少要录取三名,应试之日,恰好来了三名考生。主考官收上试卷一看,不觉目瞪口呆。原来一个考生抄了试题后,只写了“且夫”二字,再无下文;另一个抄了试题,却只字未答;第三个干脆试题也未抄,交了白卷。主考官大伤脑筋,为了交差,他只得大笔一挥,把抄了试题且写了“且夫”二字的考生取为第一,批道:“但观且夫’二字,必定满腹珠玑,应名列第一。”把仅抄了试题的考生取为第二,批道:“誊写毫无差异,足见其材可造,应名列第二。”把交了白卷的考生取为第三,也批道:“慎重其事,不轻落墨,应名列第三。”。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