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杂谈正义与真理

白得空间 收藏 198 529

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我们学校的《马克思主义哲学》考查课授课老师是由郭先生来担任的,他在一次上课时跟我们说过:“存在就是真理!”而对于所谓的正义等其它词汇,他也做出了非常特别的说明。郭先生所说的某些话在今天看来并不算得了什么,百度在相关问题上也有类似的解释,可在那个政治挂帅、把一些所谓的真理强加于人的动乱时代刚刚结束的时候,郭先生竟敢说出诸多如此惊人的话语,足以让我们这些学员们瞠目结舌,我们在私下里甚至认为郭先生说的都是一些反动言论,当然了,我们现在早已改变了那些陈旧的认识和看法。

在通常情况下,正义与真理一般是没有因果关系的,但是,人们在早期往往普遍认为真理总是掌握在正义一方,以为只有正义者才会持有并坚持真理,其实并不尽然,之所以得出这个貌似正确实为谬误的结论,其主要原因之一是人们长期处于极不正常的政治环境之中,以致造成思维方式机械僵化;二是人们的主观意识在某一时段一直就被错误的理论教育所误导,长此以往便会产生一些违背常理的认识和观念;三是由于我们某些人的头脑在认识问题方面往往会存在一个误区,因而也会导致产生这样或者那样的错误观点。为了把真理并不一定总是掌握在正义一方的这个观点说的更为明白一些,我们可以拿适者生存这个基本法则(也有人把它定性为丛林法则序列之一)为例,这个浅显道理可是客观世界中人人皆知的,并非只有正义人士才会理解和掌握。

单就真理而言,数学在自然科学领域里一向被认为非常严谨,许多公理和定理多被视为真理(比如勾股弦定理),人们时常挂在嘴边的俗话中就有:“1就是1,2就是2”一说,以1+1=2这个结果来看,我们当中没有人会对此提出质疑。针对这个方面的问题,我们现在可以做一个小小的解题试验。问:现在有10个黑点,如果我们把它给分成5份,那么每份应该是多少?答:10个黑点÷5=2个黑点。这个答案是完全正确的,我们接着再来做下一个小试验,问:现在有1个黑点,如果我们把它给分成5份,那么每份应该是多少?答:1个黑点÷5=0.2个黑点。对于“0.2个黑点”这个答案,虽然它符合算术运算法则,可它显然并不符合客观实际所展现出的真实情况,切合实际结果的答案应该是5个黑点。就后一个小试验来说,也许有人会认为这道数学题明显是出现了逻辑性错误,可1个黑点在客观实际上的确是可以分成5个黑点的,1个黑点在理论上甚至还会被分成更多乃至趋于无数个黑点。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针对某些事物的认识,一般都认为只有相对而没有绝对的正确与否,因此,所谓的正义与邪恶、真理与谬误,它们也应该只是相对的。俄国十九世纪伟大的革命家、哲学家、作家和批评家车尔尼雪夫斯基曾经说过:“真理之所以是真理,只是因为它跟谬误和虚伪是对立的”,车氏的这句至理名言亦从侧面说明了这一点。实际上,即使被某些人士倍加推崇的M主义,众多追随者们也是非常坦诚的承认它只是一个客观存在的普遍真理,即人们通常所认可的相对真理,他们并未超越现实的说它就是一个绝对真理。

所谓的相对真理在现实社会实践中所反映出的真实情况也的确是这样,即只有相对性而没有绝对性,不仅如此,真理与正义也跟时间和地点有关联,比如前苏联二战时期针对纳粹德国的反击作战,也即所谓的卫国战争中的战略反击行动,在那个当时应当属于正义行为,这是毋用置疑的。假设苏联当时任由德国对其进行非法掠夺和占领,在经过漫长的几百年之后,苏联再为了恢复国土而发动一场针对德国战争,那么这个行动就会被人们所谴责,因为它跟以色列曾经大力推行实施的犹太复国主义之行为并无二样。

我们曾经以为地球就是宇宙的中心,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人们在认识上的提高,我们后来又以为太阳是宇宙的中心,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宇宙不仅是无边无际而且还是没有中心的。同样道理,因时间的推移和地域的不同,而且伴随着真理的概念不断发生变化,M主义的哲学观点也应随着社会的发展而逐步加以调整和完善,因为它的初衷是建立在以斗争哲学为基准的,而我们现在需要的是科学的发展观,要构建和谐社会,所以,片面而又单纯的斗争哲学已经属于过去,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创造和谐稳定的发展环境,大多数人在这一方面已经达成了共识。

