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女子雇佣军 第四章 佣兵起航 第三十九节 界桥之战(1)

马踏倭寇 收藏 1 1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size][/URL] 看着怒气冲冲而去的公孙瓒,江斌也是恼火不已。这样一个完全对军事和麾下军士生命不负责任的做法,即使有天大的理由也是让人不由为之齿冷。 猴子一边包扎手臂上的一道伤口,一边怒道:“早知道费劲巴拉救这么个心胸狭隘的家伙,真是不如不来了!” 晴天吹了一声口哨,无所谓的道:“管他那么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


看着怒气冲冲而去的公孙瓒,江斌也是恼火不已。这样一个完全对军事和麾下军士生命不负责任的做法,即使有天大的理由也是让人不由为之齿冷。

猴子一边包扎手臂上的一道伤口,一边怒道:“早知道费劲巴拉救这么个心胸狭隘的家伙,真是不如不来了!”

晴天吹了一声口哨,无所谓的道:“管他那么多,反正我们已经把他救出来了,任务也完成了。如果他自己愿意去寻死,又怪得谁来?”

湘妃看着此刻已是面无表情的江斌,叹了口气道:“是不是我做得太过了一些?这样吧,我去寻公孙瓒,陪个不是说几句小话。想来他堂堂一个男子,也不会因此事为难我一个女人。”说罢,一种难言的悲哀涌上心头。

夏雪跳了起来,大声叫道:“小姐不可,你又没做错什么,凭什么给那家伙道歉?大不了,我们佣金不要了,直接回山庄便是!”说罢,气鼓鼓的瞪视着江斌。

“小雪不得无礼,一切自有永恒兄处理和定夺,我们只要全力的配合就是。我相信永恒兄是不会让我们难做的,是不啊,永恒兄?”晴天似笑非笑的看着江斌慢悠悠的道。

江斌看着在一边默然不语的湘妃和气鼓鼓的夏雪,再看到晴天那张富含深意的面孔,无奈的苦笑,摇头道:“道歉之话休要再提,既然他公孙瓒想去拼命,那就由得他去吧。所有的人立刻准备出发事宜,我们必须立刻离开此地。”

湘妃看着江斌似乎还想说什么,终是没说出口,眼眶一红,迅速回转身去,奔莺卫姑娘们休息的地方而去。

江斌看着众人离去,招过猴子道:“在这里就与宁静山庄的人分开吧。看来他们是不会在乎公孙瓒的死活,你这就带着弟兄们紧随公孙瓒大军之后,发现他形式危急,立刻不惜一切代价,想办法进行救援。因为我们的任务是公孙瓒必须得活着,而袁绍也不能死。”

猴子先是点点头,然后满脸都是龌龊的含意,对着江斌坏坏的笑着调侃道:“我说老大,那妮子好像要哭了,你把我支走,是不是要去陪人家啊?”

江斌看到猴子这幅嘴脸,笑骂道:“少胡思乱想!我去她那边是不假,但是我可是去拉援兵的。如我所料不差的话,公孙瓒此去必败无疑!而咱们这几百号人马,去了也根本起不了什么大用,所以我得给咱们留个后手,以备不时之患,这样也是为了大家的利益。”说罢,没在搭理猴子,转身便奔湘妃去的方向行去。

都走出好远,还听到猴子的大叫:“老大,你可别假公济私啊!......”

湘妃看着一路上与晴天高声阔论,得意嬉笑的江斌,不禁心中充满疑惑。他这个时候不跟猴子他们一起,却以惦念山庄那谈不上清幽、高绝的风景和普通简单、甚至有些粗劣美食为名,非要一同前往。

这个人真是令人难以琢磨。坦率的说,江斌是个受人欢迎的人!他浑身充满着一种吸引人好感的精神气质,让邻近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在不知觉中对他产生贴近的想法。而他身上充满的爆炸般的力量也让人感到安全。

但是湘妃知道,这种和善的面容下,江斌却绝对是个果敢决绝、冷静沉着、机智多谋的人。但是,他在任务中却是以成大事而不拘小节的座右铭,来处理事务。这样的人跟着他可能会成就一番大事业,也有可能会在良心和道义上背负沉重的枷锁。这让湘妃想想就会感到一丝丝的不舒服。

