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 卷二:内战又起 第一章 和谈(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


抗日战争胜利了,但是战争的阴云并没有从中国大地之上离去,此时的国内局势,华北地区原是日军轮陷区,此时基本上为共产党的控制地,而国民政府控制下的区域只有西南和西北的一隅。华东几个省,却是国民党与共产党各自统领部分,而东北,此时被苏联占领,共产党与国民党都在抢着往那边运动。

正是由于形势的使然,所以蒋主席才会在获悉日本投降的时候,紧急地发下了三条命令。

但是,国内的舆论导向,却是在畅导着和平到来,做为一个中国人,无论是何党何派,都希望中国从此走向富强,而如果内战一旦爆发,又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了。中国人已经经历了太多的战争和灾难,需要的是休养生机,需要的是安定团结。

基于民众的意愿,同时也是基于国民党自身的考虑,在日本宣布投降不久,蒋委员长给身在延安的共产党的主席毛泽东连发了三封电报,邀请其到重庆商议和谈的事宜。

毛泽东在权衡利弊之后,接受了蒋中正的电邀,在周恩来、王若飞等人的陪同下,于八月二十八日坐飞机到来了重庆。

重庆,此时还在欢庆着抗战的胜利,一切都在喜悦与详和之中。

****************

虽然坐在课堂之上,但是并非两耳不闻窗外事,相反,对于陆大的这些学员们来说,如今除了庆贺抗战的胜利,便是对未来的话题谈得最多。这里面,又以于长乐与齐飞的乐天派,和张贤与雷霆的悲观派最为代表。

乐天派认为,经过了八年的抗战,不管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或者是其他的党派,都已经认识到了只有团结一致,才可以致力于国家的富强与昌盛,所以便是国共两党有矛盾,也都会互相体谅,最终会做出妥协,组成联合政府,避免内战的发生。

这一派的想法也是代表了所有全国民众的良好愿望,但是在张贤看来,却是如此得幼稚与不切实际。

在张贤与雷霆的悲观派看来,内战是在所难免的,此时的共产党已经非八年前的共产党,也有一百多万的军队,还占有华北及华东的许多地盘,已经非昔日的只有赣南,或者陕北的弹丸之地时候可比,这一次的内战,只怕涉及的面积还要广,受难的人口还要多。

当然,在国民政府来说,这不会叫做内战,就象当初叫做剿匪一样,可能会有另一个名称,只是无意间,张贤却听到了另一个名词,叫做堪乱。

虽然此时的共产党已经拥有上百万的军队,但是任谁也不会怀疑,以装备精良的国民革命军,如果真得与共产党小米加步枪的军队打起来,其结果肯定会取得完全的胜利,只是这个胜利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更需要大量的牺牲。

在私下里的时候,尤其是当张贤与同室的雷霆、齐飞和于长乐躺在床上,熄了灯之后,各自开始做着自己的梦,大家都有着自己的理想与渴望,此时,真真切切,心中有什么想法都说了出来。

又是于长乐首先地道:“贤哥,你想过没有?留在陆大里来任教?”

张贤愣了一下,如果将来真得要会发生内战,那么,在陆大里当教员,倒不失为一个很不错的选择,既可以避免与同胞之间的内战,又可以不用为生活而奔波。

“小于,你想留下来任教吗?”雷霆忍不住地问了一句。

“嗯!”于长乐点着头,告诉大家:“我和校长谈过,他说准备在我们这一期里留下三到四个学员做为助教,呵呵,我想我应该可以留下来。”

“我肯定是留不下来了!”齐飞很有自知之明地道:“论成绩,我成绩最差;论人缘,人缘也不行,呵呵,我只能去做那冲锋陷阵的事了!”他说着,又道:“张贤,你要是留下来,肯定就可以留下来的。”

还没有等张贤答话,雷霆却笑道:“谁留下来都可能,张贤肯定是留不下来的。”

“为什么?”齐飞与于长乐同时问道。

雷霆道:“七十四军中的一个副师长,呵呵,你们想可能会被留下来做教员吗?等着吧,就算是阿贤自己想留下来,别人也不会让他留下来的。”

张贤听在耳里,心里却在犯着愁,确实如雷霆所说得一样,他很想留在陆大里教教书,带带学员,只怕这个愿望实现不了了。他已经在军委会里挂上了号,一个上校副师长要留在陆大里,还是需要军委会批准的。先不说自己的长官,不管是七十四军里的王长官,还是土木系的陈长官,肯定是过不去的。只是,抗战结束了,除非他退出军界,否则只能听从军委会的安排,最多也只能选择一下部队。

“呵呵,谁叫我们的阿贤太过出色了!”雷霆最后这样地道,语气中还满是一股醋意。

“雷大哥,你准备以后去哪里?”张贤问着他。

雷霆道:“我有什么地方好去的?呵呵,我和齐飞都还背着一个处分呢,不让我们解甲归田就已经不错了!”

