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比亚扬言出兵中国:马英九赠送4艘导弹快艇!图

中国台湾网7月22日消息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湾自制的4艘“海鸥”级导弹快艇现身冈比亚。今年6月26日,台当局外事和防务主管部门官员亲赴冈比亚主持赠艇典礼,这是马英九任内第一笔对外军援。


台湾外事主管部门负责人欧鸿炼指出,会继续提供冈比亚一至二年的零件及人员代训。未来其他“邦交国”提出类似需求,如有合适装备,“还是会考虑”。


据报道,这项军援从2007年开始筹划,至今年6月底才大功告成。原本的赠送对象是马拉维马拉维在2007年底与台湾当局“断交”,但4艘导弹快艇已经开始改装,花了5000多万新台币的预算。


此时冈比亚向台当局提出需要快艇的需求,以做内河巡逻、打击海盗、维护国界安全之用,台当局在2008年中决定做顺水人情,将这4艘快艇转送给冈比亚。


据报道,全案预算约2亿多新台币,将4艘除役快艇重新大修,改装原有武器,拆除导弹、只剩机炮。负责运送的为长荣海运公司,租了一艘大型散装货轮,今年5月从台湾出发,6月上旬运抵冈比亚。 (云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台湾自制海鸥级导弹艇


美国访问的冈比亚总统叶海亚-贾梅与布什会谈中曾经表示,一旦台海局势发生变化,冈比亚将出兵中国攻击中国沿海经济区,以防止台海局势扩大化。


冈比亚是目前与台湾建交的24个国家之一。


冈比亚国民军创建于1984年2月,2001年总兵力约800人。其中海军成立于1996年7月,原名国民卫队,1997年7月更为现名,共70人,2艘炮艇。警察部队成立于1992年2月,包括警察和国家宪兵,现有1000余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话说西非有一小国,名唤“冈比亚”,西濒大西洋,内有冈比亚河横贯东西,论国土面积,方圆不过一万平方公里,论全国人口,勉强一百万有余,冈国以花生、玉米为主要经济作物,以种植、捕捞为国民支柱产业,盛产鸟粪及观音土,历史上曾一度沦为英法两国的殖民地。1970年独立,1974年与新中国建交,1994年发生军人政变,叶海亚·贾梅逐走贾瓦拉自任“总统”,兼管全国军政大权,1995年与中国断交,改而与“台湾国”建交,但政冷经热,2005年,中国同冈比亚贸易总额为1.25亿美元,其中中国出口1.24亿美元,仅仅从冈国进口价值100万美元的非洲大马哈鱼投桃报李。


日前,在美国访问的冈比亚总统叶海亚·贾梅与布什会谈中表示,一旦台海局势发生变化,冈比亚将出兵中国攻击中国沿海经济区,以防止台海局势扩大化。叶海亚·贾梅声称,冈比亚只需派遣1000人左右的海军陆战队就可以完全遏制中国的军事行动。叶海亚·贾梅不久前还宣布,他在梦中学会了治疗艾滋病的方法。


话说那某年某月某日,中国真的实现了叶海亚的“家庭梦想”,那叶帅闻讯狂喜,立马御驾亲征,率领一千子弟兵----“冈比亚海军陆战队特种兵”前来“替天行道”。大西洋上,一千零一只轮胎载着这支“虎狼之师”浩浩荡荡绕过好望角,沿印度洋北上,走郑和曾经走过的道路,顺利在广东省深圳市登陆,这一路漂泊,长达三月有余,冈国将帅竟然无一例非战斗性减员,实属奇迹!


再说叶海亚调拨军兵,按照个头大小,清点麾下正副先锋、正副合后、左右探马、中军羽翼,自为元帅,总领大军,全身披挂,亲自监督,战鼓三通,诸军尽起。行不过十里之外,尘土起处,早有一彪敌军拦路,约有三十余人,各个身穿保安服装,后面一面大旗,上书“华南新城”四个斗大汉字。


叶帅呵呵大笑:“可笑中华无大将,竟叫保安当先锋!”令旗一举,先头部队百余碳球兵为显本事,人人奋勇,个个争先,一黑一黄两支部队陷入混战。叶帅心道:“某之虎贲扬威西非,罕有敌手,区区三十余保安流寇,还不手到擒来?!”不料那群保安个个武功了得,习得一个“破脾大阵”,三十人以一当十,半盏茶工夫,百余碳球兵各个脾脏破裂,血流不止,无一幸免。破脾军进退有度,鸣金收兵,缓缓退去。


