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五十八章 饥民

无真子 收藏 4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347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李明华领军方出营外,却碰到了等候已久的曹化淳。此时的曹化淳,对李明华等人早已不复当初的憎恨,心中更多的,是无奈与彷徨。

当初曹化淳要留下四处看看,出门后自然多方走访。张子雨群众工作做得扎实,加上曹化淳所在又是义军腹地,听到的自然多是赞誉之言。

似曹化淳这种身居高位之人,当初若由张李二人亲自说服,恐怕就是说破嘴皮,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不过对普通百姓之语,他却没有的防范必要,时间一久,耳濡目染之下,就好比受了几百上千个政教人员轮流说服,即便他心是铁铸的,也给磨得光滑了。尽管他也知道南阳这套搞法不太公平,对富有阶层的极力打压,用南阳百姓的话说,也应当叫剥削。可除了这种劫富济贫的土匪行径,他又找不出还有什么更好的解决方法。

李明华看见曹化淳比上次客气了许多,主动上前问候道:“公公在南阳过得可好?”

曹化淳仍旧以那拒人千里的口吻答道:“不劳费心,杂家过得还滋润。“

曹秋砚许久没见李明华,心中早就生出挂念来了,只是有了长辈在旁,行动便少了当初的借口,当下责怪道:“你们两个也太没良心了,这么久都不来看看我…们。”她本想说看我,但话到嘴边又觉得不妥,就把老曹也给搭上了。

李明华心中本想回答:“我为什么要来看你才有良心?”可又怕伤了人家姑娘颜面,就这一耽搁,便成了吱吱唔唔之状,好像自己多么理亏似的。

赵钰在旁却立时感觉到了危机,这女人对感情方面有天生的第六感,往往能料敌先机,但有时又特别愚蠢,毫无分辨能力。比如在一群妇人磕唠家常时,有的女人争面子,常吹嘘在家时,自己如何将男人收拾的服服帖帖,为了增加可信度,末了还不忘加上一句,‘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就是不能对他太好,你得对他凶些,不然他背着你啥事都能干得出来!’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回家后便有不少女人照此施为,其结果有三:1男人成了窝囊废,除了对自己女人服服帖帖,在外也温顺得像只绵羊,还极度缺乏自信;2女人尝试过后认为自己男人性子太烈,只好不了了之;3家庭四分五裂,最后分道扬镳。而赵钰此时的状况,却正是第六感来临,当下立马将话头接过,说道:“妹妹此来可是要与咱们同行。”用的却是以退为进之计。

曹秋砚和赵钰素来就不和,听她叫得如此亲热,哪里能猜不出她目的,当下回道:“姐姐放心,我和叔叔对打劫没有兴趣。”

曹化淳怕侄女言多有失,也不再绕圈子,将此行目的直接讲出道:“李守备此行可曾想得明白?可知如此一来,天下士人势必都以你为敌,以一地之力以抗天下,实为不智之举呀!”

李明华又如何不明白这其中道理,说道:“我若能有其他办法,又何尝愿意如此!如今饥民四起,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饿死吧!”

曹化淳心中其实也明白,只是不吐不快而已,现在话已经说了,摇了摇头,拂袖而去。

李明华行出不到十里,老天就变了脸色,乌云遮天蔽日而来,放眼望去,山峦叠嶂间隐有黑云压城之势,乃暴雨之前兆。考虑到才走出不远,大家又折道返回,看看大雨能否缓解流民的涌入。若流民减少,又何苦非要动用武力抢粮赈灾!

人们千等万盼,终于等来了这久违的大雨,且一下就是好几天。起初人们兴高采烈,庆祝这久违的甘霖终于洒向了这片干涸的土地,但随着时间推移,老天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雨水越积越多,池塘、河流都已不堪重负,方才渡过旱灾的人们此刻又不得不面临洪灾的威胁。若非大修堰塘,起到了一定的分洪作用,此刻只怕早已积水成灾。饶是如此,到雨住之时,也有许多刚刚挺过了大旱的庄稼被大水冲倒,今年减产已是不可避免。

李明华一面命令军队集结待命,一面派人打探灾民的涌入情况。到崇祯十二年七月下旬,这场突如其来的洪灾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刚刚挺过了旱蝗二灾的贫民彻底丧失了最后的希望,大股的流民涌向他乡。

李明华别无选择,再次率一万精锐,三万新近整编的自卫队往灾区进发。

众人沿途捡当地刻薄的地主洗劫,筹措军粮。行到开封时, 恰与领兵在外发展的唐文亮迎头碰上,此时路旁已渐能看到大股的流民,但此时以强夺当地的粮食来接济流民已颇为困难,路边也出现了许多饥民的尸体。

待行至封丘,情状越发地残酷了,甚至就连路边青草,也被‘人抢虫啃’,洗劫一空。大队的灾民虽是活人,却比死人更要凄惨十倍!