而公孙瓒在湘妃等人尚未离开,就毫不客气的将鞠义营中丢弃的各种物资据为己有。不过他也并没有多做停留,作为一名征战多年的老将,他仍然有着过人的军事见地。他料定袁绍见鞠义兵败后,必然恼羞成怒,一定会派出精兵反扑,所以见物资打扫的差不多,便急忙的带着几千残兵转往他处。

而正像他想的那样,袁绍见了鞠义败退回来,不由勃然大怒。要不是左右苦苦劝阻,只怕鞠义便要人头落地。

袁绍招来文丑,令其为主将,鞠义为先锋待罪立功,点齐一万人马即刻出发,务必堵住公孙瓒回辽东的通路。

袁绍亲自带领马步一万五千人,随后出发,以与文丑形成合围之势。这一仗,袁绍是志在必得之战。如果他这次不能趁公孙瓒新败之际将他除掉,恐怕等公孙瓒恢复元气后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威胁。

但是袁绍做梦也没有想到,公孙瓒竟然没有仓皇率败军退回辽东,而是直接向袁绍的本部大军袭来。

袁绍看着自身边经过的一队队盔明甲亮的兵士,不由心情大好。

文丑与鞠义已经将公孙瓒的退路截断,只要自己能赶在公孙瓒逃逸之前将其彻底的歼灭,那样自己将在争霸天下的各路诸侯中拔得先机。坐拥辽东和冀州两地之数百万人口的优势,假以时日,养精蓄锐,那时何人能是自己的敌手?

心怀大志的袁绍兴奋异常,令颜良带着大军以最快速度,加速前行。自己则带着后军以及其他一众文武,在后迤逦而行。

袁绍在一众人等的簇拥之下,缓缓的行至界桥附近。距桥还有十数里,见天色将暗,便下马发鞍,安排军士扎营歇息。丝毫未设防备,便摆酒设宴与帐下诸人同乐。而此时营中只有强弩数十张,军士五千馀人随行。

这场酒宴文武人等一直喝到酩酊大醉、丑态毕露,方才离开满地狼藉的大帐,摇摇晃晃的回到各自住处歇息。而袁绍则口角流涎,面带笑意的直接醉卧于帐内。

夜色阑珊,寂静四野。只有来回吹荡的夜风,带着透骨的寒意,袭向营寨中熟睡的军士们。连日疲惫的军士们,宿于营盘中各处避风之地,紧着身上的薄毯,继续做着各式多彩多姿,且深深诱人的美梦。

迷迷糊糊中耳边隐约传来一阵轰隆隆的响声,不少军士以为是打雷声,而更多的人以为是在梦中。随着那响声一点点的临近,这隆隆的声音似乎由地面传来,震颤的大地,伴随着呼啸声不断涌入耳际。

终于有人感觉似乎不太对劲,看着越来越近,一片奔涌着的白色人流,猛然的觉醒,发出瘆人的惨叫声:“敌袭,敌人骑兵杀进来了......”

公孙瓒的数千骑兵利用夜色的掩护,成功的对大意的袁绍发动奇袭!公孙瓒骑在马上,满脸的狰狞,挥动着手中的铁枪,不断的轮、挑,刺、扫,而一个个早已惊得失去魂魄的袁军,纷纷惨叫着倒在他的枪下。

当袁绍得到小校的禀报时,满腔酒意猛的吓了个一干二净。慌忙拿起架上的宝剑,奔出帐外,看着四处燃起的熊熊大火和满地乱窜,四处奔逃的兵丁,连声喝止,亦无济于事!

田丰等一众人等,此时也赶了过来,见此形式已经无法挽回,便连声劝阻意欲与来敌一战的袁绍。在几百名贴身卫士的掩护下,望后而逃。

公孙瓒眼见一头顶金盔之人在一群人的护卫下逃窜,当即断定必是袁绍无疑。撇下只顾逃命的袁军,带着二千余人,一路追赶下去。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