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原!血原! 正文 六一、新的一年

中国老坦克 收藏 9 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一九四二年的元旦终于来临了,对于许多人来说新的一年他们的命令也许会发生许多改变。 在零号营地,新九军的战士们迎来了第一个舒心的元旦。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有了充足的物资,充足的弹药,没有敌人骚扰,没有寒冬的威胁,可以在温暖的屋子里过新年。 辉南的匡义平则在紧张中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94.html


一九四二年的元旦终于来临了,对于许多人来说新的一年他们的命令也许会发生许多改变。

在零号营地,新九军的战士们迎来了第一个舒心的元旦。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有了充足的物资,充足的弹药,没有敌人骚扰,没有寒冬的威胁,可以在温暖的屋子里过新年。

辉南的匡义平则在紧张中和部下的痛骂声中度过了又一个不眠之夜。在过去的一年之中,自己的部队逐步萎缩,而对方的部队迅速壮大,自己策划的一次次行动的失败,这一切逐渐让梅津失去了对自己的信任,虽然现在还可以和关东军部分上层人员说上话,但是更多的日本人都不再重视自己的意见了,特别是自己关于莫斯科战役上判断的失误,让那些攻击自己的人找到了理由;十二月二十一日对珍珠港的袭击中,海军确实击毁了造船厂和油库,可是这一切的功劳都归到了山本大将的头上。现在在日军眼中,他与普通的伪军高官已经没有了什么区别,而对于日军战力的错误判断导致几次作战的失利,使他的意见也不受高层的重视,只有松岗还在支持自己,可是无能的松岗也被降职了。这次只是让部队加强戒备,而没有组织过节就让部下骂声一片,这一切都让匡义平愤愤不平,自己给他们提高待遇,要求日本人尊重他们,他们居然一点儿都没有感激的意思,只是不让他们过节就骂自己。

八道江的桑原中将一夜无眠,刚才又被梅津大将骂了一顿,说自己丢了帝国武士的脸,居然掌握数万大军不仅没有消灭火龙,反而被火龙消灭了不少部队,好在大将骂归骂,还是把二十四和二十九师团派了过来。现在看来马上就可以实施清剿作战了,但是火龙和杨靖宇就象蒸发了一样无影无踪。航空集团多次侦察都没有发现,而且最近似乎他们也不再袭击集团部落了,对于这个对手桑原中将不敢放松,而情报的缺失让中将阁下那本就不多的头发又掉了许多。

远在新京的梅津大将也几次差点吐血,先是临江失守,后是二十五师团的无能,而德国在东线的战斗也很不顺利,先是在基辅已经包围了五十多万苏军,但是被人家两个装甲军破围而出;在斯摩棱斯克被人家迎头一棒,一个装甲军被打成残废;增兵企图攻击莫斯科,又赶上了少有的严寒,大量德军装甲部队被打的抱头鼠窜,实在没有想到德军居然如此废物。而南下攻略进行的还算顺利,只是不知道海军的那些废材居然连一个炼油厂都没有占领,现在手上没有人了解火龙的部队,那个废物匡义平说起来头头是道,但是用起来什么也干不成。空挺队说的很好,可是打起来一个中队打击对方一两百人被人打的落花流水。而作为满州之癌的杨靖宇现在明显与火龙合流了,现在程斌之流对抗杨靖宇也占不了上风。


一月五日,一团报告,一个前哨阵地遭到敌人偷袭,一个班全部牺牲,从现场情况观察,这个班除了两个哨兵是被枪打死的之外,其它人都是被匕首杀死的。从现场分析哨兵是被两百米外的枪弹打死的,每个人身上都至少中了五枪,但是哨兵被打死前没有惊动后面掩蔽部里的人,说明这些枪的声音很小;在树林中找到了十多个弹壳,是九毫米的手枪弹壳;发现了一些足迹,还找到了几个松发雷和绊发雷,从痕迹判断共有三十个左右的敌人,这些人的身高在一米五到一米八之间,连同负重体重在一百一十到一百七十斤之间,没有发现有生火的痕迹,也没有发现有食品的包装物;从树林中的痕迹判断,这股敌人在这里呆了一昼夜以上,并没有引起哨兵的注意。他们应该是在凌晨时分发动的袭击,打死哨兵之后。摸进了掩体,杀死了其它人,但是并没有取走武器弹药,物资里只少了些肉类食品,四个小型取暖炉和一些木炭。敌人还在牺牲的战士身边和武器下面设置了一些诡雷,但是伪装的并不是很好。

党育明看了一团的报告,眉头邹成了一团。一月八日,一团的一个前哨阵地再次遭到袭击,但是这次敌人的运气不好,触发了阵地前面的地雷,哨位上的哨兵一阵猛烈扫射,王立平接到报告马上派出一个连去增援,敌人并不急于撤退,双方打到天亮,一团侦察连绕到敌人背后,敌人迅速撤退。侦察连紧追不舍,一直追到北岔的一个集团部落,剩下的十几个敌人跑进了寨墙,守敌也用火力接应。

