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四章 中东路事件 第二节 出谋划策

我爱奇奇 收藏 12 36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不一会儿,李琮迈着强健有力的步伐,走进了梁忠j的指挥部。一见梁忠j,敬了一个军礼,嘴里还大声喊道:“226团团长李琮前来报到。”

梁忠j立刻满脸堆笑,热情地走上前,拉住李琮的手说:“唉呀!李团长无须如此客气,李团长不远千里赶来支援我们,为国效命,我们正应该好好感谢李团长。前一段时间,鄙人忙于公务,疏忽了李团长,还望李团长海涵啊。”说完,脸上笑容不见了,只剩下了一脸真诚的表情,似乎很期待李琮的原谅。

李琮心里暗暗骂道:老狐狸,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因为我们是土匪出身,所以看不上我们,才将我们凉了起来,现在还在这里假惺惺的向我们道歉。不过生气归生气,这国家大事还是不能因个人恩怨而荒废的,李琮也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

李琮立刻满脸挤出笑容:“不敢不敢,梁司令忙于公务,无须自责过甚。李某此次前来倒是给梁司令添乱了。”

梁忠j将脖子向后一缩,嘴巴一撇,说道:“李团长说哪里话,梁某真是盼星星怕月亮盼李团长前来啊,又何来添乱之说呢?不知,今天李团长前来,有何指教?”说完,一指凳子说道:“请坐。”

二人分别坐下,李琮说:“指教不敢当。只是李琮有一点疑惑不解,还望司令赐教。”

梁忠j一脸惊愕的表情:“什么疑惑?李团长请说。”

李琮说道:“请恕李某大胆了。梁司令将部队全部集中在满洲里的城市里面,构建碉堡、战壕,将满洲里变成一个巨大的战场,这本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只是李某有点想法要和司令讨教。苏军拥有我军所不具备的优势,那就是他们装备好,有飞机、大炮、坦克,而我军只有士兵的血肉之躯,在进攻时,苏军要是以飞机、大炮轰炸我军防御阵地在先,而后再以坦克推进,步兵随后跟进的战术,我军如何应对呢?我军既缺乏对付飞机的防空武器,又缺乏对付坦克的反坦克武器,到时候,我军将只能是在防御工事里面被动挨打,等待苏军消灭我军部分防御力量后,再面对苏军坦克的攻击,我军就更没有办法抵抗苏军推进了。这样,在苏军立体化的进攻下,我军的防御可能很快就会土崩瓦解。这个不知道梁司令准备如何应对呢?”

梁忠j听完李琮的话,顿时大惊失色,愿意为李琮只是一个山里无知的土匪,只不过为了混个好地位而投降了东北军,坐上了团长的位子,此人应该是个酒囊饭袋之辈,但是此人刚才一席话,却将目前苏军和我军的优劣说的一目了然,有些词甚至自己都没有听说过,什么“立体化”进攻,什么“反坦克”武器等等,这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土匪嘴里能说出来的话。李琮的话确实很有道理,被动挨打肯定不行,但是自己所担心的是,部队出了城,在没有坚固工事的开阔地上,岂不是更加容易遭受攻击了吗?再说,苏军虽然有飞机、大炮、坦克,但是真的有李琮说得那么厉害吗?尤其是说东北军的防御会很快土崩瓦解,这未免有点张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这个李琮会不会是因为自己没有对他委以重任,而在这里大放厥词呢?这话让梁忠j心里很不快。

说实在的,梁忠j对东北军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自认为东北军的实力应该在亚洲是数一数二的,尤其是东北军在全面向日本军队学习之后,已经成为了日本军队第二,在亚洲范围,除了日本军队之外,还真不知道有哪个军队能和东北军相提并论(盲目自大的心理),苏军虽然以前成功击退过14个西方国家的联合军事绞杀,但是,远东苏军毕竟好长时间没有过战争经历了,怎么能和东北军这些在战火中泡大的兵痞相比较呢?这个李琮的话虽然有一定道理,但是未免有点危言耸听了,甚至有点卖弄学识的嫌疑了。

梁忠j脸上露着不快的神色,对李琮说道:“李团长的学识、见识真是渊博啊,梁某佩服。至少梁某就不知道什么叫“立体化”进攻,还真要和李团长好好学学。但是,梁某认为李团长的话虽然有道理,但是也未免有点为人耸听了,想我东北军现在士气高涨,装备精良,虽然没有苏军的飞机大炮坦克,但是,我军士兵的战斗素质却不是苏军士兵所能比拟的。我军长期征战,战斗经验丰富,苏军很长时间没有打过仗了,怎么能和我军相比呢?我之所以要把部队都放在城市里面,就是要利用城市这个大碉堡,抵消苏军的优势,将苏军大部分的实力消灭在进攻的路上,这样,我军反攻起来将会顺利得多,也比较容易取得胜利。”

