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雨林中遭遇:与越南特工的两次生死较量

maomaohehali 收藏 16 1277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说到越军特工,没接触过的人,以为有多神秘,好象他们有多神通广大,有多了不起。尤其是老山战区,我军一个进口的雷达被炸后,有关越军特工的故事越吹越神。甚至有文章说,当初为了对付越军特工,我军才不得不在战区组建了几个侦察大队,真是好笑。


初到战区的部队,有的连队在教育部队提高警惕时,也过份渲染特工如何如何,往往使个别干部战士高度戒备,晚上站哨、上厕所时都子弹上膛,闹出不少笑话。


其实,越军特工,和他们的普通士兵一样,没什么特别神奇的,只不过是他们执行的任务不同。老山战区我军雷达被炸,并非越军特工有多大本事,完全是由于担任守护任务的人员松懈麻痹,才导至那种惨痛的教训。


越军特工,其实就如同我军的侦察兵。在战时,主要是从事浅纵深的渗透侦察,或为部队带路指路。非万不得已,是不会轻易暴露目标或开枪射击的。如果要进行捕俘或袭击对方首脑要害部门,必须是在有接应的情况下才敢行动。


作为情报工作,无论是越军或我军,大的军事情报来源主要是通过军队的情报、联络和技侦部门获取,并非特工或侦察兵就能全部获取得了的。当然,在战时,无论是越军特工或是我军的侦察兵,其神出鬼没的行动,往往会给对方的组织指挥和部队官兵的心理造成很大的震慑作用。


有趣的是,本人两次参战,也曾两遇越军特工,但都有惊无险。准确的时间,地点记不清了,但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是记忆犹新。


第一次大概是1979年2月下旬。那是在我团对越西罗楼战斗结束后,又奉命从金平方向撤回,支援老街方向作战。部队在河口坝洒一个山沟里待命了几天,即从老街再次进入越境(当时老街、谷柳已被14、13军攻克),配合友军的部队在黄连省地区作战。


我团乘车进入作战地域后,在一个曾是越军营区的地方下了车。往前开进途中,见公路两边到处都有用中文印制的传单,主要内容是说中国军队已经在广西、云南发动了进攻,占领了什么什么地方,要中国军人别替当局打仗……这反到使我们知道了全线开战情况。当晚,我们在公路右侧的一个橡胶林里露宿。


半夜时分,在团指挥所附近突然传出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紧接着到处都是枪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没多久,团里来了通报,说是有三名越军特工,进入团指挥所附近,被担任警戒任务的九连哨兵发现,双方扭打时,正好被查哨的二排长发现,一边开枪一边冲了上去。其中两名特工见势不妙,趁夜黑逃走。另一名特工被哨兵紧紧抱住不放,见有人冲上来帮忙,那特工伸手去腰间拉响手擂。情急之中的二排长,冲上去将两人扑倒,死死地压住特工。手擂爆炸后,被压在下面的特工被当场炸死,二排长和那战士仅负了点轻伤。通报要求各连要加强警戒,封锁道路,防敌特工再次袭击,天亮后进行搜查。


一夜折腾,想安无事。到了天亮,各连开始在各自的附近准备搜查。


此时,住在我们连旁边的炮二连炊事班,几个兵走到我们前面十多米外的一条小溪边取水,准备做早饭。其中一名战士无意间向小溪对面的灌木林望了一眼,突然间一排子弹射向他们,吓得几个炊事兵边丢下手中的炊具就往连队住处跑。


这扫射的枪声,正是昨晚来不及逃走的越军特工打的。我想,可能是越南特工以为这几个兵发现了他们藏身的地方。


正准备组织连队搜查的营长,听到报告后,立即命令将我们连的重机枪调过去,沿着几个炊事兵手指的灌木林,从下到上进行扫射。也活该越军特工倒霉,最后被被密集的重机枪弹从一棵大树上盲打了下来。


幸好那晚枪声不断,弄得我们彻夜难眠,天亮时还在自挖的洞里迷糊未起,要是早去河边洗脸涮牙,身上恐怕多了几个窟窿。


第二次遇特工,是在老山的81号阵至82号阵地之间。时间大概是84年12月初,也就是要换防下山的前几天。当时一军的班、排骨干陆续上来,团里要求司政机关的同志下去了解各连的交接情况,并指导搞好交接工作。


我的任务是到五连,正好连长周玉文是我的老乡,住在54号高地一个掩蔽部里。那个掩蔽部是在越军的一个掩体上改建而成的,曾是通往56号至主峰的必经之路,听说118团的一个连队在攻克这个掩体时,牺牲了十多名战士。现在这个掩体成了该连的指挥所。

那天吃了早饭,我和股里的胡清华、陈明两位干事,还有报道员姜彬文、方本运一行五人,先到了五十四号高地连部。副连长告诉我们,我的连长老乡一小时前带了几名战士,护送团张政委到82号阵地去了。并告诉我,他们去那里要和九十六团的领导,还有一军的同志共同研究双方结合部的交接问题。于是,我们决定一起到那里看看。


五连的防线很长,从54号高地依次往下至82号阵地,中间是一条崎岖难行的巡逻小道,两边灌木丛生,藤树遮天,小路的两边树林里到处都布满了地雷。82号阵地与662、6高地相邻,是94团与96团的结合部。


该连的阵地很分散,有的一个班在一个阵地;有的一个排在一个阵地,都在密林深处,视界和视界很差。由于防线太长,团里最担心的是越军小股入侵或特工偷袭。因止,从上阵地到换防,团里都要叫特务连的侦察排和工兵排轮流到该防线上的间隙处,进行夜间潜伏,白天再撤回休息。就在换防的前几天,工兵排的一个担任潜伏的战士,因夜间偷懒想多睡一会儿觉,违规在小路的中间安上地雷,结果同去潜伏的战士在撤回时踩响,造成自己人重伤,有关人员也受到了相应的处分。


我们一行五人,由两个报道员持冲锋枪一前一后,朝83号阵地赶去。途经82号阵地拐弯处时,突然听到后面一声大叫:有特工……,我们闻声后迅速拔枪在手折转身去,刚走几步,一个穿短裤,浑身是汗的战士,气喘嘘嘘的对我们说:有特工……


一问才知,他是这个连队的五班长,一个人去排里背饭下来,刚才突然从路旁的树林中窜出两名越军特工,抓住他就往林子里拖。好在这小子力气大,身上又全是汗,从特工手中挣脱后就大喊大叫,刚才的声音就是他发出的。


我们急速来到越军特工抓人的地方,只见饭菜洒了一地,特工早已钻进树林,惊慌中丢下了手中的排雷针。这玩意儿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用时把针头扯出来,不用时收缩进去,怪好看的,可以当拐棍用。由于林边到处是地雷,我们也不敢进去追。


晚上回到团指挥所,大家谈起,都心有余悸。那个差点被抓的湖南兵,离我们前后不到20米,可以肯定地说,我们在他前面走的时候,特工的枪口早就对着我们,可能是见我们人多,不敢下手。庆幸的是那天多带了两个兵,都提着冲锋枪,真打起来,两个特工也不一定能活着回去。


那个差点被抓的湖南兵,当时的表现确实是勇敢的,在没带武器的情况下,如果不拼命挣扎、反抗,那可能是另外一个结局了。可惜,我记不起他的名字了,昨天他的老连长来我家玩时,也说记不起叫什么名字了,只知道是他们连的五班长,湖南人。

6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