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人泪下:父亲为女儿越狱20年终成富翁

气球公主 收藏 3 412
导读:一场特殊的公判大会日前在四川省邛崃监狱举行。“被告人金胜全,因犯脱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加之曾因盗窃罪未执行完的刑期,一共九年零二个月刑期,考虑到其有自首情节,从轻处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八年……”   被告人叫金胜全,今年53岁,20年前越狱后隐姓埋名,20年后已成为百万富翁,但几个月前被警方抓获再次锒铛入狱。坐在台下旁听席上的不是亲人不是朋友,而是邛崃监狱全体服刑人员。随着法槌重重落下,金胜全擦去眼角的泪水,如释重负地说:“20年了,我总算有了自己的身份,尽管是有罪之身,但安心了许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场特殊的公判大会日前在四川省邛崃监狱举行。“被告人金胜全,因犯脱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加之曾因盗窃罪未执行完的刑期,一共九年零二个月刑期,考虑到其有自首情节,从轻处罚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八年……”

被告人叫金胜全,今年53岁,20年前越狱后隐姓埋名,20年后已成为百万富翁,但几个月前被警方抓获再次锒铛入狱。坐在台下旁听席上的不是亲人不是朋友,而是邛崃监狱全体服刑人员。随着法槌重重落下,金胜全擦去眼角的泪水,如释重负地说:“20年了,我总算有了自己的身份,尽管是有罪之身,但安心了许多。”

牵挂年幼女儿他冒险越狱

彭州九尺镇人金胜全1987年因犯盗窃罪被彭州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于当年2月被送至南宝山监狱(现邛崃监狱)服刑改造。当时31岁的金胜全是家中独子,上有年迈多病的父母,家中有务农的妻子和年仅4岁的女儿佳佳。

1988年秋天,金胜全收到了妻子寄来的家书,提出离婚,女儿由年老多病的父母抚养。收到来信的金胜全如坐针毡,女儿才5岁,正是上学读书的时间,可是父母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能顾得上女儿……他一遍遍地盘算着,自己的刑期还有6年之长,女儿该怎么办?这一晚,金胜全咬破自己的手指写了一封血书,混杂着泪水向妻子恳求,可信一寄出仿佛石沉大海,再也没了回音。为了挽留妻子照顾女儿,绝望的金胜全开始计划自己的逃亡之行。

1988年11月27日晚11时许,金胜全趁值班民警不备,从监区厕所大便槽中逃出,用劳作使用的铁棍撬开监区围墙,连夜逃往芦山。金胜全卖掉自己随身携带的衣物,换取了一张前往雅安的车票。

来到雅安后,金胜全偷偷地找到了妻子黄蓉。看在女儿的情分上,夫妻俩重归于好。在一次促膝长谈后,妻子拿出自己的100元存款,让金胜全离家“自生自灭”。

金胜全隐去姓名和身份,用100元钱买了锅炉、扁担和箩篼,开始卖煎饼。不敢在城市里出现,他奔波于各个乡镇集市游击作战。

由于金胜全不偷工不减料,金氏煎饼生意越来越好,最好的时候一天就能赚上百元。就这样,日子一过就是3年,金胜全把赚来的钱悉数交回,这笔不小的收入养活了全家。

上世纪90年代初,为了让家中老小过上更好的日子,不满足卖煎饼做小本生意的金胜全打起了在展销会上赚钱的念头。他乘夜班客车来到成都荷花池,批发了大量的棉袜游走在雅安周边各个县镇的展销会上,由于货源好,进货及时,金胜全的袜子一运到目的地就被卖断货。那时候金胜全每天能赚100多元,家中的存款很快就增加到了20万元。

由于常年在荷花池进货,金胜全通过供货商偶然得知代理床上用品很赚钱,他找到浙江一家知名床上用品成都总代理商,希望能够加盟。2004年,金胜全以妻子的名义在洪雅县城开设了自己第一家床上用品连锁店,金胜全引进了高档床上用品,从一个靠卖袜子、内衣小打小闹的商贩变成了名牌家居代理商。

金胜全的生意道路一直走得顺风顺水,他的床上用品店开一家火一家,很快就遍及石棉、汉源、九乡、荥经各地,连锁经营的规模越来越大,发展到2006年鼎盛时期,金胜全的连锁店已经开到了10家,据他保守估计,那时的身家已经达到了300万元。

