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回都市 第一卷 龙枭血泪 第二十四章 泪洒天堂

longxiao9 收藏 1 1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2.html[/size][/URL] 在枪声响起的前一秒,雪儿从黑魆帮成员的手上挣脱,从后面推开了黄子鸣,子弹擦着萧战龙的头顶飞过。 “妈的!”黄子鸣脱口暴骂,他伸手阻止了想要冲上前的小弟。 “龙”雪儿泪流满面地扑在萧战龙的身上,双手紧紧勾住他的脖子。 萧战龙深情地望着雪儿,柔声道:“我的雪儿我的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2.html


在枪声响起的前一秒,雪儿从黑魆帮成员的手上挣脱,从后面推开了黄子鸣,子弹擦着萧战龙的头顶飞过。

“妈的!”黄子鸣脱口暴骂,他伸手阻止了想要冲上前的小弟。

“龙”雪儿泪流满面地扑在萧战龙的身上,双手紧紧勾住他的脖子。

萧战龙深情地望着雪儿,柔声道:“我的雪儿我的爱!宝贝对不起,把你也牵扯进来了!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雪儿哭着摇头:“我是你的女人,我愿意为你失去一切!我的身子是干净的,他们没有把我怎么样,我还是你的女人,永远都是!”她的樱唇覆盖在了他干得裂缝的唇上,两个人吻得紧紧地,恨不得将生命胶合在一起。

缓缓地,雪儿放开萧战龙,他的嘴唇被她咬破了,在渗透着血丝。

“哎呀呀!真是甜蜜蜜啊,看来我这个老朋友要送点礼物表示一下了!”黄子鸣啧啧有声地说道,抬手一枪。

砰!

雪儿娇弱地身子抖了一下。

“雪儿——”萧战龙的喉咙里爆发出一声肝肠寸断的悲鸣!

砰!

雪儿柔弱地身体剧烈地抖动着,鲜血顺着嘴角缓缓流出。

“**——”萧战龙猛然发出一声惊嘶!泪,如急雨落下。

砰!

雪儿清纯动人的美目逐渐变得涣散,嘴角还挂着微笑——死在爱人身边欣慰地笑容。

“黄子鸣!我要把你碎尸万段——”萧战龙嘶哑着喉咙发出一声野狼般的悲嚎!他的身体急剧的颤抖着,不知从哪来的力量,一下子挣开了绑在身上的绳索,扑向雪儿,他抱起雪儿还留有温度的尸体,撕心裂肺地哭吼着,他的手抚摸着雪儿背后还在涌出鲜血的伤口,

黄子鸣满脸笑容,看着萧战龙痛不欲生地表情,十分满意地点点头,奸笑道:“在门外看着他,别让他跑了,我要慢慢地弄死他,让他知道,黑魆帮的卧底不是那么好做的!”说完狂笑着走出房间。

房间内暗淡无光。

萧战龙双眼失神的抱着雪儿,雪儿的身体渐渐变得冰冷。他仿佛看到了10年前;他和雪儿上初中......

雪儿少女初长成,扎着马尾巴,站在他家门前娇滴滴地喊:“龙,赶紧起床,上学要迟到啦——你看你,一觉醒来,天都黑了!”

初三八班的萧战龙跟飞毛腿似的飞奔在环形跑道上,“萧战龙,加油!萧战龙,加油!”看台上的雪儿激动地不行不行的。

七年前,他和雪儿上高中;“龙,来尝尝我做的饭菜,做成黑色的怎么了?你不乐意吃?哎——慢点吃,当心把你的舌头咬下来!”

“龙。”

“嗯?”

“你会对我好吗?”

“会!”萧战龙的回答斩钉截铁!

“永远?”

萧战龙把雪儿搂的更紧了:“永远!”

五年前,初夜;借着幽蓝色的月光,萧战龙抚摸着床单上殷红地血迹,忘情地说:“你是我的女人了!”

雪儿脸上的红潮还未退去,眼神幽幽地:“我一直是你的女人。”

萧战龙把雪儿搂在怀中:“等我退伍转业,咱们就结婚,然后生一对龙凤胎,男的叫萧好帅,女的叫萧好美。”

雪儿红了脸,低声问:“为什么要起这样的名字?”

