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热血燃烧的岁月〕续二 揭秘79年统帅部拟调54军赴滇参战始末〔蓝剑军团〕

黄德家 收藏 154 26815
导读:[face=宋体][/face][size=14][/size]我在1979年参战纪实回忆录〔热血燃烧的岁月〕之六《作战方案 A B C》的文章中曾谈及到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当时曾流传的一个方案就是利用陆军第54军执行战略大穿插任务。由陆军第54军从老挝“借道”进入越南实施战略迂回大穿插,陆军第43军从广西东侧边境攻入越南实施战略大穿插,两大野战军在越南中北部穿插中会师,将越南北部斩断一分为二,实施战略大分割、大包围的大手笔方案。另一个问题是谈到了关于杨得志司令员在由武汉军区调任昆明军区任司令员时曾提出两个

我在1979年参战纪实回忆录〔热血燃烧的岁月〕之六《作战方案 A B C》的文章中曾谈及到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当时曾流传的一个方案就是利用陆军第54军执行战略大穿插任务。由陆军第54军从老挝“借道”进入越南实施战略迂回大穿插,陆军第43军从广西东侧边境攻入越南实施战略大穿插,两大野战军在越南中北部穿插中会师,将越南北部斩断一分为二,实施战略大分割、大包围的大手笔方案。另一个问题是谈到了关于杨得志司令员在由武汉军区调任昆明军区任司令员时曾提出两个条件:一是要韩怀智去任昆明军区参谋长;二是要带陆军第54军去云南方向参战。因杨得志曾是武汉军区的司令员, 他最了解熟悉陆军第54军这支铁军的战斗实力如何,他需要掌握这支“王牌部队”帮助他在大战的关键时刻为其帮助“抠底”。

关于上述两个问题当时我在撰写纪实回忆录时,仅是依靠自己的头脑对30年前这件住事的记忆而撰写,没有更多的证据材料去支持和印证。这篇文章发表后,虽有网友在留言回复中提到了有一个“没有付诸实施的迂回越西北战役计划”中谈到了中央军委有抽调陆军第54军去云南参战的计划;但也有战友在留言回复中对中央军委曾准备调陆军第54军去云南方向参战表示了怀疑意见:认为西线第一阶段考虑陆军第54军上去可能性不大。陆军第13军,陆军第14军都对越军很知底,适应山岳丛林作战,他们才是越军的师傅,而且他们是陈庚的老部队,很有实力,西线指挥员(除杨得志是临时空降来的)熟悉部队,像张铚秀副司令员都是很优秀的指挥员。对上述战友提出的不同的质疑意见,我当时也拿不出更多的资料来印证这个问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今年5月份我与李义、郭保敬去四川阆中探望陈庭孝老指导员时,我从陈庭孝老指导员那里拿回来的这个“保密本”上记载的有关资料帮助我解决了这个疑难问题。我们陆军第54军在进入“一级战备”后的开始一段时间内,陈庭孝指导员当时还是继续担任我们486团高机连的政治指导员,负责连队的政治思想工作。团直属连队的政治指导员是要直接参加团里的战备工作会议的,对上级的战备指示精神还是比较了解的,凡是重要的东西都记录在他这个“保密本”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庭孝指导员在他的这本“保密本”第048页上记载:李政委指示:二号下午3点,杨(杨得志)司令员从北京打电话告(诉)54军作好行动准备。162师10号前,60、61、(160、161师)元月17号前作好准备执行新任务,是主要走近就(里)准备打,决不是调防(房),杨是昆明军区司令。注明传达时间是元月5日,也就是1979年的元月5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庭孝指导员在“保密本”第049页上记载:李政(副政委)6号10点10分:军长指(示):我们军,成都50师(军)去云南增军去河口、永红等地增军。杨师(司)令现为昆明军区司令,我们军是杨司令员要去的,下车就要打仗,首战必胜,经京广线去,新同志要打第一练习,投一门(枚)首(手)榴弹,54军2月7号到达位置,上级来检查物质(资)要实式(是)求事,开进为162,60、61、(160、161师)要作好收拢工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庭孝指导员在“保密本”第050页上记载:卜(卜大才)副团长指示:传达师(是指武汉军区的作战命令只传达到师一级)武汉军区作战命令:1.越南向柬发动大规摸的进攻,下步有可能进攻金边的可能。2中央军委元月5日命令为歼(牵)至越南支持柬的斗争:决定54军向云南集结,规(归)昆明军区指挥,抓紧时间进行战斗准备。.3. 60、61、(160、161师)按甲(种师)满原(员)。4.立即收拢人员,第三批转干和老兵一律不走,加强临战训练。5.速迅检修武器器材,并制定好铁汽车方案。6.组织小(少)数干部去云南了解路线情况,搞好战前动员,保证完成中央交给我们的任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陈庭孝指导员在“保密本”第049页上记载:(051页)师李付(副)政委讲:这个命令表达了全师指战员的愿望,这个命令是支持柬埔寨的革命行动,有力的保卫了四个现代化的进行,把任务交给我们军,这是组织的信任,要头脑清醒,要走好打好,要准备下车就打,以实际行动保卫四个现代化。一.向干部进行命令的精神传达。1、越修向柬发动了扩大目的侵略战争,有可能打到金边。2、中央军委要武汉军区,为了支持柬埔寨的战争,决定我们到云南集结,越南边界河口。3、我们到了后归昆明军区指挥。4、要迅速作好准备待令行动。全师10号前18时前作好行动准备。我团要8日前作好准备。二、向部队进行反霸权主义的教育,我们要保卫柬埔寨献出一切。三.搞好物质准备。四.组织工作要落实。五,作好防病的教育。六,8号下午要检查一下部队。上面是“保密本”有关的原始记录。