以维护或者主持正义的名义追求所谓的真理是要付出代价的,一般来说,这个代价往往会是高昂的,尽管如此,用这个代价所换来的结果却并不一定会令人感到满意,在有些时候,它也许会似是而非,也许会得不偿失,难免也会有适得其反的情形。

美国而言,发生在200多年之前的那场独立战争虽然不是神话却是经典,人们至今仍然普遍认为那是一场美国人民为了争取民主、自由与平等而进行的正义之战,可它在早期实际产生的结果却是另外一番景象,在这场战争中真正得到利益的都是那些上层人士(上流社会人物),广大民众只是以出血流汗给自己换来了一个新的国籍而已,更为可怜的是,当中那些黑人的境域却极少得到根本改观,他们的权利与地位跟建立起这个新的国家之前并无二样,在某些地方、某个时段,黑人的处境甚至要比建国前更糟。

我们那个极不安分的邻居印度也曾致力于仿效美国,并于1947年8月15日获得了独立,可独立后的印度在国际上的地位和影响力并没有得到明显提升,更为可悲的是,印度在这一方面至今还不及尚未独立的加拿大澳大利亚!当然,我这样说并不表明我是反对独立的,我以为,一个国家在独立之后,必须要做出一定的成就,要让世人所瞩目和赞赏,这样的独立才是值得的,只有这样,它才有可能真正体现正义与真理的实际意义。

为了寻求真理和主持正义,一个国家或者团体必须要得到各方的有力支持。我们在这里还以美国为例,它如果要想发动一场稍具规模的所谓的正义战争(比如在中东充当国际警察),它必须要得到国际上的认可和国内的支持,而所谓的已经得到了国内广大民众的支持,在实际上则是其公民完全被其国家法律所限制和左右,这里时常包含无奈的成分。此外,在国际方面的援助问题暂且不论(当然了,外界的舆论和资金支持那是必不可少的),美国如果没有国内大财团的有力帮助,而仅仅依靠其国内普通民众的支持,那是不可能实现发动一场战争的真正意图的。我们可以做出这样一个假设,若每个美国公民肯拿出100美圆用来支持战争(实际上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以全美国3亿多人口来计算,它只能筹备300多亿美圆用来维持战争费用,而单单依靠这点有限的资金支持,美国若想达到战争的目的,没有人会相信它能获得成功,其最终结果可能会是令人难以想象的,所以,美国用于发动战争的主要经济来源只能借助于国内那些大财团,它必须要由那些大财团先来收刮民财,接着将其转化为税收,然后再由政府从国库中支出这些金钱用来发动战争,当然了,在国际援助方面,美国总是有一些死心塌地的追随者,它们也有出手买单大力协助的时候,可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关于“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这种另类现象,不可否认,这种情况是存在的,可这种情况因其属性所限终究不会在现实中大量的出现,因而这个理念只能偶尔作为人们的托词和借口,不能长时间的用它作为犯错或者坚持错误的理由。比如时下的朝鲜,由于该国行动诡异处事乖戾,在实施外交政策等方面反复无常毫无章法,因此,国际上拥护和平者不支持它,保持中立者不支持它,试图制造混乱者也在反对它,在当今世界对其具有实际意义上的支持和谅解者寥寥无几,从而使这个国家几乎成了一个真正的孤家寡人,所以,如果有人说朝鲜是在主持正义坚持真理,打死谁也没有几个人会相信。

在今天的人们看来,朝鲜的状况实在是可怜的很,可令人感到可叹的是,我们在上个世纪也有一段时间处于如此窘境(帝国主义阵营和社会主义阵营都在反对和封锁我们,虽然得到了少数几个国家的有限支持,可那是由我们全国人民勒紧裤带对其进行无偿援助换来的,而且这种所谓的“友好”态势极不稳定,国际形势一旦发生变化,甚至稍有风吹草动,此前所建立起来的所谓“友谊”即刻便会化为乌有),好在我们能够激流勇退,善于承认现实纠正错误,敢于及时的对我们的外交政策进行重大调整,这才使我们跳出了怪圈走出了尴尬境地,终于迎来了今天这个和谐稳定与发展的大好局面。

正义与真理固然只是相对的,而真理更是没有巅峰,但是,我们仍然需要继续主持正义,仍然需要长久的追寻和探索真理,因为我们这种不懈的努力乃是促进社会进步与发展的动力所在,只有这样,我们的人生才会变的丰富多彩,我们这个社会才会更加和谐稳定,我们这个世界才会更加蓬勃向上而富有生机和希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9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