叶帅收拾伤兵,继续前行,忽闻一声炮响,山后飞出一彪人马,也是保安,约有一百余人,后面一面大旗,上书“河源富源”四个斗大汉字,为首一人戳指笑道:“区区冈比亚,连华南新城那帮菜鸟也对付不了,竟然虎口拔牙!可知我等曾经打死过人?兄弟们,上!”那群保安如狼似虎,各挺器械冲入敌群。碳球兵为破脾军吓得破胆,斗志全无,一支烟工夫,又横七竖八丢下百余尸体遁去不提。


叶海亚惊弓之鸟,一马当先,跑了数百里这才清点残兵败将,忽见此地恰处峡谷,双峰并峙,独余一径,仅容二马并行,不由得仰天大笑:“可笑中华无人,若在此设一伏军,我等尽为他人鱼肉矣!”话音刚落,左右两山各涌一军,数十辆装甲车炮声隆隆,左军一面横幅“重庆城市管理者”,右军一面长条“河北杨树宽”。叶帅心胆俱裂,只能拼死一战,装甲车以逸待劳,轻松剿灭半数黑碳兵,叶海亚幸得身边死士力拼,夺路而逃,侥幸留得性命。


出了峡谷,叶海亚清点士兵,只有不到三百老弱病残,不由得悲从中来,放声大哭:“想叶某一世英明,纵横非洲,罕有敌手,今日一败于岭南保安,二败于川渝城市管理者,三败于河北黑帮,一千儿郎,十去其七,某又有何面目去见冈比亚江东父老?罢罢罢,不如一死以谢天下!”


叶海亚正要拔剑自刎,忽一人上前夺刃掷地,哈哈大笑:“竖子不足以谋!胜败乃兵家常事,要是个个打输一场就抹脖子,天下人早夭亡殆尽矣!”叶海亚定睛一看,此人鼠目獐头,形容萎琐,却是不识。那人又道:“狼主,小人名叫衡庭汉,河南淅川人,庄户出身,北地以贩牛马发迹,如今在山西洪洞砖场谋生。我看狼主仪表堂堂,将帅均出类拔萃,不如随小的去山西升官发财,每天工作六小时,基本工资五千起,每周干三天休息四天,住十八层高楼房,有中央空调和电脑,吃香的喝辣的,花朵一般的漂亮小妞儿应有尽有!”


叶帅正在吟哦犹豫,手下百余健卒听说如此优厚待遇,不禁口水直流,呼啦啦又去了一百多人,随着衡庭汉北上不提,一路上叽哩呱啦,兴奋异常。那叶帅好歹见过大场面,宁为鸡首不为牛后,叹了一口气:“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收拾残兵继续前进。


如此一来,叶帅再无“兴兵”之举,赶紧掉转马头转而向西,欲从云南转道缅甸回国。一行人浩浩荡荡穿过九龙大桥,正在行走,突然一老渔翁驾驶竹筏对准桥墩而来,一撞之下,大桥倒塌半边,又有百余碳球兵喂了鱼虾。叶海亚如丧家之犬、漏网之鱼,带领不足百人部队,一路狂奔,逃至云南富民县,寻找隐藏在山体中的基地,找来找去,竟然无迹可寻----原来富民当地go-vern-ment已经将荒山涂抹上绿色油漆,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难怪叶海亚遍寻不得。


叶海亚·贾梅仰天大哭:“谁叫你们免了其他非洲兄弟一百多亿贷款而不带我们玩啊?你以为我们想来中国找不自在啊?”


正在此时,恰一老者背一大箩筐经过,叶海亚问:“敢问老丈,此地叫甚么所在?”老者答:“将军,此地唤作落叶坡。”但凡行军,大多忌讳不祥名字,叶海亚一听“落叶坡”,心头郁闷,再见老者身背三百余条中华香烟,不禁起了觊觎之心,暗使眼色,摔杯为号,左右士兵打仗不行,欺负老弱病残却是好手,几个起落就将老汉拿下,各自分了香烟吞云吐雾,快乐逍遥。


正在此时,却见山西河曲政协代表纷纷从四面包围过来,个个身手矫健,以二敌一,轻松将以叶海亚为首的百名碳球兵活捉,一边兀自念道:“X你妈的,让你们抽我们的烟!公仆的烟也是你们能抽的?!”


叶海亚双眼一翻,晕死过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