按照当时的武汉军区作战命令的文件规定只下发(传达)到师级以上单位。所以,30年来我一直不知道有一个“武汉军区作战命令”。我也是今年在拿到“保密本”后才看到武汉军区对79年参战准备有关的作战命令的。

首先,我们在解读“保密本”的有关内容之前,有必要先来回顾一下三十年前中越边境战争的有关历史背景情况。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苏两个大国间的矛盾恶化到了极点。中越之间出现分裂以至后来交恶的过程,也主要是因为中苏矛盾的延续的反应。勃列日涅夫为了从南面围堵封锁中国,抛出了一个名为“亚洲安全体系”的计划。越南后来是紧紧追随苏联而为其实现“亚洲安全体系”的计划跳得最高的小丑。我们知道,越南多年来一直有个成立中南半岛联邦即“印度支那联邦”的美梦。越南南北统一后黎笋集团的野心开始澎涨,黎笋集团认为建立“印度支那联邦”的时机成熟。从另一方面来说,“印度支那联邦”又正是苏联的亚洲集体安全体系的一部分。越南在南北统一后,在政冶上开始一边倒投向苏联势力范围怀胞的同时,并加速了他们实现“印度支那联邦”的美梦的步伐。在抗美救国战争结束后,越南在老挝再驻军队本来已没有必要了,但越南不仅拒不从老挝撤军反而不断增兵,扩大了对老挝的军事占领。越南在老挝驻军多达6万余人,己超过老挝本国实有军队4万的一倍半,越南实质是军事占领控制了老挝。而当时的柬埔寨是紧紧站在中国一边的,柬埔寨却成了越南黎笋集团建立中南半岛“印度支那联邦”的最大障碍。战争是流血的政治,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柬越矛盾从实质上讲,也是中苏矛盾的延续与上升重要表现。“印度支那联邦”又是苏联的亚洲集体安全体系的一部分。越南在全国统一后,撕下了中立的面罩,迅速倒向了苏联。也就是说,越南已是苏联全球争霸战中的一颗棋子,这颗棋南扼太平洋咽喉北掐中国之脖。中国面临被苏联全面封锁的危险。在此情况下,中国一再警告越南不在要在柬埔寨玩火。中国提出倡导的反霸就是反对霸权主义,这个名词是中国领导特意为苏联设置的;以后还加了一个反对地区霸权主义,这个词是特意为越南定身度作的。