萧战龙用手轻轻地刮了一下雪儿的鼻头:“当我们一家四口走在街上时,邻居就会说;快看,‘好帅’的爸爸和‘好美’的妈妈。”

雪儿用手捶打萧战龙发达的胸肌,羞涩地笑着:“讨厌,没个正经的!”

......

萧战龙抱紧怀中的雪儿,口中喃喃地说:“记得吗?从小我就爱欺负你;揪你辫子、晚上在楼道里扮鬼吓唬你、往你铅笔盒里装毛毛虫、往你书包里塞知了,吓得你直哭,可是你知道吗?我那样做都是因为我喜欢你,从小我就喜欢你!”

“我答应过会照顾你一生一世的,我答应过的......”他把满是血污的脸贴在她冰冷的脸上,泪水冲开了脸上的血污,他就那么一直哭着,直到哽咽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许久,许久,他掏出身上被鲜血染红的口琴,干裂的嘴唇翕动着,口琴奏出了主人心中的悲恸,《甘心替代你》那首令人肝肠寸断的旋律在基地中回响起来;

不管天边风已起

只想依依看着你

夜阑人静会否仍可希冀

经得起忧伤与悲

只因心中有着你

路遥长夜记忆从不舍弃

长街的身影,穿过风雨有傲气

曾一起出走不怕闯进了绝地

如梦如烟

全像游戏

仿佛天和地在挑选我跟你

如果我亦重遇了生死

难道只好淌泪心痛告别你

无法让我此际替代你

......

另一边,昏迷不醒的Funnel身上的睡衣已经被秦祥撕去,露出里面紫色的文胸和内裤。

骑在Funnel身上的秦祥呼吸越来越粗重,他早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得精光,他颤抖着双手去脱Funnel的内裤——占有她的最后一道防线。

黑暗中闪过一道刺眼的白光。

红色的鲜血从秦祥的脖子上喷出。

秦祥双手捂住被切断的气管倒在床上,痛苦不堪地痉挛。

“就凭你也想上我?”床上的Funnel冷语冰人,她的手上已经多了块刀片,很小的刀片,可以包上一层膜放在嘴中,也可以用来杀人——西伯利亚职业杀手训练营杀手专用武器。

Funnel一脚把快要断气的秦祥踹到地上,用足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穿好衣服,在房间内翻箱倒柜,找出自己的两把手枪,装上消音器。

黑魆帮秘密基地地下室。

光着脚板的Funnel谨小慎微的在走廊上穿行,她熟悉这里的地形,知道萧战龙有可能被关在什么地方。

走廊尽头,一个黑魆帮成员身倚在墙上,津津有味地看着色情画报。

噗!

子弹穿过画报上裸体女郎的屁股打在他的面门,目标“扑通”一声倒地死亡,手上还举着色情画报。

走廊拐角的两个黑魆帮成员听到声音,并排跑了过来。

Funnel纤细的手指再次扣动扳机,左右手各开一枪,两个目标猝然栽倒。

第一层。

走廊上,房间里出来一个正在提裤子的黑魆帮成员,他还沉浸在刚才和妓女野合后带来的快感,Funnel连续三个点射,他的半个脑袋被打飞。

这时,走廊正面冲过来三个黑魆帮成员,Funnel一个利索地翻滚躲到角落,举起手枪,准确地三个点射,三个目标猝然栽倒。

第二层。

楼梯的拐角出来两个黑魆帮成员,Funnel飞起膝盖,正中其中一个的下巴,他没想到女人的力量也有这么大,飞出去栽倒,后脑撞在墙上一命呜呼。另一个黑魆帮成员急忙出拳,被Funnel麻利地抓住胳膊,一个背挎,直接大头朝下摔死在楼梯台阶上。

Funnel穿行到一个黑色防盗门前停下,用枪打烂门锁,蹬开房门,走廊上的光线照进屋子。

一直低着头的萧战龙缓缓抬头。

饶是Funnel从小就经受过训练,面对眼前的景象,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萧战龙体内的血液正在燃烧,身体周围被一层血红的光晕所笼罩,他的心死了,感觉不到疼痛,两只眼睛迸发出红光,他的眼中,有液体滑过——红颜色的液体!

