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胆奇梦 正文 第三十七章 抢人计划[九]——断后2

冷眼望天 收藏 2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URL] 我见他们两个离去之后,冷冷笑道:“小鬼子,今天让你们尝尝《孙子兵法》中,‘以正合、以奇胜’的滋味。嘿嘿……” 转而,我对青纱帐中的大毛和二毛大声吼道:“打!给我狠狠的打……” “哒哒哒哒……” “砰…砰…砰…砰……” 敌我双方都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


我见他们两个离去之后,冷冷笑道:“小鬼子,今天让你们尝尝《孙子兵法》中,‘以正合、以奇胜’的滋味。嘿嘿……”

转而,我对青纱帐中的大毛和二毛大声吼道:“打!给我狠狠的打……”

“哒哒哒哒……”

“砰…砰…砰…砰……”

敌我双方都在为吸引对方的火力和注意力,玩儿了命的射击。

子弹激射,贴着地平面来往飞梭。虽然双方都没伤亡,但成片的青纱帐可倒了血霉,大片大片的匍倒在地。有时一颗子弹便可贯穿数十颗高梁杆,茎秆爆裂、断叶横飞。

乱射一阵之后,我身上的两千发子弹,只剩下了五六百发,倘若张有友和小强再不快点从左右两翼攻入鬼子的阵地,过不了多久,我们就会迎来歪把机枪弹尽粮绝的厄运,到那个时候,就凭我们手里的二十响大匣子根本就无法与鬼子的三八大盖相抗衡。可是,我怎么也想不到,我们的危机还不止这些,鬼子也有两队人马正在我们的左右翼攻来。

“你们两个小子快点啊!老子快没子弹了……”我心里焦急的叨念着。可我手里却仍然没闲着,歪把子在我右手动扳机的同时,也在疯狂吞噬着我身上仅剩无多的子弹。

就在此时,鬼子的左翼一阵大乱,鬼子的惨呼声充耳可闻。

“好样的!有友!”我心中赞了一句。

少时,鬼子的右翼也是一阵大乱。

“嘿嘿……成功了!小鬼子,尝到厉害了吧?”我停止了射击,仰躺在地上“嘿嘿”直乐。

“砰、砰、砰、砰……”

突然,在我们的左右两侧传来了三八大盖的声音。

“队长,我们的左侧出现鬼子!”

“队长,我们的右侧出现鬼子!”

分别躲在左右青帐中的大毛和二毛几乎同时向我报告道。

“啊?”我心中立时大惊:“我靠,难道鬼子也想给我们来个三面夹攻?这帮狗日的还真他妈的狡猾……”

我很是纳闷他们这两队负责偷袭的人在途中为什么没遇上,或许是因为这片青纱帐太大的缘故。

“给我打!先把左右两翼的鬼子先给我干掉!”我大声对大毛和二毛命令道。同时,我把手中的歪把子也转向了右翼方向。

“哒哒哒哒……”我手中的歪把子一梭子子弹飞快射进了右翼的青纱帐中。

“嘿嘿……”就在此时,鬼子的中队长龟田。虽然张有友和小强从左右两翼对他们夹击,但他却仍旧得意的摸着鼻下的一搓毛道:“土八路的,《孙子兵法》的,果然不懂!我能夹击你们的两翼,我就防备着你们来攻击我的两翼……”

龟田迅速把自己身边50多个鬼子分成了三路:一路10人挡住了左翼的张有友,一路10人挡住了右翼的小强。最后30多人为一路,由他亲自带领,悄悄的快速从正面向我们接近。用龟田自己的话说:“土八路的,认为他们的左右偷袭成功,我军已经被牵制,绝对想不到我还有能力从正面进攻他们……”

我们此时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左右两翼,根本没想到鬼子敢从正面进攻我们。

此时,张有友和小强分别被鬼子牵制,而我们又被左右两翼的鬼子纠缠,龟田的正面进攻也在缓缓靠近。我们此时的处境十分的危险……

“砰、砰……”

在我们正前方突然出现了三八大盖的枪声,而且枪声大约只有二十米的距离。

“不好!”我当即意识到可能是鬼子从正面攻了上来。

三面夹击!形式对我们非常不利!

“撤!”我对大毛和二毛大声命令道:“向正北方撤!”

现在东、西、南三面全都有鬼子,我们只能向正北方撤离。但正北方如果再向前走不了十里便是鬼子的一个驻扎点,我们向北撤离也并不十分安全,但眼下之际,也顾不了那么许多,走一步是一步!

我带领着大毛、二毛在青纱账中快速向北奔去。那左、右、中三路鬼子此时迅速合为了一路,在我们身后紧追不舍。

“队长”,奔逃之即,大毛向我问道:“队长,我们逃了有友和小强怎么办?”

