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国父胡志明是中国台湾人?

大多数中国人对越南民主共和国的奠基人胡志明并不陌生,他与中国领导人缔造的中越“同志加兄弟”的时代,至今仍被人怀念。如今,中国许多取名为“志明”的人,据说也是受胡志明的影响。最近,台湾学者抛出惊人观点:胡志明其实是我国台湾人。那么,此说可信度如何呢?


1.共产国际做了“移花接木”?


长期以来,胡志明这个响亮的名字带给许多人的印象是:一颗活跃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国际舞台上的耀眼明星,越南人民心目中的英雄。


据可查资料,身为共产主义革命家的胡志明一生用名奇多:幼年时叫阮生恭,后改名阮必成、阮爱国,化名阿三、胡光、陈民先、李瑞、宋文初等,让人眼花缭乱。除了越南学者,美国法国、中国大陆及台湾等地的学者都为他写就了不同版本的传记。尽管这些研究者所运用的材料、论述方法不尽相同,但观点和结论大抵相似——胡志明的一生充满了太多的谜团。例如,过去大家都知道,胡志明为了越南人民的解放事业终身未婚。但最近几年学界就在讨论,胡志明1926年10月是否曾与一位叫“曾雪明”的广东女子结婚?


2008年11月,台湾白象文化出版社出版了《胡志明生平考》一书,作者胡俊熊。全书共分五篇,题目分别是:偷龙转凤的戏曲、金蝉脱壳真假人生、漂泊流浪的岁月、婚姻恋情的悲歌、汉文《狱中日记》与遗嘱及落幕感言。


胡俊熊的观点是:胡志明与阮爱国不是同一个人。阮爱国是越南人,胡志明实际上是台湾人胡集璋,胡集璋替代阮爱国的“移花接木”之计,是当年的共产国际主导的。胡俊熊认为,阮爱国和胡集璋都是共产国际的党员,都曾在1929~1932年,服务于共产国际驻上海远东局。1890~1932年的胡志明是阮爱国。而1933~1969年的胡志明是台湾人胡集璋。


在书中,胡俊熊利用搜集的史料和解密档案,对比一些胡志明研究的专著以及一些亲身所得信息,力图证实“真正的越南人阮爱国早在1932年病亡,1933年后的胡志明,其实是来自台湾苗栗的客家人胡集璋”。令人看后瞠目结舌!


2.一家之言引起百家“争鸣”


胡俊熊自称他并无政治或商业意图。但胡俊熊此书出版后,在越南国内、法国美国越裔社区引起了不同程度的反响,有人与作者联系,邀请他到美国演讲,甚至还有人要求得到出版该书英文版的授权。


胡俊熊说,据他了解,有的越南人对他的观点并无抵触情绪,因为现在越南与台湾两地的经济联系紧密,越南民众更关心经济发展的问题,甚至有越南民众认为,两地有“亲戚”关系也是件好事。


胡俊熊此说与越南官方的说法明显不符,但越南官方目前尚未对此予以回应。至于越南官方是不知道此说,还是觉得太过荒谬,没有反驳的必要,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民间质疑的声音还是不少。首先,作者出书的动机就很可疑。按照作者自己的说法,他努力证明“此胡非彼胡”,动机只为完成父亲遗愿,“还叔父胡集璋以真实身份”。这种典型的结论先行,从学术研究的角度上看,是很不可取的。


另外,作者虽然毕业于台湾大学历史系,但他此前的作品只涉及“易经”、“风水”等“玄学”,其考证功夫也让一些读者不服气。有人批评该书证据不充分,或是对证据的解释不清。有些读者甚至怀疑承印该书的出版社质量和作者本身的资历。


以下就简单介绍书中最具争议的几个要点。


3.焦点之一:1932年阮爱国真死了吗?


这是一个关乎1932年前后的“胡志明”是不是同一个人的关键问题。


在书中,胡俊熊根据对阮爱国病史的追溯,证实胡志明“常年罹患肺结核”,连他本人都承认自己身体虚弱,乃至到了20世纪30年代初对公务心有余而力不足。此外,作者还引用了不少当年的第一手资料(包括官方记载资料,如法国安全警察在1933年的阮爱国档案中,注明了“阮爱国病亡”),指出以下几点:1931年6月阮爱国在香港被捕。1932年初,阮爱国在香港获得释放,前往新加坡。1932年初,阮爱国在新加坡再度遭逮捕,遣返香港拘留。香港各大媒体,曾对此进行报道。随后,传出阮爱国神秘失踪的消息。后来的港、英、法、苏联等地的一些报纸刊登其逝世消息,莫斯科东方大学的越南学生还为这名革命家举办了葬礼和追悼会,此后阮爱国销声匿迹近10年。直到1941年6月6日,胡志明首次以阮爱国身份发表《号召全国同胞书》,欲引领越南人民为走向独立而革命。