侦察连长一看就火了,一边组织部队用狙击枪和敌人对射,一边让后面的炮兵快点赶上来,并让部队把敌人的出入口封锁住。王立平听说后,马上组织部队增援侦察连。

日军一边用各种武器向外射击一边呼叫增援,并不时驱赶部落里的老百姓出来试探对方火力部署。

九日中午,伪军增援的一个团被阻拦在三公里之外,一团炮兵部队赶到,一顿炮火下去,围墙被炸开两个缺口,雷区也遭到了破坏。侦察连在炮兵掩护下接近缺口,日军见势不妙迅速放弃寨墙,退入部落内部,并呼叫空中支援。时间不长,两架轰炸机对一团炮阵地实施了攻击,只是由于转移的快才没有受到损失。

侦察连并没有直接冲锋,而是占据围墙后,挨个用缴获的二零炮逐个消灭日军抵抗的火力点。日军占据的地盘被逐步压缩,很快日军被压缩到营房里。

下午三点多钟,增援的伪军被一团部队包围,很快就放弃了抵抗。

四点钟被围日军拒绝投降,侦察连把大批柴禾丢在日军附近,日军一见情况不妙,开始向外突围,连冲了四五次都被打了回去。王立平亲自来到前线,看日军仍然在顽抗,下令部队暂时停止进攻,先不要放火,组织部队掩护老乡离开,并转移物资,只留下两个排、四门迫击炮和两门二零炮看着敌人。

五点多钟,日军发现对方暂停了进攻,也不再突围,并停止了射击。又观察了一阵,发现对方在掩护老百姓撤退后,开始逐步撤出村子。日军试探性的向外冲了一下,发现对方已经撤出了村子。日军见势也不追赶,只是在村子里检查工事的损坏情况和物资损毁情况,这时营房突然遭到数十人的冲击,留守的五个日军被击毙,阵地也落入对方手中,村外的抗联也回过头来发动了攻击。很快,残余的日军被驱赶到村子里的广场上。王立平命令部队先不要急于开枪,只是把这些日军控制在广场上。

“日军士兵们,本来你们是不会受到攻击的,就是那些逃来的人闯的祸,只要你们把他们抓起来交给我们,你们就可以回家了。”王立平组织战士用日语喊话。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心理攻势,敌人仍然不肯投降,战士们迅速地向广场上投掷了大量的土制摧泪弹(就是装辣椒面的手榴弹),随后,侦察连一个排带着防毒面具冲了上去,活抓了二十多个日军。

王立平马上组织部队打扫战场撤出了村子,押着俘虏回到营地。当晚情报部对俘虏进行了审讯。随后把部分伪军送到了新训营,七个参与偷袭的日军被蒙着眼睛押到了军部,把其余俘虏送到了煤矿。

“这么说这伙日军是专门冲我们来的,专门组织的部队?”党育明边看资料边问道。

“根据松尾的交待,这次他们是去年五月开始集训的,共有五百多人参加了集训。是从各师团侦察分队中抽调的人员,最后有一百五十多人完成了训练,编成了六个分队,现在全部都在我们周围活动,他们的火力配备以冲锋枪为主,配备大量冷兵器,包括弩,每个分队配备五支狙击枪,两挺通用机枪,两具掷弹筒,大量小型地雷,五部步话机。他们是去年十二月底过来的,他们分队一共就进行了两次作战,这次是第二次作战,他们作战是以靠近我们的集团部落为基地,每次出击是以五天为限,不带后勤,作战期间全部靠干粮支持。这次作战,一团一共牺牲八十七人,重伤九十一人,轻伤九十六人。其击毙日军五十一人,俘日军二十九人,击毙伪军一百七十五人,俘伪军八百余人,这批伪军全部是匡部队的,在进攻中只喊不冲锋,伤亡大部分都是这个日军小分队造成的,他们的枪法特别好。”赵树明回答道。

“你把损失比再说一遍。”孙长发瞪大了眼睛喊到。

“副座别激动,这个小分队被击毙十八人,俘虏七人,跟他们的战斗中,一团牺牲七十人,还有一百五十三人负伤。”

“这伙鬼子这么能打?”

“牺牲主要发生在一团三连进攻的过程中,侦察连上去之后牺牲不到六分之一。这次战斗消耗炮弹千余发,枪弹近五万发,手榴弹两千枚,缴获还不错,缴获二零炮六门,六零炮十九门,八一迫击炮八门,机枪一百余挺,步枪冲锋枪和狙击枪千余支,炮弹八千余发,枪弹十七万发,手榴弹四千余枚。还缴获了三十多桶燃油,一百多袋盐,粮食近百万斤。还有一些其它物资。”

“也就是说这些日军的战斗力接近以前的我们了?”党育明问道。

“还没有,但是接近侦察营的水平。不过枪法比我们好。”

“好,你组织情报部好好审审他们,一定要把他们训练的过程问清楚。你说他们一共有六个分队,怎么其它部队都没有发现呢?”

