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为工人发薪 小伙床下挨27小时绑架富家子

22岁的河南小伙子在山西省临猗县城内有一支技术过硬的装修队。今年,生意奇差。


6月27日,吃过一碗油泼面后,他身上仅剩五元钱。想想欠工人们的工资,遂铤而走险,钻入富人家中行窃。他躲进阁楼双人床下,经过27个小时不吃不喝的煎熬,他动手了……当得知男主人是位县内闻名的有钱人时,他的犯罪由偷变抢继而进行绑架。绑走这家12岁男孩,索要50万元。


警方全城围捕,武警狙击手全副武装待命……

A 乔明明曾拥有一支家装队


7月15日,乔明明在临猗县看守所内,接到了自己被批捕的法律文书,接受了记者采访。


乔明明是河南孟津人,15岁来临猗谋生。做学徒,专学室内外装修的手艺。心灵手巧的小伙子,三年出徒后,自己拉起一支装修队,七八个同乡一起干。


前几年,县城的生意好做,装修队每年能挣十几万。“可今年不知是咋了,咋干也不行,就是赔钱。”乔明明欠工人们的钱越来越多。6月1日,工人们歇工,回河南收麦子。大部分人没有回来。乔明明意识到,“再搞不到钱,他的队伍就散了。”


“他们都是些中年汉子,一个人养活着一家人,我不能欠大伙的工钱。”乔明明将他此番作案的“由头”说得冠冕堂皇。


6月27日,乔明明无事可做,来到县城金谷园小区。这里的房子全部是三层小楼,顶层上是一间阁楼。其中一幢,二层楼梯处,立着一个中央空调主机。“肯定是有钱人!”乔明明很清楚,临猗县城,安装这种空调的人为数不多。


时近中午,乔明明口袋里只有十元钱。“我狠了狠心,进饭馆吃了一碗油泼面。”出来时,口袋里只有五元钱了。


再次路过金谷园时,乔明明决定,从“中央空调”上找点钱花。


6月28日零点,乔明明来到金谷园,找到“中央空调”后,从墙外的白色PVC排水管处,爬进院内。院墙足足四米高,墙上光秃秃的,没什么可以借力之物。


乔明明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翻上去的,蹲在墙头有些哆嗦。咬着牙跳了下去。


乔明明很顺利地穿过没有上锁的房门。屋里面静悄悄的,没什么声响。不敢久留,直奔三层阁楼。这里空空的,一张双人床。没来得及多想,直接钻了进去。


B 阁楼床下忍饥挨饿27小时


“床底下是空的,什么也没有放。”床高30厘米,个头1.73米的乔明明只能平躺进去,“根本无法翻身。”最初,虽然家中没有任何动静,可他只静静地躺着,动也不敢动,生怕房门被突然推开。


躺在那里,还得竖起耳朵听动静,紧张得根本没睡觉。3个小时过了,乔明明浑身酸疼,一点点地挪出来,爬在窗户前透口气,不过三五分钟时间,天蒙蒙亮了,他又爬进床下。


清晨,他听到木制楼梯上,响起咚咚的脚步声。早餐过后,便没了声响。又渴又饿的乔明明很痛苦,他开始抽烟。“用手捂着抽!”烟灰弹在手里。“我特别小心地将烟头放进口袋中,怕公安日后破案时,从烟嘴里,提取出个人信息。”


当天下午,家里一直有人。楼梯上,时不时有响动,这动静令他不敢轻举妄动。两顿饭没吃,他饿得胃直疼。“那种担惊受怕,又渴又饿的罪,真不是人受的。”令乔明明坚持下来的动力,“是为工人们找到工资。想着受了这么多苦,不能放弃啊。”


傍晚开始,家里安静了下来。乔明明将低垂至地板上的床罩掀起来,透气。再不敢有更大的举动。其实这个时候,屋子主人全家在饭店吃饭。晚饭后,房间里再次有了动静,他更是蜷缩起来,一动不动了。“这个时候,我准备放弃了,这种事情不能干,太害怕了。”饿得头晕眼花的乔明明终于走出了阁楼。“那是凌晨3点多,我想要是再不出去就饿死了。”从第一天零点到现在,乔明明在床下躲藏了27小时。


C “母子俩太怕我了!”