越南军队首先借故不断在越柬边境挑起事端和制造摩擦。首先越柬两国军队在一个叫富岛的地方发生冲突,越柬两国军队互相开始了交火争夺,越南借机进行大势反击,并顺势攻夺了一直属于柬埔寨的威岛。随后,在越南武元甲大将视察了越柬边界后,越军便开始向柬埔寨边境进行了大举反击,越军深入柬境十余公里。事态发展到1977年年尾,越柬两国冲突在进一步扩大,越军曾组织五、六万人的部队大规模向柬埔寨边境内进攻,但越军遭到柬埔寨军队的顽强抵抗而失败。在1977年的最后一天,即当年12月31日,柬埔寨的乔森潘宣布中止越柬两国关系。至此,越柬两国外交大门基本关闭。

1978年初,越南黎笋集团作出了推翻柬埔寨民柬政府的秘密决定,同时并不断策反民柬将领,秘密组建了反柬埔寨政府的民柬游击队。1978年1 月12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要求越柬两国停火,越南撤军和谈判解决问题。越南非但没有改变立场,反而把中国视为其实现“印度支那联邦”的巨大障碍,并且还更加变本加厉地公开反对中国,把大批越南华裔驱逐出境,在中越边境也不断挑起事端,侵犯中国边境。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被迫增加对民柬的援助,中柬两国军事交流增多了,同时中国也表示要进一步支持柬埔寨。至此,两国围绕柬埔寨的矛盾公开化了。中国经过慎重考虑,1978年6 月中国决定中止了对越南的援助。

1978年6 月,越南加入了传统上只由苏联东欧国家才有资格加入的经互会。这是为实现“印度支那联邦”在作经济上的准备,越南傍上了苏联这个大款了。投桃报李,两个月后苏联人进驻了他们日思夜想的天然海港金兰湾;然后越南在胡志明市成立总指挥部,负责侵柬事宜;越南为了达到侵吞柬埔寨实现其“印度支那联邦”美梦,防止和阻挠中国武装介入支持柬埔寨反抗越南的侵略行为,1978年11月3日与苏联在莫斯科签订了越苏“友好合作条约”,同年12月13日生效,有效期25年。条约正文第9条规定:一旦双方中之一方成为进攻或进攻威胁的目标,缔约双方将立即进行协商以消除这种威胁,并采取相应的有效措施保障两国的和平与安全。苏联取得了使用越南金兰湾、岘港等海空军基地的权利;越南则凭借苏联提供的军事和经济援助,积极推行“印度支那联邦”计划。该条约的签订实质上是苏越结盟,而结盟的目标则明显是针对中国。这是黎笋集团从苏联方面要到了一张苏联方面给越南开出的安全信用保护支票,黎笋集团心里这下可踏实了。

1978年12月2日,在越南黎笋集团的精心策划下,越南拼凑和培殖了一个以韩桑林为头子的所谓“柬埔寨救国民族团结阵线”的傀儡组织,越南一手策划成立所谓的“柬埔寨救国民族团结阵线”是越南在其对西部邻国柬埔寨的战争中的一个决定性步骤,这个信号预兆着越南将在军事上和政治上将向柬埔寨发动全面攻势。而成立所谓的“柬埔寨救国民族团结阵线”,只不过是给下步的军事侵略柬埔寨行动披上“合法”的外衣。越南黎笋集团已经吹响了准备军事入侵占领柬埔寨的进军号角。中国虽然对越南越南黎笋集团企图进一步侵吞柬埔寨,建立“印度支那联邦”的战略野心早就有所警惕,并不断提出了坚决反对霸权主义和地区霸权主义的政治口号。但直到1978年12月2日越南一手拼凑了所谓的“柬埔寨救国民族团结阵线”后让中国立刻清醒过来,看到了越南要大举侵吞柬埔寨的战争迈出实质性的步伐,洞察到越南马上有可能要大举进攻柬埔寨了。于是,在1978年12月的上旬,中央军委才紧急召开了一个战备工作会议,商量对策如何应付这即将降临的严峻形势,会议作出了立即迅速向中越边境地区集结兵力的决定。广州军区许世友司令员是在北京参加会议后,于1978年12月9日回到广州的,随即在12月11日在广州军区召开战备工作会议,传达军委的重要战备工作会议精神,布暑广州军区各作战部队向以“野营训练”的方式向中越边境地区开进。随后的12月16日许世友飞抵南宁,在南宁开设了广州军区对越作战的“前进指挥所”,12月18日,广州军区各参战部队都以“野营训练”为掩护开进到中越边境地区的待机地域集结,开展临战前的实应性训练。