活着的大多腮黄颊肿,眼如猪胆,目光空洞无神,易子而食者有之,自卖者有之,甚至父子相食、夫妻相食,更有杀人以自饱者。

李明华沉吟半响后一拍大腿,自言自语道:“如今满清实力受损,我还怕伤什么明庭的国力,老子也反了。”说完转身向唐文亮道:“我给你五千人马,立刻到有粮的地方抢些粮食,马也全部带上,挑那些声名较臭的地主土豪下手。若实在没有,声名较好的也抢,只是要注意别太过火,甚至府县城池也可以洗劫,就说赈灾之用,他爱告便告,管他朝廷怎么处置,老子真得决心反了!”

唐文亮听李明华做出这决定来,却正合了他快意恩仇的胃口,没口子的答应,顺便还补充道:“要不,把带来的青壮留下部份,在本地搞些建设,恢复一下当地荒废的生产,然后把这些饥民也夹着带上些,我们走到哪儿,吃到哪儿,等他们有了些力气,能帮着扛些粮食也好。”

李明华对这个提议有些犹豫,想了想说道:“可以,不过要维持住纪律,同时人不要太多,加强一下教育,不能滋扰贫民百姓,要是搞得跟蝗虫过境一般,我非收拾你不可。另外骑兵给你留下,我会率大部人马监视朝廷动向,朝廷若来讨伐自有我顶着,你只管筹措粮食便是。”

唐文亮道:“你就‘格子’把心放肚皮里吧!做这些事情,我还不手到擒来。”

李明华想到在四川,唐门弟子早将这些学了个全,唐文亮又独自在外领军这么久,想来是没什么问题的,说道:“那事不宜迟,现在就开始行动吧!你自己小心。”说完便出去准备启程事宜去了。

唐文亮虽然喜欢快意恩仇,但却不是粗鄙之人,待李明华一走,便琢磨开来。第二日便抽调了一千五百骑兵,先行往湖北方向弄些粮食回来。而自己则就地挑选五千左右青壮,安排他们的家人原地等候。等抢到粮食,优先分给青壮家属,这样就不怕他们出去后不听命令,另外人数较少,也好开展思想工作。

饥民本已饿得奄奄一息,如今吃到久违的粮食,心中只盼能每天都吃上一顿才好!听说有人要征集青壮,哪里还管得了是干什么,左右是个死,何况人家还答应抢到粮食,优先分给自己家人。

唐文亮边走边收,将这些青壮的家人集中安置,再每处留一两个士兵,负责组织老弱,预防瘟疫,再传授些野外生存的技能。虽然现在地面连草都没有,但地下却还可以刨出些草根来的,只要毒不死人,总比等着饿死来得强些。

唐文亮选好五千青壮,沿途加紧开展思想工作,再加上现场教育,很快便抓住了人心。南阳较为靠近南方,地主还略微厚道些,到了这北方,地主们普遍比南方刻薄,工作更易展开。

贫民食不果腹,而这些地主、土豪平日温床暖枕,坐视他人饿死,不但不援手接济,反而变本加利剥削,饥民心中自然生出不满与愤怒来,打击地主竟比南阳军更加地积极。干活也不用催促,还非干不可!谁抢活干,就跟谁急!

饥饿能使人丧失人性,但也最是激发人的潜力,一个个饥民本已饿得头晕眼花,但突听说有人带头抢地主,分粮食。顿时饥民们精神陡增,顾不得缩回踏进阎王殿里的半只脚,平日里饿得奄奄一息的人也能挣扎着爬将起来出一分力,分一杯羹。

到满载而归时,这些人除了打仗不能和南阳军比外,已经比南阳军更加地南阳军了!

唐文亮要的正是这种效果,只要有了这些铁杆拥邦,再次出动时便轻松多了!到时候,以这些人为骨干,以一带十,专门负责筹粮、运粮,军队只需保驾护航就行了,还为以后扩军打下了基础。

唐文亮分发下第一次所获的粮食时,心中正酝酿着第二次劫粮的行军路线,毕竟,如今部队不仅要供应自己的给养,还要为灾民的肚子考虑,仅靠此次的收获坐吃山空终不是个办法,要想养活这么多张嘴,自己不辛苦几趟是绝对不行了。

第二次出征唐文亮决定取道冀州方向,景象可就大为不同了,各地青壮亲见部队粮食分配之法,第一次未随队出征的青壮此时是懊悔不已,听说又要出去,岂肯放过这机会,皆是争先恐后而来。唐文亮见此行人数过重,况且都是些灾民,殊难管束,不得不一次次提高征兵门槛,饶是如此,待大队开拔时,已聚集了四五万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