“我太害怕了!”准备行动前,乔明明不停地告诉自己,“放弃吧,现在走掉,谁也不知道,什么事情也没有。”然而,乔明明走到客厅时,胆子又大了些,为兄弟们找些钱发工资的念头再次占据了上风。他用事先准备的两块黑布蒙了嘴、脸,客厅的灯亮着,乔明明“工作”起来。


推开一层的卧室门,隐约看到床上躺着两个人。床头放着手包。乔明明猫着腰接近床头,“我慢慢地打开包,掏出里面所有的钱。”


蹲在床头,离房主不到一米的距离,乔明明没忘点钱。183元,这个数字令他格外失望。


就在这时,床上的女主人咳嗽了一声,醒过来。下床上厕所。


“我蹲在那里不知该怎么办。”突然,乔明明抢先一步,冲到房门处,将卧室的灯按亮。顺势掐住女主人的脖子,“不准喊叫。”受到袭击,女主人刘雪(化名)还算冷静,“我不叫,家里的东西随便拿,不要伤害我与孩子。”


12岁的王夏(化名)醒了,看到眼前的一切,吓哭了。这天晚上,男主人没有回家住。


临猗县公安局副局长王建生对案发前母子俩的反应很是惊叹:案发当天上午,也就是乔明明躲在阁楼上时,刘雪不止一次要求丈夫别再忙生意,晚上回家住。她总感觉家里有贼。当天傍晚,王夏也这样要求着爸爸。“人类对危险的感觉,是那么真切!”


接下来,在卧室的较量,主动权被乔明明完全掌握。


眼前这位蒙着面,一手持尖刀,一手持扳手的男子,把母子俩控制了。


王夏没忘记保护妈妈,哭着请求入侵者:“你把院里的汽车开走吧,别伤害我妈妈。”


“看到母子俩这么害怕,我胆子大起来了。”乔明明命令她用床单将自己捆起来,刘雪照做。看她捆得太松,乔明明用事先准备好的铁丝进行“加工”,将刘雪的手脚捆了个结实,令她动弹不得。


“当时,我就怕刘雪喊叫,报警。”


他一边捆刘雪,一边问惊恐的男孩:“你爸爸是干什么的?”“卖摩托的,叫王伟。”这个名字,乔明明不止一次听说过。“我还见过他呢,可他不认识我。”他是个有钱人,临猗人都知道。


这时,乔明明有了新的主意:弄走男孩,让大人掏钱!


临走,他拿走刘雪的手机,搁下一句话:让你家老公拿50万元,与这个电话联系,来西安赎儿子!


D 抢来的钱花在人质身上


走出王家,王夏很听话,不哭不闹,跟着他走。


乔明明将王夏带到自己在县城边上的出租屋。“这房子太烂,我不进去。”王夏坚决地拒绝乔明明带他进屋。警方笔录中,两人在这一细节中,所述惊人一致。“在这里稍停,咱们去西安。”乔明明哄着王夏进了屋。


凌晨五点,他骑摩托车带着孩子出了临猗,直奔闻喜。在闻喜县城,乔明明花60元在一家旅馆开了房间,与王夏休息。看着男孩子,他突然发现不妥:“他穿着件绿衣服,太扎眼。”乔明明带着孩子上街,又花了50元买了一顶帽子、一件上衣与一条裤子。之后,乔明明花16元钱,请男孩吃了早餐。“为了让王伟送钱方便些,我决定去运城。”乔明明认为同一个地方不可久呆,于是二次转移。中午,来到运城后,他打开刘雪的手机,让王夏与王伟通话。


“爸爸,我没事,他要钱,你给了他钱,我就能回家了!”乔明明告诉王伟,不要报警,否则孩子就没命了。最终二人达成协议,拿20万赎人!


“钱没问题,我一切听你的!”听到王伟如此配合,乔明明喜不自禁。随后,他给孩子吃了大盘鸡,喝了饮料,又花了36元。


饭后,乔明明带着男孩从运城城西,向城东转移。在去往夏县的大桥下面停了下来。此时,一直十分听话的男孩困极了,开始想家,哭了起来。乔明明忙为他买了14元的饮料,不停地安抚着他。“我算了一下,我拿了刘雪183元,给她儿子就花了176元。”


E 反侦察“高招”置自己于困境


第一次通话后,乔明明一直不敢开手机,可又想与王伟联系。下午三点,他终于耐不住性子,打开手机。王伟的四五条短信一起涌来。大意是不要伤害孩子,钱的问题好商量。乔明明反复强调,自己有许多同伙,还带着枪。“你千万不要耍花招,定位、跟踪器、设埋伏,到时候我可管不了那么多。”


一边发短信,一边再次转移到运城空港附近的一处大广场。


快下午五点时,乔明明带着男孩刚离开广场,突然听到身边有人问:“你是王夏吗?”“嗯,我是。”男孩话音刚落,乔明明就被一群壮汉掀翻在地。


临猗县公安局副局长王建生说,乔明明直到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被抓。“他的小聪明反而将自己置于危如累卵的境地!”原来,王家人案发后一个小时就报警。乔明明与王伟的通话与短信内容,全被掌握。乔明明在短信中威胁王伟,他们是团伙作案,有多名成员,都带着枪,开着车。这样的信息令运城市公安局派出多支力量,在高速路、各个出境口设卡;武警官兵也接到命令整装待发,其中,四名狙击手全副武装。临猗县刑警们几乎是倾巢而出,全城搜捕。


“你的那些反侦察‘高招’都从哪里知道的?”面对记者提问,乔明明想了想,叹了口气:“都是从电视上看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