“怎么办?放心吧!他们两个机灵的很,不会有事的,再说我们已经把鬼子大部分兵力吸引了过来,他们一定没事。”我边跑边答道。

在我们身后枪声不断,子弹不时从我们的身旁呼啸而过。索性我们三个没人受伤,我们边跑边向身后对鬼子进行还射。

“哎呦……”

我向身后射完一梭子子弹之后,在我转身的一刹那被脚下一跟翻倒的高梁杆拌倒。

“队长!”跑在我身旁的大毛、二毛以为我中弹摔倒,二人同时惊呼,迅速向我奔来。

在我摔倒在地上的一刹那,我突然想到……

此时,大毛和二毛同时来到我身旁,一左一右想要把我从地上扶起来。我却拨开了他们的双手,对他们道:“大毛,你自己一个人向前跑,吸引住鬼子的注意力。二毛,你和我一起潜伏下来,准备伏击追过来的鬼子。”

“是!”在这危急时刻,根本不容他们多想,只有果断迅速的执行命令。

大毛向身后的鬼子射出一梭子弹之后,继续向前奔逃,边逃边转身向身后狠狠射出一梭子弹。

我和二毛则潜伏在了青纱帐中,我们把歪把子压满子弹之后一枪不发,单等鬼子来到进前。

青纱帐叶秆繁茂,再加上正值深夜,青纱帐中漆黑一片,只要我们潜伏在里面不动声色,鬼子是很难发现我们的。

在青纱帐中敌我双方都是依靠着声音来判断敌人的大概位置。我相信,鬼子只会顺着歪把子机枪的声音去追击大毛。刚才我被鬼子的三面夹击惊得一时慌了神儿,只知道仓皇跑路,根本就没想到这一点。倘若不是被翻倒的高梁杆拌倒使我突然醒悟,恐怕我们现在还在向前奔命。还有一点,鬼子现在一定认为我们此时已经是惊弓之鸟,只有逃命的心思,根本不可能有伏击他们的想法。

少时,鬼子杂乱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十米……五米……三米……

“打!”我匍匐在地暴喝一声,右手食指快速抠动扳机向距离我们不足三米远的鬼子狠狠的暴射。

“啊…啊…啊…”

在歪把子火舌狂喷之下,我和二毛身旁不断传来了众多鬼子的惨叫声。为了能够达到连续射击的目的,我们一手抠动着扳机,一手装填着子弹。鬼子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根本就来不及卧倒就已经被子弹撕成了碎片。如此近的距离,一颗子弹有时就能洞透两个鬼子。我们手中的歪把子机枪疯狂的咆哮着,鬼子的惨呼声也在不断的传来。追来的60多个鬼子当即只剩下了20几个。

当然,鬼子不是挤成一团单等我们就这么轻易射杀他们的。他们在青纱帐中呈扇面儿状,对我们进行地毯式追踪。鬼子的人员其实很分散,而且相隔距离也比较远。我们能够轻易射杀他们,完全是因为我们两个刚好潜伏在了鬼子的两名歪把子机枪手的搜查区域内。我们这里响起歪把子的枪声并未引起鬼子们的注意,因为他们认为是他们自己的机枪手在对土八路进行着扫射,当他们查觉到不对时,已然是伤亡惨重。

“射击!”

不远处的鬼子中队长龟田,他第一个查觉到他们这两名歪把子机枪手有问题,不去射杀土八路,反而对自己人开了火。他赶忙匍匐在地,挥动着手中的王八盒子,指挥身边的鬼子向我们开火。他从没见过有这么大胆的八路,苍慌奔命之即,竟还敢对他们反咬一口。

“射击!”此时龟田歇斯底里的愤怒咆哮着。

“哒哒哒哒……”

我和二毛一左一右分别趴伏在青纱帐中,对两侧的鬼子不停的扫射着。歪把子机枪已经被我们发挥到了极致——连续不间断发射!每分钟射出子弹150发!

这歪把子理论上是可以每分钟射出150发子弹,但在鬼子多次实验当中,它却总达不到150发。

今天,因为我们是在拼命!为了活命,体内潜能被迫爆发,装填弹药的速度当然要比那些鬼子平常四平八稳、不紧不慢做实验的速度快的多,歪把子实现每分钟射出150发子弹是绝对可能的!

可是,不到十分的时间,我身上的子弹被我彻底打光!没了子弹的歪把子,连一把刺刀都不如。我丢了歪把子迅速拔出了腰里的匣子炮,把匣子炮调到了连机位置。连机匣子炮如同一把微冲相似,二十发子弹被我“嗒嗒嗒”一股脑儿射了出去。

手枪必竟是手枪!即便你是连机那也根本无法与步枪、机枪相提并论!

我这边的火力明显下降,鬼子一边对我还击,一边在慢慢的向我逼进。此时,二毛也拔出了腰里的大匣子……

就在此时,二毛突然惊异的对我说道:“队长,我这边没了鬼子的枪声。”我闻声忙转脸细听。果然!二毛一方的鬼子没了声息。这是怎么回事?

“他妈的这帮小鬼子鬼得很!他们一定是想不动声色的接近我们,前来偷袭我们。”

“那我们怎么办?”

“富贵险中求!”我拔出了腰里的东洋刀:“咱们给他们来个反偷袭!”

说着,我舍弃了我那一方的鬼子,把大匣子掖回了腰间,和二毛手握东洋刀,向二毛一方的鬼子缓缓靠近。在我们身后,仍然不断传来龟田的咆哮和三八大盖的激射。我们此时顾不上他们,只是一味向我们对面的青纱帐深处悄无声息的行进。

“队长……二毛……”在我们走出有20几米时,前方竟然传来了大毛的声音。

“大毛?”