“他们互相之间都不联系,由桑原直接指挥,现在他们也不知道其它人在什么地方。不过据说他们的活动范围主要在一团和老岭那边。”

“你判断侦察营跟他们打交换比能有多大?”

“如果没有其它支援的情况下,一比一问题不大。但是不好找他们。这次一团三连吃亏的地方主要是不了解他们。而且三连上的太急了,犯的最大错误是在一个方向投入兵力过多。我分析了他们的战斗经过,他们认为是遭到了日军守备小队的袭击,按这种预想他们投入的兵力太大了,如果当时是白天他们的损失还要大,日军这个小分队的最大弱点是没有夜视器材。还有个事情就是他们大量使用了消声器,这也是三连吃亏的主要原因,三连找不着他们,不过加了消音器之后枪的威力小了,所以伤员比较多。据俘虏交待,他们的任务是寻找我军营地,如果发现我军小股部队就进行袭击,如果发现我军连以上部队就报告我军位置,由日军大部队实施进攻或由飞机轰炸。”

“日军的守备小队跟我们的情报有什么出入没有?”

“这个没有区别,似乎日军对那个二零炮非常喜欢。那个东西我看了,威力是挺大的,而且那个镜子也不错,在一千五以内打狙击非常不错,就是重了点。”

“那个东西就交给兵工厂处理,敌情现在有什么变化?”

“日军计划调两个师团过来,现在正在计划之中。预计本月底能够到位。”

“现在辉南的情况怎么样?”

“县城里现在有匡部队三个团,日军一个联队多点,兴安军一个团,其计包括日军六千来人,伪军四千余人。那里现在储存有大量物资,包括汽油、粮食、弹药、被服。敌军在县城里修筑了大量街垒,城墙周围布设了大量地雷。”

“那么抚松县城和太平川方向呢?”

“太平川驻有日军一个联队(欠一个大队),兴安军一个团,一个战车大队;抚松驻有日军两个联队,兴安军两个团,太平川储备有大量的作战物资,现在从观察点得到的情报至少有一千到一千五百桶油料,五到十个基数的弹药,以及大量的给养物资;抚松储备了至少两千桶油料,日军一个联队二十个基数以上弹药,以及大量的物资。据俘虏交待,日军计划向抚松方向增加至少一个联队,向辉南方向增加一个师团左右。”

“现在二十五师团有什么动静?”

“在全力构筑防御工事,并加强了护路力量,暂时不会向我们发动攻击。临江方向敌人也在构筑工事,没有做出击的准备工作。根据情报处的情报,如果我们现在攻击太平川有八成把握拿下那里,预计的缴获会非常丰厚。”

“我可以把这个理解为参谋部的正式建议吗?”

“是的。这个是我们的计划书。里面有详细的说明。”

“你稍等一会儿,我看完再说。关于敌情和俘虏的情况还有什么好说的?”

“暂时没有了。但是我希望军首长尽情下决心。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你稍等一会儿,把计划向孙副军长做个简报。”

看了计划之后,党育明抬起头,“你们这个里面怎么没有把日军的空挺部队考虑进来?”

“根据情报,空挺部队现在已经解散了。还有个问题就是日军在这附近的飞机最多一次空投一个中队,我军最多十三到二十个小时就能解决战斗,而日军调动运输机过来最多投入一个大队,而且还是零星投入的,我们把侦察营和警卫团留出来了,足以解决日军援兵。”

“好,就这么定了。你们回去一定要把目标的情况侦察清楚。不能出现何去何从纰漏,特别是那些特殊的小部队。”

“明白,我们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副军长,您看怎么样?”

“够大胆的了。二团加上两个炮营就要吃掉人家一个联队,三团加一个炮兵营阻击抚松方向敌人、四团阻击二十五师团,一团独立阻击辉南方向的敌人,侦察营、警卫团、教导队机动,这个仗可没有那么容易打吧?”

“这个就看他们的临战侦察了。这也是参谋部第一次不靠我们的提示做的计划。毕竟我们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犯错误,有了参谋部就可以减少许多错误。而且从这次打日军特种部队日军也没有全力增援,我怀疑日军有没有胆量出城增援。而且你漏算了新九军的部队。现在他们也有三千多人的作战部队,完全可以独挡一面。我打算把他们安排在阻击二十五师团的位置。”

“他们行吗?”

“应该问题不大,毕竟他们的底子不错,现在大部分干部受过了我们教导队的教育。而且刚补充了一千多人,武器也补充了,我估计他们现在顶我们一个团问题不大吧!”

“我估摸着这事儿悬。他们倒是想争口气,但是毕竟没有打过多少这种仗,一旦损失大了还不是我们出补充。”

“我没有打算让他们独立作战,阻击的主力还是四团的两个连。”

“你判断二十五师团最多出一个半联队?”

“我估计二十五师团最多出一个联队加一个战车大队;辉南方面能出一个联队加伪军两个团是极限了;抚松方面我怀疑他们敢不敢派人出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