李琮一听梁忠j的话,心里寻思着:这家伙还真是顽固不化啊。自己好言相劝,他倒以为自己是在和他作对,竟然以为士兵的血肉之躯可以完全抵消苏军的钢铁攻击,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看来是中了日本教官的毒太深了,总是妄想以精神来完全打倒物质,殊不知,日本人在二战中以此类战法攻击美国人之时,碰得头破血流,铩羽而归。日本军队况且如此,东北军还能好到哪里去呢?东北军虽然战斗经验丰富,但是并没有朝鲜战争时期志愿军那为了祖国甘愿献出自己一切的精神,虽然不排除少数东北军士兵会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而英勇作战,但是,大部分的士兵是不会为了张学L逞一时之勇而拼死作战的,要知道,这些士兵来当兵只是为了混口饭吃,他们大多数人并不知道什么是国家利益?要不然,也不会在战争后期出现溃兵抢劫自己民众的举动了。所以,在刚开始东北军没有遭受到苏军立体化全方位的打击之前,还能保持着高昂的斗志,而在经受过了苏军猛烈的打击之后,东北军的士兵时期就会开始底落,在战争后期,眼看胜利无望,东北军也许会演变成一触即溃、争相逃跑的局面。要不是自己知道这场战争的结果,还真有点会相信梁忠j的分析,从而服从梁忠j的命令,要是真的那样,自己也许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不过,为了那么多东北军将士的生命,为了多保留一点以后抗日的资本,在这场无关大局的战争中,还是应该想办法保存自己的实力的,毕竟,现在日本人才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心腹大患。李琮想到这里决定,为了民族和国家的前途,还是在劝劝他把。

于是,李琮耐着性子继续劝导梁忠j:“梁司令所言也确实不假,我军是长期征战,战斗经验丰富,士兵的战斗技术也是无话可说的。但是,战斗经验毕竟不能代替炮弹和钢铁的打击,我军在城市里面的防御工事,大都是临时建立起来的野战工事,并不坚固可靠,苏军的飞机、大炮只要对我们的工事采取定点清除的办法,就能一点一点蚕食我们的防御阵地,而且苏军的坦克也是我军无法抵御的大威力武器,我军的武器装备以轻武器为主,根本无法击穿坦克,一旦苏军的坦克开到我军的阵地上,就会十分容易冲破我军的防线,造成我军防线的全面溃退,只要坦克在继续深入我军阵地,不断切割我军阵地,就让我军的防御崩溃。到时候,恐怕局面会无可换回。”

梁忠j毕竟征战多年,看着李琮这么坚决,梁忠j也不是草包一个,什么情况都要考虑到,李琮所说也确实有些道理,坦克的威力自己也有所耳闻,而且这个李琮对自己死缠不放,看来还是应该采取一些他的建议,这样也显得自己能够容人。

于是,梁忠j对李琮说:“李团长所说,我也有所耳闻,坦克的威力的确是十分巨大的,正因为如此,我才将部队全部放在城市里面进行防御,以避免坦克对我军的直接杀伤,我军一旦到了野外,就会成为苏军的活靶子。所以这城市防御是必须要做的,部队必须要在城市里面来防御苏军的进攻,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保护我军的有生力量。在这一点上,李团长依你之见,我军该当如何?”

李琮看见梁忠j死抱住城市防御不放,直到自己在劝下去也是枉然,看来只好死马当成活马医,尽量帮助梁忠j加强城市防御,尽自己的力量最大限度减少东北军伤亡。

于是,李琮将自己对城市防御的建议大概描述为以下这些内容:首先将部队大大分散,将满洲里的街道、房屋统统变成一个个巨大的碉堡,将整个城市变成一个巨大的碉堡群,在这里好好和苏军打上一场城市巷战,这可以将苏军重武器的优势降低到最低限度,让苏军和东北军之间的武器差距缩短,重新站在一条起跑线上。再次,一线部队不要放的太多,这样避免苏军在一开始的火力侦察和火力袭击的时候就大量杀伤东北军,同时在二线准备大量部队,分批次的投入战斗,造成苏军的错觉,东北军始终在保持着同一个数量级的防御水平。所有部队必须钉死在自己的防御阵地上,人在阵地在,绝不允许后撤一步,让东北军的士兵觉得自己没有退路,从而始终保持着拼命的状态,以顽强的精神抵抗苏军的进攻。这样会给苏军造成极大的杀伤。第三,在苏军攻入城区之后,大力开展与苏军的巷战,充分利用夜间的有利时期和两军犬牙交错的状态,不断对苏军进行反攻击。这样使苏军始终无法在城市里真正立稳脚跟。第四,在胜负已定的情况下,请梁司令为弟兄们留一条活路,不要作无谓的牺牲(这其实就是让梁忠j在适当的时候选择投降,保存东北军士兵的生命)。

梁忠j听这话,勃然大怒:这个李琮也太不识抬举了,自己给他个面子,让他在这里大放厥词,他倒真把自己当成一棵葱了,还打仗还没打呢,他就已经暗示自己在适当的时候投降了,真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要不是看在他是支援我们来得,岂能任由他在这里动摇军心?早就把他拉出去枪毙了。

梁忠j愤怒一怕桌子,骂道:“李琮,你到底是不是东北人?到底是不是张少帅的兵?这仗还没开打,你竟然在这里让我向苏联人投降?要不是因为你还是东北军的团长,老子早就把你当成苏联人的间谍枪毙了。你竟然敢在这里动摇我的军心,你说说,你到底是个什么居心?”