那是血吗?还是眼泪?

血泪!

萧战龙脸上挂着两行血泪站起身,把衣服撕成布条,将雪儿的尸体绑在自己的后背,走向房间门口,Funnel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

“我..要..杀..了..黄..子..鸣!”萧战龙一字一顿,阴沉地嘶吼。

Funnel跟在萧战龙后面,感受着他身体内每个细胞所迸发出来的浓烈杀气。

此时,黑魆帮秘密基地的外围已经围了不下上千人,数百辆警车的警灯闪烁着无比璀璨的光芒。

特种部队死了一个连长,这件事引起了警界和军界极大得悲愤,经过几天的细心排查,警方和军方把目标同时锁定了黑魆帮设在新疆的秘密基地。

今晚;武警、民警、刑警、特警四个警种共出动2000警力,夜老虎、猎豹、雄鹰、飞龙、华南之剑、东方神剑、东北虎七大特种部队共派出500名特战队员,对黑魆帮设在新疆的秘密基地实行围剿。

战士们高喊着“为陈朝阳同志报仇”的口号,把黑魆帮基地围得水泄不通,一阵阵密集的子弹直逼基地。

基地内的200个黑魆帮成员,躲在临时搭建的掩体中狼狈地抵抗着,临时搭建的掩体根本起不到作用,跟纸一样地被愤怒的子弹打穿,黑魆帮成员大多都被打成了筛子。

基地内的萧战龙捡起一个黑魆帮成员掉在地上的冲锋枪,几枪打烂黄子鸣房间外的门锁,踹开房门直接扣动扳机。很快打光了一梭子子弹,除了被子弹打烂的家具,房间内什么都没有。

对面房间走出来一个黑魆帮成员,刚要掏枪,只看了一眼萧战龙的双眼,就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的双眼还在流淌出血泪!

萧战龙猛然抓住他的头发把他提起,痛得他哭爹喊娘。

“黄子鸣在哪?”

“帮主一个小时前,就离开了这里!”

“去哪了?”

“听说是回美国基地了!”

萧战龙一把把他推在墙上,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力透指尖,用力一扯,他的脖子被硬生生地扯开,温热的鲜血喷了萧战龙一脸。

Funnel躲在窗边:“外面到处都是警察,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杀了黄子鸣!”

“可是我们如何能从这里出去?”

“跟我走!”

外面的枪声已经停止,基地内到处都是黑魆帮成员的尸体,血流成河,特种兵们踏过尸体,挨个补枪。

两个武警快速穿越走廊,突然,从走廊的横梁上跳下两个黑影,其中一个还背着人,黑影打晕武警,拖到隔壁房间,换上武警的衣服。

基地外,武警们两人一组抬起黑魆帮成员的尸体,直接撂上蓬式卡车,一个压低帽檐的武警,怀里抱着一具女人的尸体,走到卡车后面,小心翼翼地把女人的尸体放进卡车,然后转身和一个女武警抬起一具黑魆帮成员的尸体,把尸体撂进卡车,趁人不备,二人迅速钻进卡车,藏在尸体下面。

车队在山路上缓缓行进,转弯时,最后一辆卡车的车厢里,“两具尸体”从尸堆中爬了出来,趁着卡车减速跳下卡车,消失在山路旁的树林中。

三天后。

新疆,F县殡仪馆。

工作人员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嘴里发出痛苦地呻吟。

萧战龙用枪指着馆长的脑袋:“规矩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

馆长吓得裤子都湿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持枪闯进殡仪馆,只要求帮忙火化尸体的。

保住自己的命最重要,馆长点头如捣蒜:“我帮忙!我帮忙!”

“别了,吾爱!”萧战龙泪流满面地吻着雪儿没有一丝血色,冷如寒冰的双唇。

望着自己深爱的女人被人缓缓推进火炉,萧战龙无助地抱着脑袋跪在地上失声痛哭,他浑身的肌肉都在急剧地颤动,原本英气逼人的眼睛——再次流出血泪!