胡俊熊认为:这是共产国际高层的“移花接木”之术。他认为共产国际通过制造一系列假信息:如1932年春“潜逃至厦门养病半年”、1933初“从上海前往莫斯科”、1933年“阮爱国与法国友人保罗·瓦扬古久里在上海见面”等。


但胡俊熊认为,根据胡志明自己所言,他是1933年初到的厦门,这与官方制造的“假信息”明显不符。至于现存的1932~1941年有关胡志明的资料,则都是“事后追述补足的资料”。


而反对胡俊熊观点的人,则相信之所以存在1932年阮爱国“病亡”以及各方报道资料,是因为“阮爱国为逃避法国特务追捕”而“故意编造的假消息”。阮爱国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已是越南具有较大影响力的革命领导人,要制造出这样的假消息也不是什么难事,个中详情虽不为外人所知,但胡俊熊既然相信各方有能力导演“移花接木”,那为保住革命领导人而导演“起死回生”不也一样可行么?恰恰因为阮爱国的影响力很大,所以学生根据媒体和官方报道,出于尊重和缅怀陨落的革命之星,举办追悼会正是人之常情。另外,胡志明一生去过多个国家的多座城市,即便他本人多年后的追忆有些差错,也再正常不过。


4.焦点之二:中文能力何以突飞猛进?


美国威廉·杜克教授潜心研究胡志明生平,他所写的《胡志明传》(2001年出版)和美国天普大学副教授苏菲·昆所著的《胡志明消失的岁月:1919~1941》(2003年出版),都提到胡志明有一段神秘消失的岁月。


胡俊熊根据这两本书,整理出早年阮爱国学习汉语的经历,并据此认为活到1927年的阮爱国所具备的中文听说读写能力都很有限,而1927年后的阮爱国又四处游走加上疾病缠身,怎么会有时间、精力去学汉语,并写出《狱中日记》这样高水平的中文作品?而胡志明的中文书法水平之高,就更让人难以置信了。另外,胡俊熊还说,《狱中日记》的作者应该是客家人。


然而,反对者的眼光同样很犀利。针对胡俊熊对阮爱国中文能力的怀疑,反对者认为,简单凭借一些文献去判断阮爱国的中文能力太过武断,自1911年到1930年间,阮爱国完全有能力自学中文,而非一定得靠学校教育和一些人的指导才能提高中文造诣。再说,胡志明具有很高的语言天赋,又长期在中国生活,与之交往的中国革命者文化水平很高,即使他的中文突飞猛进,也不奇怪。


而胡俊熊所下的“《狱中日记》乃客家人所作”的论断,同样值得怀疑,因为其中一些所谓“客家方言转成的独特文字”,如“笼”、“洗面”等,也是越南语中的常用语,况且胡志明《狱中日记》中所体现出来的一些拆字游戏中国历史典故以及一些名人诗篇也并不深奥,因此并不一定要精通中文的客家人才能写出《狱中日记》。


此外,该书还涉及对胡志明私人感情和流离经历的一些争论。限于篇幅,在此就不一一介绍了。


5.该书作者也没十分把握


其实,胡志明作为一名颠沛流离的革命者,在其人生中有一些模糊不清的谜团应算正常。


早在20世纪90年代胡志明诗集出版之时,一名加拿大越侨黎友牧曾表示,《狱中日记》并非胡志明之作。但黎友牧拿不出有力证据予以论证,因此当时人多数认为黎友牧是在捕风捉影。但胡俊熊此书与之相比,应该说是进了一步。毕竟,书中提供了一些史料,并予以论证。从学术研究的角度,胡俊熊在该书中的论证方法有可质疑之处,但也对后来的研究者有不少启发,有助于胡志明研究的进一步深入。


有人认为,胡俊熊此书虽缺少一些直接证据,但也提供了不少间接论据。但看过该书的人,多数还是很难认同胡志明就是我国台湾的胡集璋,因为连胡俊熊本人都没有十分把握。


参考辞典


越南国父胡志明


胡志明(1890—1969) 原名阮必成,在早期革命中取名为阮爱国,出生于越南中部义安省南坛县一个知识分子家庭。一生致力于为国为民的革命事业,于1945年带领越南人民取得八月革命的胜利,解放了全越南,被越南人民尊为国父。




这台湾学者学什么不好偏偏要学棒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