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赵川:我也问易中天老师几个愚蠢问题

今天看到易中天老师羞辱北京卫视《非常网络》主持人的新闻,报道说,导火索是主持人问易中天有没有想到《品三国》图书火爆等话题,易中天以“不要以为什么事儿都是策划的,媒体很弱智,总喜欢问动机”作答;此外,在被问到“与余秋雨的网络战是不是为了保持名人热度”等问题时,易中天干脆说,“我拒绝回答愚蠢的问题。”易中天还多次以讥讽的口吻问主持人还要继续愚蠢下去吗?嘲讽应该开个主持人培训班;质问主持人怎么就是不明白自己的意思等等。主持人林白和姜华几度被噎到无语,特写镜头中甚至能看到他们面露难色、眼泛泪光。




被易中天老师羞辱的主持人林白,在很多年前曾经是我的同事,我对他比较了解,他算是个机智的主持人。我心里很难过,也很不平。在这里请教易中天老师几个问题:




1、 如果一个凡人问了智者所谓“愚蠢的问题”,智者会去羞辱他么?


2、 以平凡人的愚见,当然不是什么事情都是策划出来的。但是每件事情都有其动机。易中天老师在节目里问主持人,“你为什么出生,你有什么动机么,你想干什么”,观众热烈鼓掌,主持人面带尴尬。其实,易中天老师是擅用急智,而犯了个常识性错误,“出生”的动机,原本就不在自己,而应该去问父母,但出生这件事本身,动机照样是有的。比如我写这篇博客,是为林白鸣不平,为主持人鸣不平,因为在我的主持生涯中,也犯过错误,幸好嘉宾宽容了。我也像林白以及其他主持人一样,一直在努力提高自己。话说回来,易中天老师说“媒体很弱智”,假如媒体如此弱智,媒体又是怎么发现了才高八斗,才华横溢的易中天老师呢?




3、 其实早在《品三国》之前,易中天老师就出过一些书,比如:《读城记》和《品人录》。我个人更喜欢易中天老师早期的作品,但我也问一个愚蠢的问题,为什么易中天老师早期的作品没有《品三国》那样畅销,除了与时俱进的因素以外,没有弱智的媒体,《品三国》和今天的易中天,还会不会那么火?




4、 易中天老师被有些人称为“学术超男”,我之前非常不认同,因为这是对一个学者的羞辱。但现在我认同了。主持人的素质确实应该提高,每个媒体人都在努力,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在我们广播电视行业,有着对“我”的几层定义,非常明确的一点就是:主持人不仅仅代表个人,主持人首先一部分代表观众,就中国的媒体体制来讲,又代表政府的一部分宣传功能,这两方面,都要求主持人不能完全按照个人思路向嘉宾发问,而是要考虑得更多。中国新闻的特性,易中天老师比我更清楚。而且大多数百姓对“史”的了解并不是依靠书籍,而是来自于剧、舞台、评书,在整个群体素质提高的过程中,仍然有相当一部分人是依靠广播电视来学习的,这就是为什么广电总局会对主持人、记者资格进行审查,对广播电视有着非常严格的管理制度。我不知道中国目前还有多少文盲,但我深信,让大众重新设定、认识广播电视原本应有的功能,还需要一个不短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易中天老师,您作为长者、智者,为什么不能做一个建设性的思想传递者,而更愿意给自己一个拆台的人呢?




5、 按易中天老师的思路,我写这篇博客,这不是策划,更不是借易中天老师这样的大学问家炒作,只是为我的同行说几句话。我相信,一个真正的智者并不需要通过嘲弄凡人的天真和幼稚,来证明自己的智慧。我们需要的是可以启迪我们前进方向的导师。易中天老师在接受无数次访问之后,是否意识到了这一点?真诚和善意,仍然是我们大多数媒体遵循的信条,如果易中天老师的批评是真诚的,我们接受;而且,我相信易中天老师的批评是真诚的,坦率的,善意的。但是,这种让与你对话的人感到尴尬的真诚和坦率,是一种智慧吗?



6、 我不知道一个参加电视节目的嘉宾为什么事先不和要采访你的主持人沟通,然后再做出接受或者不接受这次采访的决定,而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坐进演播室,接着就羞辱采访你的人?这到底是对自己的羞辱还是对媒体或是代表媒体形象的主持人的羞辱?媒体不是职能部门,即使是职能部门,也会尊重每个人的正当权益,我想问:难道易中天老师做这次节目是被绑架去的吗?坦率的说,做主持人,最怕的就是采访大学问家,总怕问出幼稚、白痴的问题,访谈节目和其他媒体访谈对学者的追捧,是追求学问的明灯,在传播过程中,注定了首先是传播“人”而非“学问”。华莱士在采访邓小平时,问了一个问题:“您的烟可以借我抽一支吗?”邓小平把烟递给他,说:“他们是在‘糊弄’我,你看我的烟过滤嘴这么长。”请问易中天老师,华莱士的这个问题,也是白痴问题吗?




7、 据我所知,现在的电视访谈节目,约嘉宾的时候总会先给一份采访提纲,如果易中天老师是本着传播文化的善意,同时又出于不能推却的原因而勉强参加了这次节目的录制,那么易中天老师为什么不能帮助正在成长中的媒体出出主意,不吝赐教一下,避免那些“愚蠢问题”出现在演播室环节呢?公众常说,希望媒体真诚一点,希望媒体形象和生活形象之间的距离不要那么大。我想,一个真正的学问家对此也应该深有体会。季羡林先生曾说过:“根据我个人的观察和大多数人的感受,人生一无意义,二无价值。”我个人理解,如果部分人的生活是有意义的,那么,易中天老师为什么不能够把智慧的人生体悟,像季老一样,平和地与我们这些没有意义和价值的人分享一下,而不是居高临下地去羞辱他们无意义的生活呢?




8、易中天老师在节目里说,应该给主持人开一个培训班,我非常支持,假如真开这样一个培训班,第一堂课一定请易中天老师给我们讲,讲的内容最好是“怎么采访一个在你内心里形象完全坍塌的曾经的偶像”,或者如何采访一个学术成就“极高”的智者。小时候我们背过课文“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再问易中天老师一个愚蠢的问题,当一个比你学问低很多的学生,真诚地问您“为什么曹操能让士兵望梅止渴,而刘备做不到”时,您会对学生说,你的提问太幼稚,恕我不能回答吗?




以上文字纯属有感而发,如果有我的媒体同仁说是借着易中天老师做自我炒作并帮助我宣传推广的话,我会像易中天老师那样,“笑一笑”。但我真没有这份动机。周润发是我最喜欢和崇拜的演员,他曾无数次面对过类似易中天老师口中的“愚蠢问题”。有媒体问:“发哥,你怎么看待一些媒体对你不利的报道?”发哥回答说:“我做这个行业,就是一个站在十字路口中间的人,从不同方向来的人,看到的我都是不一样的,我不会转着圈向每一个说我究竟是谁。”有意思的是,发哥在接受采访时,正穿着西装,他要拍的那部戏,名叫《孔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