我个人认为:1978年12月上旬中央军委紧急战备工作会议向中越边境地区地域集结部队的决定只是中央军委针对越南企图冒险大举侵略柬埔寨军事行动的一个应急措施而已。一是想凭借大军压境,以武力震摄吓唬越南人不要玩火,提醒越南人勿向柬埔寨发动全面的军事侵占。此举确实有“围越救柬”和想让越南人“不战而屈”的战略意图;另一方面,当然也是等待和坐观越南人在柬埔寨问题上要走多远,也有准备对越南进行一场有限惩罚性战争的作战方案的考虑。实事求是的说,当时中国军队的战争准备不足,并不完全具备与越南立即开战,有把握打赢一场有限的边境战争。战争准备是一项系统工程,兵马未动,粮草要先行。中国军队对战争的准备是仓促不足的。不说其他的方面,就是已经在中越边境地区集结的陆军作战部队有三分之二的陆军师还是处于简编状态下的架子师,需要紧急扩编和补充后才能达到陆军满员师的编制,就更不要去讲其他方面战争准备工作了。就拿我们162师作为统帅部手中的值班师来讲,参战时由于抽调人员补充到简编师去了,也同样存在训练不足的问题。我们连队参战的96人中减去8名干部后的88战士中,其中走向战场的有22名入伍才一个多月的新兵,也占了连队战士实力的四分之一。

越南人这次却错误的估计了形势,低估了中国人的勇气与胆识,越南仗恃以与苏联军事结盟,仗恃有苏联人开出的保护支票,狂妄得忘乎所以了。黎笋集团曾经大言不惭的叫嚣:“越南人的血流到哪里,哪里就是越南的土地”。1978年12月25日,越南人以“应邀”为名,公然出动15个师的20万越军兵力,在飞机、坦克的掩护下,越军分成数路,对民主柬埔寨发动了大规模的武装入侵。正是越南人1978年12月25日对民主柬埔寨发动了大规模的武装入侵,坚定了中国决心要在中越边境对越南进行一场有限的边境惩罚性战争。

1978年12月31日是国际例行假日星期日,越南大举进攻柬埔寨的侵略战争已经进入了第五天,中央军委在北京召了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军委扩大会议。在这次会议上中央军委才真正正式把对越南的战争提上日程表上来。在这次会议召开之时,20万侵柬越军正快速向柬埔寨全境大规模、大纵深快速推进,会议分析判断越军的进攻目标是柬埔寨首都金边和要推翻柬埔寨现政权,长期军事占领控制柬埔寨的政治目的。因此,在这次会议上才真正正式决定和下决心要对越南进行一次有限的边境惩罚性战争,时间延长到15-20 天,打掉他3-5 个师。决定增调54军和50军参战,作为战役穿插部队。初期的方案是考虑利用陆军第54从老挝“借道”攻入越南,大穿插迂回到越西北,攻克越南的奠边府,对越南形成南北夹击的大手笔方案。在这次会议上,同时决定昆明军区的王必成司令员与武汉军区的杨得志司令员进行对调。

1978年12月31日的军委会议决定陆军第54军参战后,当晚陆军第54军便得参战到信息,便向下级打招呼各部队准备进入一级战备,要求迅速收拢在外人员的预先号令传达到了团以上机关。从后来的资料印证表明:陆军第54军是1979年1月2日才收到全军进入“一级战备”正式命令的。而中央军委调陆军第54军去云南方向参战的正式命令是元月5日才送达武汉军区。杨得志在就任昆明军区司令员后,于1979年1月2日下午3点,从北京打电话告诉韩怀智军长要陆军第54军作好行动准备。并要求元月17号前作好准备执行新任务,主要走近就准备打,并告诫提醒部队这决不是一次调防行动。从“保密本”记载的韩怀智军长的指示:我们54军,成都50军要去云南。杨司令现为昆明军区司令,我们54军是杨司令员要去的,下车就要打仗,首战必胜,经京广线去,新同志要打第一练习,要作好收拢工作。