李琮一听这话,知道自己一时心急,犯了梁忠j的忌讳了,自己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为了多保留一点火种,自己真是口不择言了。但是,现在正是共同抗击苏军的时候,可不能和梁忠j闹翻了,要不然以后这家伙给自己小鞋穿,稍稍卡一卡自己的脖子,少补给自己一些给养,自己也真没脾气,于军不利。看来,自己这一次要低下高贵的头颅向梁忠j这个顽固道歉了。

李琮装作很慌乱的样子,连忙站起来立得端端正正,然后以毕恭毕敬的语气对梁忠j道歉:“梁司令息怒。李琮口不择言,冒犯了梁司令,还请司令海涵。但是,李琮绝不是什么苏联人的间谍,这一点,天地可见,李琮也是为了东北军好,才有些肆无忌惮,这一点请梁司令明鉴。”

梁忠j听了李琮的道歉,怒气才稍稍缓和了一点,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斜着眼睛看着李琮,似乎要把李琮是不是苏联间谍看个清楚。心里也在不断寻思:这李琮绝不是什么苏联间谍,这一点自己也很清楚,之所以要这么说,就是要把李琮吓唬住,省得他眼里目无上级,一再冒犯自己。要不然,李琮也不会说出这么多对东北军如何防御的建议了,这些建议,还是可以采纳的。

沉默良久,梁忠j神色稍稍安定,对李琮说:“李团长,也不必自责了,我也知道李团长是为了我东北军好,自然不会是什么苏联人的间谍。你的建议我会采纳的,你就放心吧。”

李琮装出很感激的样子:“谢梁司令明察。不过李琮还有一事相求,请司令答应。”

梁忠j心道:这家伙还真是蹬鼻子上脸啊,自己刚刚原谅了他的无礼,他转眼就有事相求了。梁忠j也只好说道:“有什么事你说吧。”

李琮说:“请梁司令批准我226团退出城市防御,我愿意带领我团成为满洲里和扎赉诺尔之间的机动兵力,确保两地之间畅通,并伺机在城外与苏军交战,请司令批准。”

李琮知道死守满洲里也不行,可是离开坚固的堡垒,东北军就会被苏军进行一边倒的大屠杀。看来要想不被苏军各个击破,必须要有机动兵力联系上满洲里和扎赉诺尔,这样才能保证东北军的防御完整,但是两地被苏军攻破只是迟早的事,自己之所以提出退出城市防御就是不想被困在梁忠j的战车上,被动等待挨打,成为梁忠j的陪葬品。自己只是以担任两地之间机动兵力的名义,逃脱城市防御的任务,这样,在城外,自己的部队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自由度要大得多。可以最大限度实现自己捞一把的目的。所以,李琮才冒着巨大的危险要求将部队带出城外。

李琮提出将自己当作机动兵力部属于两地之间时,梁忠j第一反应是,这家伙疯了。没有飞机、大炮的掩护,失去了碉堡的遮蔽,等待李琮的就只能是屠杀了。看来这家伙是对自己极度不满,极力想摆脱自己的控制。不过,你愿意去就去把,反正这城市还是比外面安全得多,你要去找死可就别怪我到时候不救你。这城市防御的兵力少了你一个团,也还是可以保持完整地。

李琮信誓旦旦的要求自己担当此重任,梁忠j没办法,只好同意了李琮的请求。这下子,李琮所部就不用在满洲里被动挨打了,而是可以在任何自己想打击苏军得地方打击苏军了。

梁忠j听从了李琮关于城市防御的建议,发动所有部队修筑碉堡、战壕,囤积武器弹药。以准备迎战苏军。

李琮也让部队积极准备,带上食品、药品、武器弹药,准备开出城外迎战苏军。李琮看着北方,心里狠狠地说:老毛子,你爷爷李琮我来了,等着接招把。虽然老子改变不了这场战争的命运,但是老子绝对不会让你们轻易的得到战争的胜利。

李琮秘密命令张宏率领的特种部队以分队形式全部分散,深入深山密林、广阔草原之中,努力搜集苏军的军事情报,适时对苏军后勤和小股部队进行打击。这将是特种部队第一次面对真正的战争。具体怎么打,有张宏率领。

李琮则率领全团官兵在满洲里外围地区隐蔽,毕竟苏军的主力部队第35、36师将首先进攻扎赉诺尔,留在这里的将只有第21步兵师。以一个团去吃掉一个步兵师,这种事情也只有李琮敢想,至于吃得掉吃不掉再说,反正是要咬几口的,想当年在二龙山他就这么干过。

在7月—11月这几个月的零零碎碎地战斗中,主要是李琮的特战队在主动寻找苏军战斗,战果不是太大,主要以骚扰、锻炼部队为主,没有大的行动,11月16日,苏军大规模的进攻开始后,李琮才召集张宏将特战队全体队员集中起来,准备一场大规模的偷袭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