担心曝光缩小生意规模

生意越做越大,金胜全开始担心自己的身份败露,他每一项生意都署上妻子的名字,敏感时期他总是让妻子出面洽谈生意。金胜全用自己挣来的钱为父母看病,给妻女买房,还给自己购置了一辆桑塔纳轿车。

由于没有合法身份,每天担惊受怕,金胜全的经营道路开始走入困境,每当生意上发生了财务纠纷,只要对方一句“我们上法院解决吧”,就会将身份见不得光的金胜全吓破胆。渐渐地,生意对手们了解到了金胜全的心理弱点,开始在生意来往上压榨欺负金胜全,金胜全开始一家家关闭自己的店铺,惨淡经营。

女儿佳佳并不知道父亲的秘密。为了弥补对孩子的愧疚之心,金胜全总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满足女儿的一切要求,他如期参加佳佳的家长会,给佳佳讲故事做游戏,佳佳到成都念大学后,金胜全不但将女儿的生活费用升到了3000元一个月,还拿出自己的私房钱让女儿到处旅游。

在佳佳心目中,父亲是一名精明的商人慈祥的父亲,她毕业后还以父亲为榜样,做起了床上用品生意,她要继承父亲的家业。看见女儿一天天长大,还与自己常年合作的床上用品四川总代理商的儿子喜结连理,心力交瘁的金胜全感到自己的最大心愿已经完成,慢慢产生了自首之心。

2006年,女儿婚礼上,金胜全向所有宾客亲友举杯:“女儿长大了,我已经了无牵挂。”这时,除了金胜全的妻子,包括他的女儿女婿都没有一个人能明白他的笑中带着泪……

正在金胜全萌生“自首之心”,含泪关掉自己最后一家连锁店时,一件让人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去年年底,由于

金胜全在生意上树敌,一条写有“你老公与女员工有不正当男女关系”的短信直接发到了妻子手机上。想到丈夫常常和女员工打交道,不排除“偷腥”的嫌疑,黄蓉越想越气,和丈夫大吵了一架后,要求和丈夫离婚。想到离婚会上法庭,自己的身份必将暴露,金胜全开始找各种借口和理由对妻子躲避不见,而另一边妻子则对其发动各种社会资源进行搜索。

今年2月11日,洪雅县公安局接到该辖区可能居住着疑似监狱脱逃犯的重要线索后,当晚10时许,洪雅警方在洪川镇一暂住房里,发现了藏匿于此的金胜全。当开门看到一行民警时,金胜全主动开口:“我知道迟早有这么一天,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会向你们交代事情的原委。”

惊弓之鸟听到警笛声就跑

逃亡20年中,现年53岁的金胜全究竟过着怎样的生活?假身份证、假户口、假驾照“粉饰”下的富贵,是否能将那段罪恶隐藏?近日,记者走进金胜全位于彭州九尺镇的老家,探寻“越狱逃犯”的20年黑色人生。

金胜全的母亲兰婆婆已74岁,疾病缠身,见到记者时,她正在为儿子的各项证明奔走。兰婆婆说,除开儿子越狱的事件不谈,金胜全一直是个“好人”和“好儿子”。地震时,他想去银厂沟当志愿者,因为没有“身份”被劝罢,后来,金胜全就用母亲和家人的名义捐了几千元。“他想赎罪,这种心情伴了他20年。”得知儿子已被判入狱八年时,兰婆婆趔趄了一下,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他总是晚回早出,半夜溜回家看一眼双亲和女儿,天不亮就开跑。”兰婆婆还说,儿子特别怕警察,有一次坐三轮车,远远看见一个警察,吓得赶紧把脸扭向别处。有时半夜听到警车响,他抓起衣服就朝门外跑……

越狱出来的金胜全变成“惊弓之鸟”。“不仅怕警察,连在城里偶遇村支书,金胜全都要后怕半天。”2006年,佳佳在浙江温州结婚,给没坐过飞机的金胜全买了一张飞机票。安检时,手持假身份证的金胜全被发现带往值班室接受调查。金胜全借口上厕所开始狂奔……

说到儿子的今天,金胜全82岁的父亲金大爷同样老泪纵横,“自首了好,免得夜夜噩梦……”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