从“保密本”记载的有武汉军区作战命令(指示)共六条:1.越南向柬发动大规摸的进攻,下步有可能进攻金边的可能。2.中央军委元月5日命令为牵至越南支持柬的斗争:决定54军向云南集结,归昆明军区指挥,抓紧时间进行战斗准备。3. 160师、161师按甲种师满员。4.立即收拢人员,第三批转干和老兵一律不走,加强临战前训练。5.速迅检修武器器材,并制定好铁路汽车输送方案。6.组织少数干部去云南了解路线情况,搞好战前动员,保证完成中央交给我们的任务。

从武汉军区作战命令看:第一条是对形势和越军的战略意图的分析,即.越南向柬发动大规摸的进攻,下步有可能进攻金边的可能。第二条是传达中央军委元月5日命令,54军向云南集结的目的为牵至越南支持柬的斗争,要求抓紧时间进行战斗准备。第三、四、五条是讲人员和物资准备问题, 160师和161师要由简编师扩编为满员师。第六条是要求陆军第54军组织少数干部去云南了解熟悉路线地形情况,搞好战前动员。

从“保密本”的记载韩怀智军长的指示和我们当时得到的消息看,陆军第54军是杨得志司令员特别向中央军委提出争取投入到云南方向参战的,这应当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很多人对陆军第54军要绕行数千公里投放到云南方向参战的决策可能不太理解。但杨得志司令员是在临战前才临危受命派遣到云南战区担任前线指挥官的,一个战区前线指挥官大战在即需要掌握一支信得过特别能战斗的部队是可以理解的。很多人都知道陆军第54军参加了新中国成立后除珍宝岛冲突之外的所有国内外的一切战争,统帅部把这样一支特别能战斗的军中之精锐之师雄踞中原腹地,其目的就是为了在周边有事的关键紧急时刻,可向全国的任何方向机动,挥师去解决问题的最后一张“王牌”。陆军第54军在受命后,按照武汉军区的指示精神,在1979年元月中旬,韩怀智军长的确带了团长以上主要指挥员曾飞去云南查看了相关路线和地形,随后又接到军委命令转场去广西查看了相关路线和地形,元月下旬才返回部队驻地。

关于1978年12月31日的军委会议决定陆军第54军去云南参战,是否投放在中老边境的勐腊和零公里打出去,迂回越西北,攻克奠边府的问题,从现有资料上考查还难以肯定。“保密本”上记载的是去云南河口等地集结。但当时盛传的方案是将54军投放在中老边境的勐腊地区,由勐腊从老挝“借道”穿插迂回到越西北,攻克越南中北部的战略要地奠边府。正在西南师范大学就读研究生的蔡同学是一位潜心研究我军军史的资深专业研究人员。他在《没有付诸实施的迂回越西北战役计划》一文中也谈到:“1978年12月31日,中央军委针对越南发动全面侵柬战争召开作战会议,决定扩大对越作战规模,时间延长到15-20天,搞掉他3-5个师。增调50军和54军参战,作为战役穿插部队,从中老边境的勐腊和零公里打出去,攻克奠边府,迂回越西北。1979年1月初到中旬,50军军长张志礼、54军军长韩怀智带领各师长、团长和军、师机关人员到云南勘察地形,了解情况。昆明军区为了统一对50军和54军的组织指挥与后勤保障,专门成立了军区西前指。但越军在柬埔寨战场进展之快出人意料,战争第14天占领金边,第21天基本控制柬全境。鉴于柬埔寨局势已经难以挽回,加上浅近纵深有限规模惩罚性战争的指导思想,迂回越西北的战役计划取消……昆明军区西前指也随之撤消”。

关于中央军委因什么原因取消“迂回越西北的战役”计划问题,我个人的分析意见认为与越军在柬埔寨战场的快速进展以及柬埔寨局势不是主要的。我认为统帅部主要应当是从外交政治因素上去考虑的。当时的老挝政府虽然是追随越南并被越南所控制,但老挝必定是一个主权国家。如果中国大批军队从另一个主权国家的领土上公然“借道过境”去攻打第三国,这在国际上任何一个主权国家也是不可能允许的,这只会引起国际社会的更强烈反对。再则,从军事意义上讲攻克奠边府的实际意义也并不大。我认为统帅部最终决定取消从老挝“借道过境”的“迂回越西北的战役”计划是非常明智和正确的。

本文内容于 2009-7-23 18:10:47 被黄德家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借道迂回,占领越北的战略方案是有的,我在“[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二 调任参谋,按第一套方案准备 ”中谈到:“我的任务,就是整理越南同老挝交界线附近,老挝境内公路沿线两侧的桥梁、涵洞、徒涉场的大小、长宽和水流的速度、河底的性质,以及村庄的位置、规模、领导人的姓名、民兵组织及其主要武器的数量,山洞的大小、能囤多少人和物资等等数据,列成一张折叠式一览表,以便使用。他把一大摞《敌情通报》拿给我,叫我从中老边界开始,逐步深入,不得漏掉一个数据.”

