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世界大战转折点 上甘岭 第十三章:转折上甘岭(6)

星际战士毁灭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5.html[/size][/URL] 1983年,东亚战场,朝鲜上甘岭。 美军大概没有想到这条濒临崩溃的防线上还有着这样顽强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5.html


1983年,东亚战场,朝鲜上甘岭。


美军大概没有想到这条濒临崩溃的防线上还有着这样顽强的抵抗,甚至让他们碰的一个头破血流。 但对于永远把人命看得比美元重要的多的美军而言,美军三位一体的轰炸转眼就被呼唤来,同时而来的还有从山下不断就行集团性突击的美军M60坦克。猛烈的炮火一次次的覆盖下来,爆炸引起的火光冲天而起,掀起的烂泥糊的沈浪满身都是。没完没了的炮击让整个中国防线成为了一条燃烧着的长龙,到处都在激战。


看着远处那里断发出的信号弹呼叫远程炮火支援的信号弹,贺平大校铁青着脸,随着阵阵炮火的重重敲打大地的镇荡,那无力感不断的在心里扩散开来,无数优秀的战士正在前线敌人的炮火下为共和国的生死存亡燃烧着他们的年轻生命。


几天之前美日联军在东方的牵制性佯攻,使得总参谋部方面在敌情判断上出现了巨大的失误,总参谋部把几乎所有的火炮和集团军的大部分兵力都集中到了西方山谷地,《毛选》里说到,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比较有把握的比例是三到四比一。五圣山下敌方集中了六到七倍的优势兵力,至于火炮、飞机、补给等优势就更不必说了,这场战役似乎已经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但是没有一个人会预见到当一个辉煌了两千年的民族破落后重新找回自信的时候,这种力量的可怕。


少量的中国防御部队在不计代价的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阻挡着美日联军机械化部队用钢铁和烈焰铺成的死亡脚步后,已经是伤亡惨重。


贺平大校接到的上级命令是“务必死守!”


“务必死守!”多重量的一句话语啊,其实他自己心里也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是多么的千均,一旦这里陷落,五圣山是朝鲜中线的门户,失掉五圣山,中国部队将后退200公里无险可守,那样朝鲜及有可能将被攻下,此时社会主义阵营所要面对的是:我们能不能在美帝国主义强大的军事压力下固守住这个共产主义在东亚的桥头堡。那样美日联军将会以朝鲜为桥头堡威胁到中国最为强大的工业地区,从而逐步的让东方的这条巨龙失去战争潜力的最终目的将极有可能实现。


想到这里贺平大校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笑容,联军的战略计划是完全成功的,出其不意的右钩拳也确实凌厉,但战术上却是不敢恭维,既然他们选择了上甘岭这里作为战场,那就在这里慢慢陪我耗着吧。


前方地区的装甲作战打的倒是有声有色,双方都在这唯一适合装甲集群作战的地区投入了双方的精锐装甲力量,贺平大校有限的也投入他的装甲一团,配合着兄弟部队的二十一师装甲部队实施反突击,不同与兄弟部队的是,第十三的装甲一团装备着先进的72式战车,虽然从各个方面都优于其他部队的战车,但因为那近乎无敌的掠夺者机甲让贺平大校只是短暂的将这些体积庞大的家伙投入反突击的作战中,不要下场只能是被美日联军的掠夺者机甲全歼。


第二日美军以420多门重炮,各种中短程导弹,100架次世纪轰炸机以每秒钟二十发的火力密度将代表着死亡的钢铁之雨倾泻到这上甘岭上。由于我方对敌主攻方向判断失误,在长达八个小时的时间里,前沿部队未能得到有力的炮火支援,一天伤亡一千八百余人。


通往一线阵地的电话线全部中断,十三师师长贺平大校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敌人爬上前沿阵地,任由战士们各自为战。这一天里,敌向上甘岭发射60余万发炮弹,1200余枚航弹,空投“叶忒罗”式500磅普通炸弹5千余枚,上甘岭主峰再次削低整整三米。


即便是这样,直到二天以后──10月21日,第十三师前沿部队才因伤亡太大,退入坑道,表面阵地第一次全部失守。该师逐次投入的十五个步兵连全部打残,最多的还有三十来人,少的编不成一个班。


1983年,东亚战场,19日晚,朝鲜上甘岭,美军9号高地。


按照军事常识,在没有任何重型火力进行压制性攻击的情况下,想要攻下一个据险而守火力凶猛的的高地,必须要有三倍以上的兵力,进行集团性冲锋才有可能完成任务。可是现在敌人有一个连的部队养精蓄锐,架着两挺杀伤力巨大的密集阵火炮等着沈浪他们去送死,沈浪他们这边八十四名士兵经过连夜突袭奔驰,体力损耗严重,因为美军三位一体的轰炸的原因在上甘岭的中国部队根本就没有必要的补给,一桶水、一箱弹药、一个苹果常常是牺牲好几条人命都不一定送得上去……就像沈浪他们现在连子弹和手雷都必须省着使用。



沈浪带着士兵迅速在密林中穿行,不时有炮弹从沈浪他们头顶飞过,几架美军的武装直升机在密林上空不住盘旋,可能是自以为发现了什么,一架美军的武装直升飞机上的机关炮猛然轰鸣,密集的子弹在空中划出两道亮丽的光线,在地面上切割出两道平行的爆破线。要不是这片地方有着美军部队,如果仅是有着日军的话,估计他们早就把燃烧弹、毒气弹之类覆盖面积巨大的武器丢到沈浪他们头顶上。


经过了一整夜与美日联军的战斗,沈浪他们终于摸到9号高地山脚下,在这个时候战士们已经全部体力严重透支,一个个看起来脸色苍白,身上的军装被汗水彻底浸透,朝鲜现在已经是十月份,一阵刺骨寒风吹过来,每个人都忍不住缩起脖子,牙齿上下打架。几名士兵抱在一起想彼此偎依取暖,不到半分钟他们就一起陷入甜睡。



沈浪快步走过去在他们每人脸上都狠狠扇了两巴掌,把几粒制氧药片塞到他们嘴里,低声叫道:“绝对不能睡过去,以现在的身体状况你们睡过去就死定了!”


转头看看身边趴在泥地里的所有战士,他们这群敢于报名参加敢死队的铮铮铁汉,有一大半人都在用近乎哀求的眼光望着沈浪,萧亦抱着72式通用机枪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他一边躺在地上拚命的挣扎着,一边用近乎哀求的声音道:“大哥……不连长请给我十五分钟,只要睡上十五分钟就好,我现在连抬起步枪的力量都没有了。”


在场的人中除了沈浪,已经没有一个士兵能站着了,望着那些狼狈不堪的战士,沈浪只觉得眼角发酸,别说这些士兵,现在沈浪只要躺在地上很可能也会立刻沉睡过去,但是……沈浪明白这是在战场上,是在和死神赛跑!沈浪如果真的放任他们休息,哪怕只是区区十五分钟,可能也会让更多的人付出血的代价。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