“哥?队长是我哥!”二毛兴奋的叫道:“哥,我们在这里!我们在这里!”

前方一个悉瑟熟悉的脚步声快速顺着二毛的喊声,来到了我们近前。

“队长、二毛……”大毛手里拎着鲜血淋漓的东洋刀,点头向我们打着招呼。

“哥,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向正北方向吸引鬼子的注意力了吗?”二毛不解的向大毛问道。

“呵呵……你哥一定是听到我们和鬼子交上火,他便又迅速返回,并且悄悄绕到了鬼子的屁股后面……”我笑着一指大毛手中还在淌血的东洋刀:“用这把鬼子的东洋刀把你这一方的鬼子,在没让他们发觉的情况下全给捅了。大毛!你干得不错!回到龙尾盘后,我一定向大哥给你要奖赏!”

“怪不得……我这一方的鬼子全没了声息……哥,你真厉害!”二毛眼中充满了敬佩和羡慕。

“呵呵……队长,你可别这么说,如果不是你们吸引住了鬼子,我也不可能轻易绕到鬼子后面,轻易接近他们……”大毛不好意思的捎着后脑勺道。

“好了!我们现在回去找有友和小强……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希望他们不会有事。”我略带着一丝耽心道。

“对长,你不是说过他们两个机灵的很,他们一定不会有事的。”大毛安慰我道。

“希望吧,这些的鬼子战斗力和狡猾程度,已经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希望他们不会有事……”

我们三人在青纱帐中迅速向张有友和小强的方向奔去。此时,龟田方向的枪声也已经停止……

张有友和小强与鬼子战斗的地方距我们现在的地方有5里地的距离。5里地2500米,以我们在青纱帐中的行进速度也只需要40分钟便可到达。

斗转星移,东方已经鱼肚发白。此时青纱帐中竟有了一丝光亮,黎明前的黑暗已经离去……

我们几乎和这二百鬼子激战了一夜。此时,我们奔跑在青纱帐中略觉有一丝乏累。但,这就是战争的残酷!在没有全部消灭眼前的敌人之前,我们是不能松懈的!在没有完全消灭侵略之前,我们是一辈子都不能松懈的!

随着地上的鬼子尸体越来越多,我知道,我们已经接近了先前的那个战场。张有友和小强应该就在附近。此时,这里已经没有了震彻夜空的枪声。

“咔、咔……”在我们右手边的大道上,竟传来了金属碰撞的铿锵声。我们迅速钻出了青纱帐,站在大道上向前方望去……

前方20几米处,五、六个凶神恶煞的日本鬼子个个手持一把东洋刀,把两个满身是血的“血人”围在中央,两人满身的鲜血让人看着就触目惊心,也不知道挨了鬼子多少刀,也不知道身上有多少伤口。

“有友!小强!”认出二人的我,看着他们满身鲜血淋漓的模样,心中一阵的绞痛,二人的状态太惨了!

我疯了一般向围拢二人的鬼子奔来,边跑边大声暴喝道:“他妈妈的该死的小日本儿,老子要活剐了你们!”

张有友和小强在被20个鬼子分别牵制之后,双方不停对射,鬼子的三八大盖当然无法与歪把子匹敌。在张有友和小强射杀了十几个鬼子之后,身上的子弹全部打光。鬼子此时也是弹尽粮绝,双方只好短兵相接。这鬼子的上等兵以我们现在的能力只能与他们一对一的较量,张有友和小强被六个鬼子同时围攻当然讨不到便宜,不一会儿工夫便多处受伤,满身是血。不过,二人仍旧凭着坚强的意志在和鬼子作着拼死搏斗。倘若我们再迟来一会儿,他们两个恐怕性命堪忧。

奔跑之即,我把手中的东洋刀交于左手,右手却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刺刀。

“天权飞刀式!!”

“哧!”

“啊!”

一个鬼子的眉心当即多了一把恐怖而又深深插入的刺刀,那鬼子当即发出一声惨叫,瘫痪在地。

“哧!”

“哧!”

“啊!”

“啊!”

大毛和二毛也同时射出了自己身上的刺刀,射倒了两个鬼子。三把刺刀射倒了三个鬼子,围拢在张有友和小强身旁的鬼子只剩下了三个。我和大毛、二毛迅速接替下了他们两个,一对一的和小鬼子对搏在一起。

剩余的三个小鬼子见三把刺刀瞬间便灭掉了他们三个人,他们心里登时对我们愤怒而来的三人产生了莫大的恐惧。

两军交战勇者胜!以愤怒之师敌对恐惧之兵,我们当然占了莫大便宜。几个照面之后我便狠狠的劈开了一个鬼子的脑袋。紧接着,大毛两兄弟也分别劈倒了另外两个鬼子。

劈倒三个鬼子之后,我们迅速来到了张有友和小强身旁。我刚要开口向他们询问他们的伤势。

突然,就听我们身后一声高喝:“土八路的!交枪不杀的干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