至于后来为什么改变战略方案,还是下半年去宣化上学才听说。原来,当我军准备动手之时,苏军也加紧了在中苏边境的集结与调动,大有我攻越苏则攻我之势。为避免南北两头作战,不得不放弃原战略方案,改为后来这个方案,并且一再声称是打一场“有限时间、有限地点、有限规模的自卫还击战”。

在这个问题上,美国当时应邓小平的要求,为我们提供了北线苏军调动的卫星照片,提醒我军克制,尽量缩小规模,以防不测。

由此看来,那个“老挝是主权国家,不愿借道”的说法,似乎不成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979年1月中旬,54军军长韩怀智率领军参谋长、各师师长、师参谋长和团长,在郑州乘军用飞机,于当日到达四季如春的昆明,50军军长张志礼率师、团军事干部由成都也来到昆明,两军军、师、团首长受到昆明军区司令员杨得志的盛情招待。杨得志对54军的师、团干部是熟悉的,从1973年到1979年1月7日由武汉军区调任为昆明军区司令员前,武汉军区的三个军他都下部队走访过,对54军的战斗力是比较了解的。在大战前夕,做为战区指挥员,有一支自己熟悉的老部队,在关键时候用起来顺手。


上文引子笔者在浴血南疆----第54军第160师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实三 战前准备 的一段。据一位团级干部说。54军9个团长都跟韩怀智去了云南。杨得志以昆明军区司令员的身份办的招待。喝的是茅台酒。去云南前线是三个团长由师参谋长带队坐一辆小车。师长与军参谋长带领坐一辆。军长与昆明军区的坐一辆。



楼主分析的意见是正确的,关于中越边境战争的基本的战略方针与基本的作战原则,是坚持南攻北防的战略方针和有限惩罚性还击的作战原则。当南疆激战正酣时,北疆部队也全部进入紧张的疏散防御而在躺冰卧雪,准备迎战苏军可能的报复性打击。战争的规模及打击的纵深是根据统帅部的作战决心而不断改进和完善的。当时本身就有防备北面苏军进攻的计划。关于中央军委因什么原因取消“迂回越西北的战役”计划问题,我个人的分析意见认为与苏军的调动无关。统帅部主要应当是从外交政治因素上去考虑的。当时的老挝政府虽然是追随越南并被越南所控制,但老挝必定是一个主权国家。如果中国大批军队从另一个主权国家的领土上公然“借道过境”去攻打第三国,这在国际上任何一个主权国家也是不可能允许的,这只会引起国际社会的更强烈反对。再则,从军事意义上讲攻克奠边府的实际意义也并不大。我认为统帅部最终决定取消从老挝“借道过境”的“迂回越西北的战役”计划是非常明智和正确的。楼主分析的很正确,我表示赞赏!

黄连长的文章写得好,分析的很正确.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40楼的发言:
借道迂回,占领越北的战略方案是有的,我在“[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二 调任参谋,按第一套方案准备 ”中谈到:“我的任务,就是整理越南同老挝交界线附近,老挝境内公路沿线两侧的桥梁、涵洞、徒涉场的大小、长宽和水流的速度、河底的性质,以及村庄的位置、规模、领导人的姓名、民兵组织及其主要武器的数量,山洞的大小、能囤多少人和物资等等数据,列成一张折叠式一览表,以便使用。他把一大摞《敌情通报》拿给我,叫我从中老边界开始,逐步深入,不得漏掉一个数据.”

至于后来为什么改变战略方案,还是下半年去宣化上学才......

炮兵营长的分析非常有道理,本人十分赞同。支持黄连长的新作,先顶下再慢慢欣赏。

15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