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一个相对(注意是“相对”)温和的国家(像大水牛一样),虽然有武器(锋利的牛角)以及庞大的领土(牛的巨大身躯),但一般不会主动攻击食肉动物(列强)。平时脑子里想的只是如何能喂饱自己庞大的身躯(十四亿张嘴)而努力活着。



然而在列强的眼中,中国的一身肉实在是难以抗拒的大餐,不吃岂不可惜?鬣狗们咆哮起来:“你这只大家伙,看看你巨大的身躯,看看你头上的利角,难道你想成为草原之王吗?”水牛多次辩解,而鬣狗们才不理这套,因为它们只是为吃掉水牛找个借口罢了。胆大一点儿的鬣狗尝试进行攻击,而胆小一点儿的则在一旁等待分一杯羹的机会。



起初,由于中国体型大、力气足,尝试攻击的列强虽然咬到了肉,但自己谁也受了伤,于是攻击暂停了。攻击虽然停了下来,但眼中的杀气仍在,脑子也在飞速地运转。



不久后,最大的鬣狗(美国)开始对手下进行分工,展开轮番攻击——有的咬咽喉,有的咬臀部,有的咬尾巴……一旁的其他食草动物也在看着这一幕,它们大多无动于衷,少数几个(如印度)还受到了蛊惑(中国太大,而草地有限,如果留着中国你们也就没草可吃了),帮着一起对付水牛。



这只可怜的大水牛已经身负重伤,然而它却还在表白自己的无辜,乞求能放过它,因为它只想吃草而从没想过要当什么草原之王。而它只从鬣狗们的脸上看到了对自己的嘲笑。



终于,大水牛咽了气,鬣狗们心满意足地享受饕餮盛宴,而它们正盘算着的是明天把帮过自己的其他食草动物也吃掉。


夜晚,鬣狗们都散去了,而一架牛骨正静静地躺在草地上。一颗流星从天上无声地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