“解甲归田?”张贤笑了一下,悠悠地道:“要是大家都能够解甲归田的话,那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大家都怔住了。

***************

雷霆有些反常起来,经常性地在上完课后便出了校门,直到很晚的时候才回来。问他的时候,他总是说去了他老婆许云芳那里了,有时还整晚地不归,直到第二天一早才回来。毕竟,雷霆和张贤一样,是一个有家室的人,所以大家都并不以为意。

后来,张贤和于长乐在磁器口撞上了许云芳,才发现,原来许云芳已经怀孕了,肚子大了起来,这才恍然大悟,难怪着这个雷霆会如此反常,却也怪他瞒得如此之严。看来,雷霆和大多数的普通人一样,在这个时候,已经把全部的身心放在了自己的后代身上,再也不管他什么政治黑白了。

正是由于许云芳的怀孕,所以张贤、于长乐和齐飞十分体谅雷霆,经常去磁器口雷霆为许云芳租下的住处探望,时常带些营养滋补品过去。这些人中,张贤的官阶最高,所以他的饷银也是最多的,倒是时常拿出来帮补大家的困难,于是也就在不知不觉中,他成了众人的首领。去雷霆的家多了,倒是让张贤在那里碰到了几个也经常出现的面孔。许云芳并非只会当军官太太,她还在磁器口的一所小学里任教,据她说,这些在她家出入的都是她的同教,还有一些老乡和故旧。

在许云芳那里,张贤所认识的这些人中,他对一个叫做邱萍的女教师印象非常深刻,这个江老师有三十多岁,长得并不出众,衣着也很朴素,但是很有气质,说出话来不多,但是简短精赅,总能一语道破要害。因为这些人中数他的年岁最大,所以大家都叫她做邱姐。

因为经常碰面,所以张贤与于长乐也和许云芳的同教和老乡们混得熟了,而于长乐却有目的,总是缠着张贤带他一起去许云芳的住处,直到后来,张贤才发现,原来这个小于看上了许云芳的另一个同事,一个叫做卢小燕的老师。

卢小燕是一个二十多岁出头,从成都女子高等学校毕业的大学生,是一个新女性,思想和性格上都很活跃,人也长得不错,又和于长乐是老乡,这也难怪小于会追求对方。

大家在一起的时候,经常说些天南海北的事,雷霆如今只关心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倒是齐飞,依然喜欢评论时事,于长乐本来就是一个比较内向的性格,不善于表现自己,这正与齐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往往的情况是齐飞会和卢小燕吵将起来,两个人的观点正好相反,而于长乐却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这个时候,两个人都会求助于张贤或者邱萍。邱萍在一般的情况下,是不参与齐飞和卢小燕的讨论的,只是有的时候,当张贤的话实在让卢小燕无法辩驳的时候,她才会帮着卢小燕说上两句,而往往是她的几句话,就可以将张贤的话推翻,却让张贤如同吃了一个哑巴亏一样,什么也说不出来。

这个时候,大家谈论最多的话题自然还是国共两党的和谈,虽说这是国家大事,但是对于所有的人来讲,这也是关系到自己前途与命运的大事。

“共产党就是应该拿出诚意来,把军队交给国家,这样才可能政令与军令统一,我们的国家才可能求得永久的平安和昌盛!”这是齐飞的观点,毕竟是陆大的学生,还是要替国民政府来讲话的。

“如果要共产党交出军队,那么,国民党也应该交出军队!国民政府要真正做到三民主义,不能是一个人说了算,还必须要组建联合政府,真正的给予人民以民主与自由的权力!”这是卢小燕的观点,可能也代表了广大的知识分子的思想。

齐飞却道:“这个时候谈什么民主自由的还为时尚早,对于那些胆敢与国民政府作对、或者阳奉阴违的汉歼、军阀和地方势力,我们必须毫不客气地将之清除干净,不能给他们一丝的生存空间,我们必须要保持国家强有力的统治,这样才可能谈得上其他!”

卢小燕冷笑着道:“是呀,这种强有力的确不错,走在大街上还要担心身后有特务跟踪;随口说一句话,还要四处张望一番,生怕被特务听到了,到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你说的特务是另一回事!”齐飞也愤然地道:“谁也不喜欢特务,我也是一样。只是,这不是和谈里的主要问题,你怎么总是把问题的本末倒置呢?”

卢小燕道:“好,那就说一说主要问题。蒋主席只让共产党交出军队,却不给他们一个生存的空间,你要是共产党会交出来吗?”

齐飞怔了一怔,却道:“谁说不给了?蒋主席不是说了,在政令与军令统一之后,一切都可以谈的,包括改组政府!”

卢小燕却道:“呵呵,这是缓兵之计,共产党要是真得把他们的军队交出去,或者解散掉,那不就是等着被打死吗?人家不交出来,你又说人家不诚恳,你怎么就这么会说话呢?”

“你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也是共产党不成?”齐飞怒了起来,这样地责问着卢小燕:“你怎么处处都替着共产党说话?”

“好了!好了!别说了!都消停消停吧!”处在旁边的于长乐实在是不耐烦了,这样地劝解着。

卢小燕瞪了他一眼,却不理会,依然与齐飞针锋相对:“你又是怎么回事?穿着个军装就不许别人说话了吗?我看你就跟那些特务没什么区别吧!”

一听到被指为特务,齐飞气得恨不能上前去与她动手,只是碍于卢小燕是一个女的,若是个男的,他们可能早就打了起来。

这个时候,在旁边一直未曾答话的邱姐却笑了笑,接过话来道:“你们两个都不要争了,这种事情不是我们这些人来过问的,国民党,共产党,该和自然会和,该打还是会打起来的!不用你们两位在这里吵得面红耳赤了,张贤,你说是不是呀?”

张贤点了点头,也劝着齐飞:“邱姐说得不错,这种事不是我们过问的,以后还是少谈这种事为好,谈多了会犯错误的!”

听到张贤也这么说,齐飞与卢小燕都气鼓鼓地转过头去,不再吭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