Funnel泪眼婆娑的看着眼前哭泣的男人,他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

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被萧战龙悲恸的情绪感染,殡仪馆内的工作人员无不潸然泪下。

二十个世纪一样漫长的二十分钟过去了。

萧战龙抓起雪儿还有些烫手的骨灰,装进一个子弹壳中,装满,封盖,挂在脖子上。有泪,从他脸上滑过:“爸,原谅儿子的不孝,我无法回到珠海取走您的尸体,原谅我,原谅我!”

一个邮差乐呵呵地走进殡仪馆:“我说你们干什么呢?都没人来取今天的报纸!”当她看到受伤倒地的工作人员和萧战龙时,哇哇大叫着扔掉报纸,扭头就跑!

Funnel捡起地上的报纸,看了一眼拿给萧战龙,只见他的照片贴在报纸最显眼的位置上,头版头条上赫然写着;A级通缉令,萧战龙,男,24岁,原中国陆军某特种部队一连一排排长。退役后,加入国际性的黑社会组织黑魆帮,很快爬上骨干位置。此人灭绝人性、丧心病狂,派人杀死曾经的战友和连长,就连自己的亲生父亲和女友也难逃其黑手。萧战龙是特种兵出身,具有极强的作战能力和反侦察能力,属于极度危险人物,目前在逃......

萧战龙揉碎手中的报纸,想哭,哭不出来,想笑,笑不出来!

Funnel:“中国大陆我们不能呆了,我银行还有些存款,可以利用这笔钱尽快偷渡出境,想要报仇,就不能落到中国警方手中!”

“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我是你的影子”

萧战龙望着Funnel,嘴唇翕动,声泪俱下:“你知道吗?爸爸、雪儿、林宇峰、徐大柱、徐小柱、江海龙、陈朝阳、李双双、谭晓强,他们死了!他们都死了,我已经没有亲人了,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Funnel哭着抱住萧战龙:“你还有我,我是你的亲人,是你的影子,我会帮助你报仇!”

一个星期后。

废弃的码头,停在海面上的渔船正在装捕鱼工具,他们的样子看起来确实很像渔民,而不是暗中做偷渡生意的人。

偷渡客们排好队沿着摇晃的木板走上渔船,自从Funnel上船后,负责偷渡的“蛇头”两只眼睛就没离开过她的身上,紧盯着她胸前凸起的部位,还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

萧战龙和Funnel坐在一号船舱中,几个穿黑衣服的人硬是把偷渡客中几个颇有姿色的女人拽到了二号舱。

二号舱非常热闹,男人的淫笑和女人的呻吟声、尖叫声不绝于耳,一个小时后,几个女人衣衫凌乱,哭哭啼啼的回到一号舱。

片刻,蛇头带着几个小弟下到一号船舱,指了一下Funnel:“你过来!”几个小弟也不等她答话,上去就拽她,她回头冲萧战龙冷冷地笑笑,后者什么都没说。

蛇头打发走几个小弟,把Funnel带到他自己的船舱,打算独自享用,他把Funnel推到床上,刚扑到她身上,蛇头嘴里就吐了口鲜血不动了。

Funnel冷笑着推开心脏被插了一把匕首的蛇头,她并不着急离开,除去身上带血的衣衫,把蛇头的尸体和带有血渍的床单塞到床下。半个小时后,才起身走上甲板,几个小弟还色色地盯着她,互道:“看来老大很享受啊!”

海面上风平浪静,平静得出奇。

萧战龙出神地望着安澜地海平面,抚摸着装满雪儿骨灰的子弹,想起他在中国大陆已经没有一个亲人,深爱的祖国也把他列为A级通缉犯,心中无限伤感。

突然,狂风大作,暴雨磅礴。原本平静的海平面瞬间变得波涛汹涌,失去了往日的温柔。

“快回到船舱!”萧战龙暴吼。

一个巨浪咆哮着扑上甲板,把萧战龙和Funnel卷到海面上,他们二人呛了几口水,在海中奋力地挣扎着。

无数巨浪打在年久失修的渔船上,船只解体,萧战龙猛地抓住一块漂浮木,在海中随着巨浪上下颠簸,他伸手想要抓住自己身旁的Funnel,刚一触碰到她的手,又一个巨浪铺天盖地的打来......

当萧战龙醒来时,他已经身在N国的沙滩上,Funnel早已没了踪影,四周都是陌生的面孔。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